:::

南海競逐:中共建設南沙島礁之戰略意涵與發展(錢尹鑫,馮信達)

南海競逐:中共建設南沙島礁之戰略意涵與發展
The competition in the South China Sea: The Strategic Meaning
 and Development of China’s Islands Building in Spratly Islands
海軍少校 錢尹鑫(Chien,Yin-Hsin)、馮信達(Feng,Xin-Da)
提  要:
一、南海為亞太各國進出印度洋和太平洋的重要國際航道,中共在南海海域動作頻頻,填海造陸舉措引發周遭各國之不安,對東亞與亞太區域安全有重大影響,而南沙島礁建設具有高度軍事戰略運用價值。
二、南海海域為中國固有的傳統海域,隨著國際形勢轉變,南海已非單一國家所能完全擁有,南沙島礁領土主權遂成為國際社會權力競逐的博弈指標,而南海海域逐漸被中共的軍事力量所籠罩,中共島礁運用比起以往之消極經營,顯然更為靈活與深慮。
三、中共正在尋求塑造規則,藉以地緣戰略的運用並輔以經濟和政治影響力,發揮相稱的更大的作用。共屬島礁的未來發展必定是為擴展制海權而服務,在鬥而不破的國際環境下,中美在南海的博弈將進入一個新的階段。
關鍵詞:南海戰略、南沙島礁、島礁建設、戰略意涵
Abstract
1.The South China Sea is a very important maritime passage connects to India and Pacific Ocean for Asian countries. Recently, PRC’s movement like islands building in this area has caused security concern of regional countries, and has primary impact to the regional security of East Asia and Asia-Pacific Area as well. However, island building has high value in the application of military strategy.
2.The South China Sea is traditionally belong to China. Thus, it can’t be owned by any single country follow on the transition of international status. The sovereignty of Spratly Islands becomes the symbol of strength of the great powers. Hence, the military power of PRC been constructed in the South China Sea gradually. It has more aggressive attitude toward to these “Islands”, and more flexible and considerable strategy as well.
3.PRC is seeking to establish the rule of the South China Sea. It wants to integrate the geographic strategy, the power of economic and politic to develop more effect of affection in this area. The development of these “Islands” has to serve the expansion of sea power in the future. The “game” between 2 great powers- PRC and U.S.- will move on to a new step under the “Keep fighting, but no war” international status.
Keywords: South China Sea Strategy, Spratly Islands, Island Building, Strategic Meaning.

壹、前言
南海(South China Sea)為中共進出入印度洋必經航道,這片海域因蘊藏豐富的漁業、海底石油、天然氣與可燃冰等資源,近幾年來南沙群島已受到南海諸國的重視與逐步開發,而周邊國家在海權概念與國際海洋法公約的影響下,紛紛公布各自的經濟海域,惟彼此海域範圍交互重疊,遂延伸出南沙群島主權的長期爭議1,且爭議態勢可能繼續保持升溫。在這個時空背景下,聲稱擁有南海九段線範圍內主權的中共,自然不可能在領土議題上有所退讓2,目前在南沙群島占有重要島礁計有永暑礁、南薰礁、東門礁、赤瓜礁、華陽礁、美濟礁及渚碧礁等7個,南沙群島各國據島概況統計(如表一)所示。對於中共而言,南海地區具有重要的經濟及軍事價值。據研究報導,中共從2012年開始,在其所占領的7個島礁進行大規模填海造陸工程,擴大其所擁有的陸地面積。其中,2014年尤其加快其建設速度,此舉除強化中共對於該區域實質掌控,也影響周邊各國所占島礁的相對安全,當然這也影響我國太平島。然而,中共為何近年著重於南沙島礁建設?其戰略目的為何?本文之研究動機乃在於洞悉中共南沙島礁之建設目的與其後續戰略布局,以利我國尋求後續可能衝突之危機處置作為。因此,本文之研究目的乃在於探究中共建設南沙島礁的真正意涵、南沙島礁建設後所造成之區域效應,以及對周邊各國未來產生之影響,以尋求為我國後續對南沙群島主權爭議以及資源開發方面可行之作為提出建議。
貳、南沙群島地緣戰略關係
南海問題的爭議點在於南沙各島礁主權和海域管轄權3,中共堅決反對與南海問題「無關的國家」插手南海爭議,反對將南海問題國際化、多邊化、擴大化4,因為這對其掌握範疇存在巨大變數。惟近年來,受美國全球戰略調整等多重因素的影響下,南海問題演變成地緣軍事戰略、貿易航道掌握與海洋資源開發等複合問題。2002年11月4日中共在柬埔寨首都金邊(Phnum Penh)與東盟十國簽定《南海各方行為宣言》,向世界宣告南海不再沒有規則,而有了地區國家共同確立的「南海規矩」,此後南海風波漸止,《南海各方行為宣言》也獲得了「定海神針」的美譽5。然而,面對複雜的政治、經濟、軍事、外交等多重困境,中共一改先前消極作為,反向加強南海島礁之掌握。本文從南沙群島地緣戰略的角度分析如下:
一、南沙群島地理位置
南沙群島位於南中國海中最南端的一群島嶼,古稱「七洋洲」,或稱「團沙群島」,西方稱之為「史勃拉特列群島」為紀念英國海軍上校史勃拉特列於1860年勘查此一群島命名6,日本人侵占南沙群島後擅自更名為「新南群島」,另美國、越南及菲律賓也有各自的命名。南海面積約為360萬平方公里,也約為黃海、渤海及東海面積總和的3倍,南海東西相距約900公里,南北相距約1,800公里7。其中的南沙群島是南海諸島中分布最廣的海灘、礁和島,南沙群島位於北緯4度至11度30分,東經109度30分至117度50分之間8,從東南向西北伸展1,000公里,周邊國家眾多,又位於太平洋和印度洋之間,除蘊藏豐富的資源9,又具有重要的戰略位置,東亞各國與西亞、歐洲、非洲等地區重要航道,周邊國家聲稱擁有島礁主權,遂成為近年領土爭執主要因素。
南沙島礁的主權爭議向來都是各聲索國不願輕放的重點,中共近期在南海所占領的島礁大幅地增加實體建設,卻也連帶的激化其他聲索國的經營,而我國擁有在這片海域內最大的自然島嶼-太平島,自然也成為各方覬覦的目標。中共針對海域內的美濟礁、永暑礁、華陽礁、東門礁、赤瓜礁、南薰礁、渚碧礁等7個較大的島礁積極進行填礁造島,從地理位置觀察,赤瓜礁位於太平島南方70公里、東門礁位於東南57公里,南薰礁在西南30公里,對太平島呈現包圍態勢,而永暑礁位於南沙群島九章群礁及尹慶群礁中點10,其位置於南沙群島中部,為南海中央航道和南華水道匯流之處,且東控菲律賓,為其進出南海扼要熱點。赤瓜礁則分別距離約70公里,渚碧礁則位於南沙中業群礁西南邊,距菲律賓約20餘公里,再往北即為南沙群島北端之雙子群礁11,赤瓜礁與渚碧礁從北到南控制越南對南海的進出門戶,戰略位置也相當重要。華陽礁是南沙群島中的一個暗礁,是共軍所駐守的最南端島礁,也是南沙群島中共軍駐守的最西端島礁,若在華陽礁上部署高頻雷達,將能讓中共的雷達覆蓋範圍大幅拓展至麻六甲海峽和其他戰略重點航道,這對於中共實現南海九段線的海空控制意義重大12。此外,華陽礁地理位置則南制馬來西亞,接近菲律賓的美濟礁更增加了既有東向壓制菲律賓的能力13。最後,美濟礁位於南沙群島中東部海域,係一橢圓形珊瑚環礁,2015年1月底開始填海14,以前露出水面的陸地面積幾乎是零的美濟礁,現今則是擴增到5.66平方公里,成為南沙第一大人造島15。由此可見,中共對於南沙群島之填礁造島均有其地緣戰略考量,目的就是為藉由島礁的實質掌握,在南海軍事部署的運用上掌握先機,南海島礁位置示意如圖一。
基此而論,中共所占領的南沙群島幾為人工島礁,而各聲索國皆強調中共建造之人工島礁,其所具有的領土主權範圍與自然島嶼不同,所為便是抑制中共在南海的權力擴張。此外,中共所主張的九段線(如圖二),包括了80%的南海海域範圍16,也幾乎涵蓋了南海所有主要貿易航線,對於各國經營南海的貿易航線形成重大威脅,因此,中共與各聲索國之對峙乃是無法避免的結果,也延伸後續兵力進駐島礁的情形。
二、南沙島礁之經濟效益及開發潛能
亞太地區南海海域的劃分、島礁主權、漁業資源與天然礦產的開發等,始終為這片海域衝突之導火線,而南沙島礁的經濟效益與開發潛能已臻白熱化,首先,在海域劃分與島礁主權層面,南沙島礁各聲索國各據一方,不易妥協且都聲稱擁有200浬經濟海域,造成海域重疊卻又互不承認的狀況,甚至時有對抗性行為徒增衝突風險。然而依據海洋法公約第15、38、74條揭示:關於相鄰或相向國家間領海、專屬經濟區與大陸礁層重疊部分,在劃界問題未獲最終解決前,基於善意與諒解原則,有關國家可做一暫時性安排,而此種臨時措施不影響最後的解決17。顯見,各國是有彈性的處理空間,但在共同開發的選項中卻又不願和平協調,甚至是以敵意與善意的交織模式建構對己的有利態勢與集團性拉攏行為,其根本原因在於不願共享與輕放的島礁經濟價值與潛在資源。其次,在漁業資源方面,南海海域是世界上主要的漁業市場,目前南海占了全球十分之一的漁業來源,漁業價值高達數10億美元,亞洲各地的魚量需求占亞洲平均飲食的22%以上18,其供應量之大與經濟效益非常可觀,而國際海洋法第49條明定:群島水域不論其深度或距離海岸的遠近如何,隨之享有群島水域的上空、海床和底土,以及其中所包含的資源。因此,南沙島礁領土與資源的爭奪於聲索國眼中乃是兵家必爭之地。
第三,在海洋經濟的層面,海洋資源的探勘開發需要投入大量的時間、資金與技術,目前礙於技術與國際現勢各國尚無法全面進行探勘,一般而言,中共學者估計數值比較高,認為南海油氣存量約400億噸以上,其中天然氣約占70%,石油至少有268億噸,特別是在南海九段線內的天然氣,馬來西亞年產量約為4,200萬噸19。此外,尚有大量的可燃冰(或稱天然氣水合物),據中共廣州海洋地質調查局表示,南海北部陸坡的可燃冰已經探明資源量達185億噸油當量,可燃冰被視為石油、天然氣之後的最佳替代能源,開發潛力巨大20。目前只是大部分都在深水區,開採有一定的困難度,在該區蘊藏的石油和天然氣被發現後,中共及南海諸國莫不為之覬覦,也因此成為南海爭端的重要原因。由此顯見,南海爭議的本質不在於島礁本身的價值而是其所延伸出來的政治與經濟價值,中共在南海海域動作頻頻,其填海造陸舉措引發周遭各國之不安,而各聲索國亦有對抗性的作為,彼此對亞太區域和平穩定有重大負面影響。
綜上所述,南沙島礁不管是在經濟、政治運用與開發潛能均具有高度價值,中共在南海各島礁積極從事建設,目標便是企圖強化對南海海域的實質掌握,其他聲索國亦不願輕放當前利益,因此,當前南海爭議尚未見結束的可能。
參、中共南沙島礁建設目的與困境
從歷史的源流而言,無疑地南海海域為中國固有的傳統海域,幾經朝代更迭與國際形勢轉變,南海已非單一國家所能完全擁有,而南沙島礁領土主權遂成為國際社會權力競逐的博弈指標,本文就中共建設南沙島礁目的與困境進行探討:
一、中共發展南沙島礁之目的
中共南海爭端的對外政策在習近平的領導下有根本上的改變,北京一直試圖安撫周邊鄰國對於和平崛起的疑慮,同時在南海海域也不斷地展示武力與島礁建設,以彰顯其捍衛疆土與執行管轄權的合法權利,而島礁的開發與運用對於南海掌握有高度相關,本文就下列六點分析:
(一)利用島礁軍事部署建構相互支援的防禦體系
南海因距離中國大陸本土太遠,掌握不易往往使中共有鞭長莫及的感覺。倘若戰事發生,艦船行駛時間較長容易延誤戰機,而派遣戰鬥機監視與攻擊卻又擔心油料不足,長久以來南海的確是中共的軟肋。南沙島礁的開發與運用正可做為戰略運用的重要補充,其不但縮減作戰準備時間與戰機油料補給問題,更是軍事戰略部署的延伸,而且可以與大陸本土建構相互支援的防禦體系。南沙島礁之運用防衛可做為中共之前哨預警,攻擊可做為後勤補給基地,雙重運用效益強大,而島礁建設也意味著南海海域將完全被中共的軍事力量所籠罩,中共島礁運用比起以往之消極經營,顯然更為靈活與深慮。
(二)強化南海控制力與建立南海防空識別區
從中共島礁建設上來看,在永暑礁、渚碧礁與美濟礁三個島礁上建立機場,先不說運輸機和預警機、直升飛機,僅僅戰鬥機中共就可以部署三個戰鬥機團,最少可以擁有72架戰鬥機,如果這三個團分別裝備殲10、殲11、殲16戰機,不僅空戰力量雄厚,對艦船打擊能力也非同一般21。其次,在島礁上建設碼頭,為的就是讓大型船隻能停泊補給,顯見其目的就是為了強化南海的控制力與建立南海航空識別區。最後,中共計畫讓赤瓜礁成為中共在南沙海域的前進監偵基地,除對我南沙太平島形成威脅外,更將挑起中共與越、菲等國軍事對立的敏感神經22。
(三)為戰略裙帶的東海爭議預做伏筆
南海所屬島礁的話語權,各國不斷透過各種手段爭取他國支持,各聲索國藉由外交的合縱連橫策略來維繫自身的利益屢見不鮮,換句話說,中日南海爭議的對抗作為會影響到東海爭議的敏感對峙,而東海爭議的遺毒亦會加乘南海爭議的對抗。以釣魚台爭議來看,中日倘若發生海戰,戰敗對日本而言影響遠不如中共,因為日本只是把侵占來的島嶼歸還他國,不會衝擊到政權的正當性,但是對於中共而言卻是輸不起的一場戰爭,國內強大的民族主義是絕不容許崛起中的中共戰敗於糾葛於歷史恩仇的日本。然而,回歸雙方戰力評估,中共雖在武器數量上大幅贏過日本,但在質的面向卻未必處於優勢,再加上美日新安保法的防衛協定,因此一旦中日海上開戰,中共對決日本原本已無十足勝戰把握,再加上美國奧援日本,中共勝算更減,因此,中共除了在國際社會上爭取他國支持,尚需藉由其他方式來增加對於外在威脅的應對,所以加強南海島礁的戰略運用已成為必然選項。
(四)海上絲綢之路的具體實踐
中共在2015年3月28日發布的「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簡稱「一帶一路」。其中的「一路」指的就是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其海路走向由福建及東南沿海各大港口通過南海到達印度洋,延伸至歐洲及由南海往東進入南太平洋等戰略要點23,其中,島礁建設至關重要,因為南沙島礁可提供航運的船隻補給與安全,中共必須向外出售貨品以消耗國內過剩的產能,維持高度經濟發展,海上絲綢之路的體現,顯然就是經濟與軍事之複合目的,而島礁的運用為執行海上絲綢之路的基礎條件。
(五)激化民族意識轉移經濟瓶頸焦點
以國家安全的角度而言,歷史事故的發生往往肇生於無意間的擦槍走火,正如混沌理論中的蝴蝶效應(The Butterfly Effect),某些危機的產生肇因於初始條件的敏感依賴,任何意外的初始條件都可能造成局勢或體系的變遷,進而擴散至失控的狀態。中共深知在其經濟轉型的過程中,經濟增長面臨嚴重的滯礙,而且政治領導階層正處於政權轉讓的重要過程,急需穩定的社會秩序,而民族主義可以被看作是一個團結民眾、拉抬執政聲望的手法。操縱民族主義與激化民族意識向來就是中共慣用手法,並以此轉移國內經濟瓶頸,藉以降低政權轉讓所引起的社會動盪。
(六)為抗衡美國重返亞太預做準備
隨著中共政經實力快速崛起,美國企圖利用南海各聲索國與中共領土主權的嫌隙,拉攏其政治立場與軍事力量建立同盟,而南海問題越演越烈,中共更加確認必須積極經營南沙島礁以突破圍堵圈,因此雙方國際權力競奪不斷發生。美國深知為對抗中共的崛起、維護對於盟友的承諾與維持美國在亞太及全球的領導地位,軍力部署於亞太地區已是不得不為之事,同時美軍也策劃於2020年之前將60%的海軍兵力投入亞太地區24,而中共為因應美國重返亞太戰略必須掌握先機預先部署南海兵力,所以南沙島礁之建設顯然很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常駐兵力於島礁,除彰顯主權、因應突來之變外,便是促使中共南海軍事戰略與地緣政治目標的實現。
二、中共南沙島礁建設所面臨之困境
中共為爭取南海利益以及轉移民眾對經濟增長放緩的注意,在南海與鄰近國家的領土爭端中不斷從事島礁擴建,已採取格外具有侵略性的行動,美國分析家指出,這將是全世界最危險的賽局25。然而,南沙島礁建設也遭遇來自國內外不同的發展困境,本文就以下五點進行分析:
(一)領海主權爭議,國際支持薄弱
無論是南海或東海主權爭議,各聲索國無不極力爭取國際支持與搶奪話語權,因立場差異與國家利益,中共與周邊鄰國一直處於不睦的狀態,其軍事力量持續發展讓他國一直保持警戒,甚至是敵對的狀態,例如:2014年中共與日本釣魚台爭議上的對外支持度上觀之可見全貌,中共大動作的反對日本將釣島「國有化」,激烈的行動卻仍無法讓國際社會認同,華盛頓,東京,坎培拉,新德里,河內等皆選擇幫助日本,顯見,中共的崛起其對外的國際支持,與日本相比是一個此消彼長的政治博弈26。此外,中共相較於菲律賓、越南等國,渠等尚有美國勢力介入並提供軍售、聯合演習等支援,而歐洲強國因地緣政治考量不願淌入混水,因此,中共在國際輿論與支持上處於不利地位。
(二)美國拉幫結派,聯合打壓
中共在南海的競爭者以美國為最大的潛在對手,尤其是美國採用的國際水域航行自由的堅定立場,中共表示這一立場是不尊重他們既有的權利和義務,特別是針對專屬經濟區27。南海周邊鄰國跟中共都有南海利益的糾紛,美國正好見縫插針、拉幫結派並藉以打壓中共在軍事部署上的擴張,例如:菲律賓表面上雖不斷強調中菲經貿合作、淡化南海爭議28,但實際上卻是租借予美軍海外軍事基地,並與日本簽訂戰略協定同意其使用菲律賓港口從事海外艦船加油作業,而越南與中共關係也不甚友善,周邊鄰國對立與圍堵態勢儼然成形。
(三)鄰國敵意升高,彼此互信不足
中共在南海勢力不斷擴張與周邊鄰國互信不足,尤以海上勘油、漁業資源及政治利益上,與越南衝突愈來愈多,在2014年越南還爆發了排華暴動29,2013年更從俄羅斯手上買到了更先進的蘇愷30戰機30,其作戰半徑幾乎壟罩南海全境。中越的穩定關係如洋蔥一般逐次剝落,亦可能是下一波會發生衝突的國家,越南除了強悍的民族性與利益衝突之外,最主要的就是俄羅斯兩邊賣武器,藉以獲得軍售利益,因此,中越和平正處於緊張之態勢,雙方敵意不斷升高逐漸陷入軍備競賽的安全困境(Security Dilemma)。
(四)戰備燃料儲設不足與嚴重的海蝕問題
作戰需要最重要的後勤補給項目之一就是燃料需求,這也是中共開發南沙島礁最重要的核心項目,若南海戰事發生,戰機與艦船的戰術運用必然緊急且油耗量大,倘若因燃料存放設施不足而導致戰術失敗,便失去戰略上的重要運用,然而,無論是航空燃料或船舶燃料都需要龐大且完整的儲存設施才能存放,因此,戰備燃料儲設不足將會是中共急待解決的項目。此外,南沙島礁周圍海水的腐蝕性會讓駐紮在南海的戰機加速老化,飛機在空氣中接觸海水和鹽,而且比較潮濕,這樣的氣候和飛機在乾燥的氣候下相比更難操作,再加上炎熱潮濕的南海氣候條件下,飛機電氣系統出現故障的可能性更大31。因此,這些外在環境的惡劣條件都是中共必須想方設法克服的問題。
(五)缺乏聯合指揮作戰中心,難以協同作戰
現代化作戰講求協同成效,難以單一軍種執行打擊任務,縱然有足夠的武器裝備、彈藥油料與其他必要的硬體設施,但是最後決勝關鍵仍在於聯合作戰的指揮與決斷才可能打贏戰爭。南沙島礁的作戰指揮、情報蒐集、通訊傳遞、後勤補給、人員遞補與官兵心理支持等,這些都是中共必須解決的問題,其中,在南沙島礁上如何判斷敵情與指揮決策將是整體作戰的最大挑戰。然而,當前南沙島礁仍是處於建設階段,尚未見聯合指揮作戰之具體作為,缺乏聯合指揮作戰中心,海軍及空軍難以協同作戰。因此,合理研判聯合指揮作戰機構的設立將是中共未來必行之路。
肆、共屬南沙島礁建設造成之影響
一、對各聲索國所造成影響
中共南海爭端成為90年代中期,中共與東協之間的一個關鍵的戰略問題。特別是自從中共1994年在約130英里外的巴拉望島的海岸和中菲200浬專屬經濟區占領美濟礁開始32,對立態勢逐漸明顯。有學者提出要解決南沙爭端的最好辦法,就是訴諸實際占領地的保有權的有效法律原則,大家有權保留目前實際的占領地33。然而,就目前各聲索國現況而言,各國皆不願放棄可能獲得之利,因此,對抗性作為必然不會輕易結束,中共在南海擁有最強盛的軍力也最具對外發展的戰略意圖,其對各聲索國所造成影響分述如下:
(一)投資軍事武器,形成軍備競賽
南沙島礁距離大陸本土遙遠,受到地理客觀條件的限制,長期以來中共的制海權與制空權無法有效地拓展至南沙,而中共近期不斷從事島礁擴建讓周邊鄰國如坐針氈,進而不斷投資軍事武器。根據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Stockholm International Peace Research Institute, SIPRI) 所公布之全球國家軍費開支資料庫得知,中國大陸、越南、菲律賓及馬來西亞等國在軍費開支上有逐漸增加之趨勢(如表二)。
由表二可知,中共2014年在軍費支出金額概約等同於我國、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加總之和,中共帶給他國無形的威懾感與侵略感讓人不得不強加該地區的軍備投資,無意間形成軍備競賽,提高擦槍走火的機率。
(二)加速南沙島礁建設,以彰顯主權
中共最近在西沙與南沙群島各島礁加速填海造陸,興建機場與碼頭等工程,顯示中共想要在南海區域部署綜合性軍事基地,逐漸控制及獨占南海34。由於中共積極的作為也連帶讓周邊鄰國加快南沙島礁的建設進度,例如:菲律賓計畫在中業島安裝一個價值100萬美元的衛星跟蹤系統,監視存在領土爭議的南中國海上空的商業飛行35、越南加速建設南威島除機場及碼頭之外還建立遠程監視雷達與砲兵陣地、馬來西亞經營30多年,使原本面積不到0.15的平方公里彈丸礁已達0.35平方公里,成為南沙群島大型人造島36。各國積極作為便是為了掌握建設時間以因應未來之變,同時向國際社會彰顯主權,未來各國仍會不斷積極建設島礁,增加在南海問題上與中共對抗的籌碼。
(三)周邊鄰國不斷向美國靠攏,形成結盟體系
依據新自由主義的觀點,弱勢國家基於安全需求會主動靠攏形成結盟,藉以對抗外在威脅。當前南海態勢越南、菲律賓等國軍力雖有增長但對上中共仍是以卵擊石,美國洞見觀瞻並積極主導集體防衛(Collective Defense),這將會更容易形成對抗陣營,甚至連澳洲也參與對抗中共的軍事演習,南海諸國在美國的操作下疏離中共並逐漸形成抗拮,而中共計畫讓赤瓜礁成為中國大陸在南沙海域的前進監偵基地,此舉除對我南沙太平島形成威脅外,更將挑起中共與越、菲等國軍事對立的敏感神經37。因此,中共單邊的擴張作為將會導致周邊鄰國不斷向美國靠攏,進而形成結盟體系,增大武裝衝突的強度與機會。
(四)運用國際仲裁與輿論,打擊中共擁有島礁合法性
菲律賓認為南海所有島礁皆是岩礁不是島嶼,不能主張領海與專屬經濟海域,以此訴求中共之南海9段線主權無效之主張,其外交部長羅沙里歐(Albert del Rosario)於2013年召開記者會宣布,依據1982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287條及附件,將南海主權爭議提交聯合國仲裁法庭,要求仲裁法庭宣布中共的9段線違反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應為無效38,2015年10月國際法庭正式受理,顯見,菲律賓欲利用國際法庭仲裁否決中共在南沙擁有島礁的合法性。另外,中共主張之南海9段線係繼承我國之南海11段線而來,若我國否定南海11段線的存在,便會嚴重打擊中共擁有島礁正當性,進而引起國際社會輿論撻伐,增加其控制南海的困難度,因此,未來爭奪話語權亦是雙方善用國際輿論的重要項目。
(五)日本戰略意圖與解禁集體自衛權
中共與周遭國家皆有領土、領海主權問題,而日本最想做的便是集結亞洲盟國成為南海與東海議題的主動者,並加強與東協國家在軍事上的合作關係。日本2014年7月1日擴大對於和平憲法的解釋,片面宣布解禁集體自衛權,對應到提出重返亞洲戰略,但卻無力增加國防預算的美國,所需便是日本不再受和平憲法束縛,在亞太區域內扮演更積極的角色。因此,在南海議題上,美日聯合打壓中共的劇碼將會不停上演,而南沙島礁爭議將會成為美日不斷炒作的議題,藉以擴大中國威脅論,拉攏同盟、制衡中共。
(六)美國戰略部署劣勢與政治決心
中共南沙島礁的建設某種程度上就像是固定航母一般的功能,其形態雖然有異於美國航母但是戰略目的與作戰功能卻相當類似,然而,中共比美國更具優勢在於島礁距中國大陸本體只有數百浬,但距美國卻有數千浬,大大影響美軍後勤補給效能39。因此,美軍急需他國的南海軍事基地,藉以實行戰略部署以及落實其在亞太海域的軍事存在。對美國而言,美國雖處於當前世界霸主地位並擁有11個航母戰鬥群,然而,各個航母戰鬥群卻無法同一時間支援南海作戰,美軍雖然航母數量較多,但在戰場部署並不形成戰場海域的優勢,中共在南海反而呈現不對稱的局部優勢。此外,美國是否願意為了南海利益而出兵對抗,政治決心仍在未定之天,而且整體國力嚴重消耗,縱然打勝也可能賠上美國世界的霸主地位。南沙島礁有可能是中美的戰爭導火線,但卻非絕對,後續仍要多留心三方的政治與戰略訊息,方能避免戰事發生。
綜上所論,中共基於戰略考量針對南沙島礁的建設行動,於美日而言無疑是提供了一個名正言順師出南海的理由,對於周邊鄰國關係也陷入緊張態勢,然而,中共也意識到國際輿論的負面效應,積極對各聲索國修補關係40。南沙島礁的建設無論對南海任何一國家而言都是兩面刃,而最大獲利者仍是不在南海海域內的美國與日本。
二、共屬南沙島礁未來運用之發展
在過去的20年中,印尼將自己定位為東協和中共之間在南海爭議的獨立調解人。印尼和中共沒有相互爭議的島嶼,對海域是沒有爭議的41,然而,2014年3月12日印尼宣布,中共主張的9段線與其納土納島鏈部分範圍重疊,有可能提高當前的緊張局勢。中共因島礁建設之作為與南海聲索國交惡,這也給了美國聯合圍堵的理由,美國與南海各島礁聲索國合圍中共之態勢日益明顯,面對周邊國家合縱連橫策略,中共謹慎應對,其中島礁建設是南海各國的敏感神經,島礁運用更是中共未來南海發展的重中之重,因此,共屬南沙島礁未來運用之發展將是南海各國不得不側目的焦點目標。
(一)島礁爭議小國靠法治、大國靠政治
2013年1月菲律賓指控中國大陸的9段線違反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應為無效,目前判決結果出爐,但是國際法庭無強制執行力,即使中共違反國際法,菲律賓亦無力制裁,周邊國家亦不願惹禍上身,因此,菲律賓想利用國際法來解決中共爭議之作為,顯然徒勞。此舉只是美國在背後的議題操作,企圖形塑國際輿論打擊中共南海9段線之合法性。中共也利用三戰策略導引國際法庭淡化處理,並持續發展島礁的軍事化戰力,以確保國家利益,因此,後續與美國、菲國必然處於對立的態勢,不過整體評估而言,各方雖有對立,但仍維持鬥而不破的態勢,中共對於所屬島礁仍會間歇性持續建設。
(二)突破合圍封鎖,進入第二島鏈關鍵海域
中共海權之發展已逐漸由近海防禦擴展至近海與遠洋綜合發展的階段,中共深知若欲澈底解決南海問題,便須依靠強大的綜合國力尤其是海軍實力作後盾,為貫徹此策略,島礁的軍事建設已屬必然選項。當前南海諸國在國家利益、地緣戰略、經貿及交通建設等考量下,積極將島礁利益最大化,甚至引入美日勢力,導致南海問題日趨複雜,但是各國都有強烈穩定關係的意志,就算有結構性的對抗作為,整體上仍不致於爆發全面性衝突。然而,中共為突破美國主導下的合圍形勢,亟欲建設在南沙群島內較為靠近大陸本體的島嶼,運用島礁的戰略目的即在於發展第一島鏈之外的海軍行動,提供海軍艦隊可靠的海上後勤補給與前進基地,並可使其艦隊進入關島以及第二島鏈的關鍵海域。
(三)運用島礁持續增加兵力遠程投射能力
共軍在南海作戰的致命要點就是距離大陸本體太遠,即使戰鬥機從海南島起飛,最近也需要1,000公里才能飛到42,以戰機續航作戰而言,油料補給不利於直接作戰,倘若能藉由南沙島礁出發則可快速威脅南海諸國,大大增加共軍海上、空中兵力的遠程投射能力,同時亦可展示武力於南海諸國,恫嚇意味濃厚。此外,為配合執行島礁相互支援的地緣戰略,中共雖以民用設施為名從事島礁建設,但絕非單純為民用導向,事實上,中共已逐漸改造軍民雙用船舶,運用雙用船隻的巨大潛力迅速成為軍事實力,為國防大大提高共軍的戰略投射能力和海上保障能力,這些雙用船舶已逐漸可以擔任共軍海上監視和控制機制,在未來可擔任情報、監視、偵查與反潛的功能43。
(四)建造燃料儲備設施與後勤維修能量
中共在所屬島礁部署戰機、建設機場與碼頭的目的就是為了提供戰場後勤補保能量,這需要大量的燃料、維護和地勤人員來遂行。然而,當前最大的問題乃在於燃料儲備設施與後勤維修能量嚴重不足,2015年12月中共政府和中石化公司合作,在永興島上建設的燃油儲備設施正在施工,目前對該設施何時完成,並沒有定論,但是完成後可以保證一些設施以及車輛和飛機能擁有足夠的燃料44。因此,對於未來的戰場環境除了建造燃料儲備設施與後勤維修能量,這也正意味著中共必然會有更多戰場經營的積極作為。
(五)建構聯合指揮機構與作戰指揮機制
當前共軍施工隊正在不斷擴大開墾南沙島礁,其中永暑島填補的土地大到足以做為噴氣式戰鬥機跑道45。中共在各項硬體設施建構的同時,其所欠缺且至關重要的莫過於聯合指揮作戰機構與機制。未來的各種水面艦和潛艦將發展高準確與超視距打擊能力的艦載武器系統,並搭配智能水雷、精準魚雷等武器,組成以艦艇為中心的空中、水面、水下多層次打擊火網。因此,建構聯合指揮機構與作戰指揮機制必定是中共在所屬島礁建設的重要環節,雖不是優先事項,但絕對是必要事項。
綜上所論,如果在一個以規則為基礎的世界,中共正在尋求塑造自己的規則,地緣戰略的運用並輔以經濟和政治影響力,發揮相稱的更大的作用。共屬島礁的未來發展,必定是為擴展制海權而服務,在鬥而不破的國際環境下,中美在南海的博弈將進入一個新的階段。
伍、結語
中共近年對於南海之經營不遺餘力,尤以南沙島礁建設為最,其所從事之填礁造島與軍事化建設的舉措不斷加深南海諸國疑慮,因此,周邊鄰國對其和平崛起始終保持高度警戒。中共南沙島礁建設不但直接升高區域緊張態勢,間接顯示出其當前對於南沙島礁控制之不足與未來可能之發展方向,同時也將隱藏的經濟利益、軍事部署與地緣政治衝突等複合議題更加檯面化。其戰略意涵就是要強化其控制南海海域的力度與增加戰略縱深,除維護其國家領土之完整性外,並對南海聲索國造成軍事威懾,提升在南海的實質影響力。然而,中共擴建南沙島礁的單邊主義也給足了美國介入南海事務之藉口,事實上,南海諸國幾乎都有擴建島礁的行為,唯獨中共飽受美國批評與喝止,針對意味相當濃厚,而南沙各聲索國軍力無法與中共抗衡遂轉向與美國合作,增加在南海問題上與中共對抗的籌碼,致使中共不敢猝然發動武裝衝突。以海權的角度觀之,美國正是藉南沙島礁各聲索國做為地緣戰略載體,遂行其全球制海權之控制,為亞太再平衡戰略先機布局。
2013年菲律賓在美國的支持下,將南沙島礁爭議交付國際法庭,菲律賓主張內容之一即是太平島是礁非島,這也直接的犧牲我國在南海太平島的主權與領海利益,顯見國際政治的利益導向,因此,我國實在有必要從事積極性的宣示行為並加強島上防禦性裝備與武器,以及增加我國海軍對於南沙海域的偵巡頻率,建構成為我國在南沙海域的常態性主權行動,同時亦可強化各國對於我國在南沙島礁爭議的軍事存在感。最後,我國在南沙島礁的建設不為戰略部署,亦非擴張權力,所有作為只為彰顯國家主權,並為人道救援與航行安全而努力,最終目標仍為維持亞太區域和平貢獻一份心力。

註1:依「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島嶼建制相關條文的規定,任何國家祇須擁有「維持人類居住或其本身經濟生活」的島嶼,即可對外主張該島的領海、鄰接區、專屬經濟水域和大陸礁層。意即一國只要擁有符合條件的小島嶼,海洋國土面積最多可增加407,000平方公里,並可對外主張該島擁有大陸架與專屬經濟海域(Exclusive Economic Zone, EEZ)。事實上,許多國家未依「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精神主張海洋權益。尤其,部分國家佔領的岩礁與沙洲在漲潮時甚至沒入水中,既無淡水亦無維持人類居住所需的基本物質條件,但其仍依上述條款向外主張該島的專屬經濟水域與大陸礁層。各主權聲索國辯稱:「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未禁止國家對無法維持人類居住的島嶼進行補給,故仍持續藉此理由向外主張該島的專屬經濟水域與大陸礁層。轉引自毛正氣,<南海的自然資源與爭奪>,《海軍學術雙月刊》,第46卷,第4期,2012年8月,頁6。
註2:Stephen Collinson, “U.S and China make progress, but differences lurk,” CNN NEWS, September 25, 2015, http://edition.cnn.com/2015/09/25/politics/obama-xi-jinping-white-house/index.html(Accessed 2015/10/26)
註3:吳士存,<當前南海情勢與走向>,《中國井岡山幹部學院學報》,第8卷,第1期,2015年1月,頁31-35。
註4:中央社,<陸:激化矛盾無助解決南海問題>,中央通訊社,2011年6月4日,參考網址:https://tw.news.yahoo.com/%E9%99%B8-%E6%BF%80%E5%8C%96%E7%9F%9B%E7%9B%BE%E7%84%A1%E5%8A%A9%E8%A7%A3%E6%B1%BA%E5%8D%97%E6%B5%B7%E5%95%8F%E9%A1%8C-045437487.html(檢索日期:2016年6月3日)
註5:人民日報,<南海各方行為宣言不容妄議>,國際在線新聞網,2015年12月16日,參考網址:http://big5.cri.cn/gate/big5/gb.cri.cn/42071/2015/12/16/882s5199342.htm(檢索日期:2016年3月16日)
註6:蕭曦清,《南沙風雲》(臺灣學生書局有限公司,2010年1月),頁30。
註7:李國強主編,《南中國海研究:歷史與現狀》(黑龍江教育出版社,2003年),頁2。
註8:同註1。
註9:吳士存,《南沙爭端的起源與發展修訂版》(北京:中國經濟出版社,2013年5月),頁2。
註10:民報,<十一斷線主張讓臺灣進退維谷>,民報網,2015年10月31日,參考網址:https://tw.news.yahoo.com/-020409391.html(檢索日期:2016年2月26日)
註11:中央日報,<中共加速南沙島礁填海造陸>,奇摩新聞網,2015年4月1日,參考網址:https://tw.news.yahoo.com/%E6%9C%AC%E5%A0%B1%E7%89%B9%E7%A8%BF-%E4%B8%AD%E5%85%B1%E5%8A%A0%E9%80%9F%E5%8D%97%E6%B2%99%E5%B3%B6%E7%A4%81%E5%A1%AB%E6%B5%B7%E9%80%A0%E9%99%B8-015000605.html(檢索日期:2016年3月15日)
註12:張國威,<陸華陽礁建雷達站 監控麻六甲>,中時電子報,2016年2月24日,參考網址:https://tw.news.yahoo.com/%E9%99%B8%E8%8F%AF%E9%99%BD%E7%A4%81%E5%BB%BA%E9%9B%B7%E9%81%94%E7%AB%99-%E7%9B%A3%E6%8E%A7%E9%BA%BB%E5%85%AD%E7%94%B2-215009193--finance.html(檢索日期:2016年2月26日)
註13:劉秋苓,<中國大陸在南海島嶼填海造陸的戰略布局>,《空軍學術雙月刊》,第647期,2015年8月,頁21-22。
註14:同註10。
註15:東森新聞,<大陸狂「填海」讓礁變島 美濟島大太平島11倍變南沙第一>,東森新聞雲,2016年1月27日,參考網址:http://www.ettoday.net/news/20160127/638558.htm(檢索日期:2016年3月15日)
註16:Robert Manning, “China’s New City: Is this Beijing’s Pivot?,” PacNet, Number 48, August 3, 2012, p.1.
註17:陳希傑,《從國際法觀點分析南海主權爭端與中華民國的南海策略》(臺北:國立政治大學外交研究所碩士論文,2003年),頁116。
註18:Lucio Blanco Pitlo III, “ Fishing Wars: Competition for South China Sea’s Resources,” PacNet, Number 57, July 24, 2013, pp.1-2.
註19:薛力,<南沙能源開發與東亞整合>,《二十一世紀雙月刊》,第127期,2011年10月,頁106-107。
註20:李國強,〈南海油氣資源勘探開發的政策調適〉,壹讀網,2014年11月24日,參考網址:https://read01.com/jNyQan.html (檢索日期:2016年5月24日)
註21:熱新聞網,<美大呼上當!中國這一手比三艘航母還可怕>,熱新聞網,2016年3月3日,參考網址:http://yes-news.com/yespick/115366/%E7%BE%8E%E5%A4%A7%E5%91%BC%E4%B8%8A%E7%95%B6%E4%B8%AD%E5%9C%8B%E9%80%99%E4%B8%80%E6%89%8B%E6%AF%94%E4%B8%89%E8%89%98%E8%88%AA%E6%AF%8D%E9%82%84%E5%8F%AF%E6%80%95 (檢索日期:2016年3月16日)
註22:羅添斌,<中國擴充赤瓜礁 威脅我太平島>,《自由時報》,2014年5月20日,參考網址: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paper/780479(檢索日期:2016年3月16日)
註23:中共國務院,<「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新華網,2015年3月28日,參考網址: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5-03/28/c_1114793986.htm>(檢索日期:2015年9月3日)
註24:Ibid.
註25:和釗宇,<中國挑民族情緒 美分析家:最危險賽局>,世界新聞網,2015年6月3日,參考網址:http://www.worldjournal.com/3270165/article-%E4%B8%AD%E5%9C%8B%E6%8C%91%E6%B0%91%E6%97%8F%E6%83%85%E7%B7%92-%E7%BE%8E%E5%88%86%E6%9E%90%E5%AE%B6%EF%BC%9A%E6%9C%80%E5%8D%B1%E9%9A%AA%E8%B3%BD%E5%B1%80/(檢索日期:2016年3月18日)
註26:Robert Dujarric, “Enhancing Japan’s position in the Senkaku Dispute,” PacNet, Number 50, October 15, 2010, p.1.
註27:Sam Bateman, “ Grounding of USS Guardian in Philippines: Longer-term Implications,” PacNet, Number 18, March 11, 2013,pp.1-2.
註28:張燕,<中菲強調經貿合作 淡化南海爭議>,《第一財經日報》,2011年9月2日,http://www.yicai.com/news/2011/09/1058491.html(檢索日期:2015年12月11日)
註29:蘋果日報,<越南排華21死 台廠損百億>,蘋果日報網,2014年5月16日,參考網址: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40516/35834193/ (檢索日期:2016年3月1日)
註30:國際中心,<強化對抗大陸 越南購買12架蘇愷30戰機>,今日新聞網,2013年8月21日,參考網址:http://www.nownews.com/n/2013/08/21/560768 (檢索日期:2016年3月1日)
註31:鉅亨網新聞中心,<美報告:中國設南海防空識別區 8大難題待解決>,奇摩新聞網,2016年3月12日,參考網https://tw.news.yahoo.com/%E7%BE%8E%E5%A0%B1%E5%91%8A-%E4%B8%AD%E5%9C%8B%E8%A8%AD%E5%8D%97%E6%B5%B7%E9%98%B2%E7%A9%BA%E8%AD%98%E5%88%A5%E5%8D%80-8%E5%A4%A7%E9%9B%A3%E9%A1%8C%E5%BE%85%E8%A7%A3%E6%B1%BA-003247893.html (檢索日期:2016年3月21日)
註32:Ibid.
註33:Michael McDevitt, “ A modest proposal to help ASEAN reconcile their overlapping claims in the Spratlys,” PacNet, Number 40, July 9, 2015, pp.1-2.
註34:中央社,<越學者:陸在南海建設軍事綜合體>,聯合新聞網,2016年2月26日,參考網址:http://udn.com/news/story/5/1526300-%E8%B6%8A%E5%AD%B8%E8%80%85%EF%BC%9A%E9%99%B8%E5%9C%A8%E5%8D%97%E6%B5%B7%E5%BB%BA%E8%A8%AD%E8%BB%8D%E4%BA%8B%E7%B6%9C%E5%90%88%E9%AB%94(檢索日期:2016年4月6日)
註35:菲律賓商報,<菲將在中業島安裝飛行跟蹤系統>,菲律賓商報網,2016年1月19日,參考網址:http://www.shangbao.com.ph/fgyw/2016/01-19/47332.shtml(檢索日期:2016年4月6日)
註36:環球時報,<各國在南海島礁爭先恐後搞基建 和中國搶時間>,新華網,2013年8月30日,參考網址:http://news.xinhuanet.com/mil/2013-08/30/c_125279664_2.htm(檢索日期:2016年4月6日)
註37:羅添斌,<中國擴充赤瓜礁 威脅我太平島>,《自由時報》,2014年5月20日,參考網址: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paper/780479(檢索日期:2016年3月16日)
註38:中央社,<南海爭議 菲律賓提國際仲裁>,中央通訊社,2013年1月22日,參考網址:http://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1301220050-1.aspx(檢索日期:2016年4月6日)
註39:Michael E. O'Hanlon, “Don’t be provoked: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 in the South China Sea,” Brookings, September 18, 2015. At: http://www.brookings.edu/blogs/order-from-chaos/posts/2015/09/18-south-china-sea-us-policy-ohanlon(Accessed 2016/2/19)
註40:中央社,<南海鑽油爭議 習近平訪越修補關係>,中央廣播電台網,2015年11月4日,參考網址:http://www.rti.org.tw/m/news/detail/?recordId=232147(檢索日期:2016年2月24日)
註41:Ann Marie Murphy, “The end of strategic ambiguity: Indonesia formally announces its dispute with China in the South China Sea,” PacNet, Number 26, April 1, 2014, pp.1-2.
註42:文匯網訊,<中國擴建赤瓜礁 可作殲11起降地>,文匯網,2014年9月10日,參考網址:http://news.wenweipo.com/2014/09/10/IN1409100043.htm (檢索日期:2016年3月1日)
註43:Peter Wood, “Dual-Use Ships and Facilities Send Mixed Message in South China Sea,” China Brief, Volume XV, Issue 13, July 2, 2015, p.2.
註44:鉅亨網,<美報告:中國設南海防空識別區 8大難題待解決>,奇摩新聞網,2016年3月12日,參考網址:https://tw.news.yahoo.com/%E7%BE%8E%E5%A0%B1%E5%91%8A-%E4%B8%AD%E5%9C%8B%E8%A8%AD%E5%8D%97%E6%B5%B7%E9%98%B2%E7%A9%BA%E8%AD%98%E5%88%A5%E5%8D%80-8%E5%A4%A7%E9%9B%A3%E9%A1%8C%E5%BE%85%E8%A7%A3%E6%B1%BA-003247893.html(檢索日期:2016年4月25日)
註45:Willy Lam, “China’s Soft-Power Deficit Widens as Xi Tightens Screws Over Ideology,” China Brief, Volume XIV, Issue 23, December 5, 2014, p.8.

公告日期: 2016-12-12

供稿單位: 司令部/督察長室

:::

媒體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