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軍軍官定位-致海軍官校學弟學妹們(汪啟疆)

海軍軍官定位-致海軍官校學弟學妹們
海軍退役中將  汪啟疆
壹、我是誰,要做什麼?
軍官的成長過程,最最要緊的,乃是準確明白自己與環境、工作間的關係,清晰為自己作航行定位。在人生風濤之途與任務中如何決定航向、速率、作為及掌控要點,雖可以用人文意識和哲學省思作輔導,但更重要則在瞭解自己,抉擇自己的腳色定位。
這份角色定位的基本要求,就是「對自己要有認識,有期許,有目標。」而軍官們的共同出發平台就是在軍人本務上瞭解自己、肯定自己、明白自己。簡而言、就是知己盡職。確立「我是誰」這個座標位置。
舉歷史人物為例,耶穌基督最是明顯;各樣的人物都問過他:「你是誰」。而他遇到施洗約翰之前就已明白自己的角色職志;卅歲開始一步步無怨無悔前行,卅三歲以十字架上對人類的救贖,完成他生命的勝利。舉國家為例,同是海島國家的英國,十七世紀航行者就認知到:「祇有站在桅桿高處,才能先瞰視到遠方風雨及海平線後方」的前瞻意志,著眼人生高度與戰略高度。十八世紀英國藉著海洋潛力及貿易經濟的海權貿易、殖民地經濟效益的國家定位,形成她的國際觀及政策走向:「英國國家沒有永久的敵人,沒有永久的朋友,祇有永遠的利益」,國家利益的優先性及海洋角色定位,營建了強盛日不落國的局勢。
我是誰?要做什麼?這是個很老生常談的自思。請海軍官校學弟妹們,要作反覆深思。進而釐定為每個軍官海洋生涯邁進的燈塔效應,踩出自尊、自重、自信的慎實步伐。續再就下列常識性、社會性淺顯實例,供同學們作更深的思維。
一、「成長自我」必然經歷種種蛻變
以大自然作觀察,蝴蝶為什麼不直接蛻化小蝴蝶,而要以卵孵化為醜陋笨拙、啃葉爬蠕的毛毛蟲?再經由蛹繭的封裹,生命時間與整體空間的孕育等,從蛹繭裡自掙出來,方始搧翅及汲蜜。而青蛙的成長實例更為明顯:要由卵、孵化以鰓呼吸的蝌蚪,搖曳尾巴,進而而長出後肢、前肢,再脫落尾部,改以肺用四肢游躍,伸舌呼吸捕獵的成蛙。經歷了生命形式的改變,生活姿態的新生。人要有視野的看見,才有高度和遠處,同學們從海軍官校學生到海洋之路的成長,亦是如此。
二、「代價與捨得」要循著環境心貌不斷調整
人受愛憎牽動、被環境影響、屢經個體與異體互動觸撞,必然引致情緒與現實間太多的矛盾衝突。(我願意、我不願意;我愛、我不愛;我要的、我不要的;我想的、我規避的……)這樣自我及異我間種種矛盾,都需要以同理心釋解,作清濾、分辨、承納、調適。海軍官校學生的軍官之路,必須在複雜的人際關係、工作要求,可能的逾量承荷下、瞭解供需市場的嚴酷,代價效益的微薄、負面取捨的智慧;所以要以負面承納來消化歧異,付出時間與瞭解來結合現實,調整自己心理情貌來結合現實。
三、「美學與風格」的性情滋養
年輕人感性豐沛,風尚成為引媒和追逐,對流行及時髦熱情嚮往,很容易迷失真摯的美學概念和性情空間,把自己弄得很極端很狹窄。一個海洋人,處在宇宙最寬闊的沉默內,日夜屹立海洋,面對亙古星空、是要活得認真,體現到一部分生命乾淨的孤獨風格與成熟群體的共生效果。學弟妹當知道,風尚永遠誘引變異,事態沒有一個定論;風格則屬智慧的成熟,美學的陶冶,幽默的情趣,專業的信念,滋養自己一顆樂觀未蒙塵的心。任何人當然不可能不沾塵埃的活著,風尚則是擁擠的多元價值與風潮時節,海軍未來軍官當留有一處海洋與戰鬥美學的空間,讓自己靜、憩、動,萌,感受季節和潮汐的韻意,在變異與永恆中來奠定自己風格。
貳、海軍官校具有的本質?
海軍官校是哲學科學兵學教育的奠基所在,也是軍官責任、職志、勇氣、擔當與開創性養成的根源所在,更是戰略、戰術、人文認知萌生的培育釀酵的灘岸領域。官校是海洋的、夢想的、現實的、衝突體認與學術信念行為所滋生整合的潮汎區。要讓未來軍官們接觸風浪、工作、戰爭、榮譽的意義,官校教導了什麼是同舟一命,什麼是責任艱難,什麼是實務、後勤整補的關係,什麼是出發位置,什麼是歸宿。官校是舵和錨的鑄造所,更屬對軍官本質作鑄造個性,完成風格、凝聚生命觀與價值觀的冶煉工廠。僅來敘述一些這方面個人觀點:
一、官校要讓同學們瞭解什麼是軍官
所謂軍官,不僅是紳士風度,知識卓越,領導有方,取捨有度。軍官更該是一位「問題的解決者」;軍官是一位「幫助部屬們成長的人」;軍官更是「智慧抉擇自律的行動者」。海軍官校學生必要牢記:軍官絕不等同於長官。「官」,是一個極其慎戒心志的職務稱呼,要明其所當為,審其所當守,負其所當榮辱承受的權責名銜。
人們其實常常注意自己的手:手的攫取、給予;抓住,放開。但軍官這職份,更要提醒的是:注意自己的腳。腳所佔(站)的位置,腳所處的立場,腳對整體負重的支撐,腳對工作、責任所具之行動承擔。官校同學們,我們的腳跟是全身承壓所在,所以軍官就是一位承壓者。足掌是掌控行動面的所在,支持脊椎抬高頭顱四肢,所以軍官當作一位掌控者。足趾部分,則含括著:領導、學習、挑戰、利益、策略……這些部分都是軍官職責工作的含括面,辨別環境中的正確道路,歷史挑戰需要不斷作自我思考和經營操練,使腳趾有力彈躍有度。總之,「軍官是腳」的意識認知,仍站穩站牢,步步穩妥,如何立身處地(立身處海)要先於其他為官之道。
二、官校要給予同學們智慧謙虛的人本觀念
人本觀念,是出於海軍軍官個人內涵與修養、形諸與長官、同僚、部屬間的氣度與粘度。人本觀念是人文關係的原則,是知性感行所具的真誠,是清晰自省的人與人之間相互交托、尊重、愛護,以心比心的處世(事)態度。艾森豪將軍在擔任歐洲盟軍統帥,採加萊地區欺敵,而要下達諾曼地登陸前,獨自在教堂作久久的禱告。他事後回憶說:「我祇是一個人;我憑藉著自己職份下達戰爭命令,而千萬人都將在這戰場為我所下達的命令付出傷亡代價。我怎麼能不戒慎恐懼?我安靜祈求神對我憐憫和幫助,使我不是憑自己職責妄為,使我的決心不犯錯誤,使我對全體官兵和戰爭存著敬畏、謙卑的認識。」(摘自艾森豪傳)
個人在擔任艦令部作戰處長時,艦隊司令梁純錚中將曾問我:作戰處長和汪啟疆有何區別。我初步解釋是要公私分明,二者不可混淆。梁司令短暫過一會兒,再又問我同樣問題。我思考回答:是否個性職務上,原是很難作區分的;畢竟某個人擔任這職務和另一個人擔任同一職務,作為處理都是有差異的。司令是在提醒我剛才回答太快,沒有作人本觀念的思考。不同人的風格、概念、程度、個性、反應於各個職務都各具其特質和獨特性處事分析,而對各個艦隊發生種種狀況,都不得主觀的認定,而須要真正瞭解清楚,因人適宜的推動艦令部要求。梁司令始終笑而未答。當我步出司令室,他第三度問我:作戰處長和汪啟疆的關係。我對長官這份舉動極為困惑迄今一直深印腦海,當我爾後育閱讀比較二次大戰太平戰爭中的麥克阿瑟、尼米茲、海爾賽、史普魯恩斯在本職與個人風格、思維、指揮……他明確的特質與地位,才瞭解到長官對我們的啟迪,對「我是誰」「我的職務是什麼」的思考。我們更當以人文心態和客觀環境、時時警惕職務之所當為。
另一位學弟李皓將軍,曾說過這麼一句激勵過我,充滿人本觀念的話語:「學長,海軍不是我的職業,不是我的事業,海軍是我的宗教。」他的這個觀念將海軍官校教予我們軍官的臨事及自勵心態,解析得極為透澈。一個軍官的人本包括有持續自省的進步,不斷更新的熱忱,簡樸生活的實踐……以及你的個人認知。
三、官校要輔教充實的方向感、凝聚力
官校同學學習知識的能力很強;但亟待在性向的抗壓力,逆境挑戰,價值取決,情緒管理上增納及輔強方向感、誘因、挫折與是非的判斷加強,更在凝聚力與傳統心志負向趨勢的案例處理和教學實習,使同學能建立獨立思維、舵與錨的反應能力。
舵與錨代表了航向、碇位,代表大航海時代數百年遞嬗傳承;同時含具方向、凝聚、傳統、犧牲、戰鬥決心、忘我諸多因素的價值象徵。1904年日俄海軍在對馬海峽接戰,東鄉平八郎在旗艦展掛了重要的「帝國興亡在此一戰」掛旗將赴戰官兵愛國獻身信念,燃昇在桅桿上。而1941年日本海軍大將山本五十六於瀨戶內海長門旗艦,懸掛了同樣的掛旗,來激勵南雲忠一所率航母部隊前往夏威夷的起錨出發。當航母群一一駛過旗艦,歡呼與回應彼此響澈大海,滿是期許與祝福,海軍光榮傳統遞嬗據實的體現了方向與凝聚,如何藉一些象徵,而貫徹了所有人心志!另一次海軍歷史傳統掛旗,是在更久遠昔年英國海軍與法國西班牙聯合艦隊在特拉法加海峽決戰。英國納爾遜在旗艦展掛的「大英帝國願所有子民為她效忠」的信息和指令,而海軍軍官角色與定位的方向感和凝聚心就在這裡。官校的各位,以及畢業的我們,都當明白家國的擔當,國家的存續,軍人生死榮譽,職責的擔負,戰訓的結論,一個海上領導者的價值。都在這份方向感,凝聚官兵決心的取決與養成,而成為每一學校教育輔導的核心價值。
對歷史研究所形諸的戰爭經驗與戰略觀念-海權與海洋(海軍)戰略觀念,海軍參謀組織功能與任務、敵情效應以及聯合作戰。二次世界大戰名將巴頓曾指出:要想做為一個成功的軍人必須研究歷史……必須瞭解人是如何反應。武器固然會改變,使用武器的人並無改變,要贏得戰鬥,你所要打擊的不是敵人的武器,而是他們的精神,海軍軍官必須具備有參與政策辯論的能力,與領導、士氣、資源運作的管理能力。十九世紀英國海軍戰略學家(曾任英國海軍上將、防衛學院院長)則認知並強調:新海權工具已經出現……雖然技術的辯論可能非常有力,但政策辯論也許更為有力。而就長程來看,政策的錯誤要比戰略錯誤,戰略錯誤要比戰術錯誤,戰術錯誤要比技術錯誤,具有深遠影響(西方戰略思想史,鈕先鍾,頁491)。軍官們自基礎教育、養成教育、實務管理、階級歷練……都深知並累積這些道理思維和知識。個人在「戰‧爭」(美國葛雷將軍著-海軍陸戰隊教戰守策)詳讀:「戰爭是一樁暴力行為,所以危險性成了戰爭的一個基本特質,是一種人類現象,因此恐懼(人類對危險的必然反應)乃屬正常。領導者因此必須培養自己和屬下克服恐懼的勇氣。有勇氣並不代表不會恐懼,而是擁有克服恐懼的力量與自信。……必須研究它,瞭解它,並隨時準備好去對付它,建立一個能夠獲得屬下尊敬和信任的堅強領導中心,在單位培養凝聚力和團體榮譽感,並建立單位每個人的自信心。」(頁32)而更多思考舵與錨的意義,甚或錨鏈效應與任務壓力。
四、官校要開啟軍官們環境與各階層的認知
多次與士官長班對談,令我惕厲驚愕的竟是下列兩個現象:他們普遍認為「軍官不願意來曉得我們士官在想什麼;我們也不想去瞭解軍官們在想些什麼」,「那些軍官和義務役的,都把單位當成過渡。艦長軍官們一任僅是一年多,就調離了;義務役也是一年多就退伍了。他們對單位祇是存著一份平安度日,別找我麻煩的心理。祇有我們士官,即要維繫必然的任務工作,又要調適面對不斷改變更換的官與兵,他們像是上下磨石,我們士官就是這兩層臼齒間的被不停磨動的糠?。」官校如何在環境現況、問題處理、團隊共識、戰力承續上,使同學們面對現況(尤其面對志願役的走向),彼此關係與溝通工作價值,建立與士官兵階層的互動與分工,授權與管理是非常關鍵的團隊認知。
馬基維利在「君王論」有這麼一段人性階層與領導方策的解析:「凡是人,免不了說謊、掠奪、憎恨、尋仇、開戰、折磨弱者;但人也會自然去愛,與人合作,交友,流露同情心,守法,創造美好的藝術品。領導人要面臨的考驗,不是陷於人性本善本惡,而是激發自己和追隨者最好的那一面,同時將壞的那一面減到最低。」這精譬闡述,且毫無階層區隔的領導原則,值得軍官們體悉實踐。
軍隊是如蜂房組織般,分工、配搭,各具職守、相互瞭解合作的音鳴箱。在上下一致的作息頻率裡,形成信任與信賴;藉由軍紀與軍法的懲戒,軍令、戰訓與制度面的要求,以落實命令貫徹。人,都是渴於被伙伴接納、被認同的群體生命,海軍官校在群體生活及團隊榮譽上,應當具有心理分析,逆向思考、環境評鑑,多重個性接觸藝術的實例教案及處理策略,給予學生一枚能自我制約、啟發思維邏輯的鑰匙,開啟環境認識、社會性質、役員及士官需求的課程研討。軍官必須理解思辨。在若干不確實領域中具有思想和行動意義的效果,使初任軍官的官校學生有戰略預備儲量,對人性及群體具有立即適應與儘快適應的能量。嫻熟馬基維利洞悉認知和效應原則,知所當為,行其當守。拿破崙言:除非計算,否則在戰爭中將一無所獲(孫子兵法云多算勝,少算不勝),他又說:我的習慣是採取多種預防措施,而不把任何事物委之於機會。這些經驗確是軍官認知圭臬。官校學生和一般大學生差異就是在任官令的同時,責任職守毫無緩衝期。
參、海軍軍官成長效應
官校四年,看似節奏緩慢但也匆匆若白駒過隙。同學們角色位置,就是明白自己要為自己創造出軍官價值。軍官的我們當是一個永遠的學習者、負重者;在任何地方成就價值也吸取養份。能儘速掌握現實環境與彼此關係的問題所在(地略、形勢、情資),形成思考分辨、策略決心的作為(戰術與行動步驟),發揮自己在成熟度及責任感(落實戰訓、實踐統合,運用權責)上的擔當和開創,這就是「成長效應」。
時間將我們推往職務擔當上。時間也在我們生命最精華的茁長季凝視如何處理事物及處理自己情緒,建造自己工作能量與問題分析力。我們不斷處在一個營建自我條件、掌握所臨機會、思考那加諸自己身上的諸般考驗和風濤。自己必竟是一枚活在海洋,歷經痛苦磨煉砂礫容納成長孕養珍珠的貝殼,還是天天茫無頭緒、不滿環境,忙於移換位置單位的寄居蟹?軍官要自力思想自己職守所需而被要求,在每個職務上探尋自己潛質極限及承壓力。而任何事要有準備,面對所想、所做、所能做而所當做的一切,期勉自己。軍官們永遠不要用:看別人做了什麼來比較自己做多做少,若一旦陷入看別人工作態度來形成自己做事的勤怠標準,忽略自我當盡的職份,將使自己成為一隻單位蒼蠅。有一句廣告詞「我是做了父親之後,才開始做父親的」,軍官絕不能等到面臨了才開始。官校的養成教育就是「有備而來,知所當為」。你我應該記得:臨事,無備則殆;臨戰,多算(備)則安。既有志於海軍,就要做好準備,角色扮演誠然需要各樣情境襯托與挑戰,對有心者更需在任務工作裏多有預備,才能臨況拿出自己的策略辦法與作為印證。面對問題,即使做不到百分之一百,也能達成自己應做能做,且準備妥當;即使僅及百分之七十,另外的百分之三十,也當明白限制及困難所在,或尋求支援,或再作調整,或引為戒鑑,這就是成長效應。一位海軍軍官,建議他的軍隊生涯要時時具下列觀念。
一、掌握自我期許
海軍軍官在工作上,首先得屏除「沒有投資報酬率的焦慮感」。社會現象著重即得效應與看得到的即得利益(好處),年輕軍官每每將之變為:我給了這些,就要得到那些。定位在升遷調職、向上發展、異國求學、實質獎勵等等業務上每做了什麼,就期望受肯定,若不如所期則產生應得而未得的焦慮與不公平心理,形諸抱怨不滿、消極、擴散性負面態度。要知道一個人的被肯定,就是一個順境逆境裡,處世與處事不變的奮鬥與堅持。許多長官在賞識培養一位心目中千里駒,會有意給予磨煉責難,深知淬火捶煉、時間觀察、才能顯見人的器宇胸襟;也唯有在無所給而能盡所當為的人,才是可堪共患難相扶持的人才。
昔年參謀總長郝柏村曾於一個年度內下達給海軍五個實兵與狀況兵推演測訓令。都統由艦令部實兵執行。總司令劉和謙視導艦令部戰備簡報及測訓驗證後,對艦隊軍官們作了下列指示:「海軍軍官不怕任何考驗!因為我們永遠在一份自我期許下深具『不放棄努力,不唯唯諾諾,不違逆專業,不背離伙伴』的志氣。憑了這份志氣,才能是一個知所奮鬥專誠務實的海軍人。才是一個創新發展、敢於接受挑戰的海上軍官。才是一個穩妥可信賴的舵手,忠誠可交托生死的戰友。這才是在風暴危難中可靠的依持者、分擔者。」這四個不,歸納出他對官校「培養第一等人才,建造第一等海軍」的深深期許。
海軍軍官必須瞭解前行者對後繼者,期望之殷切,愛之深責之切的心態。年輕軍官常常面臨「壓力」與「挑戰」這兩個必然,心理學者分析極大部分壓力是自我給予的(如好勝心、畏難心、意志薄弱、依賴成性),而來自外來的壓力其實應當視為挑戰。每一個職務,都會因環境、人事、工作狀況,遭遇到群體性或個別性的問題和積非成是的保守觀念,需要我們秉持『組織效應需要先建立群體共識。人事均衡需要透明公平考核。理念貫徹需要群聚作為』來鑄立新風氣;在策略與策劃中,帶動團隊,提升水準。
二、突顯價值觀與處事態度
誰都明白價值觀是行動和思想的燃煤,進而引發不竭的續航力。「我一定要當艦長」(是官校同學普遍的想法);「沒有具實的蹺蹺板平衡現象」(任何現實都會傾斜,我如何站在重要那一端?),「一個成功的人,不能輸在起跑線上」(但是每個人環境條件是不公平的。為什麼不說:人不能輸在終點線上呢?),不同角度切入的思維產生不同結論的思考答案。因此,軍官思考不應是窄面性而是整體性;不應是現時性而是延續分析的前瞻性;並且奠基於「道德、傳統,利益效應,危機代價,標準值與本身能量,臨界面與停損點,愛」這些煩瑣的處事態度,一磚一瓦初建,來生產思考價值,以及該如何走及如何做;走的方式與做的步驟。當策略與步驟即定,做為效應的關鍵就落在處事態度上。
不同的自我認定,產生不同的價值觀與處事態度。一則日本戰國流傳趣聞「要杜鵑啼叫」,充分印證處事態度與個性關係,所導致的個人領導風格之宿命。杜鵑不啼叫了,怎麼做處理呢?織田信長直接裁定:命令牠叫,「杜鵑不叫,就殺了牠」。豐臣秀吉則是智慧敏銳回應:杜鵑不叫,「就逗使牠叫」。德川家康是善忍耐營謀的,他表示:杜鵑不叫,「就等牠叫」。三個領導者三樣個性、三項事物價值,三種處理態度,在歷史上也形諸三者各別角色定位。所有的事情處理,不同方式會各形成它處理得宜與否的正、負數值,且可就其差異、釐估正數值的臨界面與負數效應的停損點(參謀計畫作業思考,尤須如此)。但是積極的行為者則是求同存異,由能做到的先開始行動,進而回應任務、環境、組織、不同階層的需求,續就決策思維作現實性妥協性調整,運作擱置於時間酵釀中作逐步醞變,以解化矛盾,達成漸進式的共識認知。軍官們當瞭解,價值觀與處理方式簡潔性表述,就是「敢」於將理念實現,敢於孕育夢想,「勿」讓現有狀況覆蓋捂化成惡性循環,好來積極負責態度與策略上的有利調整轉變。
三、意志主宰形勢,個性決定命運
除了前述杜鵑不叫的引喻外,希臘神話有兩個小述事:蛇髮梅杜莎因自己的醜陋、把看到她的生命都變成石頭。潘朵娜則因自己個性,抑止不了的好奇,而打開了人類災禍的盒子。說明我們個人的主觀意志都會有偏頗,我們的個性發展都是有缺陷的。那麼如何使自己朝著正面發展呢?
我接觸的軍官們在意志和個性上,概可列引為「七個思維的分類」-「智慧清晰、創新超越的我/參照經驗教訓、汲取成長的我/熱忱不竭、忠貞心志的我/能力負荷責任實踐的我/自信自省、站立挺昂的我/幽默豁達、胸襟寬闊的我/成熟穩妥、知所當為的我」,而我們就是這些個我的組合效應。我想,軍官們如何使自己朝向正面發展,這應該是七個思維類別的我、所匯集鑄造的意志力及均衡感(心中蹺蹺板的現實傾斜下,取得的個性平衡),來主宰還境工作形勢與現實。
意志與個性的效應比,在情緒管理變化上含括了很大比重。軍官的角色定位,有看得到的部分和看不到的部分;思維價值與個性是看不到的。就環境、條件、長官部屬關係而言,軍官隨時處於任務(對應)狀況,這時他必須藉由不同因素來評估形勢,衡量作為。戰略經由思考(腦中奕棋兵推)體現在戰術(實務步驟,行動數據,量化佈局)行動內,就當掌握「以不一定可獲之利,欲抵銷極可能之害,是戰略和決心上最大錯誤及冒險」的思維(國防大學指參作為篇),「百里爭利,不若50里爭利」的現實要項(孫子兵法戰爭篇)就眼前種種與未來趨向展現領導者的處決。這種看不見的思維價值(意志個性)就顯現在情緒引力(意識框架)、動機酵應(正面願景及負面解析)、反彈因素(危機處理與得失)、安全瞭解(代價、停損點、臨界面)、透澈性(人對事務真相的明瞭)等方面。更見諸於尼米茲與麥克阿瑟,海軍將領則為中途島的史普魯恩斯及雷伊泰的海爾賽身上。
肆、海軍軍官的角色定位
曾在高雄一家阮綜合醫院的急診室,看到牆面張貼了一張這所醫院的「使命、核心價值、願景展望」而嚇一跳。深深體認這醫院對它所有工作者所提供的角色定位與要求。以邏輯推斷言之,角色定位等同了思維定(到)位,也等同了價值定(上)位。我們很熟悉阿基米德力學理論上對支點所說的一句話:「祇要找到支點,就可以用一根槓桿,抬起地球」也可同理解述為:祇要找到了角色定位的支點,就可以用一根思維到位的槓桿,在力點(工作著力處)的效應下,抬起價值上位的地球。
我們由認知我是誰,要做什麼;引申出怎樣的基礎本質和成長效應。繼而從自信、企圖心、使命感的引燃,對時代、環境、大是大非,產生軍官的責任感知。對海峽形勢與兩岸態勢,我們不能沒有瞭解與負擔;對海洋、海軍、自我,我們更不能沒有自己的著力點和理念抱負。豹豈能改變斑點呢?人豈能改變膚色呢?我們當以海軍自覺的角色定位,釐清目標願景及作為,來面對彼此的任務前線。
軍官的第一前線就是他的職務單位,要以工作力及專業知識來成就職守責任。軍官的第二前線則是海洋,大海的考驗是無情的,除了面臨體能負荷與部署掌握,進而明確船位及全艦航安,達成航戰任務。第三前線則是戰爭,任何一次外島護航、海峽偵巡,衝突發生,固安作戰計畫執行,如何營造對抗能量與危機處理,來贏取優勢作為。第四個前線則屬最基本面的:存在。自我的存在,生命力的存在,屬於九二臺海勝利紀念碑的存在,屬於胡嘉恆學長屹立在舊城直入左營大路口白色塔尖的存在。這四個戰場都承續及萌生於角色定位後的準備及取決。面對「前線」的衝擊,形諸承壓者與掌握者的立足,挺進更能轉化壓力為挑戰,擴大為認知國家安全與全民利益。
軍官是解決問題,而不是製造問題的人。他是個思維策劃的人。
軍官是達成任務,且符合工作所求的人。他是個犧牲表率的人。
軍官是面對戰爭,而不是瞑目推磨的驢子。美軍史刺姆如此自述戰爭:許多年以前,當時我還是軍官學校學生,總是盼能夠早日成為軍官。有一天,我正在聚精會神地研讀古人戰場守則,一名士官長來到我的面前,他以和氣逗趣的眼光打量著我說:「我的年輕人,省省你的頭腦吧,不要為這些東西傷腦筋」,他接著說:「戰爭只有一個原則,就是趁對手不注意的時候,以最快速度,使出最大的力量,攻擊他最脆弱的地方」。真的是這樣嗎?
伍、給角色定位者的共勉
成功的途徑,從來就不是只有一條。成功,更有各樣不同的詮釋。莎士比亞劇本就說:成功是失敗、失敗、失敗,的永不屈服。拿破崙則認為:成功,就是不被打倒。
我們是平凡者,在平凡中成就那所可預期的高度,就是一份擇善固執的生命光熱。我們所該掌握的,就是一個角色定位後的信念,我們信念大海是為我們而存在的,我們信念彼此在海軍官校的栽培有其特殊意義。我們的信念更是彼此的手要緊握在一起,來面對前途的挑戰。我們信念一切的可能,都在於自己的掌握和共同創造。
軍官的能力定位,在乎他萌生的思考,行為,自重心,和貫徹力。海軍軍官的角色,就在我們各自胸腔那顆發燙的心和理念。那是一粒思維的種子,是一份智慧的核實,形諸為成長的期盼。明白了我是誰,並從這個基點出發,海洋和海軍就這樣的渴切等待:所有出發的年輕人,不論他是軍官、士官、戰士們。

公告日期: 2016-11-21

供稿單位: 司令部/督察長室

:::

媒體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