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中共海軍造艦計畫研析其海軍戰略(蔡志銓)

從中共海軍造艦計畫研析其海軍戰略
Analysis of naval strategy from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navy’s shipbuilding plan
海軍陸戰隊少校 蔡志銓
提  要:
中國大陸擁有1萬8千公里長的海岸線,6,500個沿海大小島嶼,200浬的經濟海域,且東、南海蘊藏豐富的自然資源,使得中共逐漸重視海權發展。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確立「海洋強國」的戰略目標,2014年北京APEC會議倡推「一帶一路」經濟戰略,中共體認出海洋資源與經濟生命線的重要,為了確保國家領土安全和經濟利益,自民國90年代開始重視海軍戰略的規劃,積極發展海權以維護海洋利益,海軍戰略的轉型也從以往的近岸防禦到近海防禦並逐漸邁向遠海作戰的戰略目標,更致力於海軍現代化的建設。隨著中共海軍現代化腳步的日益加快,為實現「海洋強國」戰略,未來必將建立遠洋艦隊,以航母為核心,搭配潛艦、護衛艦、驅逐艦及兩棲登陸艦等,具備兵力投射之能力,以威嚇區域外大國的介入。
關鍵詞:海洋強國、一帶一路、海軍戰略、海洋戰略、制海權
Abstract
Mainland China has 18000 kilometers coastline,6500 islands and 200 miles EEZ.The Eastern China sea and Southern China sea were full of natural resources.On November 2012,CCP" 18th CPC National Congress" established its strategic object of maritime power" One Belt And One Road " economic strategy was promoted by the 2014 APEC China meeting in Beijin.CCP realized the importance of marine resourse and economic lifeline,which ensure of country’s territorial safety and economic profit.Since 1990’s they have attached importance to plan naval strategy and positive development the sea power in order to protect ocean profit. Naval strategy has changed from inshore defence to offshore defence then gradually move to strategic object of ocean battle,and devoted to the construction of navy’s modernization.With the accelerating pace of CCP navy,in order to achieve" maritime power" strategy it must build the ocean fleet in the future.To use the aircraft carrier as core,with submarines,frigates,destroyers and amphibious landing ship’s force projection capabilities to deter other power’s intervention.
Keywords:Maritime power、One Belt And One Road、Naval Strategy、Marine Strategy、Command of the Sea.

壹、前言
自1978年以來,在當時領導人鄧小平實施四個現代化的經濟改革獲得輝煌的成就,為中共創造驚人的經濟發展與財富增加,提供中共海軍實施現代化所需的資源。近年來,中共海軍在國家主席習近平所奠定「強國夢」和「一帶一路」的戰略下,積極建造各型艦艇。近期加上東海、南海主權爭端再起、美國宣布「重返亞太」並強化與亞洲盟友與日本等國的多邊關係,以及美軍在亞太地區聯合軍事演習的壓力,更讓中共積極邁向建立遠洋戰力之意圖。
中共海軍大力興建各類船艦,首艘航空母艦「遼寧」號也在2012年服役,並積極興建第二艘國造航空母艦1,還包括新型的神盾級艦艇、核子動力潛艦與大型兩棲攻擊艦等,展現出中共致力發展遠洋及兩棲攻擊戰力的決心,更擴大向區域外兵力投射的野心2。這些都是依據已故「中國現代海軍之父」劉華清的規劃,從「近岸積極防禦」戰略進而拓展為「近海積極防禦」戰略,並積極朝向「遠洋作戰」的攻勢戰略3。
除了積極武器載具的建造外,中共海軍近年也加強艦隊的遠洋訓練,除了數度從宮古海峽突破第一島鏈外,更積極向第二島鏈逼進4。更藉著參與維和行動執行亞丁灣護航任務,編組護航艦隊,經南海進入印度洋活動,彰顯中共積極經略印度洋的企圖心。此外,中共在南海島礁填海造陸,興建軍事基地;同時在孟加拉的吉大港、緬甸的實兌港和可可島、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港,巴基斯坦的瓜達爾港,以及坦桑尼亞的巴加莫約港等取得經營或使用權5,企圖串聯瀕臨印度洋各港口以維護海上生命線暢通,達成「珍珠鏈」(String of Pearls)戰略構想,做為遠洋兵力投射時的中繼站。
上述種種部署顯示出中共積極擴張海權,除因應經濟發展需求外,最重要的目的還是在東海、南海及臺海衝突時,實施「反介入/區域拒止」(Anti-Access/areadenial,A2/AD)來阻絕區域外主要國家介入衝突意願。本文主要探討中共近年造艦發展與海軍戰略模式,以做為我國海軍戰略及建軍規劃與發展之參考。
貳、中共海軍艦艇現代化的進展
一、航母與兩棲艦艇的發展
(一)航空母艦
「遼寧」號航空母艦是中共海軍所擁有第一艘重型航空母艦,是自烏克蘭購得前蘇聯時期的「瓦良格」號航空母艦後所進行改裝。以四軸四槳雙舵推進,最高航速高達32節,排水量64,000噸(滿載)。武器裝備計有3套海紅旗-10十八聯裝近程防空導彈發射裝置、3套1030型30毫米近防砲、2座12管反潛火箭發射器、4座24管多用途發射器、2座2x8管煙霧彈發射器6。能夠搭載的艦載機數量已經達到36架,其中包括4架直-18J預警直升機、6架直-18F反潛直升機、2架直-9C搜救直升機和24架殲-15殲擊機7。
繼中共成功改建其海軍歷史上第一艘航空母艦「遼寧」號之後,外界一直關注中共海軍下一階段的航母計畫。第一步即是建造排水量達到大型航母級別的常規動力航母,第二步發展大型核動力航母,數量各為兩艘。據西方推測,首艘國產航母將以滑躍起飛為主,可能加裝一部蒸汽彈射器,長度和排水量比「遼寧」號增加約5%。第二艘航母的長度和排水量比首艘可能再增加5%,原因是這艘航母將擁有多部蒸汽彈射器。
中共國產首艘航母預定於2018年成軍8,國產第一代傳統動力航母主要艦載機為試驗近尾聲的殲-15,在採用核動力第二代航母出現前,不排除搭載已能批量生產試飛的殲-31。中共當前有兩個航空母艦基地,一個位於青島膠南市古鎮口,一個位在海南三亞榆林港9。未來將規劃增加大連與舟山航母基地,分屬於海軍三大艦隊,以分別應對朝鮮爭端、東海之爭、臺海局勢與南海問題10。以目前周邊情勢和區域安全的需求考量,中共應擁有4艘大、中型航母需求;但從長遠戰略需要而言,中共含在役的大、中型航母應不會超過6艘。
(二)兩棲登陸艦
071型船塢登陸艦是中共海軍第一款自主設計的船塢登陸艦,首艦「崑崙山」號於2008年服役,可搭載4艘國產氣墊登陸艇、一輛重型戰車或10輛越野車,搭載人數約250人,目前已有3艘服役11,預計建造6艘。動力採用4台柴油機雙軸推進,最大航速23節,排水量為18,500噸。武器裝備計有1座PJ-26型單管76毫米隱身艦砲、4座AK-630六管30毫米自動砲、4座726-4型干擾彈裝置,可搭載2架直-8直升機12。中共海軍正積極發展081型兩棲攻擊艦以提升現有兩棲攻擊戰力,靈感可能得自法國的「西北風」級13,有望於未來幾年部署。
二、水面兵力的建造
(一)護衛艦
中共海軍自90年代起相繼投入建造六種類型主力護衛艦,如表一所示。未來中共近海防禦主力將由056型及056A型護衛艦擔任以取代早期053型;054A型護衛艦將賦予遠洋作戰及航母編隊護衛任務。另053H2型(江湖III級)、053H1G型、053H1Q型(江湖IV級)、053H1型(江湖II級)、053H型(江湖I級)、053K型(江東級)、65型(江南級)及01/6601型(成都級)等,由於艦齡老舊,已陸續規劃除役,本文不再探討。
1.053H2G型護衛艦(江衛I級):
053H2G型護衛艦是中共海軍第二代具備防空導彈的護衛艦,其後共有4艘,擔任近海防禦。動力採用雙軸全柴油機,航速25節,排水量為2250噸(滿載)。武器裝備計有2座3聯裝鷹級-8A艦對艦導彈發射裝置、1座6聯裝紅旗-61B防空導彈、1座79A式隱身型雙聯100毫米自動砲、4座76A雙聯全自動防空火砲、2座3200型6聯裝反潛火箭發射器,可搭載1架直-9C反潛直升機14。
2.053H3型護衛艦(江衛II級):
053H3型護衛艦是053H2G型的升級版,是中共自行設計建造的第二代全封閉導彈護衛艦,具備較強的對空、對海與反潛能力,更強化反艦導彈防禦能力,是一款攻守兼備的護衛艦,定位於近海防禦。動力採用2台柴油機,最大航速26.5節,排水量為2,400噸(滿載)。武器裝備計有2座4聯裝鷹級-83反艦導彈發射裝置、1座79A式改進型雙聯100毫米自動砲、4座76A雙聯37毫米高砲、2座3200型6聯裝反潛火箭發射器、2具深水炸彈發射裝置,可搭載1架直-9C反潛直升機15。
3.054型護衛艦(江凱I級):
054型護衛艦是中共海軍第三代具備隱形外身和遠洋作戰能力的護衛艦,共建造2艘。動力採用4台高速柴油機,最高航速27節,排水量為3,900噸(滿載)。武器裝備計有2座4聯裝鷹級-83反艦導彈發射裝置、1座海紅旗-7(HHQ-7)8聯裝艦對空導彈發射裝置、1座H/PJ-87式單管100毫米艦砲、4座俄製AK-630近程防禦砲、2座三聯裝魚-7型魚雷發射管、2座6管3,200多用途火箭發射器,可搭載1架直-9C反潛直升機。
4.054A型護衛艦(江凱II級):
054A型護衛艦是現今中共海軍最新型護衛艦,也是目前中共海軍主戰類艦艇中數量最多的一款。艦身設計與054型護衛艦相仿,其火力等方面優於054型護衛艦。動力採用雙槳雙舵全柴聯合動力裝置,航速27節,排水量為4053噸(滿載)。武器裝備計有2座4聯裝鷹級-83反艦導彈發射裝置、4座8聯裝垂直發射紅旗-16防空導彈發射裝置、1座PJ-26式單管76毫米隱身艦砲、兩舷各裝設一門730型30毫米近防系統、2座三聯裝魚-7型魚雷發射管、2座3200型6聯裝反潛火箭發射器,可搭載1架直-9C反潛直升機16。
在雷達追蹤系統方面,054A型護衛艦可以在260公里範圍內,實施360度全域監控,同時能夠追蹤100個目標,可選擇攻擊其中10個最具危險的目標17。054A型護衛艦將取代中共海軍老式艦艇,且具備防空、反艦、反潛能力的全能型水面作戰艦,可兼具多種用途,如非戰爭軍事行動中可擔任保駕護航,也可做為航母的護衛艦18。未來054A型護衛艦將持續改良,改良後的054B型護衛艦可能使用射程達75公里的紅旗-16B防空導彈,且更換新型柴油發動機,這兩項改良將使其作戰能力大幅提升19。
5.056型護衛艦(江島級):
056型護衛艦是中共海軍第一種近海巡邏護衛艦,計畫需求量估計為40艘,造價超過80億美元20,將擔任近海防禦,負責海上巡邏警戒、護漁護航、單獨或協同執行反潛或對海作戰等任務。動力採柴油單軸設計,最高航速25-30節,排水量為1,300噸。武器裝備計有1座8聯裝FL3000艦空導彈發射裝置、1座PJ26型單管76毫米隱身艦砲、2座30毫米新型遙控艦砲、2座雙聯裝鷹級-83反艦導彈發射裝置、2座3聯裝魚雷發射管,可搭載1架反潛直升機21。
6.056A型護衛艦:
056A型護衛艦是056型護衛艦的改良型,裝設拖曳聲納強化了反潛能力。056A型護衛艦的拖曳線陣聲納對探測深水活動的核潛艦比較有優勢,其垂直發射系統對發現潛艦目標的反應更快、效率更高22。惟缺點是不適合擔任遠海反潛及遠洋編隊護航反潛任務,目前主要遂行近海的反潛巡邏任務,遠海反潛的任務主要由054A型護衛艦承擔23。
(二)驅逐艦
中共海軍自21世紀起相繼投入建造六種類型主力驅逐艦,如表二所示。未來中共遠海作戰主力將由052C型及052D型驅逐艦擔任並賦予保駕護航及航母編隊護衛任務。另051型(旅大級)及6607型(鞍山級)等由於艦齡老舊,已陸續規劃除役,本文不再探討。
1.051B型導彈驅逐艦(旅海級):
051B型導彈驅逐艦是中共海軍建造為多用途導彈驅逐艦,僅唯一艘,主要做為實驗性質之艦種,而有「神州第一艦」之稱,也曾參與亞丁灣護航任務。動力採用2台巡航柴油機及2台蒸氣輪機,航速30節,排水量為6,580噸(滿載)。武器裝備計有4座4聯裝鷹級-83反艦導彈發射裝置、1座8聯裝HHQ-7防空導彈發射裝置、1座隱身雙管100毫米全自動火砲、4座76A型雙37毫米自動艦砲、2座3聯裝魚-7型魚雷發射管,可搭載2架直-9C反潛直升機24。
2.051C型導彈驅逐艦(旅洲級):
051C型導彈驅逐艦是中共海軍遠程防空導彈驅逐艦,裝設俄製S-300F艦對空導彈系統,具備強大防空能力25,共計2艘。動力採用2台國產蒸氣輪機,航速29節,排水量為7,100噸(滿載)。武器裝備計有2座4聯裝鷹級-83反艦導彈發射裝置、6座8聯裝S-300F艦對空垂直發射裝置、1座H/PJ-87式單管100毫米艦砲、2座730型30毫米近防砲系統、2座3聯裝324毫米魚雷發射管、2座18管多用途火箭發射器,可搭載1架直-9C反潛直升機26。
3.052型導彈驅逐艦(旅滬級):
1980年代後,中共海洋意識逐漸抬頭,但現有艦艇未能適應遠洋作戰需求,急需發展新型艦艇以填補空缺。自製首艘「哈爾濱」號於1994年5月8日服役;第2艘「青島」號於1996年5月28日服役,共計2艘。動力採用2台國產柴油機,最大航速32節,排水量為4,800噸(滿載)。武器裝備計有4座4聯裝鷹級-83反艦導彈發射裝置、1座8聯裝HHQ-7防空導彈發射裝置、1座隱身雙管100毫米全自動火砲、2座730型30毫米近防砲系統、2座3聯裝324毫米魚雷發射管、2座24管多用途火箭發射器、2座3200型6聯裝反潛火箭發射器,可搭載2架直-9C反潛直升機27。
4.052B型導彈驅逐艦(旅洋I級):
052B型導彈驅逐艦是中共海軍第一型具備艦隊區域防空能力的多用途驅逐艦,共計2艘。由於武器、電子裝備與俄羅斯現代級驅逐艦十分相似,所以又有「中華現代」之稱,曾參與亞丁灣護航任務。動力採用柴燃交替動力方式雙軸推進,最大航速32節,排水量為5,800噸(滿載)。武器裝備計有4座4聯裝鷹級-83反艦導彈發射裝置、2座9M38M單臂防空導彈發射架、1座H/PJ-87式單管100毫米艦砲、1座H/PJ-12型7管30毫米近防砲系統、4座726-4型3x6多用途發射器、2座3聯裝324毫米魚雷發射管、2座3200型6聯裝反潛火箭發射器,可搭載1架卡-28反潛直升機28。
5.052C型導彈驅逐艦(旅洋II級):
052C型導彈驅逐艦是中共海軍第二型防空驅逐艦,裝設四面「海之星」有源相控陣列雷達及採用防空導彈垂直發射系統,可與美國海軍神盾級所採用無源相控陣列雷達相較量,所以又有「中華神盾」之稱。曾參與亞丁灣護航任務的主力艦型,更是中共海軍現階段之主力艦種,未來該型艦艇必將加入航母編隊29。動力採用柴燃聯合動力方式雙軸推進,最大航速29節,排水量為6,288噸(滿載)。武器裝備計有2座4聯裝YJ-62反艦導彈發射架、8座6聯裝HHQ-9防空導彈垂直發射裝置、1座H/PJ-87式單管100毫米艦砲、1座H/PJ-12型7管30毫米近防砲系統、4座726-4型3x6多用途發射器、2座3聯裝324毫米魚雷發射管,可搭載1架卡-28反潛直升機30。
6.052D型導彈驅逐艦(旅洋III級):
052D型導彈驅逐艦是中共海軍現今最新型導彈驅逐艦,為052C型導彈驅逐艦的改良型,裝設採用新型號相控陣列雷達及64個通用型垂直發射系統。動力採用柴燃聯合動力方式,最大航速30節,排水量為7,500- 8,000噸(滿載)。武器裝備計有64個導彈垂直發射裝置、1座H/PJ-38式單管130毫米艦砲、1座730型30毫米近防砲系統、1座FL-3000N防空導彈系統、4座726-4型3x6多用途發射器、2座3聯裝324毫米魚雷發射管,可搭載1架卡-28反潛直升機31。中共海軍將持續大量建造052D型導彈驅逐艦,數量將可能超過10艘。據西方媒體聲稱,中共如果能夠保持現有艦艇數量不變的情況下,再部署10至15艘先進驅逐艦,中共海軍將成為亞太地區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水面艦隊32。
三、水下兵力的購建
中共海軍自80年代起相繼建造(含採購)九款類型潛艦,如表三所示。是現今中共水下作戰主力,主要擔任打擊與航母護衛等任務。另03型(W級)、033型(R級)、033G型(武漢A級)及035型(明級)等由於艦齡老舊,已陸續規劃除役及擔任訓練艦使用,本文不再探討。
(一)常規潛艦
1.039型潛艦(宋級)與039G型潛艦(宋級改):
039型潛艦是由武漢船舶集團與中共海軍701研究所共同研製開發,是中共海軍在1980年代所自行研製的常規潛艦,唯一1艘「320」號於1996年5月服役,並在1998- 1999年完成發射潛艦導彈試驗,成為中共海軍第1艘能在水下發射遠距離反艦導彈的常規潛艦,於1999年推出改良型039G型潛艦,兩款差異區別在於指揮台圍殼進行重新設計。動力採用柴油動力系統,航速15節(水上)、22節(水下),排水量為1,700噸(水上)、2,250噸(水下)。武器裝備計有鷹擊-82潛艦導彈、6具533毫米魚雷發射管33。
2.039A型潛艦(元級):
039A型潛艦是中共海軍最新型常規潛艦,外觀上與基洛級潛艦相類似,所有外界有些觀點認為039A型潛艦是由基洛級潛艦演化而來;另一觀點認為是從俄羅斯阿穆爾潛艦的改良版34。由武漢造船廠製造,首艘「330」號於2004年5月31日下水,外殼採用更先進的水滴型設計,動力採用AIP混合動力系統,排水量為2,300噸(水上)、3,600噸(水下)。武器裝備計有鷹擊-82潛艦導彈、6具533毫米魚雷發射管。是中共海軍繼039型之後所發展的新型常規動力潛艦35,可用於打擊大型航母編隊。
3.基洛級潛艦:
俄製基洛級潛艦是俄羅斯海軍最先進的常規潛艦,由於優異的低噪音而被西方稱為「大洋黑洞」36。原型編號為「877」型、改進型編號為「636」型,主要採用七葉大側斜螺旋槳以提高充電能力、降低動力裝置的轉速及降低噪音措施等。中共海軍共採購12艘,前2艘為原型「877」型,餘10艘為改進型「636」型。動力採用2台柴電機組系統,航速11節(水上)、18節(水下)、20節(最大),排水量為2,350噸(水上)、3,076噸(水下)。武器裝備計有6發針-1對空導彈、6具魚雷發射管、可配備3M95反艦導彈,另可攜帶24枚水雷37。
(二)核潛艦
1.091型攻擊核潛艦(漢級):
091型核潛艦是中共海軍第一代攻擊型核潛艦,首艘「401」號於1974年8月服役38。外殼採用水滴型設計,十字型尾附體,單軸推進。動力採用核動力系統,航速12節(水上)、25節(水下),排水量為4,500噸(水上)、5,000噸(水下)。武器裝備計有鷹擊- 82潛艦導彈、6具533毫米魚雷發射管39。
2.092型彈道導彈核潛艦(夏級):
092型核潛艦是中共海軍第一代彈道導彈型核潛艦。首艘「406」號於1983年8月服役,是091型核潛艦的改良版。於1985年第一次水下試射巨浪-1導彈失敗,直到1988年第二次試射才成功40。動力採用核動力系統,航速22節(水下),排水量為8,000噸(水下)。武器裝備計有12枚巨浪-1型潛射彈道導彈、6具533毫米魚雷發射管41。
3.093型攻擊核潛艦(商級):
093型核潛艦是中共海軍第二代攻擊型核潛艦,其分為早期的093型和新型的093G型。該型潛艦用以取代老舊的091型核潛艦。動力採用核動力系統,航速14節(水上)、26節(水下),排水量為5,300噸(水上)、6,800噸(水下)。武器裝備計有鷹擊-82潛艦導彈、6具533毫米魚雷發射管42。新款093G型潛艦與093型潛艦差異項目包括艦身加長、裝設垂直導彈發射系統、噪音更小、速度與機動性更高,可以發射最新式的鷹擊-18反艦導彈,是一款威力強大的攻擊核潛艦43。093型預計將建造6-8艘,目前尚不清楚093G型將要製造的數量。中共海軍正積極發展與建造095型攻擊型核潛艦(隋級),該型為中共海軍第三代攻擊型核潛艦,有望於近期部署44。
4.094型彈道導彈核潛艦(晉級):
094型核潛艦是中共海軍第二代彈道導彈型核潛艦,該型潛艦用以取代老舊的092型彈道導彈核潛艦,是中共海軍現今最大的潛艦,且在安靜性與感測器系統上有所提升45。可搭載12枚巨浪-2彈道導彈,可攻擊美國本土。動力採用核動力系統,排水量為9,000噸(水上)、11,500噸(水下),航速30節以上(水下)。武器裝備計有12枚巨浪-2彈道導彈、6具533毫米魚雷發射管。由於研發與生產過程保密,目前尚不清楚094型將要製造的數量46。中共海軍現正積極發展096型(唐級),該型為中共海軍第三代彈道導彈核潛艦,有望於未來幾年部署。
參、中共現今局勢的變遷與海軍戰略的發展
一、核心利益與區域海上衝突增加
2011年9月,中共發表《中國的和平發展白皮書》47,界定出中共核心利益的範圍。直到2013年4月發表首部專題型國防白皮書《中國武裝力量的多樣化運用》指出48,中共武裝力量將隨時應對和堅決制止一切危害國家主權、安全、領土完整的挑釁行為,堅決維護國家核心利益。從上述官方文件可以看出,中共最基本和最核心的要素就是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中共對國家核心利益的界定也秉承這些要素,因此也造就了亞洲地區海上的潛在衝突,也是擴張海權的主因。
(一)臺灣主權問題
臺灣問題向來是考驗中共政治智慧的一個關鍵性問題,中共認為臺灣問題是中共的內政問題,解決臺灣問題最大的障礙來自美國。1979年1月1日中美兩國正式建立邦交關係,簽訂「三個聯合公報」(包括《上海公報》、《中美建交公報》和《八一七公報》)。其不久美國國會通過《臺灣關係法》,該法案將臺灣當作「國家」對待,因此違反中美兩國建交時雙方同意的原則以及美方的承諾(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唯一合法政府,並承認中國的立場,即只有一個中國)。至於臺灣的主權問題,中共也在2005年3月通過「反分裂國家法」49,不允許「臺獨」分裂勢力以任何名義、任何方式把臺灣從中國分裂出去。
中共與臺灣的衝突必然涉及軍事武力,中共的海軍建設就是要遏阻臺灣走向獨立,因為這是中共的頭號威脅,當中共以武力犯臺時,可以阻止美國快速有效的介入50。假若中共武力犯臺,中共海軍將擔任的角色如后51:
1.在臺海附近水域實施軍事演習以遏阻臺獨聲浪。
2.檢查、截停甚至攻擊航向臺灣的船隻以威脅臺灣當局和影響臺灣經濟。
3.封鎖臺灣港口,封鎖的目的是逐步摧毀臺灣經濟和阻止臺灣的國際往來。
4.在臺灣海岸外和重要航路布雷。
5.摧毀中華民國海軍以獲得制海權,並阻止第三方干預。
6.切斷來自第三方的支援。
7.兩棲登陸臺灣及其附屬島嶼。
對中共的海軍發展來說,臺灣處於重要地位,尤其位於第一島鏈上,統一臺灣可破解美國在西太平洋防線的第一島鏈。因此中共的基本戰略利益就是要確保對臺灣有效的主權控制,以期影響西太平洋的掌控。
(二)經濟海域與島嶼主權
近期在東海與南海問題越演越烈,主要衝突包括領海基線及島嶼主權問題。這些問題又因為中日兩國對釣魚臺群島、中越兩國對南沙群島、西沙群島主權以及中菲兩國對南沙群島、黃岩島各自提出的主張而變得更加複雜。中共與周邊國家領土主權爭端,不僅是中共與周邊國家圍繞在海洋權益的摩擦,更是中美之間的海權之爭。
2013年11月,中共宣布劃定「東海防空識別區」(East China Sea ADIZ)的範圍,如圖一所示。區域範圍接近日本宮古海峽,有意將中日對抗,從東海中間線一帶推進到宮古島海域,宮古海峽是美國海軍進入中共近海的入口要道,也是中共海軍突破第一島鏈、進入太平洋的出口要道,可說是中共海空戰略的重大突破52。未來中共預設定「南海防空識別區」,其範圍將以西沙群島為核心,並擴及周遭大部分海域,最大範圍可能涵蓋南海一半以上的地區53。劃設識別區將是中共海軍跨出藍色海洋的第一步,中共海軍將持續加強在擁有重要交通要道的東、南海實施軍事作為,以強化防禦縱深與掌控海權。
(三)海上生命線的確保
中共在1980年開始實施經濟改革導致中共整體國力增加,特別展現在沿海地區。中共約有41%的人口、50%城市及海洋向內陸延伸200公里的海岸地區,貢獻約70%的GDP及吸收84%的外資與90%製造出口54;另一方面,明顯的經濟成長讓中共需要更多的能源,近年中共的海外石油主要來自中東和非洲,進口比率分別約為50%和25%55。做為世界頭號貿易大國,中共無可避免需要更多的資源以支應其經濟命脈,這讓中共充分瞭解到海上交通線的重要性。
中共建立貿易網絡的基礎是海上運輸通道的構建與暢通,特別是中共進口石油與對外貿易通道主要集中於印度洋地區。印度洋海上通道是中共經濟的命脈,中共貨物進出口量約一半必須通過麻六甲海峽經印度洋進入中東、非洲、歐洲及美洲,所以能源通道的掌控成為中共國家戰略的主要課題,因此產生所謂的「麻六甲困境」56。能源的需求讓中共必須擴大海軍的作戰範圍,因而發展「珍珠鏈」戰略,如圖二所示。使中共海軍能夠確保這條能源運輸線(海上生命線),同時中共的精華區面向北海、東海與南海,更意謂著中共必須建立自己的海上防線,發展強大的海軍實力,建立遠洋兵力投射的能力,使海洋做為中共的戰略縱深。
(四)對抗美國的戰略圍堵
戰略的衝突就是重要國家利益的衝突57,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美國就在東亞維持軍事實力。在冷戰時期,美國為對抗共產勢力,在亞洲挑起兩場戰爭(越戰與韓戰),從此以常態前進部署海軍武力在此區域,為美國盟友提供強力嚇阻,並以島鏈對中共進行圍堵以維持亞太安全與戰略利益,如圖三所示。當中共崛起後,東亞的權力平衡也隨之改變,自1991年蘇聯解體,中共成為東亞最大的陸權國家。近期美對臺軍售、中日東海之爭、朝鮮局勢緊張、南海島礁爭議等,都代表著美國勢力在東亞地區向中共進行抗衡。
除了駐軍之外,美國的亞太戰略依賴與日本、韓國與東南亞各國的雙邊合作關係,聯合這些海洋國家形成海上同盟以抗衡陸權國家,對中共形成軍事壓力,阻止中共海軍進入遠洋發展。中共海軍必將採取一系列的措施,不斷地突穿第一島鏈以進入太平洋,以破解美國的圍堵政策。因此,中共海軍持續參與遠海訓練與軍演,特別是擴大到第一島鏈外的演習與印度洋的護航行動,海軍艦艇的類型與艦級的部署將採多樣化的編組型式,以強化遠洋獨立作戰。
二、海洋強國的戰略依據
(一)十八大與中國夢
2012年11月8日,中共領導人胡錦濤在十八大報告中提出「海洋強國」的戰略目標。隨著中共經濟發展將高度依賴海洋的外向型經濟,對海洋資源、空間的依賴程度大幅提高,在管轄海域外的海洋權益也需要不斷加以維護與拓展,這些都需要通過建設強大的海軍來加以保障。中共十八大報告高度關注軍隊的現代化和海上擴張,主要目的之一是準備打贏信息化條件下的局部戰爭。為了實現這一目標,中共不遺餘力地推動軍事現代化,特別是海軍建設。十八大後,中共新領導人習近平更是提出「中國夢」,並定義其為「實現偉大復興就是中華民族近代以來最偉大夢想」,更表示這個夢想一定能實現。其後並對「中國夢」進行了初步闡釋,那就是「海洋強國夢」58。
實現偉大的「中國夢」,必須掌握海權、建立強大的海軍59。中共的軍事預算雖僅次於美國且位居世界第二,中共軍事實力不斷擴充,現正耗費巨資打造遠洋海軍。雖然中共的艦艇數量遠低於美國,但中共海軍的強大造艦能力將使數字上的差距逐漸縮小。在潛艦方面,中共海軍也已經取得了數量和質量上的躍進。原本只有柴油動力潛艦的中共海軍,也在建造核潛艦的能力上取得巨大進步。因此,不管是「中國夢」、「強國夢」、「強軍夢」,中共軍力提升確實給中共周邊國家與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利益構成挑戰,但中共的軍事部署和軍事戰略仍然以周邊地區和近海為基礎,中共海軍把其提升的軍力轉化成作戰能力方面仍有很長的路要走60。
(二)一帶一路的戰略布局
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在2014年11月於北京舉辦的亞太經合會上宣示,將投入400億美金建立「絲綢之路經濟帶」(Silk Road Economic Belt)與「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21st Century Maritime Silk Road)計畫,確定「一帶一路」的新國家戰略。前者是指通過中亞到歐洲循著傳統絲路的經濟帶,後者是指通過東南亞、印度、中東到歐洲的現代海上絲路,如圖四所示。
「一帶一路」是將軍事、經濟、外交三位一體的整合性戰略,其共通點就是對交通線的掌握,這可解釋中共向來擔憂海上生命線遭截斷的「麻六甲困境」。另一方面,未來在「一帶一路」的實施週期內,中共將在石油消耗量上超越美國,在天然氣消耗量上超過俄羅斯,成為世界最大的能源消耗國。而處於最大貿易國和最大能源消耗國的地位,最終也將決定中共在商運船隊總數量、港口運輸吞吐量上成為世界第一,這就不得不觸碰到海洋與海權這個老問題。
海權思想中有一點很重要,就是一個國家對於海上貿易運輸線和能源供給線的依賴程度,正是與該國海上力量增長程度成因果關係。越依賴就越脆弱,因此所需要的海權力量就越大61。因此,「一路」將導致中共更強化海權,積極強化海軍發展,確保海上生命線的安全,以突破美國的海上封鎖線。
肆、中共海軍戰略的轉型與挑戰
一、中共海軍戰略的演變
從冷戰結束和蘇聯解體後,中共的海軍戰略幾經轉變,在新的時代中,來自北方邊界的威脅已經消弭,另一方面,中共也發現國家安全議題來自海上,也是海軍戰略演變的主要因素。
(一)由「近」到「遠」、由「岸」到「海」
在冷戰末期,中共就已啟動新的海洋戰略,傳統上中共海軍是一支「棕水海軍」,不到遠洋活動。1985年,海軍司令員劉華清第一次正式提出「近海防禦」的海軍戰略。他解釋「近海防禦」為區域防禦型戰略,和英、法、德、日等國相似,有別於美國與蘇聯兩國的全球部署和遠洋進攻戰略;即使未來海軍實現現代化,防禦的戰略性質也不會改變;和平時期能保家衛國,維護領海主權和海洋權益;戰時能獨立或協同陸、空軍作戰,更能參與戰略核子反擊作戰。為此劉華清為中共海軍規劃了一個「三階段」海洋戰略,在這戰略中,他規劃了中共海軍在「島鏈」架構下,未來從事武力投射的階段62。
「島鏈」的概念對中共海軍的戰略觀非常重要,根據劉華清的說法,中共海軍需要控制中國大陸海岸和「第一島鏈」之間的海洋能力,並可預見到遠至「第二島鏈」作戰的近海防禦戰略。也就是說有兩個是中共需要控制的戰略要域:第一島鏈以東海域(近岸)與第一島鏈到第二島鏈之間海域(近海)。而中共海軍的防禦範圍,從原來的200浬,擴展到「第一島鏈」以外;海上戰場的設置,則前出到「第二島鏈」。
「島鏈」的觀念導致中共海軍新準則的轉變,「第一島鏈」劃出了中共領海、經濟海域、海洋資源和海岸防衛有關的區域,也是現今區域性戰略衝突主要發生的地方。根據劉華清的三階段論,中共希望能在2000年建立「第一島鏈」內的控制權;在2020年到達「第二島鏈」,這意味著東亞海域將為中共所掌控;第三階段是到2050年中共海軍將成為全球霸權。為此新戰略,中共需要更多先進的軍艦、新戰術和有效的艦隊組織以擴大作戰距離。中共海軍還需要更多的防空作戰艦以及航空兵力來保護艦隊,以及發展更先進C4ISR能力和持續作戰能力以便能在更複雜的海戰環境中生存,並戰勝「第一島鏈」內的假想敵-中華民國(臺灣)、日本甚至是美國63。
(二)從「人民戰爭」到「三步走」政策
從1950年到1970年代,中共海軍是三軍之中最落伍的軍種,中共海軍戰略是毛澤東的「海上人民戰爭」,海軍的任務是支援陸軍於沿海地區作戰為主64,也稱為「離岸積極防禦」65。到了江澤民時代,軍事事務革新和資訊戰在中共海軍建軍中扮演著更重要角色,中共各軍種優先發展的順序,由過去的陸軍、空軍、二砲、海軍,轉變為海軍、空軍、二砲(現稱火箭軍)、陸軍。此外,臺海危機時美國的海上干預也促使中共加速軍事現代化,希望他日能有力量抗阻美國66。
中共體認到防禦體系應遠推至海上,也瞭解到在未來戰爭中戰場範圍已經擴大,作戰勝利不只是依賴強大的火力,而是依靠更有效和精準的C4ISR能力。因此,中共開始重視資訊戰與軍事事務革新的重要,包括從載台為中心轉變成為以網路為中心,同時軍事戰略要以下達決心的速度為基礎67。到了胡錦濤時期,近海防禦已越來越無法滿足國家戰略和經濟利益需要,以及近年來爭端日趨激烈的南海問題,中共海軍除了保衛國家海疆外,還要負責保障中共海外利益的任務。在此情況下,必須從「近海」走向「深海」,擴大和延伸中共海軍的遠洋戰略能力,成為越來越急迫的任務,這也是中共海軍轉型的核心戰略內涵。
直到現今中共新一屆領導人習近平判斷,在國際金融危機爆發後,使得全球各國力量重新組合競爭加劇,尤其是美國重返亞太,提出「再平衡」戰略,牽動區域內各國政治、經濟戰略布局的調整,更增添中共周邊不穩定因素,且不可避免地與國家利益產生摩擦碰撞。例如東海釣魚臺領土主權歸屬爭議、南海島礁糾紛、朝鮮半島衝突等問題。因此規劃國防「三步走」的戰略規劃,第一步到2010年,軍隊重點在縮減規模、強化組織結構、發展性能先進的武器裝備,目前已基本完成;第二步到2020年,完成軍隊實現機械化、資訊化建設,這也是目前正在推動中;第三步要在2050年前實現國防和軍隊現代化。總結中共歷年軍事規劃,中共海軍戰略明顯與國家戰略緊密結合,不再只是空談而已。
二、中共海權理論的實踐
劉華清在擔任中央軍委會副主席時開始重視對「馬漢海權論」的研究68。馬漢曾提出影響海權的基本因素區分先天與後天條件69:先天條件為地理形勢、自然結構、領土延伸、人口數量、民族性質、政府政策等六項;後天條件為生產、船舶數量、海外據點及海軍實力等四項條件。本研究依據馬漢所提出的「海權」觀念,做為中共現行海軍戰略執行的驗證。
(一)建造島嶼防衛力量
馬漢認為,評估任何據點的戰略價值必須具備位置、強度與資源等三項原則70,例如英國掌控直布羅陀做為戰略據點,該島擁有天然強度與優越位置,扼要地中海進出。雖然該島資源缺乏,物資補給困難,由於英國掌握制海權,以後天條件彌補先天因素不足。美國掌握的夏威夷群島均是如此。第二次世界大戰在太平洋戰場上,由於日本忽視島嶼本身的戰略價值,認為僅部署必要航空、海上與陸上兵力即可確保島嶼。反觀美國自從反攻瓜島以來乃瞭解島嶼本身極為脆弱,為確保各島嶼,強化島上防務,整建航空基地71,以利實施「跳島攻勢」,選擇爭奪日本戰略據點,控制重要航道使日本海上交通線受阻。
近期南海緊張加劇,中共以「九段線」視南海為「內水」,冀能控制南海水域島嶼、漁業、礦產等資源,更欲奪取區域主導權以掌控海、空交通樞紐,目前雖已掌控西沙群島、中沙黃岩島,且占有南沙永暑礁等七個島礁,惟對南海仍難以施展拳腳,主要原因是在南沙島礁缺乏海、空基地,無法在該地區進行空中與海上巡航,故精心策劃南沙填海造陸工程,建成人工島礁,派駐軍隊、部署海、空軍武力,並採「小島堡壘化」、「大島陣地化」,進而強化對南沙群島的控制權,以便於掌控海上交通線。
(二)建造海外據點
能源需求開始顯著影響中共的戰略思維和軍事規劃,中共希望掌控印度洋與太平洋之間的關鍵海上航線,唯一的辦法是藉助一連串海軍設施和軍事關係,也因此引發了西方各界對「珍珠鏈」戰略疑慮。近年來,中共積極與印度洋國家維持良好政治和經貿關係,因此在經濟和政治領域上積極主動幫助巴基斯坦、緬甸、斯里蘭卡、孟加拉等國。中共可以說是巴基斯坦最可靠的盟友,也幫助斯里蘭卡打贏內戰,還援助過孟加拉。
珍珠鏈的範圍從中國大陸沿海延伸到海南島,經由南海到麻六甲海峽,直至印度洋及波斯灣沿岸;其中包括位於孟加拉國的吉大港、緬甸實兌港及位於巴基斯坦瓜達爾的海軍基地。而「珍珠鏈」戰略又與「一帶一路」戰略之「海上絲綢之路」有異曲同工之妙。因此,確保海上航線安全成為中共能源政策的一環,這也是中共極力打造遠洋海軍及建造海外基地為主要出發點。未來隨著「珍珠鏈」戰略擴大發展的情況下,這將讓美國、印度和其他國家越來越感到擔憂,如圖五所示。
(三)航母與潛艦優先
科技的創新與應用,加上軍事準則與作戰構想的變革,使作戰本質產生變化,也改變作戰特性與遂行方式72。以英阿福島戰爭為例,科技在空戰與海戰扮演重要角色73。雖然科技不是戰勝的主要因素,但在衝突中可提供優勢,這對海軍執行任務的能力有重大影響,也改變海權發展。海軍的組成、功能及戰略均受科技的變革影響甚鉅,概分為載台、武器與資訊74。
以載台為例,中共積極發展海洋戰略,在擴展海、空軍力之際,組建航母戰鬥群成為現階段中共優先發展的目標。一旦中共擁有航母戰鬥群,其在國家安全與戰略、戰術的意義將會有所不同。在國家安全的意義上,中共將藉此鞏固其近海防禦,擴大到遠海疆界,防護印度洋區域的能源運輸線。在戰略的意義上,中共可以藉此嚇阻第三國介入衝突區域的可能,如臺海、東海與南海;或者採取「攻勢」作為。而在戰術的意義上,將擴展中共海軍的打擊範圍,可以從遠距離達成制海和對地進行武力投射之目的。
其次是建造核潛艦,中共認為唯一能有效因應美國航母的武器就是核潛艦。對中共海軍來說,潛艦攜帶反艦導彈來對付美國航母戰鬥群以達到「反介入/區域拒止」是最佳的選擇;如攜帶核彈頭,可產生極強的嚇阻戰力。未來數年內中共將持續建造094型和096型彈道導彈核潛艦,這將迫使美國和日本在介入區域衝突時會更加謹慎。
三、中共遠洋發展的侷限
(一)技術瓶頸仍未克服
中共海軍實力雖逐步成長,但仍缺乏因應戰略衝突所引發的戰鬥之各型船艦。以中共海軍現階段規模來看,迄今尚未大量建造新艦,特別是071型船塢登陸艦與052D型導彈驅逐艦。這可能是因為系統尚存在技術解決問題,大量生產將不能滿足其作戰需求,且與美國的技術差距甚大,即使投入大量資源生產建造現有新型艦也要一段漫長時間。
中共從未公布過海軍預算與造艦費用,但以1960年代大批建造033型(R級)潛艦、1970年代建造17艘051型(旅大級)驅逐艦與27艘053H型(江湖I級)護衛艦所用經費佔GDP的比例絕對高於21世紀初所建造6艘052C型導彈驅逐艦(旅洋II級)、2艘052B型導彈驅逐艦(旅洋I級)和18艘054A型護衛艦(江凱II級)所佔GDP的比例。許多資料都指出這些艦艇(051型與053H型)的性能一開始都未達到設計要求,但還是投入大批人力與資源去建造它們75。依據中共近期造艦的數據來看,中共海軍目前仍沒有足夠的能力來應付現存的各種衝突,包括武力統一臺灣。目前中共著眼於經濟發展,為了消彌各國對「中國威脅論」的存疑,加上需長時間解決整合複雜系統的困境,所以目前暫無大規模擴充水面艦隊。
(二)反潛能力仍有缺陷
中共海軍尚缺乏專業的反潛能力,大多數033型及035型潛艦主要是設計用來海岸防衛,沒有配備反潛武器(如反潛魚雷與感測器),也過於吵雜且不能在水下快速航行。常規潛艦039A型潛艦(元級)、091型攻擊核潛艦(漢級)、092型彈道導彈核潛艦(夏級)、093型攻擊核潛艦(商級)與094型彈道導彈核潛艦(晉級)仍未克服噪音問題76。噪音太大對潛艦來說是致命的缺點,因為會失去隱匿與奇襲性,讓它們更易於被偵測和攻擊77。也因為噪音大的缺點,會使各類型核潛艦橫跨太平洋時極容易被發現,因而活動範圍也就只能局限在中國大陸沿海區域。
在水面艦艇方面,早期服役的驅逐艦和護衛艦基本不具備反潛能力,近年發展新型驅逐艦和護衛艦設計上更偏重防空和反艦,缺乏探測靜音型潛艦所需的高性能聲納和大型艦載反潛直升機。此外,亞洲普遍裝備美制P-3系列反潛巡邏機,印度還引進更先進的P-8I反潛巡邏機,在對付潛艦更有效的定翼反潛機領域中,中共海軍的差距更為明顯。
(三)缺乏遠洋實戰經驗
現代戰艦提高作戰效能的唯一方法,就是比對手在海上花費更多的時間訓練。中共潛艦部隊缺乏遠洋經驗與經歷,只能在靠近基地的海域穿梭。至2005年前,中共潛艦的遠洋巡邏次數是零;到2008年提升到12次,甚至還有092型彈道導彈核潛艦(夏級)自服役以來從未參加過遠洋巡邏任務78;而美國每艘潛艦每年至少遠洋巡邏1次。
在水面艦艇方面,近幾年遠洋主要都是執行反海盜與護航任務,每次都派出由1至2艘驅逐艦或護衛艦、1至2艘補給艦所組成的護航編隊,在亞丁灣執行為期4個月的巡邏任務。雖在上萬公里之外的海域執行長時間巡航,可以讓護航編隊接受最密集和廣泛的訓練,但很難有機會與敵人(海盜)真正交火、以及作戰行動缺乏實戰經驗且中共海軍訓練強度不如西方等。中共急需一支藍水海軍,這不僅包括具備遠洋航行能力的作戰艦艇、經驗豐富的水手,還意味著需要大批油料艦、補給艦和後勤維修船所組成的支援艦隊以便於後勤整補,以利維持遠洋艦隊的作戰能力。
(四)缺乏海外基地
根據中共的海軍戰略與海運線安全的需要,中共可能需要更多的海外基地,但目前離中共海運線最近,而又比較能成為中共所利用的海軍基地在緬甸。但緬甸自己沒有強大的海軍,無法在中共與外國發生衝突時保衛這些基地。同時,一些可能成為中共海外基地的所在國,如緬甸與巴基斯坦等,由於政治都存在著不穩定性,也代表中共可能會在戰時失去使用基地的許可。
中共試圖挑戰美國在亞太地區的海上霸主地位而積極建造海外據點,以便保護自己在印度洋和中東地區的戰略利益;但美國早已在全球建立一套完整的基地網絡,包括日本、關島和印度洋的迪戈加西亞島等,除此之外,美國隨時可得到盟友所提供的協助,如印度、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等國。
(五)新型艦載機發展仍需相當時日
無論美國隱形戰機F-35A服役與否,F-18E/F至少還會服役20年,因此中共當初所研製殲-15艦載機,不是要對付F-35A,而是先解決有無的問題,並逐步改良成能夠對付F-18E的水準。在論證、試飛階段,殲-31已進行各種航艦實驗的研究,且把它定位為海空通用型戰鬥機,一旦完成試飛,下階段將考慮進行短距、滑跳起飛的測試。
迄今為止,除殲-31外,看不出中共其他下一代戰鬥機具備上艦潛力。即使現在開始研製,至少需要10年時間,而殲-31已是試飛3年的飛機。據西方報導指出,發動機仍是殲-31的缺點,目前試飛的殲-31採用俄製AL-31F發動機,但不能滿足生產需要。最終殲-31只能等待渦扇13發動機的研製,但也不排除選用俄製RD-33發動機79。
伍、結語
中共軍事現代化的速度,顯示出中共和我國的軍事實力差距將會更加嚴重。中共現今已經消彌某些軍事能力的差距,包括防空和長程海上攻擊能力,這已可以用來支援多項對臺的軍事行動。中共在年度軍事訓練計畫中,高度重視海上遠距部署與運作能力的提升,以2014年為例,中共海軍在第一島鏈以外的海域上多次進行海上任務編組活動,數艘海軍艦艇同時進行操演的規模。
在造艦計畫方面,中共目前擁有4艘094型(晉級)核潛艦,預估未來五年,中共海軍最少會擁有6艘094型和4艘096型彈道導彈核潛艦,可攜帶80枚潛射洲際導彈,裝載250到300枚核彈頭。更值得注意的是,隨著中共海軍052C型導彈驅逐艦(旅洋II級)與052D型導彈驅逐艦(旅洋III級)及054A型護衛艦(江凱II級)的陸續服役,中共海軍艦隊的防空能力與遠洋作戰能力可望獲得進一步的提升。另外,中共首艘航母「遼寧」艦正在進行艦載機的整合飛行訓練,預計在不久將來將能擁有實際作戰能力,且積極建造國產航母及兩棲攻擊艦。中共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擴充遠洋海軍,未來將打破亞洲軍備力量的平衡。
從前述分析來看,目前中共推動軍事現代化的主要重點,大致可分為兩個方面:一是提升中共海軍維護核心利益(領土與主權的完整)的能力;二是提升中共海軍在區域外從事軍事投射及運作能力。目前,中共以快速發展的經濟作為後盾,逐步實施軍事現代化,希望透過「海洋控制」及「兵力投射」為手段,以維護海洋權益及建立對亞太地區的戰略影響力。然而在諸多現實條件下,在2050年前是否能建立遠洋海軍的戰略目標,仍有待觀察。但值得注意的是,中共遠洋海軍戰略才剛起步不久,海權的發展將是一條漫長的道路,但以中共積極的投入與全力發展,勢必將成為東亞地區主要的海上力量,也將受到全球所關注,尤以美國為最。
<參考資料>
一、中文部分
(一)專書
1.吳興泉,《習近平的夢》,臺北:領袖出版社,2013年6月。
2.孟樵,《探索中共二十一世紀的軍力:邁向打贏高技術戰爭之路》,臺北:全球防衛雜誌社有限公司,2001年3月1日。
3.施治,《第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海戰戰略分析》,臺北:國防部,2006年9月。
4.張國城,《中亞海權論》,新北市:廣場出版社,2013年7月。
5.戚嘉林,《萬里海疆:中國海軍崛起》,臺北:聯合發行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12月。
6.國防部史政編譯局譯,《低強度衝突與現代科技》,臺北:聯勤北部印製廠,1996年11月。
7.劉華清,《劉華清回憶錄》,北京:解放軍出版社,2014年。
8.劉怡,《海上堡壘:現代航母發展史》,臺北:知兵堂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2013年6月。
9.鐵血圖文,《世界潛艇大全》,臺北:旗林文化出版社有限公司與萬里機構出版有限公司聯合出版,2013年6月。
(二)專書譯著
1.弗雷德‧希爾(Free Hill) 著,西風譯,《中國海軍戰艦大全》,香港:全球防務出版社,2014年2月。
2.馬漢著,鎮甲、楊珍譯,《馬漢海軍戰略論》,臺北:軍事譯粹社,1979年5月。
3.傑佛瑞‧提爾著,李永悌譯,《21世紀海權》,臺北:史政編譯室,2012年11月。
(三)網際網路
1.新華網,〈http://news.xinhuanet.com
2.希望之聲,〈http://big5.xinhuanet.com
3華夏經緯網,〈http://big5.huaxia.com
4.香港文匯網,〈http://paper.wenweipo.com
5.鳳凰網,〈http://news.ifeng.com
6.人民網,〈http://military.people.com
7.中時電子報,〈http://www.chinatimes.com
8.BBC中文網,〈http://www.bbc.co.uk
9.中時電子報,〈http://www.chinatimes.com
10.聯合新聞網,〈http://udn.com/news/story
11.聯合財經網,〈http://money.udn.com
12.自由時報電子報,〈http://news.ltn.com.tw
13.中央通訊社,〈http://www.cna.com.tw
14.新浪網,〈http://mil.news.sina.com.cn
15.中國網,〈http://www.china.com.cn
16.大紀元新聞網,〈http://m.epochtimes.com
17.奇摩新聞,〈https://tw.news.yahoo.com
18.環球網,〈http://mil.huanqiu.com
19.中國新聞網,〈http://www.chinanews.com
二、外文部分
學位論文:
Tilford, E. H. 1995. The RMA: prospects and cautions., U.S. Army War College Strategic Studies Institute paper.

註1:賴錦宏,〈陸第2艘航母 將採更先進「彈射技術」〉,聯合新聞網,2015年3月10日,〈http://udn.com/news/story/7331/754784-%E9%99%B8%E7%AC%AC2%E8%89%98%E8%88%AA%E6%AF%8D-%E5%B0%87%E6%8E%A1%E6%9B%B4%E5%85%88%E9%80%B2%E3%80%8C%E5%BD%88%E5%B0%84%E6%8A%80%E8%A1%93%E3%80%8D〉(檢索日期:2015年4月10日)。
註2:康世人,〈習近平強國夢 中共海軍艦艇戰力升級〉,聯合財經網,2015年2月17日,〈http://money.udn.com/storypage.php?sub_id=5641&art_id=713541〉(檢索日期:2015年4月10日)。
註3:孟樵,《探索中共二十一世紀的軍力:邁向打贏高技術戰爭之路》(臺北:全球防衛雜誌社有限公司,2001年3月1日),頁78、88。
註4:劉昆,〈專家:中國突破第一島鏈封鎖美國退守第二島鏈〉,環球網,2014年10月8日,〈http://mil.huanqiu.com/observation/2014-10/5159149.html〉(檢索日期:2015年4月10日)。
註5:閆嘉琪、常紅,〈美媒:中國造更多補給艦「珍珠鍊」戰略令印度心煩〉,人民網,2014年11月2日,〈http://military.people.com.cn/n/2014/1102/c1011-25956418.html〉(檢索日期:2015年4月10日)。
註6:弗雷德‧希爾(Free Hill)著,西風譯,《中國海軍戰艦大全》(香港:全球防務出版社,2014年2月),頁2-3。
註7:周雨燕,〈遼寧號艦載機達36架,含24架殲15〉,香港文匯網,2014年9月3日,〈http://news.wenweipo.com/2014/09/03/IN1409030041.htm〉(檢索日期:2015年4月10日)。
註8:曾憶茗,〈港報:中國首艘國產或明年下水 2018年可成軍〉,前瞻網,2014年2月26日,〈http://mil.qianzhan.com/detail/140226-ce29922c_2.html〉(檢索日期:2015年4月10日)。
註9:張謙,〈港媒:陸航母基地在青島及三亞〉,中央通訊社,2013年4月29日,〈http://www.cna.com.tw/news/acn/201304290254-1.aspx〉(檢索日期:2015年4月10日)。
註10:曾憶茗,〈中國四大航母基地曝光 遍布舟山三亞青島〉,前瞻網,2014年12月31日,〈http://big5.mil.qianzhan.com/detail/141231-3af83be4.html〉(檢索日期:2015年4月10日)。
註11:邱越、閆嘉琪,〈美憂中國海軍體系作戰能力提升071登陸艦戰力不及美艦〉,人民網,2014年11月3日,〈http://military.people.com.cn/n/2014/1103/c1011-25960856.html〉(檢索日期:2015年4月10日)。
註12:同註6,頁198。
註13:劉艷,〈日媒:中國或模仿法國西北風級建081型兩棲攻擊艦〉,中國新聞網,2014年10月21日,〈http://www.chinanews.com/mil/2014/10-21/6699055.shtml〉(檢索日期:2015年4月10日)。
註14:同註6,頁96。
註15:同註6,頁90。
註16:同註6,頁77。
註17:邱越、閆嘉琪,〈國產054A護衛艦已下水20艘火力改進可為航母護航〉,人民網,2014年10月9日,〈http://military.people.com.cn/BIG5/n/2014年1009/c1011-25794489.html〉(檢索日期:2015年4月10日)。
註18:胡楠,〈防務短評:054A型護衛艦性能一直被嚴重低估〉,鳳凰網,2012年5月7日,〈http://news.ifeng.com/mil/forum/detail_2012_05/07/14366089_0.shtml〉(檢索日期:2015年4月10日)。
註19:曾憶茗,〈加拿大率先披露中國054B護衛艦兩項重大改進 震驚!〉,前瞻網,2014年2月13日,〈http://mil.qianzhan.com/detail/140213-79d2b9d5.html〉(檢索日期:2015年4月10日)。
註20:林秀敏,〈俄媒:中國80億美元造40艘056 4船廠同時開工〉,中國經濟網,2015年3月5日,〈http://big5.ce.cn/gate/big5/wap.ce.cn/intl/201503/05/t20150305_4729625.html〉(檢索日期:2015年4月10日)。
註21:同註6,頁72-73。
註22:林瑞益,〈陸兩056A護衛艦服役 具反潛優勢〉,中時電子報,2014年12月1日,〈http://www.chinatimes.com/cn/realtimenews/20141201004090-260407〉(檢索日期:2015年4月10日)。
註23:邱越、閆嘉琪,〈兩艘056A護衛艦接連服役海軍擅長打擊核潛艇〉,人民網,2014年12月1日,〈http://military.people.com.cn/n/2014/1201/c1011-26124070.html〉(檢索日期:2015年4月10日)。
註24:同註6,頁44。
註25:胡光曲,〈俄媒稱中國051C型驅逐艦防空強大 俄軍應仿製〉,華夏經緯網,2013年3月13日,〈http://big5.huaxia.com/zt/js/2004-74/hjxgpl/3246324.html〉(檢索日期:2015年4月10日)。
註26:同註6,頁41。
註27:同註6,頁26。
註28:同註6,頁21-23。
註29:邱越、閆嘉琪,〈海軍052C級驅逐艦必將為航母護航垂發單元偏少〉,人民網,2014年12月23日,〈http://military.people.com.cn/n/2014年1223/c1011-26261216.html〉(檢索日期:2015年4月10日)。
註30:同註6,頁12-13。
註31:同註6,頁10-11。
註32:劉艷,〈中國開建052D型驅逐艦最終裝備數或將超10艘〉,中國新聞網,2015年4月8日,〈http://www.chinanews.com/mil/2015/04-08/7191680.shtml〉(檢索日期:2015年4月10日)。
註33:同註6,頁142-143。
註34:鐵血圖文,《世界潛艇大全》(臺北:旗林文化出版社有限公司與萬里機構出版有限公司聯合出版,2013年6月),頁7。
註35:同註6,頁141。
註36:同註34,頁8。
註37:同註6,頁146。
註38:同註34,頁9。
註39:同註6,頁164。
註40:同註34,頁9。
註41:同註6,頁163。
註42:同註6,頁160-162。
註43:陳世欽,〈向國外看齊 中國最先進核潛艦將服役〉,聯合新聞網,2015年4月6日,〈http://udn.com/news/story/7331/819056-%E5%90%91%E5%9C%8B%E5%A4%96%E7%9C%8B%E9%BD%8A-%E4%B8%AD%E5%9C%8B%E6%9C%80%E5%85%88%E9%80%B2%E6%A0%B8%E6%BD%9B%E8%89%A6%E5%B0%87%E6%9C%8D%E5%BD%B9〉(檢索日期:2015年4月10日)。
註44:黃甦俞,〈亞龍灣 解放軍095型潛艦母港〉,奇摩新聞,2015年3月25日,〈https://tw.news.yahoo.com/%E4%BA%9E%E9%BE%8D%E7%81%A3-%E8%A7%A3%E6%94%BE%E8%BB%8D095%E5%9E%8B%E6%BD%9B%E8%89%A6%E6%AF%8D%E6%B8%AF-215036462.html〉(檢索日期:2015年4月10日)。
註45:同註6,頁158-159。
註46:同註34,頁10。
註47:張威,〈「中國的和平發展」白皮書(全文)〉,新華網,2011年9月6日,〈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1-09/06/c_121982103.htm〉(檢索日期:2015年4月10日)。
註48:王爽,〈國防白皮書:中國武裝力量的多樣化運用(全文)〉,新華網,2013年4月16日,〈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3-04/16/c_115403491.htm〉(檢索日期:2015年4月10日)。
註49:張立紅,〈授權發布:《反分裂國家法》全文〉,新華網,2005年3月14日,〈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tai_gang_ao/2005-03/14/content_2694168.htm〉(檢索日期:2015年4月10日)。
註50:曹郁芬,〈美國海軍情報辦公室:解放軍長期目標 武力統一臺灣〉,自由時報電子報,2015年4月11日,〈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paper/870757〉(檢索日期:2015年4月11日)。
註51:張國城,《中亞海權論》(新北市:廣場出版社,2013年7月),頁68-69。
註52:吳欣欣,〈空域爭議:東海防空識別區 遏日挑釁 防患未然〉,香港文匯網,2013年12月6日,〈http://paper.wenweipo.com/2013/12/06/ED1312060011.htm〉(檢索日期:2015年4月10日)。
註53:元鎮,〈中共預再設「南海識別區」遭美國嚴厲警告〉,希望之聲,2014年2月2日,〈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tai_gang_ao/2005-03/14/content_2694168.htm〉(檢索日期:2015年4月10日)。
註54:同註51,頁70。
註55:張曼竹、李躍,〈深度:淺談印度洋對中國的戰略意義助海軍東控馬六甲〉,新浪網,2015年3月31日,〈http://mil.news.sina.com.cn/2015-03-31/1807826422.html〉(檢索日期:2015年4月10日)。
註56:石洪濤,〈中國能源安全遭遇「麻六甲困局」〉,華夏經緯網,2004年6月15日,〈http://big5.huaxia.com/js/jsgc/00211651.html〉(檢索日期:2015年4月10日)。
註57:同註51,頁11。
註58:林啟,〈大家談中國:習近平的「海洋強國夢」〉,BBC中文網,2013年8月8日,〈http://www.bbc.co.uk/zhongwen/trad/comments_on_china/2013/08/130808_coc_china_dream_maritime_power〉(檢索日期:2015年4月10日)。
註59:胡光曲,〈海軍副政委:實現中國夢必須掌握海權建強海軍〉,華夏經緯網,2013年5月13日,〈http://big5.huaxia.com/zt/js/2004-74/hjxgpl/3330529.html〉(檢索日期:2015年4月10日)。
註60:吳興泉,《習近平的夢》(臺北:領袖出版社,2013年6月),頁305。
註61:張林,〈文揚:「一帶一路」倒逼中國海軍加速轉型〉,中國網,2015年3月3日,〈http://www.china.com.cn/opinion/think/2015-03/03/content_34935715.htm〉(檢索日期:2015年4月10日)。
註62:劉華清,《劉華清回憶錄》(北京:解放軍出版社,2014年),頁437。
註63:同註51,頁82-83。
註64:同註3,頁169。
註65:劉怡,《海上堡壘:現代航母發展史》(臺北:知兵堂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2013年6月),頁310。
註66:戚嘉林,《萬里海疆:中國海軍崛起》(臺北:聯合發行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12月),頁233。
註67:同註51,頁83-84。
註68:同註65,頁310。
註69:馬漢著,鎮甲、楊珍譯,《馬漢海軍戰略論》(臺北:軍事譯粹社,1979年5月),頁3。
註70:同註69,頁85-104。
註71:施治,《第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海戰戰略分析》(臺北:國防部,2006年9月),頁140-141。
註72:Cited in E. H. Tilford,”The RMA: prospects and cautions,”(U.S. Army War College Strategic Studies Institute paper,1995),p.1.
註73:國防部史政編譯局譯,《低強度衝突與現代科技》(臺北:聯勤北部印製廠,1996年11月),頁122。
註74:傑佛瑞‧提爾著,李永悌譯,《21世紀海權》(臺北:史政編譯室,2012年11月),頁180。
註75:同註51,頁133。
註76:安晨,〈美軍公開對比中俄潛艇稱094型核潛艇噪音大〉,新華網,2009年11月23日,〈http://news.xinhuanet.com/mil/2009-11/23/content_12523682.htm〉(檢索日期:2015年4月10日)。
註77:同註51,頁134。
註78:張頓,〈美媒曝中共海軍三大弱點空有規模虛胖〉,大紀元新聞網,2012年8月20日,〈http://m.epochtimes.com/article.php?url=/gb/12/8/20/n3663218&encode=gb&back=0&%E7%BE%8E%E5%AA%92%E6%9B%9D%E4%B8%AD%E5%85%B1%E6%B5%B7%E5%86%9B%E4%B8%89%E5%A4%A7%E5%BC%B1%E7%82%B9-%E7%A9%BA%E6%9C%89%E8%A7%84%E6%A8%A1%E8%99%9A%E8%83%96-〉(檢索日期:2015年4月10日)。
註79:晨彥,〈殲-31有望成為下一代艦載機〉,香港文匯網,2014年6月12日,〈http://news.wenweipo.com/2014/06/12/IN1406120013.htm〉(檢索日期:2015年4月10日)。

公告日期: 2016-11-21

供稿單位: 司令部/督察長室

:::

媒體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