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從中印洞朗對峙事件看大國博弈智慧(江 暢)

從中印洞朗對峙事件
看大國博弈智慧
江 暢 先生
提  要:
一、2017年6月中印在洞朗邊界對峙的姿態逐步升高,戰爭一觸即發。就在廈門金磚峰會前一周,印度從洞朗撤兵,結束72天的對峙事件,對峙期間雙方都採取了優勢戰略作為,為各自爭取了最大的利益。
二、印度的戰略布局:一方面聯合美國、日本、澳洲、越南;二方面積極拉攏周邊的孟加拉、緬甸、斯里蘭卡,並給予尼泊爾和不丹施加外交壓力,也想拉攏蒙古,企圖對中共形成包圍態勢;三方面持續增兵中印邊界,擺開一副準備戰爭架式;四方面印度的輿論界為政府塗脂抹粉,塑造軍隊實力堅強、不畏戰的形象。
三、中共的戰略布局除增兵青藏高原和南疆,持續大規模軍演之外,亦啟動對南亞各國的外交統一戰線,並結合輿論戰、心理戰和法律戰,塑造中共合法捍衛領土主權的正當形象。
四、對峙事件在各方關注下落幕。從結果來看,中印相爭旗鼓相當,大國博弈不相上下,彼此智慧各有千秋;從整體觀察,前者更重視長遠的戰略利益,後者顯然比較看重眼前的好處。
關鍵詞:洞朗、一帶一路、戰略、三戰、軍事威懾
Abstract
1.India-China border disputes in a high attitude. It seems to be war. However, Indian army disengaged from Doklam a week before the BRICS Summit in Xiamen and ended an unprecedented 72 days standoff event so as to avoid a crisis of the 2nd Sino-India war. For gathering maximum interests, both sides took dominance strategies during Doklam standoff.
2.Indian strategic layouts: (1)joint USA, Japan, Australia, and Vietnam; (2)strive for Bangladesh, Burma, Sri Lanka, Mongolia, and pressure to Nepal and Bhutan; (3)strengthen army to borders as ready to fight; and (4)media report strong combat capability of the Indian army.
3.Chinese strategic layouts: (1)dispatching army to Tibet plateau and Southern Xinjiang; (2)ongoing large military exercises; (3)making diplomatic united front; and (4)joint media, psychological, and legal warfare. 
4.Sum-up the end of border disputes, China and India are comparable in fluence and power, equal in games, and great points in their wisdom. The former is more concerned with far-reaching strategic interests, and the latter would apparently prefer to advantages in hand.
Keywords: Doklam (Donglang); One Belt One Road; strategy; media, psychological, and legal warfare; military deterrence

壹、前言
1300多年來,中印之間始終維持和平無爭狀態。這種互不侵犯的關係到了英國殖民印度後,因駐印殖民政府企圖蠶食西藏和新疆而被打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印度在1947年掙脫英國190年的統治,除西巴基斯坦和東巴基斯坦受英國扶持分裂於大印度之外,印度政府堅稱繼承英國殖民時的所有版圖,從此為印度與中共、巴基斯坦及緬甸的邊界問題開啟爭端。在中印尚未劃界的邊境線上,雙方經常發生一些零星小衝突,印軍曾在一個月內進入中方邊境線內百餘次;而中方則在非冰雪封山的季節,徒步登上未定界的邊防線巡邏,將印軍向中共境內挪動的暫定界標移回暫定線上;在雙方默契和自我節制之下,過去70年中,只出現一次大規模的武裝衝突─1962年中印戰爭。
2017年6月18日,印軍從錫金端多卡拉山口進入西藏亞東縣洞朗境內阻止中共道路施工,從而發生持續72天的僵持和對峙,對峙時間之長未曾有過。雙方都調派大批軍隊、物資向邊境地區集結,外交和軍事部門也相互放話,兩國輿論界的主戰聲浪都很強烈,8月中共外交部搬出歷史文件,從國際法理和國際關係基本原則,駁斥印軍越界行為,並發出嚴厲警告。印度騎虎難下,一方面強調雙方應以對話和平解決對峙事件,另一方面卻調大軍部署邊境,有意讓對峙情勢持久化和常態化,並企圖使原本不存在爭議的洞朗成為爭議地區。雙方姿態都擺得很高,戰爭大有一觸即發之勢。可是就在廈門金磚峰會前1週,印度從洞朗撤兵,結束72天的對峙,中印可能爆發戰爭的危機得以化解(對峙位置如圖一)。
中印邊界衝突的危機雖然化解,卻留下許多讓人想要一窺究竟的問題。第一,儘管雙方邊防部隊時生摩擦,過去在拉達克亦曾發生帳篷對峙事件(僅持續3週)。然則印度此次又係基於何種動機挑戰中共領土主權?第二,對峙期間,採取哪些外交戰略以支持各自立場?第三,中共改變昔日做法,拒絕與印度談判對話,寧願讓對峙事態持續下去,中共態度很清楚:要嘛退,要嘛打。此態度陷印度於進退維谷,那麼印度是犯了哪些戰略性錯誤?第四,共軍和大陸的愛國教育都大聲呼喊「犯我中華,雖遠必誅」,印度軍隊非法越界阻止中方修路與侵略無異,何以持續兩個多月竟遲遲不動用武力?中共是如何盤算的?第五,印軍最終全身而退,從中獲取何種利益?第六,印軍說來就來,說走就走,中共既沒有得到絲毫賠償,亦未得到任何道歉,為什麼甘願就這樣算了?本文從中印間的舊恨新仇開始抽絲剝繭,琢磨這些問題的答案,並探索中、印兩個大國的博弈智慧。
貳、印度與中共的舊恨新愁
一、歷史留下來的領土爭端
1962年中共對印度自衛反擊戰之後,共軍主動撤回到戰前的中印邊界爭議線,加上印度陸續侵占中共西藏的阿里部分地區,中印懸而未決的邊界形成西段、中段和東段共約1,700公里長的爭議線。西段爭議領土有33,000平方公里,主要位於新疆阿克賽欽地區,一直在中共控制之下,但印方認為阿克賽欽是英國留給印度的領土。中段是印度在1955~1958年間陸續侵占阿里地區約2,000平方公里的土地。東段是印度在1963年重新佔據面積大約90,000平方公里的藏南地區。
二、中共破壞印度併吞喀什米爾
1965年,印度侵入西藏山南地區亞東縣乃堆拉山口之際,同時也與巴基斯坦打仗,差一點拿下伊斯蘭堡(Islamabad),美、蘇對此保持中立,巴基斯坦只好向中方求援。中共給印度發出最後通牒,迫使印軍從中共境內撤軍,也使得印度同意聯合國制定的停火方案,結束第二次印巴戰爭1。巴基斯坦從此成為中共的「巴鐵兄弟」,而印度則認為中共打壞印方的盤算,從此對中共更加憎恨,認為若非中共趁火打劫,印度早統一了喀什米爾。
三、中共在印度周邊搞建設
中共於印度周邊國家大搞建設被印方視為一種威脅,認為是分化印度與周邊鄰國關係的手段。印度為了拉攏周邊國家,一方面加強投資鄰國經濟建設,另一方面也運用影響力讓這些國家取消與中共達成的建設協議。例如,孟加拉首府達卡(Dhaka)市政府取消與中共簽署索納迪亞(Sonadia)深水港的協議。
(一)在印度周邊國家搞基礎建設
1.在巴基斯坦建設中巴經濟走廊:
「中巴經濟走廊」北接絲綢之路經濟帶,南通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從新疆喀什往南通過巴基斯坦控制的阿札德.喀什米爾(Azad Kashmir),經伊斯蘭堡、拉合爾(Lahore),通到巴基斯坦南部的瓜達爾港(Gwadar Port)全長3,000公里。它是貫通南北絲路的關鍵樞紐,總投資額460億美元,包括鐵、公路、油氣管道和光纖線路形成「四位一體」建設2。印度認為「中巴經濟走廊」經過有爭議的阿札德.喀什米爾是很不友善的行為,而且部分路段靠近印度,也會給印度帶來威脅3。因此反對參與「一帶一路」計畫,亦反對「中巴經濟走廊」。
2.在緬甸蓋通往中共的交通動線:
中共原定於2011年11月為緬甸蓋一條從撣邦(Shan State)、木姐(Mues)到若開邦(Rakhine State)、皎漂(Kyaukpyu)的鐵路,這是一條連通中緬邊境到西南部孟加拉灣的鐵路,全長800公里,設計時速200公里。造價約200億美元,由中共投資興建,工期5年,緬甸採BOT模式,效期50年4。鐵路經雲南瑞麗、大理,北接昆明,進而連通大陸各地。伴隨鐵路一側各有一條石油和天然氣管道,在一定程度減少了石油氣經過麻六甲海峽的風險。但緬甸反對黨以這條鐵路讓中共長驅直入,將危害緬甸安全為由擱置5。基於「一帶一路」發展需要,中共與緬甸談判爭取續建鐵路、蓋高速公路;在翁山蘇姬(Aung San Sui)主政下的緬甸若開邦發生種族流血衝突事件,受到西方抨擊和制裁之際,只有中共公開表示尊重緬甸內政,願在政治和經濟上給予協助;包含同意收購皎漂港70%股權,並給該港升級改造,以改善緬甸經濟6。
3.在尼泊爾蓋鐵路、機場、採礦:
2016年3月21日,尼泊爾總理奧利(Khadga Prasad Oli)訪京簽署10項協議,其中一項是蓋一條連接日喀則到邊城吉隆,進入尼泊爾連接首都加德滿都(Kathmandu)旅遊城市博卡拉(Pokhara)和傳說中的佛誕聖地藍毗尼(Lumbini)的鐵路,預定2020年完工。此外,中共銀行貸款2.16億美元給尼泊爾興建博卡拉機場,也簽署開採油氣資源的諒解備忘錄;並啟動自由貿易協定的可行性研究7。
(二)中共在印度周邊國家蓋港口
1.皇京港:
中共與馬來西亞投資800億元人民幣在麻六甲海峽東側,介於吉隆坡(Kuala Lumpur)和新加坡之間的麻六甲島,在2019年蓋好一座最大的深水港─皇京港(Melaka Gateway),填海造陸填出1,366英畝的島嶼群,建成文創和科技園區、商務金融中心、旅遊區、港口物流中心等大型綜合經濟區,預定2025年完工。此計畫引起新加坡憂慮,質疑皇京港可能成為軍事用途8。有趣的是,星洲樟宜港提供給美國海軍靠泊其實就是一種軍事用途,星方對馬國的質疑自然是雙重標準。
2.皎漂港:
由於印度為緬甸蓋實兌港(Port of Sittwe),部分於2016年11月營運,並計畫蓋一處占地面積1,000英畝的實兌經濟特區,還將連接印度、緬甸、泰國、柬埔寨到越南的公路9,形成經濟通道。於是中共選擇購買實兌東邊直線距離100公里的皎漂深水港大約70~85%的股權,以利將石油和天然氣通過油氣管道送到雲南,估計該港價值73億美元,包括一處23億美元的工業園區10。不過遭部分人民反對,一旦此計畫付諸實現,將對印度投資興建的經濟特區帶來競爭,絕非印度樂見。
3.可倫坡港口城:
2016年3月9日,斯里蘭卡重新批准中資企業開發「可倫坡港口城」(Colombo Port City),包括商業、學校、衛生、文化、體育設施和住宅區等,投資額14億美元,由中國交通建設集團承攬開發,將打造南亞第一個高階中央商務區(CBD),估計可容納25萬人11。
4.漢班托塔港:
原是斯里蘭卡南部漁村,中國港灣工程公司於2010年11月8日開始建設,現已是現代化城市港口。漢班托塔距印度洋主航道僅10浬,全世界有50%以上的貨櫃船運、三分之一的散裝貨運以及三分之二的石油運輸要取道印度洋,因此,地理位置十分有利,預計3年內建造5座10萬噸級貨櫃碼頭,總工程費11.7億美元12。中港公司將以10-25年的時間完成整個港口及周邊城市和道路建設,斯里蘭卡並批准該公司以11億美元租借港口及周邊地區15,000英畝的土地,使用期限99年13。這種以租地償還貸款的情況被印度唆使該國反對黨質疑是「割地賠款」行為,工程被迫中止,直到2017年7月簽署特許經營協議才恢復。7月25日斯里蘭卡出售該港70%的股權給中港,這些決定都讓印度深感不安。
5.瓜達爾港:
2016年11月13日,中共為巴基斯坦擴建的瓜達爾港(Gwadar Port)啟用,為巴基斯坦經濟振興開啟一扇戰略性窗口,也為「一帶一路」的西亞樞紐取得突破口。從新疆喀什到瓜達爾港2,900公里路程3天可達,瓜達爾港的開通有利於喀什成為人流、物流與資金流匯集地14。亦將使中共的「麻六甲困局」得到相當程度之紓解。
6.巴加莫約港:
2014年1月10日,中國招商局國際有限公司總經理胡建華與坦尚尼亞財政部常務秘書塞爾瓦西烏斯.利奎利萊共同簽署巴加莫約港(Bagamoyo Port)及臨港工業區的開發協議,估計港口營運後,年吞吐量可達2,000萬個貨櫃15,是中共「一帶一路」進入非洲的橋頭堡之一,也是中共海軍在東非海岸的補給修整基地之一。
(三)中共在外交上不挺印度
印度和日本、德國、巴西正積極爭取成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目前僅巴西獲安理會常任國全票通過,其他包括印度在內的3個國家都還沒有成功。為達目的,日本聯合其他三國承諾成為常任國後,在15年內放棄使用否決權16。但日本被中共否決,而德國則被美國否決。印度已獲美、英、俄、法支持,唯獨中共態度還不明確,此態度使印度入常過程懸在半空,讓印度恨得牙癢癢。儘管美國於2017年8月支持印度入常,但印度從領土上挑釁中共,入常的道路難免會更加坎坷。
2017年2月,中共在聯合國安理會技術性擱置印度將穆罕默德軍(Jaish-e-Mohammad)頭子馬蘇德.阿茲哈爾(Maulana Masood Azhar)納入聯合國制裁人員名單的申請。8月2日是擱置期限,倘不提出動議,該提案將自動生效。於是在該期限屆滿前幾個小時,中方再一次將該申請案技術性擱置3個月。中方的立場是希望能讓委員會充分審議,並給有關方面進一步協商留下更多時間17。中方的決定應是出於對巴基斯坦的保護,儘管穆罕默德軍已被聯合國列為恐怖組織,但阿茲哈爾的存在既有利於巴基斯坦,也會讓印度感到頭疼。中方此舉實際上是為「巴鐵」起到了戰略性護航的作用。
(四)中印貿易增長卻不對稱
依中共海關統計,2017年1~7月中印雙邊貿易額大約是3,266億元人民幣,較前年同期,增長28.4%,到7月底對印度的貿易順差來到510.9億元人民幣18。中共對印度出口以手機零件、二極體和半導體及太陽能電池為大宗;從印度進口以鐵礦砂、鑽石、未鍛軋銅及棉紗線為主。為此,印度商工部長希塔拉曼(Nirmala Sitharaman)8月宣稱,對中共進口的93項產品徵收反傾銷稅做為報復19。洞朗對峙後,印度人發起抵制中共產品以及印度警方放任暴民對中共品牌商店進行打砸搶的暴行顯示,各國政治人物通常都會利用宣傳刺激民粹,用來支持自身的政治目的。
參、印度挑戰中共主權動機
一、戰術上的考量
(一)證明有能力牽制中共
印軍進入洞朗破壞已修好的道路,並阻止中方繼續施工,與中共邊防部隊形成對峙。這段時間,印度展現出敢於和中共對幹的勇氣與魄力,此舉沒讓美國失望,頗有為美國在東北亞的軍事行動起到牽制中共的作用,且確實讓美國感受到印度倒向西方的決心。這一行動表明印方放棄「不結盟」政策,試圖向美靠攏。為了爭取美國資源,一再在領土主權的議題上挑釁中共。毫無疑問,印度在這方面是成功的。
(二)企圖轉移人民關注焦點
2016年11月8日,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突然宣布廢止1,000盧比(INR)和500盧比紙鈔,引起人民和金融市場恐慌。莫迪貨幣政策著眼於刺激經濟、轉移貪官財富、充實國庫稅收;反對者認為以「廢鈔」救經濟是一廂情願的做法,既不能真正解決貪腐,還會給人民生活和貨幣信用造成嚴重衝擊。印度前總理曼莫漢.辛格(Manmohan Singh)形容這是個「災難」20。由於廣大民眾和金融市場反彈力道強大,印度政府為平民怨,通過宣傳誣指中共軍隊越界侵占印度領土,轉移人民對「廢鈔」政策不滿的焦點。果然,印人的不滿情緒立刻轉移到抵制中共產品上面21。
(三)試探中共的戰爭底線
印度獨立迄今,不斷在邊界問題上挑釁中共,即便是印方再無理,再得寸進尺,只要不使中方出現太大傷亡,中方就會隱忍,避免與印方發生大規模武裝衝突。這次洞朗事件,印方除在邊界布置重兵,並未向中方開槍,遠不如緬甸對中共的挑釁程度,中共不會使用武力解決爭端。印度國安部門得到的經驗和結論就是中共隱忍的功力一流,在強國之林找不到第二個勘與比擬。印度自認已將中共絕不輕易使用武力,全力避免擦槍走火的底線,摸得相當透澈。
二、戰略上的著眼
(一)認為洞朗威脅印度安全
印方認為中方把道路從亞東修到洞朗,軍隊就可以居高臨下壓迫連接印度大陸和東北部各省及藏南地區的西里古里走廊(Siliguri Corridor),提高了軍隊和物資運輸的便利性,將對印方境內不遠的西里古里走廊(孟加拉語是「雞脖子」的意思,脖子被掐住,後果可想而知)構成威脅(位置如圖二)。一旦脖子被掐斷,印軍就很難守住藏南和東北各省,洞朗的戰略地位也因此變得很重要。印方認為中方踩到了印度維護自身安全的紅線,因此質疑中方修築道路的真正目的,堅決不同意中方在該地修築道路,不惜派兵越界進入阻撓。
(二)圖謀洞朗成為爭議地區
儘管再怎麼無理,再怎麼違反《聯合國憲章》(Charter of the United Nations)和國際法基本準則,印軍就是拒不撤離;久而久之,沒有爭議的地區也會變成有爭議。倘與中共發生大規模武裝衝突,印度最擔心其戰略重心─西里古里走廊被切斷,為確保這個鐵、公路和空中航線要衝的安全,印度連作夢都會希望擁有平均海拔4,600米,面積大約100平方公里的洞朗,甚至亞東全境這塊狀似倒鉤的土地。印軍藉口洞朗是爭議地區,悍然拒絕撤兵。不僅如此,還就地搭帳篷、修地堡、增兵邊界,積極備戰,不斷叫囂要打持久戰22。
印度根據以往中印邊界對峙經驗,認定中方沒有戰爭的意願。這一次更認準中共需要穩定環境來成就「一帶一路」發展,因此吃了秤砣鐵了心要肆無忌憚地鬧下去,鬧得越大越有利,越容易混淆國際視聽。是只要不打起來,一直拖延下去,印度即能達成戰略意圖──讓沒有爭議的洞朗變成有爭議的地區;印度也從無理變成有理。最終戰略目標是拿下洞朗高地這個居高臨下威脅印度的戰略制高點。反過來看,印度亦可從洞朗打開進軍西藏的突破口。只是,此一戰略意圖並沒有能夠堅持到底,印軍在8月28日全面退出洞朗。即便如此,印度還是從侵入洞朗的行動中,摸清了中共的態度和底線。
(三)警覺到不丹有傾中趨勢
不丹的經濟和軍事都掌握在印度手裡,外交政策亦須接受印度「指導」,重要的是不丹的煤氣和煤油價格都靠印度補貼23。基本而言,不丹沒有不聽話的籌碼。印方認為若讓中方將道路修到洞朗,即可能順著亞東河谷幫不丹繼續將道路修到松坡(Song Po),甚至一路往南修到不印邊界的彭措林(Puntsholing)。基於經濟著眼,亞東是中共與南亞次大陸的貿易窗口,亦是未來青藏鐵路的出境點之一。一旦洞朗通往不丹的基礎建設完成,優勢的中共經濟勢必取代印度對不丹的影響力,讓不丹不再聽從印度指揮。所以,印度說什麼都不會讓中共在洞朗修路,且印方這層危機意識是對的。只是形勢比人強,當周邊國家都靠向中共享受紅利時,不丹豈能不動心?何況通過中共協助是擺脫經濟被印度控制的唯一途徑,這放在任何一個期待主權真正獨立的國家而言,都會希望這樣做下去。
肆、印度與中共的戰略布局
印度挑釁中共的戰略布局,體現在四個方面:第一,聯合美國、日本、澳洲、越南;不過也只有美、日敢公開力挺,澳洲對印度侵入中方領土的行為始終保持緘默,而越南在南海問題上無暇他顧,也不曾公開立場。第二,積極拉攏周邊的孟加拉、緬甸、斯里蘭卡,並對尼泊爾和不丹施加外交壓力。此外,還想拉攏蒙古,企圖對中共形成包圍態勢。第三,持續增兵中印邊界,擺開一副準備戰爭的架式。第四,輿論界為印度政府塗脂抹粉,塑造印度軍隊實力堅強、不畏戰的形象。
中共的戰略布局除增兵青藏高原和南疆,持續大規模軍演之外,亦啟動對南亞地區國家的外交統一戰線,結合三戰─輿論戰、心理戰和法律戰─塑造中共合法捍衛領土主權的正當形象。
一、印度的戰略布局
(一)聯合國際勢力對抗中共
1.聯日制中:
2012年12月,日本安倍政府國安部門建構由日本、美國、印度和澳大利亞四國組成的「安全保障鑽石構想」,以破解中共逐漸成形的海洋發展戰略24。2015年12月12日,安倍訪印再度提出這項安保構想。渠與莫迪會談拋出“JAI”概念,“JAI”印度文是「勝利」之意,但它也是日、美、印之第一個字母。安倍希望在日、美、澳「太平洋鐵三角」的基礎上把印度拉進來,共同築成安全保障的鑽石體系,從太平洋到印度洋阻止中共海洋戰略的發展25。此一戰略構想得到莫迪和印度軍方認同,並於2016年11月11日,莫迪第二次訪日時確認26。從此不論任一方主辦多國演習,都希望把四國海軍拉進來,最起碼維持日、美、印聯合軍演格局,不論是在印度洋、南海或是太平洋。印、美、日、澳向來是反中急先鋒,為破解中共「珍珠鏈戰略」,基於一致的戰略利益需求,這四個國家在日本的號召下,聯合起來構成防中「鑽石戰略」布局,且不斷加大聯合軍演的頻率和規模。
2.聯合軍演:
第21屆馬拉巴爾(Malabar 2017)聯合軍演從7月10日起在孟加拉灣舉行,印度、美國和日本海軍共出動18艘軍艦及數十架戰機。印度指出,中共海軍編隊和潛艦在印度洋活動頻繁,本次聯合軍演的目標就叫「潛艇狩獵」27,很明顯是以獵殺中共潛艦做為聯合軍演主要課目。馬拉巴爾系列演習是印度主導的多國聯合軍演,演習地點向來都在印度洋地區。未來,印度海軍也會配合鑽石戰略成員的邀請,前往非印度洋海域參演,體現緊密的戰略夥伴關係。
3.聯美制中:
莫迪在印軍侵入洞朗一週後的6月26日抵達紐約,向美方傳遞了三層信號:第一,中共是美國主要的戰略對手,也是印度主要的戰略對手,所以印、美是站在同一戰線上的朋友;第二,在對抗中共方面,印度不僅有充足理由,亦可發揮很好作用;第三,在中印邊界地區,印度的軍事力量並不比中共差,甚至強過中共28。此行目的有三:一是以實際行動證明印度在對抗中共所能起到的作用,讓美國對印度更具信心,從而更有意願建立緊密的美印同盟關係;二是不參加中共主導的「一帶一路」,擾亂並遏制中共發展節奏;三是得到美國高科技裝備的支持,以此強化軍事力量,打擊巴基斯坦,並威懾周邊小國。從對峙事件以來,印、美在軍事上的合作得到加強,美國也在2017年8月4日力挺印度入常,印方挑釁中共的行動搭配莫迪的外交之旅,確實起到巨大效果。
4.拉攏蒙古:
總統莫迪自美歸來,覺得國外媒體和絕大部分外國政要對印軍與中方對峙的支持度非常有限,於是主動邀請陷入經濟困境的蒙古新總統巴圖勒嘎訪問新德里,美國亞太安全研究中心教授馬里克(Mohan Malik)表示,如今的印蒙關係屬於更廣泛之「中共與印度爭奪中小國家支持的地緣政治角力」的一部分29。印媒亦認為印蒙結盟是印度聯合中共周邊國家反中的一部分。
5.拉攏緬甸:
2017年7月10日,緬甸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訪印,並見到印度包括總理莫迪、國家安全顧問多瓦爾、國防部長賈伊特利及三軍參謀長等人。陸軍參謀長拉瓦特還專程飛到東北部城市加雅軍官訓練學校(OTA)設宴接待30。印緬政治高層與雙邊高階軍官互訪是印度「東進政策」的環節,為拉攏緬甸抗中,印度開始重視與緬甸建立更好的關係。莫迪在9月5日廈門金磚峰會後直接轉赴緬甸訪問,合縱連橫企圖明顯。不過,相對於印度,緬甸媒體對敏昂萊印度之行顯得低調許多,且未對中印對峙事件公開表達意見。
6.施壓不丹:
2017年7月,印度外交部長斯瓦拉吉參加環孟加拉灣多部門技術經濟合作倡議(BIMSTEC)時機,約見不丹外交大臣丹曲.多吉及進行閉門會議。儘管會談內容外界不得而知,但不丹很難不受壓力而發表有利於印方的言論。不丹外交部隨後表示:在不丹領土內修路違反雙方協定,中方此舉將影響兩國劃界進程。1週後,《不丹時報》前行政總裁旺查.桑傑接受《亞洲週刊》訪問表達不丹希望與中共簽署邊界協議的立場,希望通過建交強化不丹主權31。這顯示中共崛起讓不丹開始對印度的控制感到不耐。
7.施壓尼泊爾:
2017年8月,印度外長斯瓦拉吉訪尼國並分別與總理、副總理會談,內容雖以雙邊經濟關係為主軸,實際上是爭取尼方在中印對峙的問題上支持印度,特別是尼國在貨物出口完全仰賴印度,石油和天然氣亦全賴印度進口;惟尼方依然在中印問題上,表達中立、不介入的立場32。顯然印方施壓並未達到目的。
(二)支持反中勢力分裂中共
1.支持藏獨勢力:
2017年7月印度默許「西藏流亡政府」頭目洛桑孫根帶領一批藏獨分子到拉達克訪問,將具藏獨意義的「雪山獅子旗」插在班公湖畔33。此前4月間,印度允許達賴訪問藏南並給與高規格接待,已引起中方不滿。印度在東段製造武裝對峙,又同意藏獨分子在西段做出分裂中國這種政治意味濃厚的舉動,當然是刻意挑釁。幾十年來,中共始終站在中印關係的大局出發,秉持不介入他國內政的態度,不接濟反印勢力。但印媒及反中勢力卻毫不掩飾地支持達賴的藏獨主張,勢必引起反效果。大陸民間存在很多支持錫金復國的聲音、中共與不丹建交、支持喀什米爾和印度東北部各省獨立等客觀存在的言論和主張,恐將成為中方借力使力,運用應對的籌碼。
2.放任媒體挑釁:
印度主流媒體《今日印度》(India Today)2017年8月號以〈中共的新小雞〉為題,封面圖片故意將臺灣和西藏從中國的版圖拿掉34,繼藏獨分子在班公湖插旗事件後,又一次高調挑釁中共。印度媒體把大陸原本狀似「老母雞」的版圖改成「小雞」,並把臺灣拿掉的做法,不僅把臺灣捲入爭端,也突出了印度支持臺獨的態度(單從這一點來看,臺灣和印度合作的空間基本存在)。此外,還呼籲美國與印度組成「超級聯盟」對抗中共,可說使盡一切方法和力氣對付中共。
(三)放任民粹暴力反對中共
印軍侵入洞朗,印度政府故意讓媒體誣指共軍侵犯領土,刺激激進民族主義分子反中情緒,在網路上和馬路邊號召人民拒買中共產品,甚至放任暴民對販售大陸產品的商店打、砸、搶、燒,連店員亦無法倖免,連放在家裡的東西也被激進分子搶出來砸掉或燒毀。印度這一波抵制大陸貨的邏輯是「中國人侵犯我們的領土,不能讓他們賺我們的錢」35。很多被媒體扭曲的資訊誤導,正中印度政府下懷。
(四)另闢蹊徑抗衡一帶一路
2017年5月22日,第52屆非洲開發銀行(ADB)大會在印度古吉拉特省首府舉行,這是在印度爭取下非洲開發銀行會議第一次在非洲之外召開,且莫迪在大會力推印度與日本合作的「亞非增長走廊」,或稱「亞非自由走廊」36,後來改為「亞非發展走廊」。印、日企圖通過這項計畫平衡中共的「一帶一路」戰略。印、日雙方認為「亞非自由走廊」比「一帶一路」設定的條件更優越。因此莫迪選擇不出席「一帶一路」峰會,而日本一邊參加「一帶一路」,另一邊卻聯合印度與「一帶一路」分庭抗禮,赤裸裸地表現「當面擁抱,背後捅刀」的謀略心機。
(五)重兵部署展現戰爭決心
洞朗對峙事件發生一個月內,印度陸軍東部軍區在中印邊境錫金段及東、西段部署8個師和數百架戰機,包含砲兵、飛彈、裝甲車、無人機和準軍事部隊(邊防警察)在內,總兵力超過20萬。其中在錫金方向部署1個軍部、3個師部、14個旅,約5萬5,000人;在達旺方向部署1個軍部、2個師部、11個旅,約4萬5,000人。在中印邊界東段總共部署10萬人;在武器裝備、戰場經營和後勤保障方面做好充分準備,採攻勢防禦戰術,既準備速戰速決,亦企圖打持久戰。印軍戰略構想為「保東、守中、奪西」37,即保守中印邊界線東段和中段地區之既得利益,則伺機奪取西段阿克賽欽。為達此戰略意圖,印軍於完成中印邊界東段和中段地區防禦體系後,特別強化西段地區之兵力部署,其軍事優勢已具備打一場進攻性局部戰爭的能力。
二、中共的戰略布局
中共清楚印軍侵入洞朗幕後的推手是美國,中美是主要矛盾,而朝鮮半島的安全和穩定是中共戰略方向之重中之重。中印邊界衝突是次要矛盾,必須優先解決主要矛盾。面對印度非法越界,耍賴不退的態勢,中共之戰略布局是通過「文攻武嚇」迫使印方撤退。文攻以「三戰」為先鋒,以外交為方略;武嚇則通過增兵高原及高強度軍事演習對印度進行軍事威懾。
(一)以三戰為先鋒
1.輿論戰:
2017年6月中旬爆發的中印對峙事件引起各方關注。印方指控中共邊防部隊侵入印度領土拆除印軍地堡。6月29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陸慷以照片證明是印軍越界;7月3日,另一發言人耿爽直指印軍進入沒有爭議的邊界,違反《1890年中英會議藏印條約》、《聯合國憲章》以及國際法基本原則,敦促印度撤回邊界線38。7月10日,耿爽對印方關於已經做好長期對峙的準備,卻又尋求通過外交管道解決爭端的做法表示:「如果相關的報導屬實,適足以證明印方在洞朗的越界事件是有組織、有預謀的破壞中印邊界錫金段的現狀。」他質疑「印方準備在邊境地區打持久戰,在這種情況下怎麼可能通過外交解決?」39,並特別強調,印軍撤回邊界是外交解決的前提和基礎。7月24日,中共國防部新聞發言人吳謙在出席國務院新聞發布會中表示,共軍捍衛國家領土主權的能力和決心堅定不移,「撼山易,撼解放軍難」40。表現出中共維護領土主權的堅決態度。
2.心理戰:
2017年7月30日,習近平在朱日和訓練基地實施共軍建軍90周年閱兵,通過各電視台頻道把共軍的形象傳播到全世界。一方面慶祝81建軍節,另一方面也讓其他國家見識共軍的訓練成果。尤其是讓印度看到共軍的作戰力量,給印度媒體、人民、政治人物和軍隊起到震懾的作用。朱日和閱兵既是一種心理戰,其實也是一種輿論戰和宣傳戰,具備三合一的效果。朱日和閱兵不論在氣勢和力量的展現,確實對印度人起到了軍事威懾的作用。讓共軍不敵印軍的愚民宣傳破功,也讓理智的印人能夠面對現實,做出最好的抉擇。
3.法律戰:
2017年8月2日,中共外交部、國防部、新華社、《人民日報》、中共駐印度大使館等多個機構在同一天向印度發表強烈照會。外交部提出「印度邊防部隊在中印邊界錫金段越界進入中國領土的事實和中共的立場」41;《人民日報》刊載了外交部的照會,《解放軍報》並發表文章,嚴正表明「人民軍隊守土有責、守土盡責。不屬於我們的領土,多一寸也不要;屬於我們的領土,少一寸也不行。」42,新華社則給印度三點警告:一是希望印度不要強詞奪理,不要胡攪蠻纏。二是希望印度老老實實的退回去。三是希望印度不要執意挑釁中共,與中共為敵沒有好下場43。為此,國防部新聞發言人任國強在記者會上表達「善意不是沒有原則,克制不是沒有底線」的立場44。
(二)以外交為方略
在「一帶一路」的發展目標下,剛好碰上印軍非法越界侵入洞朗。與此同時,東北亞局勢暗潮洶湧,波雲詭譎;北韓不斷挑釁美國,美方有意藉機修理北韓。在中共的戰略利益指向韓半島的情勢下,與其對印度採取軍事行動,更高程度會希望能夠不戰而屈人之兵。對峙期間,外交部門紛紛走訪印度周邊國家,通過「一帶一路」建設,施之以惠,曉之以理,喻之以情,總體穩固甚至加強了中共與各該國家的雙邊關係。這些外交戰略的執行,取得良好的成果,分述如下。
1.孟加拉:
2017年7月26日,孟加拉外交部海洋秘書阿拉姆(Khurshed Alam)一行在北京開啟「中共─孟加拉國首輪海上合作對話」45,加強溝通交流,促進港口基礎設施建設、海事監管、船員培訓、海上搜救方面的合作,在共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目標上取得共識。
2.緬甸:
8月3~5日,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長宋濤率團訪問,雙方就加強「一帶一路」建設,實現共同發展深入討論,也在法律交流和軍事合作領域達成共識46。仰光市政府與中共三家汽車廠簽署一項2,000輛巴士的採購合約,讓緬方取得更低的價格,交付也會更準時47。
3.蒙古:
8月9~11日,中共外交部長助理孔鉉佑訪問蒙古。期間舉行中蒙外交部門第三次戰略對話,並就近來蒙古出現涉藏問題的錯誤言行,向蒙方表達強烈關切,闡述中方嚴正立場,要求蒙方恪守承諾,維護中蒙關係政治基礎,並根據雙方共識繼續妥善處理涉藏等敏感問題;另中方對蒙無償援助和優惠貸款為蒙方經濟社會發展發揮了重要作用,蒙方願同中方共同努力,為推動蒙中關係取得新的發展48。
4.巴基斯坦:
8月13日副總理汪洋參加巴國70周年建國活動。除與總統馬姆努恩‧哈珊(Mamnoon Hussain)會面時重申兩國「鐵桿朋友」關係,雙方決定爭取提前建成「中巴經濟走廊」;並完全支持中共立場;中方則表示將從巴方增加進口貨物,促進貿易平衡49。近年巴基斯坦經濟持續增長,中方的支持與幫助確實發揮重要作用。
5.尼泊爾:
8月14日汪洋轉赴尼國訪問並與總統、副總理等人對話及出席相關活動。根據雙方協議,中共宣布向尼方提供1,000萬美元救災援助。尼方和中共簽署三項價值約10億人民幣(約合1.47億美元)的協定:聯合開發石油、天然氣和礦產;阿尼哥公路(Araniko Highway)修復及升級項目;以及在加德滿都通往吉隆口岸的公路沿線修建幾座大橋等50,據悉這些項目將直接聯通西藏與尼泊爾的貿易交通,亦達成促進雙邊投資與經濟合作之框架協議。
6.不丹:
中共外交部長王毅稱,與不丹早日劃界和建交,符合兩國共同利益。不丹官員也放出「合適時機」建交的風聲。2016年8月,中不雙方在北京舉行第24輪邊界會談。11日,國家副主席李源潮會見與會的不丹外交大臣多吉時指出,中共和不丹山水相連,傳統友好源遠流長,中共願同不丹一道努力,早日實現建交51。一年後,中共承諾提供100億美元協助,包括無償援助、低利貸款和直接投資等一系列計畫。2017年8月10日,中共外交部官員在接待印度媒體訪問團時透露,不丹已透過外交管道承認,中印對峙的洞朗地區並非不丹領土,「不丹人也很奇怪何以印度邊防部隊會進入中國領土」52。由於印軍違法越界的藉口為「印度是不丹的保護國」,是應不丹之請保護其領土,不丹的回應態度無疑是給新德里打臉。
(三)以武力為後盾
印軍侵入洞朗和中共邊防軍隊對峙,經外交協調無功,共軍西部戰區後勤部隊立刻開進西藏高原和南疆地區實施後勤保障演習,數萬噸物資陸續運抵中印邊界儲備。西部戰區西寧後勤保障中心所有部隊在2017年6月下旬展開高原後勤保障演習,運輸上萬噸物資進入西藏高原和崑崙山地區53。為了給印度施加更大壓力,南部戰區第74集團軍開赴青藏高原和南疆地區,配合西部戰區進行大規模實兵演習,並在7月間完成部署。東部戰區第73集團軍一支防空旅亦在8月中旬機動進駐青藏高原。對峙期間,殲擊機、預警機、空中加油機、電子戰機、運輸機、武裝直升機、運輸直升機等多機種多機型及火箭軍部隊已在西藏和新疆擺開陣勢,對印形成軍事威懾態勢,直到8月28日印軍撤出洞朗為止。
伍、印度的戰略性錯誤
一、印軍違法侵入中共疆界
中印軍隊在洞朗對峙,印方誣指共軍入侵,經中共外交部提出證據說明,印方改口是應不丹政府請求,制止中方在中不爭議地區修路。如果挑起事端的印軍是從中不邊界進入洞朗54,則「應不丹要求進入」的藉口或許還能站得住腳。偏偏這次印軍是通過錫金端中印邊界進入洞朗,而中印邊界錫金端是有歷史條約劃界,是毫無爭議的既定疆界。印軍從法定邊界進入他國領土,當然屬於侵犯的違法行為,既違反《聯合國憲章》,也違反國際法基本準則。所以,印軍越界的行為明顯屬於侵略性質,缺乏法理性和正當性,注定要在法律戰線上吃敗仗。
二、誤解國際和地區的形勢
上世紀90年代以前,印度始終自認是第三世界國家的領袖,而當時大陸的綜合國力不如印度。經過改革開放,不斷朝向具有中國特色的經濟發展,來到21世紀中共的綜合國力已把印度甩在後面。整體軍事力量也僅次於美、俄。中共在國際間的影響力大幅增長,印度以往視如兄弟之邦的俄羅斯,這次並未站在印度這邊。即便是反中情結比較嚴重的美、日、澳、越,也只有美國務院和日本駐印大使講過雙方應該坐下來談或避免使用武力的話,其他兩個國家或默不吭聲,或只在檯面下給印度加油打氣。印度提供金援積極拉攏蒙古,蒙古正處阮囊羞澀之際,自然樂得笑納;但因蒙古出海口岸必須通過大陸,不敢明目張膽對抗,印度算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印度非常天真、甚至一廂情願地以為國際社會將會支持,實際上,印度周邊小國保持中立,而當中絕大多數都保持沉默,都在靜觀兩個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如何處理這種局面。顯然,印度犯了誤判國際和地區形勢的戰略錯誤。
三、過分高估自身戰爭力量
印軍貿然越界進入大陸境內,拒不撤兵,原來設想是拖過10月之後,以大雪封山,天候惡劣為由撤退,等開春再捲土重來,使洞朗形成爭議地區。儘管,印度陳兵中印邊界20萬,總體兵力優於共軍。印度官方讓媒體經常吹捧印軍戰力,刻意貶抑中共的軍事力量,造成印度人自以為是和自大心理,認為共軍不是對手;另因印軍經常與巴基斯坦發生小規模武裝衝突,似乎忘記自己的軍火庫並不充裕,武器彈藥很難讓印軍堅持1個月。加上印度陸軍預算遠低於海、空軍,人員訓練不足,很難面對共軍攻勢55。由於印度誤判自己的戰爭實力,一旦開打,恐將重演1962年的戰爭結果。
四、試探中共捍衛主權決心
1962年,印度尼赫魯政府分析國際形勢和中國大陸情勢都不利於中共,認為中共不會出兵,無視中方談判解決爭端誠意,亦不顧中方嚴厲警告,中方在「忍無可忍」下堅決還擊,共軍在33天內將印度金牌軍擊潰。2017年,印度國安單位和智庫同樣認為中共不願意戰爭,認為在洞朗的對峙將呈持久化。印度是否又一次低估中共維護領土主權的決心已無從證實,因為印軍在8月28日撤軍了。由於印度最終退出洞朗,因此不能說印度誤判共軍捍衛領土的決心,只能說是對中共戰爭決心的一種試探。這種試探徒然使得共軍有了正大光明進軍中印邊界的理由,這對沒事就想在中印邊界興風作浪的印軍而言絕非好事。
陸、中共何以不以武力回應
儘管中共對印開戰的民意很高,各種保衛領土主權的決心喊得震天嘎響,說什麼「犯我中華,雖遠必誅」、「界線就是底線」等等。即便是習近平也曾公開強調:「中國人不信邪,也不怕邪;不惹事,也不怕事。任何外國不要指望我們會拿自己的核心利益做交易;不要指望我們會吞下損害我國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苦果。」
洞朗對峙事件以來,對中共最大威脅還是來自東北亞的美、日、韓,應對不好將給中共的安全利益和戰略利益帶來非常嚴重的傷害。相對於西南邊陲的邊界對峙事件,印度只是侵入大陸幾百米土地,為的只是干擾「一帶一路」倡議、盤算影響中共與不丹領土談判的進程以及趁機向美國買些最新的武器裝備。在這種情況下,中共就不能被印度那種小格局的挑釁激怒,必須顧全國家安全利益和戰略利益的大局。所以,應對印度的立場和態度會非常堅定,但處理的手段也會非常講求彈性。既要打贏輿論戰、心理戰和法律戰,還要在外交戰場上全面勝出,並做好武力戰的準備,真到了非打不可的關鍵時刻,該出手時還是要出手。
中印邊界對峙最好的結局是能夠不戰而屈人之兵,非到萬不得已,絕不輕言打仗;在沉寂多年的中印邊界西段拉達克地區班公湖畔,發生中印軍隊互擲石塊的對峙風波,儘管很快落幕,卻因此事件再度突顯中印邊界西段並非無爭的問題,這不能不說是中方一次成功的謀略運用。中共喚醒了全世界對拉達克存在爭議的歷史記憶,而印方的克制也同樣達到相同目的。不論是中印邊界東段或西段的對峙事件,都以克制的方式避免事態擴大,中共這一切布局都是為了顧好東北亞的安全利益和戰略利益,更突顯「慎戰」的價值。
柒、印度通過對峙獲取的利益
印度進軍洞朗,對峙情勢一天比一天升高,卻在8月25日與中方秘密簽署協議,3天後從洞朗撤軍。中印雙方都高調宣稱自己贏得勝利,然而到底誰輸誰贏?做為被侵略一方的中共讓印軍全身而退,實在談不上勝利,頂多就是為共軍常態化部署於中印邊界取得了名正言順的理由。而印度前倨後恭地從洞朗撤退,儘管失了面子,卻贏了裡子,取得了一石三鳥的效益。
一、為中不邊界談判和建交製造障礙
中共與不丹邊界長600公里,存在6處共4,500平方公里的爭議地區,包括魯林、洞朗、查瑪浦、基伍、白玉和墨拉薩丁,最大一處爭議地區是藏南的墨拉薩丁,約3,300平方公里。20世紀初,英印當局藉麥克馬洪線將勢力範圍擴張到達旺寺以北,1949年印度與不丹簽訂《永久和平友好條約》,將墨拉薩丁劃給不丹56。1950年2月,印度趁朝鮮戰爭對達旺及以南地區進行軍事佔領。1953年印度對麥克馬洪線以南的全部藏南地區完成軍事佔領。
1998年中不兩國簽訂《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不丹王國政府關於在中不邊境地區保持和平與安寧的協定》。該協定的核心是「雙方同意,在邊界問題最終解決之前,保持邊境地區的和平與安寧,維持1959年3月以前的邊界現狀,不採取任何單方面行動改變邊界現狀。」57。然從實際控制來看,整個4,500平方公里爭議土地中,中方只控制100平方公里(洞朗地區)。印軍侵入洞朗的主要目的是阻止中不在邊界問題上達成協議,並為中不建立正常外交關係製造障礙。由於不丹經濟掌握在印度手裡,很難在外交問題上做出自主的決定,中不邊界談判和建交議題勢必向後延宕,除非中共的援助和建設能夠很快讓不丹擺脫對印度的依賴。
二、獲得美國的外交支持與軍事資源
印軍侵入洞朗阻止道路施工的地點距離中印邊界的多卡拉山口只有一、兩百米,印軍越界的時機顯得耐人尋味。洞朗的道路應該是從亞東縣城由北往南修過來的,怎麼可能馬路已修到邊界山口,印軍才發現?更何況中方在5月初和6月初兩次通報印方有關道路工程的訊息。印方有意見,當時就該有所反應。因此,以「洞朗道路建設會威脅印度安全」、「應不丹之請,阻止中方在中不爭議的地區修築道路」等各種理由都只是藉口,並非實情。這條馬路既然對印度構成威脅,也在中不爭議的地區施工,印軍為什麼不儘早介入?偏偏是在道路修到距離邊界山口只有一、兩百米的6月18日?
通過幾個時間點觀察,可以洞悉印軍侵入中方領土是有目的、有計畫、有組織的行動。先是6月8日陸軍參謀長,拉瓦特對印度亞洲國際新聞社(ANI)表示:「印軍已完全為2.5線戰爭做好準備,連總理都表示,在印中邊界至少已有40年沒有打過一槍了。」10天之後印軍入侵洞朗;再10天後的6月28日,莫迪在華府會見川普。這些時間點的鋪陳絕非巧合,而是明顯通過設計的。
事後觀察,莫迪不僅在抗中議題上向川普傳達與美國一致的立場,亦獲得美國力挺印度成為安理會常任國的承諾;其他實質的利益還包括許多軍購大單,其中最重要的是連美軍都要等到2018年才裝備部隊服役的護衛者(Guardian)MQ-9B無人機、美國同意將F-16 Block 70的生產線設在印度,由印方決定零附件合約商和出售的國家、幫印度造第三艘航母、並售予電磁彈射器等項目。印軍出兵洞朗牽制中共,確實為印度爭取到許多實質的利益。
三、牽制中共影響應對朝鮮半島危機
為了懲罰印度核試,美國在1998年起對印實施武器禁運。為了亞太再平衡戰略,起到包圍和牽制中共的目的,美國在2003年解除對印度軍備輸出限制,積極拉攏。美、印在圍堵中共的議題上有志一同,一拍即合。為此,印度費盡心思在莫迪訪美前搞一齣侵入大陸的鬧劇。中印軍事對峙的消息頓時成為國際焦點,儘管中方外交和軍事部門給予多次嚴厲警告,印度像是看穿中共不會輕易動武的心思,吃了秤砣鐵了心,堅決不撤兵;不僅如此,還擴大向邊界增兵,一副隨時準備戰爭的姿態。印度在朝鮮半島情勢風雲詭譎的時刻向中共挑事,確實給中共製造很大的麻煩。儘管,印度的綜合國力與中共比起來,根本就不在一個檔次;論軍事實力,印度還不能與中共並駕齊驅。但是,在朝鮮半島戰雲密布、情勢緊繃的時刻,印度這一齣確實起到了牽制作用,中共在應對東北亞危機時,還必須不時回頭看看自己的後院有沒有起火。雖然,莫迪為了參加金磚峰會不至於太過尷尬,在峰會前一週撤兵,讓事情回到原點,看在美國眼裡,印度這齣戲應該是可圈可點。
捌、結語
中共回應洞朗對峙,引用《聯合國憲章》、《中英會議藏印條約》、尼赫魯給周恩來信函、印度駐北京使館送中共外交部照會等國際規範;印度的外交詞彙則包裹著不精確的政治語言從總理、國防部長、外交部長、陸軍參謀長等都發表談話,而中共最高層級仍局限於外交和國防部的新聞發言人,頂多到外交部長王毅。可見,中共應對的戰略高度;另印度國安單位、智庫、媒體及許多印度學者都認為中共不願意戰爭,只會打嘴砲,因此有恃無恐,繼續陳兵洞朗,並企圖採取拖延戰術,有意讓對峙事件常態化和永久化。幸好印度選擇在金磚峰會之前送給中共一個大禮,將軍隊和機具撤出洞朗,化解了軍事衝突可能一觸即發的危機。
其實8月21~31日美、韓在日本海和黃海針對朝鮮進行聯合軍事演習,如果朝鮮不夠冷靜,引起擦槍走火,美、韓的演習部隊立刻轉為打擊朝鮮的兵力,中共勢必將對此做出反應。因此,就中印邊界對峙和朝鮮半島危機兩者觀察,中共更在意後者對北京安全可能帶來的衝擊,所以才會遲遲不願在中印邊界問題上訴諸武力。印度的戰略目光在於窺破中共現階段的戰略重心並不在喜馬拉雅山的稜線上;進入中共領土縱然理虧卻知道把握分寸,絕不開第一槍、不傷人和見好就收的彈性手法;以及趁機向美國訛詐軍備,爭取到多項軍購的謀略居心。就結果論,中共也並非完全沒有收穫;首先,中共沒有因為領土受到侵犯就失去理智,堅持到印度撤兵,成功化解美國通過印度牽制中共的盤算,也嚇阻了美、日、韓在朝鮮半島用兵的企圖。其次,承平時期,共軍如果大規模進入西藏和南疆,印度政府和媒體恐怕要吵翻天;經過印軍非法越界這麼一鬧,共軍剛好可以光明正大成規模地輪駐西藏高原和阿克賽欽,更有力地戍守邊關,也為「一帶一路」起到就近保駕護航的作用。最後,中共對於印軍非法入侵沒有訴諸武力解決,適足以證明習近平關於「建立合作共贏的新型國際關係,為了和平,中共將始終堅持和平發展道路」的主張,這一點對於化解「中國威脅論」具有指標意義,也至關重要。
中印在洞朗對峙事件在各方關注下平和落幕。從整體觀察,前者更重視長遠的戰略利益;後者顯然比較看重眼前的好處,中印之爭旗鼓相當、大國博弈不相上下,彼此智慧各有擅長。而從臺灣的角度而言,應該要有所警覺,畢竟任意挑釁大國、衍生輕啟戰端的結果,絕非大多數國人所樂見。

註1:大規模印巴戰爭有三次:第一次發生在1947年到1949年,印、巴在這一戰肢解了喀什米爾,印度得到60%的土地,巴基斯坦爭到40%;第二次在1965年,也是為了喀什米爾而戰,巴基斯坦差一點被印度併吞;第三次在1971年,巴基斯坦被印度和蘇聯分解,東巴基斯坦獨立為孟加拉人民共和國。
註2:〈巴反對派考驗中巴經濟走廊的牢固性〉,俄羅斯衛星通訊社,2016年12月27日,http://sputniknews.cn/economics/201612271021503487/,檢索日期:2017年9月18日。
註3:“India’s opposition can affect ‘China-Pakistan Economic Corridor’in short run: Chinese media,” Hindustan Times, Jun 27, 2017,http://www.hindustantimes.com/india-news/india-s-opposition-can-affect-china-pakistan-economic-corridor-in-short-run-chinese-media/story-TReDc79qXEd4U3X4hqGZHL.html,檢索日期:2017年9月18日。
註4:〈中緬國際鐵路怒江特大橋全面開工〉,百度貼吧,http://tieba.baidu.com/p/4369989423,檢索日期:2017年9月18日。
註5:“Kyaukpyu-Kunming Railroad Canceled Due To Public Opposition”, Ramree.com, http://www.ramree.com/2014/07/22/kyaukpyu-kunming-railroad-canceled-due-public-opposition/,檢索日期:2017年9月18日。
註6:〈中緬就皎漂港股權分配達成共識,中方占70%股權〉,慢錢頭條,2017年10月23日,http://toutiao.manqian.cn/wz_16eidE3NTqn.html,檢索日期:2017年10月27日。
註7:〈尼泊爾總理奧利首次訪華,兩國簽署鐵路建設協議〉,端聞,2016年3月22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60322-dailynews-nepal-china/,檢索日期:2017年9月18日。
註8:陳政錄,〈中馬重磅合建港口,新加坡憂急),中時電子報,2017年8月6日,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70806000582-260309,檢索日期:2017年9月19日。
註9:〈印度加快在實兌港建設進度〉,《金鳳凰報》,http://mmgpmedia.com/business/16546-%E5%8D%B0%E5%BA%A6%E5%8A%A0%E5%BF%AB%E5%9C%A8%E5%AE%9E%E5%85%91%E6%B8%AF%E5%BB%BA%E8%AE%BE%E8%BF%9B%E5%BA%A6,檢索日期:2017年9月19日。
註10:〈中企欲購緬甸皎漂港,將中東能源輸送中共〉,每日頭條,2017年5月7日,https://kknews.cc/zh-tw/world/92eremq.html,檢索日期:2017年9月19日。
註11:林宸誼,〈陸企砸434億斯里蘭卡建新城〉,《經濟日報》,2017年2月4日,A10版。
註12:趙憶寧,〈漢班托塔港口工程:三年建五座10萬噸級碼頭〉,《21世紀世界經濟報導》,2015年9月18日,頁6。
註13:Vincent Wee, “China Merchants Port seals $1.12bn concession agreement for Sri Lanka’s Hambantota,” Seatrade Maritime News, July 27, 2017. http://www.seatrade-maritime.com/news/asia/china-merchants-port-seals-1-12bn-concession-agreement-for-sri-lanka-s-hambantota.html,檢索日期:2017年9月19日。
註14:孟音,〈瓜達爾港正式通航,中共實現戰略突圍〉,僑報網,2017年2月15日,http://news.uschinapress.com/2017/0215/1095247.shtml,檢索日期:2017年9月19日。
註15:新華網資訊,〈中坦簽署巴加莫約港開發協議〉,每日頭條,2014年1月11日,https://kknews.cc/zh-tw/news/n5z26ng.html,檢索日期:2017年9月19日。
註16:〈印度在聯合國罕見發起挑戰,中共專家出手痛打〉,壹讀,2016年3月13日,https://read01.com/x2mnL8.html#.WcSyZMgjHIU,檢索日期:2017年9月20日。
註17:周良臣、甄翔,〈中共阻止將『穆罕默德軍』頭目列入聯合國制裁名單〉,騰訊新聞,2017年8月4日,http://4.news.qq.com/a/20170804/002345.htm,檢索日期:2017年9月20日。
註18:新聞中心,〈印度展開報復,對93種中共產品徵收反傾銷稅〉,鉅亨網,2017年8月14日,http://news.cnyes.com/news/id/3894295,檢索日期:2017年9月20日。
註19:ET Bureau, “Anti-dumping duty on 93 products from China: Nirmala Sitharaman,” The Economics Times, Aug 10, 2017. http://economictimes.indiatimes.com/news/economy/foreign-trade/anti-dumping-duty-on-93-products-from-china-nirmala-sitharaman/articleshow/59987973.cms,檢索日期:2017年9月20日。
註20:DNA, “Demonetization a disaster, worst yet to come: Manmohan Singh,” Daily News & Analysis, Jan 11, 2017. http://www.dnaindia.com/money/report-demonetization-a-disaster-worse-yet-to-come-manmohan-singh-2291429,檢索日期:2017年9月21日。
註21:印度區分為印度本部(印度半島主體)、北部(查謨‧喀什米爾和拉達克)和東北部(錫金省、西孟加拉省、阿薩姆省、那加蘭省、曼尼普爾省、梅加拉亞省、特里普拉省、米佐拉姆省以及阿魯納查省等9省地區)。
註22:〈倘若印軍打持久戰,外交部:無法外交解決〉,中共瞭望,2017年7月10日,http://news.creaders.net/china/2017/07/10/big5/1845069.html,檢索日期:2017年9月21日。
註23:全球華人科技聯盟,〈國際課題:不丹會被印度滅掉嗎?〉,PIXPO,2017年7月13日,http://www.pixpo.net/post169180,檢索日期:2017年9月21日。
註24:長安劍,〈安倍晉三再次泡製「安全保障鑽石構想」,拉攏美印澳海上合圍中共〉,觀察者,2017年4月23日,http://www.guancha.cn/politics/2017_04_23_404964.shtml,檢索日期:2017年9月22日。
註25:張芷沐,〈拉攏美澳印,安倍打造包圍中共鑽石構想〉,多維新聞,2015年12月22日,http://news.dwnews.com/global/news/2015-12-22/59704990.html,檢索日期:2017年9月22日。
註26:〈莫迪訪日謀合作或意在制衡中共〉,美國之音,2016年11月14日,https://www.voacantonese.com/a/india-china-japan-20161113/3594203.html,檢索日期:2017年9月22日。
註27:Smriti Jain, “Malabar 2017: India-US-Japan war game with submarine hunting focus sends strong message to China; but India should be able to go?solo,” FINANCIAL EXPRESS, July 11, 2017. http://www.financialexpress.com/india-news/malabar-exercises-2017-india-japan-usa-naval-exercise-china-worry-gaze/758656/,檢索日期:2017年9月22日。
註28:全球華人聯盟,〈驚人!印度三大算盤曝光,前二竟已實現……〉,PIXPO,2017-08-30,http://www.pixpo.net/post317410,檢索日期:2017年9月23日。
註29:FP Staff, “Narendra Modi invites Mongolia’s new president Khaltmaagiin Battulga: New Delhi just sent Beijing a message,” FIRSTPOST, July 27,2017. http://www.firstpost.com/india/narendra-modi-invites-mongolias-new-president-khaltmaa-battulga-india-just-sent-a-message-to-china-3857241.html,檢索日期:2017年9月23日。
註30:Rajat Pandit, “India rolls out the red carpet for Myanmar military chief, with an eye firmly on China,” The Times of India, July 8, 2017. http://timesofindia.indiatimes.com/india/red-carpet-for-burma-military-chief/articleshow/59497877.cms,檢索日期:2017年9月23日。
註31:郭芳,〈不丹學者:中不兩國這件事刺激印度非法越界〉,環球網,2017年7月30日,http://mil.huanqiu.com/observation/2017-07/11054576.html,檢索日期:2017年9月24日。
註32:“Nepal Sher Bahadur Deuba meets Sushma Swaraj in Kathmandu ahead of India visit,” FIRSTPOST, Aug 10, 2017. http://www.firstpost.com/world/nepal-pm-sher-bahadur-deuba-meets-sushma-swaraj-in-kathmandu-ahead-of-india-visit-3915745.html,檢索日期:2017年9月24日。
註33:“ ‘Tibetan independence’ in the Sino-Indian border flag printing media: the Indian government acquiescence,”usamilitaryforum.com, 7-9-2017. https://www.usamilitaryforum.com/Posts/2874-1-1.html,檢索日期:2017年9月24日。
註34:“India Today magazine cover goes viral in China, triggers Photoshop battle,” India Today, July 28,2017. http://indiatoday.intoday.in/story/india-today-magazine-cover-china-chick-viral-global-times/1/1013152.html,檢索日期:2017年9月24日。
註35:Sruthi Ganapathy Raman, “As the call to boycott Chinese goods grows louder in Mumbai, shopkeepers say make in India first,” Scroll.in, July 15, 2017. https://scroll.in/article/843673/as-call-to-boycott-chinese-goods-grows-louder-in-mumbai-shopkeepers-say-make-in-india-first,檢索日期:2017年9月24日。
註36:Maulik Pathak, “India-Japan partnership to play key role in Asia-Africa corridor,” Livemint, May 25, 2017. http://www.livemint.com/Politics/gfSbaVJjfHuoUKPTMxrU8L/IndiaJapan-partnership-to-play-key-role-in-AsiaAfrica-corr.html,檢索日期:2017年9月25日。
註37:〈印度對華部署分析,5萬大軍進駐錫金意在請中共入甕〉,新浪軍事,2017年7月11日,http://bbs.tianya.cn/post-worldlook-1789982-1.shtml,檢索日期:2017年9月25日。
註38:〈2017年7月3日外交部發言人耿爽主持例行記者會〉,外交部,2017年7月3日,http://www.fmprc.gov.cn/web/fyrbt_673021/t1474965.shtml,檢索日期:2017年9月25日。
註39:呂承哲,〈若印度打持久戰,耿爽:怎麼可能由外交解決?〉,中時電子報,2017年7月10日,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70710005544-260408,檢索日期:2017年9月25日。
註40:蔡琳琳,〈國防部發言人回應「印軍越線」:撼山易撼解放軍難〉,新華網,2017年7月24日,http://news.xinhuanet.com/mil/2017-07/24/c_129662498.htm,檢索日期:2017年9月25日。
註41:外交部,〈印度邊防部隊在中印邊界錫金段越界進入中共領土的事實和中共的立場〉,《人民日報》,2017年8月3日,版03。
註42:鈞聲,〈中共領土主權絕不容侵犯〉,《解放軍報》,2017年8月3日,頁4。
註43:吳黎明,〈給印度三點「忠告」〉,新華社,2017年8月3日,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7-08/03/c_1121427634.htm,檢索日期:2017年9月25日。
註44:任國強,〈善意不是沒有原則,克制不是沒有底線〉,CCTV中文,2017年8月4日,https://www.facebook.com/CCTV.CH/posts/1892388424182041:0,檢索日期:2017年9月25日。
註45:〈中共─孟加拉國首輪海上合作對話〉,外交部,2017年7月26日,http://www.fmprc.gov.cn/web/wjbxw_673019/t1480243.shtml,檢索日期:2017年9月25日。
註46:〈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部長宋濤訪問緬甸〉,中共駐緬甸聯邦共和國大使館,2017年8月8日,http://mm.china-embassy.org/chn/sgxw/t1483285.htm,檢索日期:2017年9月25日。
註47:有馬,〈緬甸買了中共2000輛公交汽車,西方為什麼惱了?〉,環球網,2017年8月6日,http://world.huanqiu.com/exclusive/2017-08/11087046.html,檢索日期:2017年9月25日。
註48:薛濤,〈外交部部長助理孔鉉佑訪問蒙古國〉,新華網,2017年8月11日,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7-08/11/c_1121470829.htm,檢索日期:2017年9月25日。
註49:〈洞朗對峙持續,汪洋訪南亞會重要盟友〉,BBC中文網,2017年8月16日,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40946209,檢索日期:2017年9月25日。
註50:禔靖,〈汪洋送尼泊爾四禮包,印度媒體炸開了鍋〉,多維新聞,2017年8月15日,http://news.dwnews.com/global/big5/news/2017-08-15/60007118.html,檢索日期:2017年9月25日。
註51:王慧慧,〈李源潮會見瑞士和不丹客人〉,中共共產黨新聞網,2016年8月11日,http://cpc.people.com.cn/n1/2016/0811/c64094-28630153.html,檢索日期:2017年9月25日。
註52:賈文婷、常紅,〈印媒稱:不丹承認洞朗非其領土〉,人民網,2017年8月9日,http://world.people.com.cn/n1/2017/0809/c1002-29459900.html,檢索日期:2017年9月25日。
註53:張亦馳、劉揚,〈西部戰區演練萬噸軍用物資進藏,印媒關注〉,鳳凰網國際智庫,2017年7月21日,http://pit.ifeng.com/a/20170721/51470913_0.shtml,檢索日期:2017年9月25日。
註54:印度在不丹的廷布(Thimphu)、帕羅(Paro)、哈阿(Haa)和楚卡(Chukha)四個地區擁有駐軍。
註55:王家禕,〈印媒:印軍彈藥與訓練都不足,怎麼贏中共〉,中時電子報,2017年8月8日,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70808003937-260417,檢索日期:2017年9月25日。
註56:〈中共與不丹領土爭端〉,360doc個人圖書館,2015年3月9日,http://www.360doc.com/content/15/0309/15/276037_ 453799338.shtml,檢索日期:2017年9月25日。
註57:史亞會,〈外交部抨印軍越界別有用心,不丹媒體怒斥印度〉,大公網,2017年7月7日,http://news.takungpao.com.hk/world/exclusive/2017-07/3470845_print.html,檢索日期:2017年9月25日。
 

公告日期: 2018-02-12

供稿單位: 司令部/督察長室

:::

媒體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