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北韓研發導彈及核武之概念與影響(鍾永和)

北韓研發導彈及核武
之概念與影響
鍾永和  少校
提  要:
一、「北韓核武危機」迄今已歷24年,北韓無懼各國及國際社會反彈,投入大量資源開發彈道導彈、核彈與運用「戰爭邊緣」等策略,充分展現其相對弱勢的國家影響力,迫使美、日、韓、中、俄等國立場分歧,陷入對峙惡化之情勢。
二、南韓前總統朴槿惠期間,同意美軍於境內部署「THAAD」系統,以「施壓加對話」的方式應對北韓的威脅,雖然朴槿惠已下台,但美國與日本均表明,將與南韓新政府保持密切關係。
三、中共對朝核發展的三大主張:首先,反對美國在南韓部署「THAAD」系統,杜絕引發中共國家安全威脅。其次,主張「雙暫停」,美韓停止軍演及北韓停止核、導彈試射,同時循雙軌並行原則。最後,強調以多方協商機制,尤其是重啟六方會談來徹底解決朝核危機。
四、朝鮮半島若開啟戰端「美日同盟」、「美韓同盟」、「中韓關係」、「美中關係」都勢必受到重大影響,而對臺安全有著非常巨大的衝擊,我國需持續掌握觀察並縝密研判,做好應變準備,使戰事風險降至最低,維護國家利益與整體安全。
關鍵詞:北韓、朝鮮半島、核武、彈道導彈、區域安全
壹、前言
在長達40年的冷戰結束後,經歷蘇聯的瓦解、中共與日本的興起、美國的軍力調整,已改變大國在朝鮮半島的影響力,同時隨著時局的動盪,東北亞緊張局勢已漸白熱化。近幾年來,北韓持續進行導彈試射與核子試爆,嚴重影響區域安全與穩定。對美日韓而言都是個巨大的挑戰,在多方制約下北韓是否願意重返「六方會談」談判桌,美朝兩國是否接受「雙暫停」協議,至今仍在未定之天。北韓因身處於列強周圍,除美日外亦面臨日趨強大的南韓,從金日成、金正日、金正恩等三代領導人,都視核武為強國之象徵亦為關鍵性終極武器,有其重要性和迫切性。因此,迄今仍不放棄核武發展,成為該國賴以生存、對抗強權關鍵的護國神器。朝鮮半島的安全情勢,在2012年金正恩接掌北韓政權後,對國際挑釁態度及不確定性越加強烈,而美日韓安全合作益形緊密,造成緊張情勢下的區域安全困境。2016年1月6日,北韓宣布成功試爆氫彈之後,再進一步於2月7日發射了長程火箭。僅2017年初迄今,就已無預警試射11次之多,此舉不斷地催化聯合國迫切對北韓制裁,且觸動著區域強權之間的敏感地帶。
貳、北韓發展核武戰略意圖
自1910年8月朝鮮半島遭日本併吞,直至二戰後方脫離日本統治。然而在美國與俄羅斯的角力下,仍無法統一,長期以來處於爭議不斷、政治鬥爭與權力失衡的狀態。可想而知,「南北韓的分裂,即是美蘇分裂的產物」1。(如圖一)亦是民主與共產集團的對立延續。
北韓與南韓以北緯38度線為界,約有2,200萬人,國土面積為12萬2,300多平方公里,是實施「先軍政治」、「主體思想」的國家,現役軍人概約117萬人,備役人數達500萬人,國防經費約佔其GNP的27%左右。冷戰後,北韓為國家圖存而形成一種特殊的生存模式,靈活運用周邊國家偏安心理及相互間利益衝突與矛盾,將核武及導彈為依託,擅用「戰爭邊緣」策略。自金日成起三代領導人均發展核武為國家要務,不外乎包含兩個主要目的:外部而言,朝鮮半島的權力態勢和各列強的朝鮮半島政策變化是北韓發展核武的原因。另主要對美、日、韓形成戰略威懾,以確保北韓政權穩固與國家生存發展,更有機會能在國際發聲;內部而言,國內政治與經濟的不安是主要原因。北韓長期經濟不振,人民生活困頓,發展核武能說服民眾對領導人的信仰,更能塑造其領導者之權威並提升內部團結穩定。北韓發展核武的國家戰略任務分述如下:
一、厚植外交籌碼 鞏固內部穩定
自1982年起,北韓開始研發核武技術,起初向蘇聯爭取核能電廠技術轉移,但為免其研發核武用途,要求加入聯合國原子能總署成員,並接受其監督2。1991年蘇聯瓦解後及中共改革開放政策發展下,放棄對北韓的協助,使北韓必須自主擔負起國防的能力,且為使國際社會都能夠重視、提升外交談判籌碼,因而不顧國際的輿論與「禁止核子擴散條約」的約束,積極從事核武研發。據專家評估,北韓經不斷測試發展,現以核武攻擊美國本土的能力已具相當規模,更何況是鄰近國家,另一方面亦強迫國際承認其擁核國家身分,以取得對外談判優勢地位。目前北韓擁有的導彈數量,中長程舞水端(Musudan)導彈約100-200枚、中程蘆洞(Nodong)導彈約300枚、短程飛雲(Scud)導彈約有400枚,這些都使北韓人民更引以為傲,藉此鞏固及弭平社會不安情緒。
二、形成威懾效果 撼動國際視聽
1990年北韓鑑於傳統武力即使龐大,卻難與現代化美日韓聯軍對抗,因此大幅提升核武發展力度,後續爆發一連串的朝鮮半島衝突與核測試,首先在1993至1994年爆發核武危機3,1996年北韓潛艦入侵南韓,1998年的試射大浦洞一號洲際導彈,2002年核武危機再起,2006年進行第1次核試、2009年進行第2次核試、2010年發生南韓天安艦遭擊沉與延坪島砲擊、2013年第3次核試、2015年發現疑似列裝小型彈道導彈的新埔級潛艇、2016年1月第4次核試、2016年8月發射潛射彈道導彈(SLBM)落入日本防空識別區及2016年9月第5次核試4等事件,2017年更大幅度加強試射力道,迄至9月已試射近11次(如表一),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宣稱,北韓已經成為一個可隨時「準備引爆氫彈的強大核武國家」,而主要使用融合的核武器,通稱為氫彈5。這證明北韓已具備製造鈽元素彈頭及氫彈頭能力,亦可能具有核武儲備,且技術提升為彈頭微型化、多樣化,以及火箭燃料固體化,在成功發射潛射彈道導彈、監測衛星等工作時,相對地對周邊國家造成相當威懾。在一連串的導彈試射與核武發展下,不但造成緊張局勢更強烈撼動國際視聽,成為聯合國安理會聚焦之重要議題。
三、營造對抗態勢 趁勢穩固政權
擁有核武是北韓最終的目標,以作為嚇阻的工具來確保政權的延續。北韓政權自認其已躋身為全球政治、意識形態及軍事等強權之列,尤其企圖成為世界公認的核武國家,因而經常性的以核武試爆來「證明」。2016年9月9日第5次核試後,顯示核彈頭「已經標準化,能夠裝置在戰略彈道導彈上」,將使北韓「隨心所欲製造所需數量的各式更小、更輕又具備更大攻擊力的各種核彈頭」。另2017年北韓在3月份導彈試射後,宣稱發射是為了應對主要決議行動對北韓造成的威脅,並表示導彈是以美國在日本的軍事基地為主要目標6。由此可知,北韓將美國視為最大假想敵,持續進行導彈試射,此舉牽動區域安全的困擾。藉由核武試爆與導彈威嚇,不斷地讓美、日、韓聯軍對北韓拉高軍事對峙的局面,造成北韓人民對金氏王朝的信任與支持,繼而使金正恩的權力與地位得以確保穩固。針對核武器儲備方面,北韓現有的鈽和高濃縮鈾足夠製造20至25個核武器7。北韓的核武器計畫在四個方面取得了值得注意的進展:武器庫規模、核彈的能量、導彈技術,以及躲避監測的能力。新墨西哥州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赫克(Siegfried S. Hecker)博士表示,「北韓到2026年,攜帶核彈頭之導彈已可抵達美國大陸」(如圖二)。
參、中共對北韓之態度與立場
一、中朝「唇齒相依」關係緊密
中共迄今仍是唯一能有效影響北韓的國家,因為北韓近80%的燃料及33%的糧食幾乎皆來自中共。中共對於北韓的支持,其背景因素和近百年來中共和北韓有著「唇齒相依」、「唇亡齒寒」的歷史教訓是一脈相承的8。美國駐軍於日本與韓國,益使中共強調朝鮮半島在中共戰略地位的重要性9。1990年蘇聯與南韓建交及解體後,與北韓關係重大倒退,相對的,中共經改有成,不再以意識形態或歷史因素作為考量,而是以國家利益為主,其達和平與穩定的朝鮮半島,以免危及中共10。
1992年中共與南韓建交,中共在「經濟南韓,政治北韓」原則下,仍與北韓維持密切關係,中共不僅同時與南北韓維持緊密的政經關係,建立中共特殊影響力的權力平衡,其對朝鮮半島事物的影響力甚至凌駕美國之上11。1994年的核子協定架構達成,主要原因就在聯合國安理會將採取行動之際,以及日本暗示發展偏防禦性質核武的可能時,中共始積極介入發揮關鍵作用,象徵中共已取代蘇聯成為北韓的主要保護國及盟國12。中共為確保在朝鮮半島的影響力,在外交上仍繼續支持北韓的獨立自主,因為北韓與中共屬世上僅存的少數社會主義政權,如果北韓社會主義體制崩潰,擔心其他大國發動代理人戰爭,恐影響中共的區域政治平衡。
二、主張「朝鮮半島」非核化
北韓曾分別於2006年10月、2009年5月、2013年2月2016年1月及9月、2017年9月,共計實施6次核武試爆。(導彈及核試射自1984年至今如圖三)中共亦於試射後發表嚴正聲明及外交立場與作為。(如表二)雖然中共在第四次核試驗中嚴重不安,但拒絕對北韓進一步制裁,並對北韓的不穩定感到擔憂13。中共仍主張朝鮮半島非核化,主要原因為擔憂可能核武產生骨牌效應,尤其日本若核武化將對中共的戰略環境產生影響。因此中共希望朝向和平途徑,一方面希望暫停北韓核導試射,另一方面希望暫停美韓大規模聯合軍演,這便是所謂的「雙暫停」;一方面阻止北韓擁核,另一方面阻止美國出兵北韓,尤其是2017年4月25日時北韓太陽節當日,美派遣航母戰鬥群巡弋朝鮮半島周遭海域戰事一觸即發,同時必須防止北韓政權突然瓦解,以確保其國境緩衝區及防止大量難民潮湧入。
聯合國對北韓實施制裁,惟中共亦為聯合國常任理事國之一,除非中共配合否則制裁效果相當有限。然而,當南韓政府採取以「THAAD」反導彈系統抗衡北韓核武威脅的政策下,中共外長王毅同意阻止北韓推進核試驗,但表明仍反對美國在韓部署「THAAD」系統的立場14。王毅也指出,只有美國讓北韓恢復談判機制,才能為限制北韓的核武器發展帶來任何希望15。在問題的處置上,最後仍希望雙邊回到談判桌上協商,抑或是重啟「六方會談」的方式,以建立長期和平與穩定的區域發展。
三、關鍵時刻發揮牽制作用
近數年來,煤炭占北韓出口的34%到40%,絕大部分都出口到中共16。2016年4月中共曾宣布禁止從北韓進口煤炭,作為聯合國抑制該國為其核武和導彈計畫籌集資金的作為。但中共把出於「生計」原因的煤炭進口作為例外。2017年2月北韓再度試射固體燃料技術的導彈,其後中共暫停從北韓的所有煤炭進口,聲明是執行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制裁措施,旨在停止北韓的核武和彈道導彈計畫。
自北韓不斷實施導彈(如圖四)及核試射後,國際充斥著制裁北韓的氛圍,而中共的貿易和援助長期都是北韓的重要經濟支柱,因此外匯的來源更受制於此。中共官方主導《環球時報》社評稱,儘管頒佈了煤炭進口禁令,但中共與北韓的友誼保持不變。中共認為別將北韓逼入絕境,否則將引起更大的反彈與激烈行徑,繼而影響區域國家安全。中共在軍事外交層面上,不希望輕啟戰端,呼籲美朝都能冷靜克制,降低緊張局勢,同時表示,在確保沿邊界穩定的北韓方面的戰略利益超越了與美國等六方會談成員半島無核化的願望。這意味著中共領導層打算支持政權,防止北韓難民湧入其共同邊界,並保有自己與美日聯盟及未來統一的韓國間維持既有的軍事緩衝區17。
最後,中共針對北韓核武解決方式,歸納分析出三個主要原則,第一,朝鮮半島「無核化」為其堅持且不可變的原則;第二,需經由多方會談機制(「六方會談」)以解決北韓核問題;第三,絕不同意美在南韓境內部署「THAAD」系統,以確保中共的國家安全。中共的戰略意圖仍設法讓北韓再回到中共的可控制範圍,以使未來與多國進行協商時,北韓足以成為斡旋的籌碼。中共的策略是以「巨棒與胡蘿蔔」軟硬兩手策略來控制北韓。最終核心是回到「六方會談」的機制中,更可藉此掌握東北亞國際情勢的發展。
肆、北韓核武對區域安全之影響
「北韓核武危機」迄今已歷24年,北韓無懼各國及國際社會反彈,投入大量資源開發彈道導彈、核彈與運用「戰爭邊緣」等策略,充分展現其相對弱勢的國家影響力,迫使美、日、韓、中、俄等國立場分歧,陷入對峙惡化之情勢。與此同時中共宣布停止進口北韓的煤炭(如圖五),以阻斷發展核武的供應,而周邊區域穩定局勢亦因北韓核武而產生變化,以下就各國立場分別表述:
一、南韓
1948年,南韓在美國、北韓在蘇聯的支持下各自宣告建國,1953年停戰協議後兩方未進行官方溝通,直至1997年南韓前總統金大中推動「陽光政策」改善了南北緊張的關係並成功地在2000年和北韓領導人金正日舉行第一次高峰會,至2006、2009年兩次的核子試爆雙方僵化,金大中的「陽光政策」和盧武鉉的「和平與繁榮政策」都是為了緩和朝鮮半島的緊張局勢,卻無法完全制止北韓發展核武。南韓繼而尋求美國安全合作,美韓安全合作,美韓同盟是在東亞現有雙邊同盟體系中,最能體現美國領導地位的同盟關係。在統一指揮、任務分配等方面,美韓同盟的一致性甚至超過美日同盟和北約。然而,目前置重點於應對隨時可能爆發的北韓核武試射。
根據與華盛頓簽署的協議,南韓為導彈系統提供土地建設基地,美國將支付系統的建造和運營成本,薩德系統由洛克希德‧馬丁建造18。南韓前總統朴槿惠則是從中採取平衡作法,同意美軍部署「THAAD」系統,以「施壓加對話」的方式對北韓的威脅,實施所謂的「雙規制」外交政策,以剛柔並濟的方式建構互信與減緩半島緊張情勢19。儘管南韓前總統朴槿惠因親信干政案已於3月10日遭彈劾,而薩德的主要部件,包括雷達系統,都已抵星州郡。南韓與美國的安全關係,因為薩德系統的部署而更加深化。雖然朴槿惠已下台,但美國與日本均表明,將與南韓新政府保持密切關係。
二、俄羅斯
在蘇聯解體之後,當時俄羅斯雖然擁有大量核武器,但通過兩個階段的限制戰略核武器條約,與美國達成協議,大量裁減和銷毀核武器。俄羅斯分別對南北韓採取不同的政策。對南韓給予經濟支援,對北韓則提供能源補給。普丁當政以來對南北韓始終保持「平衡外交」,協力帶動南北合作的項目,同時為半島的無核化發揮一定作用,同時亦為六方會談之成員國。然而,東北亞的蒙古、中國大陸、朝鮮半島尤其是北韓,對俄羅斯的軍工產品都有相當需求。此外,運用此優勢便可帶動該國機械生產的發展,並且在地區安全事務上發揮獨特的作用20。
俄羅斯利用與北韓簽署《友好合作條約》,以及在俄朝鐵路和跨西伯利亞大鐵路的運輸,實現能源現代化。正是這樣的共同事業為整個地區的穩定,奠定牢固的經濟基礎21。由於俄朝鐵路通車透過在遠東和歐洲之間運輸物資,可為俄羅斯賺取不少外匯。同時,俄羅斯還承包北韓的煉油、冶金、港灣等設施。無論是戰略還是經濟的角度出發,俄羅斯均不希望北韓局勢惡化或被孤立。然而,在安全領域上,俄羅斯外交核心是透過發展雙邊關係,以保證邊境地區的安全與穩定。因此基本上是不贊成北韓發展核武的,不僅可能影響其在西伯利亞和在東亞的利益,更可能湧入大量難民,另一方面也不願意讓北韓成為美國勢力所在地,希望朝鮮半島在列強對峙中可以扮演「緩衝者」的角色。現在的俄羅斯和蘇聯時代一樣,仍希望東亞地區屬多極權力結構。
三、日本
1945年期間,美國在長崎及廣島投下兩顆原子彈日本無條件投降。二戰後日本維持純自衛並依賴美國保護的國防策略,顯然已隨著區域內安全環境的改變,必須由自衛發展到以攻擊先發制人的新國防政策。日本為了尋求國家整體安全,不排除發展「防衛性核武」反制因應22。日本長期以來的核武政策雖然有所謂的「核三不原則」(不製造、不引入、不持有),但仔細探究這僅是眾議院通過的決議案但卻無法律約束力23。1957年岸信介首相的看法是:一支僅為了自衛且不會威脅他國的小型核武的發展並無違反非戰憲法,因此在1993年北韓核武危機時,日本已準備發展核武來因應。雖然日本與韓國都沒有核武器,但擁有超過60座的核電站,從核廢料中提煉核武器所需的鈽和鈾不成問題,加上擁有先進的製造技術,研製原子彈是可行的24。
此外,美日安全合作是在其軍事同盟的框架內進行的。1997年《美日防衛合作新指針》把美日的協防重點由「日本有事」擴展為「日本周邊事態」;2005年2月美、日外交和防務官員會議上通過制定「共同戰略目標」,藉此加強安全和防務工作。近期,日本有意向美國採購「THAAD」系統,這對日本進行修憲、實現完整軍事體系、成為軍事大國的戰略目標,有很大的促進作用。也是與美國拉近關係的手段,不但增進與川普政府及美國軍火商的關係,也使美國全球反導彈系統的部署更加健全。「北韓將對美國或日本或另一個地方發起反擊,因此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將使用『薩德』來防禦北韓的導彈。」日本廣播協會(NHK)報導,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表示「準備發揮更大的作用、履行更大的責任」來遏制北韓。
綜合上述分析,因北韓有鑑於本身在國際上的地位越來越薄弱,故以「核武」作為利器引起世界各國注意,並把核武當作與美國談判的籌碼。北韓若持續發展核武,而其質與量不斷提升狀況下,對日本、南韓、駐日韓美軍、太平洋關島、夏威夷甚至美國本土構成核威脅,後果則不堪設想;北韓的作為將牽動美「中」的權力競爭以及東北亞地區的安全與穩定。各大國對朝鮮半島狀況的掌控也可能因誤判情勢,引爆更多與更大的衝突,對區域的安全帶來更大的威脅,這更是考驗東北亞安全合作機制的重要事件。
迄今北韓正在不斷測試核導彈,且針對美國大陸內的太平洋地區為目標。針對北韓若發生嚴重的擴散威脅前提下,韓國和日本等國家恐將失去對美國核保護傘的信心25,並對美國感到不安,沒有約束北韓核發展,導致他們自行建設(日本南韓)獨立的核武庫。美日韓認為,應該進行武力壓制、制裁和威懾;相對地具有戰略考量的中、俄則主張應向北韓提供更多的安全保證,而非只是一昧地武力壓制、制裁和威懾,重要的是促使北韓早日返回談判桌並停止一切核武的發展。
伍、結語
在後冷戰時代的今日,中共、俄羅斯、日本、南韓及美國等國家在維持朝鮮半島的穩定方面均有其共同利益,但也存在著明顯的分歧,美日韓等國均希望聯合國對北韓採取經濟制裁,以達遏制北韓囂張的行徑;然儘管中共與俄羅斯極力促成「雙暫停」,並主張雙方展開對話,爭取合作與建立有效的危機管控機制。但是最能影響北韓停止發展核武的,便是東北亞多邊安全合作機制的六方會談,期望各方能堅持維護地區安全與穩定,北韓真正達到棄核及朝鮮半島無核化的目標時,六方會談才能達到真正的成效。
目前東北亞的權力架構、戰略態勢與臺海安全,均因北韓核武的擴散而產生相當衝擊。朝鮮半島若發生戰事「美日同盟」、「美韓同盟」、「中韓關係」、「美中關係」都受到重大影響,而對臺灣安全有著非常巨大的衝擊。最後,我國應從朝鮮半島局勢的分析,認識到海權與陸權勢力的折衝,針對目前詭譎多變的國際安全局勢,必須策訂相關因應方案,並善用我位居關鍵戰略位置的角色,避免我國安全利益被邊緣化。除此之外,仍需確切掌握最新情資並縝密研判,做好妥善的應變準備,讓戰事風險降至最低,才能在多變的國際情勢中,維護國家利益與整體安全,進而對東北亞政策具有正面的貢獻。
<參考資料>
一、中文部分
(一)專書
1.李明,《南北韓政經發展與東北亞安全》,臺北:五南圖書出版公司,1988年。
2.高崇雲,《中共與南北韓關係的研究》,臺北:史政編譯室,1989年。
3.崔立如,〈有關國家的地區安全政策〉,《東北亞地區安全政策及安全合作構想》,北京: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時事出版社,2006年。
4.張召忠,〈核爆風雲〉,《朝鮮半島風雲》,北京:北京聯合出版公司,2012年。
5.陳世民,〈東亞核武擴散危機與臺海安全〉,《東亞戰略格局與臺海安全》,臺北:鼎茂圖書出版股份有限公司,2006年。
6.普京,〈在大韓民國國會的演講〉,《普京文集》,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2年。
7.劉勃然,黃風志,〈朴槿惠政府東北亞外交戰略新動向〉,黃風志、劉清才、張慧智,《東北亞地區政治與安全》,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4年。
(二)期刊論文
1.李明峻,〈北韓危機與亞太安全情勢〉,《亞太論壇》,2003年。
2.邱坤玄,〈冷戰後中共與朝鮮半島的權力平衡〉,《中國事務》,第4期,2001年。
3.劉德海,〈1992年以來中共與兩韓關係〉,《國際關係學報》,第15期,2000年。
(三)網際網路(媒體)
1.李明,〈北韓核武發展與東北亞國際政治變局〉,2006年10月,〈http://www.nccu.edu.tw/~minglee/northkorea_intpolitics.doc〉
2.李明峻,〈北韓核武危機與東北亞局勢〉,2003年3月9日,〈http://www.taiwanncf.org.tw/seminan20030309/20030309-1.html〉
3.〈金正恩放軟核政策背後〉,《東網電子報》,2016年5月11日,〈http://hk.on.cc/hk/bkn/cnt/commentary/20160511/bkn-20160511000223445-0511_00832_001.html〉
4.林庭瑤,〈阻核試 毅同意制裁北韓〉,《聯合報》,2016年9月15日,〈http://udn.com/news/story7561962886〉
二、英文部分
(一)期刊雜誌
Datt,Savita:《Japan:On the Nuclear Option Threshold 》Strategic Analysis V.16 N3juin 1993 p.285.
(二)網際網路
1.Does North Korea Really Have an H-Bomb? Rand Retrieved December 16,2015 from http://www.rand.org/blog/2015/12/does-north-korea-really-have-an-h-bomb.html
2.North Korea Rocket Launch: Why Did Kim Fire a Missile Now? Rand Retrieved February 8,2016 from http//www.rand.org/blog/2016/02/north-korea-rocket-launch-why-did-kim-fire-a-missile.html
3.North Korea Accuses China of ‘Mean Behavior’ After It Tightens Sanctions. The New York Times Retrieved February 24, 2017 from https://cn.nytimes.com/asia-pacific/20170224/north-korea-china/zh-hant/
4.China Suspends All Coal Imports From North Korea. The New York Times Retrieved February 20, 2017 from https://cn.nytimes.com/china/20170220/north-korea-china-coal-imports-suspended/zh-hant/
5.Despite Promising Signs, China’s North Korea Policy Unchanged. Rand Retrieved April 24, 2007 from https://www.rand.org/blog/2017/04/despite-promising-signs-chinas-north-korea-policy-unchanged.html
6.China Warns of Arms Race After U.S. Deploys Missile Defense in South Korea. The New York Times Retrieved?March 8, 2017 from https://cn.nytimes.com/china/20170308/thaad-missile-defense-us-south-korea-china/zh-hant
7.A Nuclear North Korea. Rand Retrieved September 15,2016 from http://www.rand.org/research/primers/nuclear-north-korea.html
8.Murder, Missiles, and Messages from North Korea.Rand Retrieved March 24, 2017 from http://www.rand.org/blog/2017/03/murder-missiles-and-messages-from-north-korea.html
9.How the Nuclear Threat From North Korea Has Grown? The New York Times Retrieved February20,2017from https://cn.nytimes.com/asia-pacific/20170220/c20nkorea-threat/zh-hant/

註1:李明,《南北韓政經發展與東北亞安全》,(臺北市:五南圖書出版公司,1988年),頁181。
註2:李明,〈北韓核武發展與東北亞國際政治變局〉,2006年10月,頁2。〈http://www.nccu.edu.tw/~minglee/northkorea_intpolitics.doc〉(檢索日期:2017年5月1日)
註3:李明峻,〈北韓核武危機與東北亞局勢〉,2003年3月9日,〈http://www.taiwanncf.org.tw/seminan20030309/20030309-1.html〉(檢索日期:2017年5月8日)
註4:〈金正恩放軟核政策背後〉,《東網電子報》,2016年5月11日〈http://hk.on.cc/hk/bkn/cnt/commentary/20160511/bkn-20160511000223445-0511_00832_001.html〉(檢索時期:2017年4月27日)。
註5:Does North Korea Really Have an H-Bomb? Rand Retrieved December 16,2015 from http://www.rand.org/blog/2015/12/does-north-korea-really-have-an-h-bomb.html(檢索時期:2017年5月12日)。
註6:Murder, Missiles, and Messages from North Korea .Rand Retrieved March 24, 2017from http://www.rand.org/blog/2017/03/murder-missiles-and-messages-from-north-korea.html(檢索時期:2017年5月15日)。
註7:How the Nuclear Threat From North Korea Has Grown? The New York Times Retrieved February 20,2017 fromhttps://cn.nytimes.com/asia-pacific/20170220/c20nkorea-threat/zh-hant/(檢索時期:2017年5月12日)。
註8:李明,《南北韓政經發展與東北亞安全》(臺北:五南出版公司,1998年),頁194。
註9:高崇雲,《中共與南北韓關係的研究》(臺北:史政編譯室,1989年),頁15-17。
註10:邱坤玄,〈冷戰後中共與朝鮮半島的權力平衡〉,《中國事務》,第4期,頁92。
註11:劉德海,〈1992年以來中共與兩韓關係〉,《國際關係學報》,第15期,頁215。
註12:陳世民,〈東亞核武擴散危機與臺海安全〉,《東亞戰略格局與臺海安全》(臺北:鼎茂圖書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2006年),頁59。
註13:North Korea Rocket Launch: Why Did Kim Fire a Missile Now? Rand Retrieved February 8,2016 from http://www.rand.org/blog/2016/02/north-korea-rocket-launch-why-did-kim-fire-a-missile.html(檢索日期:2017年5月12日)。
註14:林庭瑤,〈阻核試 王毅同意制裁北韓〉,《聯合報》,2016年9月15日,〈http://udn.com/news/story7561962886〉(檢索日期2017年5月7日)
註15:North Korea Accuses China of ‘Mean Behavior’ After It Tightens Sanctions. The New York Times Retrieved February 24, 2017 from https://cn.nytimes.com/asia-pacific/20170224/north-korea-china/zh-hant/(檢索日期:2017年5月13日)。
註16:China Suspends All Coal Imports From North Korea. The New York Times Retrieved February 20, 2017 from https://cn.nytimes.com/china/20170220/north-korea-china-coal-imports-suspended/zh-hant/(檢索日期:2017 年5月15日)。
註17:Despite Promising Signs, China’s North Korea Policy Unchanged. Rand Retrieved April 24, 2007 from https://www.rand.org/blog/2017/04/despite-promising-signs-chinas-north-korea-policy-unchanged.html(檢索日期:2017年5月13日)。
註18:China Warns of Arms Race After U.S. Deploys Missile Defense in South Korea. The New York Times Retrieved?March 8, 2017 from https://cn.nytimes.com/china/20170308/thaad-missile-defense-us-south-korea-china/zh-hant/(檢索日期:2017年5月12日)。
註19:劉勃然,黃風志,〈朴槿惠政府東北亞外交戰略新動向〉,黃風志、劉清才、張慧智,《東北亞地區政治與安全》(北京市: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4年5月),頁111。
註20:崔立如,〈有關國家的地區安全政策〉,《東北亞地區安全政策及安全合作構想》(北京: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時事出版社, 2006年),頁114。
註21:普丁﹕《在大韓民國國會的演講》,《普丁文集》,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2年版,頁261-262。
註22:李明峻,〈北韓危機與亞太安全情勢〉,《亞太論壇》, 2003年,頁4。
註23:Datt,Savita:《Japan:On the Nuclear Option Threshold 》Strategic Analysis V.16 N3juin 1993,p.285.
註24:張召忠,〈核爆風雲〉,《朝鮮半島風雲》(北京:北京聯合出版公司,2012年),頁26。
註25:A Nuclear North Korea. Rand Retrieved September 15,2016 from http://www.rand.org/research/primers/nuclear-north-korea.html(檢索日期:2017年5月12日)。

公告日期: 2017-12-14

供稿單位: 司令部/督察長室

:::

媒體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