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以海軍立場探討南海區域安全之研究(孫亦韜、畢可信)

以海軍立場探討南海區域安全之研究
孫亦韜 上校、畢可信 上校
提  要:
南海為我國固有的海疆,南海周邊各國乘兩岸國際立場各自表述,紛紛以各種藉口強佔南海島礁,企圖擴張其對南海權益,再加上區域外的大國介入(如美、俄、日、印等)益使南海主權的衝突日趨嚴重,成為一個極為錯綜複雜的戰略問題,將以海軍立場探討此區域安全問題,以確保我國在南海區域權益。
關鍵詞:海軍、南海、區域安全
壹、前言
自1967年聯合國亞洲暨遠東經濟委員會資源勘探機構勘查報告發布,越南沿岸鄰近海域、南沙群島東部及南部海域蘊藏豐富油氣資源1,遂引起周邊各國的關切與覬覦。南海為我國固有的海疆,中外古今史地輿圖均有記載,然70年代南海周邊各國乘兩岸國際地位未明,紛紛以各種藉口強佔南海島礁,企圖擴張其對南海權益,再加上區域外的大國介入(如美、日、印度、俄羅斯等)益使南海主權的衝突日趨嚴重,成為一個極為錯綜複雜的戰略問題,本文將以海軍立場探討此區域安全問題,以確保我國在南海區域權益。
貳、南海地理環境與戰略價值
沿著臺灣海峽順勢往南,就到了南海即泛指國際稱之南中國海,因地理位置而得名2。海運量僅次於地中海的重要國際商業航道,是通往東亞、非洲和歐洲的國際主要海運航線3。自麻六甲、巽他及龍目海峽航經南海水域的各國商船,運輸量超過全球海運總量的二分之一,數量則佔全球商船總數的三分之一4,具有相當重要的經濟、政治及戰略地位,也是當前美國及亞太各國賴以存續的海上生命線必經之海域,故南海具有其重要的戰略地位5。
一、南海的地理環境
南海(如圖一)位於太平洋與印度洋間,南北長1,285浬、東西寬735浬,涵蓋面積為350萬平方公里,散佈約300個左右大小不等的島、嶼、灘、礁。北經臺灣海峽與東海相通,東北經呂宋海峽與太平洋相通,東南以巴拉巴克海峽鄰接蘇祿海,西南則依序以麻六甲、巽他、龍目及望家錫海峽鄰接印度洋6。主要由四個礁群所組成,由北至南分別為東沙群島、西沙群島、中沙群島與南沙群島等四大礁群7,環繞著南海的除了我國和中共外,尚有越南、柬埔寨、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尼、汶萊及菲律賓等國家。
(一)東沙群島(如圖二)
古稱「月牙島」,位於北緯20度30分~21度31分,東經117度~116度,是南海諸島中最北的一個島群。主要島嶼有東沙島、北衛灘和南衛灘組成,東北距高雄市約240浬,其中東沙島呈西北西至東南東走向,島形如馬蹄,長2,800公尺,寬865公尺,面積1.74平方公里8。整個東沙群島海域面積廣達5,000平方公里,其位處香港與馬尼拉航道之衝衢,可監視臺灣海峽來往的船隻,與臺灣成犄角之勢9。
(二)中沙群島(如圖三)
位於北緯15度24分~16度15分,東經114度57分~113度40分,由26個於水下之珊瑚礁、灘、暗沙組成,大致成東北向西南走向,狀似橄欖形,距永興島約108浬,低潮時有黃岩島及石塘連礁露出海面,大多屬水下珊瑚礁灘,目前我國於中沙群島沒有駐軍和居民。
(三)西沙群島(如圖四)
位於北緯15度42分~17度8分,東經111度11分~112度54分,共有島嶼15個,大致呈東北向西南走向10,為東西兩群分別為:東北方之宣德群島、西南方之永樂群島11。
1.宣德群島:
又稱為安非土來特群島,包含永興島(林島)、趙述島、石島、北島、中島、南島等7座島礁,其中以永興島為西沙最大島12。
2.永樂群島:
又稱為新月群島,包含甘泉島、珊瑚島、金銀島、中建島、盤石島、廣金島、晉卿島、道乾群島等8座島礁及若干礁灘13。
(四)南沙群島(如圖五)
位於北緯3度40分~11度30分,東經109度30分~117度50分,南北長500浬,東西寬400多浬,總面積82萬平方浬,是南海的四大群島中分佈最廣,位置最南的群島,共有230個島嶼、礁、灘14。
二、南海的戰略價值
以現今地緣戰略觀點來看,此區域正好位於亞太海陸戰略線交接的南沿區域,可以溝通太平洋及印度洋,是重要戰略地位的海域之一,正因為連接東北亞與西太平洋到印度洋與中東地區15,具有經濟貿易的交通要道、蘊含豐富的海洋資源及愈趨重要的戰略樞紐等多重性地緣形態的地區,向來為強權的兵家必爭之地,國際糾紛不斷,所以漸漸成為東南亞的火藥庫16。
以南海的軍事戰略來說需先控制南海諸島礁的主權,因為有主權才有海洋利益。其軍事價值在於控制南海就可遏止東亞各國的海上生命線,誰若能擁有其中島嶼主權,開闢海空前進基地,可延伸機艦作戰半徑,增大防禦縱深,不但在衝突時可迅速部署、制敵機先,並可阻止國外軍事力量進入南海,且平時可做為軍事據點、海空補給站及情報蒐集站,隨時監偵南海周邊國家海上動態,可達『不戰而屈人之兵』之目的。因此,為了南海的主權及龐大的海洋利益,導致南海周邊國家紛紛爭奪南海島礁,以擴張國家合法的領海區域(如表一)。
參、各聲索國在南海的軍事發展
隨著中共軍事實力的增強,相鄰國家紛紛加強軍備,其中越南最為明顯,越南軍費在2003~2016年間增加130%17,印尼也增加73%,其他如馬來西亞、菲律賓等國家也都有高度成長18。加上美、俄、日、印等國,對南海各國外交及軍售,也間接鼓舞相關國家。南海各國已如同骨牌效應一般的陷入軍備競賽的安全困境裡,而此區域有中華民國、中共、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及汶萊等國聲稱具有該完整群島或部分島礁的主權,其中以中共、越南及菲律賓三個國家爭執衝突最為激烈19。因此,在這個詭譎的區域下茲就我國、中共、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尼及汶萊等國軍事建設與發展現況概述如后(如表二):
一、中華民國
我國目前在南海地區實際掌控東沙群島(如圖六)、南沙群島的太平島(如圖七)及中洲礁,行政上隸屬於中華民國高雄市旗津區20。
2000年2月1日,我政府正式將南、東沙等島礁防務,由海岸巡防署接替防務21,透過海軍陸戰隊代訓,強化駐守南、東沙海巡官兵之執法素質,做為增強我在南海轄下島礁的防衛措施22。2008年在太平島上完成1,150公尺跑道,小型碼頭一座,2012年2月在太平島機場興建太康助導航設施,以改善C-130運輸機只能以目視進場的降落方式。
2013年5月份發生「廣大興28號漁船」事件後,為守護南海主權,機場跑道由目前1,150公尺延長至1,500公尺23,目前碼頭可停泊5,000噸級艦船24,此兩項建設除了主權的象徵意義外,還能有效增加後勤支援,有助於強化海巡駐軍之物資運補,大幅度的提升太平島防衛能力。
目前南沙中洲礁因漲、退潮時露出海面的面積落差太大,故目前無派兵駐守,僅太平島有兵力,島上具有淡水並設有機場及南星碼頭,南沙醫院、氣象觀測站、衛星電訊通訊、雷達監控等通訊設備,島上兵力有限。
就太平島防務而言,較大火力的砲射程涵蓋中洲礁,但未達敦謙沙洲(距太平島13公里)、鴻麻島(距太平島22公里)及景宏島(距太平島53公里)等駐有兵、火力的島礁,顯然射程最遠的火砲也只能防衛自己的中洲礁,敵軍若發動攻勢的距離必定超過我防衛武器的射程,而且在遠水救不了近火的情形下,海空優勢與防空武器之火力就相對的重要26。
二、中共
目前中共在南海可掌握島礁包括西沙群島、中沙群島黃岩島、南沙群島美濟島、永暑礁、渚碧礁……等共18處27。
中共在南海島礁「填海造陸」積極建造人工島嶼,部署海空軍武力,2014年開始,隨著南沙人工島群:赤瓜島、華陽島、永暑島竣工,後續黃岩島、美濟島、東門島、牛軛島、南薰島、安達島、渚碧島、鐵線島填海工程也已不同程度地展開28。2020年前中國式的人造島鏈將全部落成。無論對海軍、海航及陸戰隊的監控力,都會大幅提升29。為延伸對南海的控制權,不斷發展在南海軍事建設,綜觀中共在南海軍事準備的後續發展分析如次:
(一)亞龍灣基地
美國防部2010年8月16日發表的中共軍力報告,證實中共在海南島南端亞龍灣完成地下潛艦基地,用以安置潛艦部隊30;英國防衛期刊「詹氏情報評論」提出中共在亞龍灣興建規模龐大的海軍基地31,還有隧道化的地下潛艦基地,將可做為核子潛艦基地;估計可容納20艘核子彈道導彈潛艦32。此外,經衛照顯示,在港區內建造兩座950公尺長碼頭及三座長度較短的碼頭,估計可容納兩個航母機動編隊及多艘兩棲登陸艦(如圖八)33,為控制整個南海海域,保護其海上交通線,做為爭奪主權的後盾。
(二)樂東機場地下化
中共在面對越南部署蘇30等先進戰機後,考量越南空軍的空襲能力不斷提升,已強化了位於海南島西南部樂東機場的基地建設,包含了興建地下機、油庫等設施(如圖九),戰機從樂東機場起飛,作戰半徑將可以涵蓋胡志明市、蜆港、金蘭灣等地的重要海空軍基地,結合前述在亞龍灣基地新建大型碼頭,幾可判定中共未來在海南島將至少進駐一個航母機動編隊34。
(三)西沙永興島(如圖十)
永興島東西長l,950公尺,南北寬l,350公尺,面積2.6平方公里,是西沙中最大的島35;中共考量在南海若沒有建設機場,戰機由海南島起飛作戰效能有限,因此在永興島建了一條2,700公尺跑道、導航和油庫等設施,可容納30~40架戰機36,為使機場容納更多的作戰飛機,駐島戰機全部改裝成可折翼式、強化了起落架、具短場起降能力,目前有固定機庫4座,每年均有海航戰機定期轉場駐訓;另島上已修建長約3,00公尺的碼頭,可供5,000噸級的各式船艦靠泊,中共除將其經營為對南沙作戰的前進基地外,亦在其上設有商店、醫院、燈塔、海水淡化場、旅館及成立「海南省三沙開發建設總公司」,積極自海南島移民至此島37。
(四)南沙永暑礁
永暑礁是南沙行政與軍事指揮中心,至2016年止面積約2.8平方公里,海岸線已達2~3公里(如圖十一)38,設有「南沙前進指揮所」,目前駐軍100~200人,島上有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海洋觀察站。2008年11月中共完成「三代建設」39,包括潛艦補給站、雷達電偵設施及氣象站、直升機停機坪、5,000噸級的碼頭、3,000公尺跑道40,為中共在南沙最大基地,也是南沙群島中經營最完善的島礁41。
永暑礁距離我國太平島約100浬、越南約281浬、馬來西亞及菲律賓皆約309浬,上述距離是中共目前所有主力戰機火力打擊範圍,若永暑礁和其他島礁的基地結合起來,中共在軍事可實質控制南海42。
(五)南沙美濟礁(如圖十二)
中共漁民稱美濟礁為雙門或雙沙,2015年中共開始進行填海工程,至2016年止面積約5.66平方公里,已為南海第一大島43,建有一條長3,000公尺的跑道44;美國國際評估與戰略中心學者理查費雪表示,中共正逐步加強在美濟礁海空軍基地建設45。如持續建設,將成為中共對南海投射軍力的重要據點,將可與西沙的永興島基地相互支應,配合樂東機場,一方面控制整個南沙群島,另一方面可加強掌握南海海域整體制空、制海權,增加戰略縱深。
(六)南沙赤瓜礁(如圖十三)
赤瓜礁是南沙群島九章群礁中一暗礁,大小約2.4×3.8公里,距離越南控制的鬼喊礁僅6.4公里46,已建設飛機跑道且具備軍事功能47。
(七)南沙渚碧礁(如圖十四)
渚碧礁位於南沙中業群礁西南部,為天然環礁填海而成的人工島。2015年開始填海工程,至同年6月12日時,渚碧礁面積已達4平方公里,為僅次於美濟島的南沙第二大島,目前其面積仍持續增大48,渚碧礁建有預警雷達站,可對南海空域進行警戒任務。
(八)地面部隊(含陸戰隊)
南海諸島均為島礁,不足以大規模作戰,因此地面部隊仍以駐守在南部戰區為主,可視情勢派遣兵力支援,平時南海諸島守軍以陸戰隊擔任,特別加強部隊的快速部署及防空、反裝甲能力,並逐步縮短其作戰的反應時間,目前保守估計總兵力約有15,000人以上,主要實施攻島作戰,隨著中共在南海艦隊部署新型船塢登陸艦擁有更大的搭載能力,大幅提升兩棲作戰的投送能力49。
(九)設立三沙市
2012年7月24日中共在永興島舉行海南省三沙市成立大會及揭牌儀式,其轄區包括西沙、中沙、南沙群島及附近海域50,屬地級市建制,設立三沙市後,中共軍委會為加強維護南海主權的力度,同意南部戰區組建「中共共軍海南省三沙警備區」,提升為正師級建制51。據此,中共將提升進駐在三沙市的軍事力量,加強中共在南海前線的作戰部署、指揮及戰術運用等作為,這是行使南海主權,維護南海權益重大舉措52。
三、越南
1975年5月將所有島礁名稱全部用越南語命名,經過30多年長期建設,已構成以南威島和鴻麻島為核心,橫亙南海中南部,地幅寬500公里,長600公里的實際控制帶,並與越南本土海岸防禦體系銜接53。目前掌控有南威島、敦謙沙洲……等28座島礁54。
目前於佔領的島嶼上設置慶和省長沙縣,其中南威島設有「南海指揮部」做為南海軍事指揮中心,駐軍約2,000人左右55,兵力駐於敦謙沙洲、舶蘭礁、鴻庥島各有1個加強排,南子礁及景宏島各有1個連,總計1個團兵力(如圖十五)56;2004年底修建南威島機場,具有600公尺跑道及直升機坪57,並在佔領9個島礁中構築堅固的陣地,配置120餘門各式火砲,部署60餘輛俄製各式中型及水陸坦克58,鴻麻島則部署85公厘加農砲、122公厘榴彈砲、130公厘野戰砲和PT-76兩棲戰車及肩射武器,敦謙沙洲距太平島東方僅約7浬;鴻麻島距太平島南方約12浬59。
2013年1月1日公告《越南海洋法》,把西沙和南沙群島納入主權範圍60,開始填海造地超過9公頃,且工程還在進行中61。據路透社報導,在2010~2015年4月敦謙沙洲和西礁的島嶼面積不斷擴大,在這兩處地方正進行軍事工程62。其為貫徹南海戰略指導,決定快速擴大海軍規模,提升作戰能力,2003年起向印度購買海岸巡邏艇、與韓國建造新軍艦、購買俄羅斯6艘基洛級潛艇、蘇27戰機、蘇30戰機以及大批最新型反艦、防空導彈武器、向法國購買直升機及引進俄方技術在胡志明造船廠建造10艘光明級導彈艇,並將部署於峴港和頭頓港,有助於爭奪南海主權63。其目的是企圖在2020年前後,逐步調整兵力結構,建立一支兵種齊全的海軍,目前整體戰力在南海諸國軍力是僅次於中共,位居第二;另外越南距離太平島只有330浬,其海空軍作戰半徑可達的範圍內,然而,我東沙島或高雄港距離太平島卻要640浬及950浬之遠,因此,太平島最有可能成為其及鋒而試的對象,我們不能不加防備。
四、菲律賓
菲律賓宣稱擁有南沙群島33島礁的主權。目前菲律賓控制南海的中業島……等13處,由巴拉望省卡拉延市管轄64。在中業島設有指揮中心(如圖十六)65,距巴拉望島約280浬、馬尼拉約507浬。目前約有50名駐守,40公厘口徑防空火砲2座、雷達站、海水淡化廠、瞭望塔1座。除部隊外,島上約有300名居民,建置長1,500公尺、寬90公尺跑道,可供C-130運輸機起降及碼頭等設施66;另外馬歡島設有士兵駐守,負責南沙群島東面各個佔據島礁安全巡視的功能67。
菲國有美製坎農級護衛艦1艘、漢密爾頓級巡邏艦2艘、巡邏艦艇49艘、兩棲艦艇26艘68;而為了維護南海利益,增強保衛海上邊界的能力,菲國在軍備上積極加快海陸空軍力建設,規劃「6年軍隊現代化計畫」,採購F-16戰鬥機、T/A-50超音速對地攻擊機及2艘登陸艦等裝備69。
五、馬來西亞
1983年利用「五國防衛安排」在南海進行演習,佔領彈丸礁70,以後陸續佔領榆亞暗沙……等14處島礁,由沙巴州管轄71。在彈丸礁設立指揮部、長1,500公尺、寬120公尺的跑道、200公尺長碼頭一座,亦有小型海軍前進基地,除簸箕礁外,各有停機坪可供直升機降落,在5個島礁上駐軍146人,其中彈丸礁82人,餘均勻分佈、於彈丸礁和光星礁各部署6門火砲、雷達站、氣象站、瞭望站、衛星電話、簡易防空設施、海水淡化設備2座、發電機房72。
目前海軍兵力17,000人,?魚級潛艇2艘73、琉球級巡防艦2艘、卡斯圖里級巡防艦2艘、海軍上將級護衛艦4艘、中小型登陸艇115艘,在南沙島礁駐軍雖然有限,因中越在南沙海域衝突,促使馬國重視國防發展以維護其利益,提出「2020未來艦隊」計畫。以海上阻遏做為海軍戰略,積極強化海、空軍現代化,與印度和俄羅斯等國聯合生產的「布拉莫斯」超音速反艦導彈及採購了潛艦2艘、護衛艦6艘與戰鬥機26架74;另外,其海空軍兵力作戰能力均可涵蓋南沙海域75;彈丸礁距沙巴只有80浬,沙巴有馬國海軍第二軍區總部納閔島(Labuan),駐有海軍分遣隊2個,飛彈/砲快艇14艘,若情勢危急,可快速增援後續兵力76。
六、汶萊
汶萊是一個人口只有幾十萬的小國,海軍兵力人數不到1,000人,距離太平島約325浬,擁有F2000級護衛艦3艘、瓦斯帕達級導彈巡邏艦3艘及Perwira級近海巡邏艇3艘、機械化登陸艇4艘77。汶萊聲稱對南通礁擁有主權成立汶萊專屬經濟區,汶萊是唯一對南沙部分島礁提出主權要求而未派兵佔領的國家78。
七、印尼
印尼原非南海主權聲索國,但其所佔領由廖內群島省管轄納吐納群島,使印尼成為潛在的聲索國。目前已在該群島修建機場,派駐戰機,移居平民79。其海軍主要任務是加強爪哇島為中心群島及南海的防衛能力,兵力約4萬多人,目前擁有導彈護衛艦23艘、潛艇4艘、導彈艇4艘、掃雷艇12艘、巡邏艇28艘、坦克登陸艦28艘、登陸艇3艘、兩棲運輸艦5艘、水雷戰艦艇11艘、指揮艦1艘、其他輔助艦隻28艘、大型海軍基地2個和小型基地23個、陸戰隊戰鬥團2個、海軍航空兵各型飛機100餘架,在東南亞各國海軍中,印尼海軍的總體規模與品質處於前列80。
肆、我海軍面臨挑戰及應有之作為
一、海軍面臨之挑戰
我海軍雖積極引進換裝及建造主(輔)作戰艦、近年更成功建造了磐石艦及沱江艦,但都非針對南海用兵需求所建,而且許多問題依舊未獲改善(如水下戰力、電子戰能力、無人飛行載具等)81。而太平及東沙島原由陸戰隊駐守,也因為種種因素下,在2000年1月1日「行政院海岸巡防署」成立的同時一併移交,較之於各方爭相擴張南海軍事建設的狀況下,駐防的人員卻變少,因此人員對各項武器裝備的訓練與熟裝有相當的難度,綜合前述研析南海聲索國對我威脅,我海軍所要面臨的挑戰如后:
(一)地理環境限制
太平島離高雄950浬、菲律賓440浬、越南280浬,相對南海各群島距我國之遠是無法更改的事實82。東沙島為淺礁地形,無法停泊大型艦船,雖有1,550公尺的跑道,但規模小,僅能提供C-130運輸機起降,無法提供戰機起降與整補作業;而水源部分雖有地下水,並建有淨、儲水設施,但仍不適飲用,需要臺灣本島運補。
(二)船艦裝備投射能力不足;島上防衛能力待加強
我國目前成軍服役的各類型艦艇,部分已面臨壽期中後期問題,若無法獲得新艦汰換,勢必使海軍可用的兵力降低83;另兵力投射能力,從本島增援的角度來看,航行最快也要2-2.5天,而空軍戰機雖然可迅速抵達太平島實施空中火力支援,必須犧牲掛載彈藥以彌補油量的不足,故使用戰機不是理想的選項,不像中共與永興島、菲律賓與中業島距離那麼近,可以讓飛機直接來回於本土與島上,而艦隊也需要有足夠的防空能力才行,但我國現役各型主力戰機作戰半徑不足以支援護航,艦隊將面臨沒有空軍掩護的狀況,若發生高強度的挑釁甚或突襲奪島時,將置防空能力不足的支援部隊於危險境地,而這也間接凸顯我海軍艦隊兵力投射能力不足的問題84。
另就島上防衛能力分析,配備火力範圍最遠僅達10公里,欠缺制海及防空武器,就防衛性質言,面積小、縱身短淺且增援與運補不及作戰時效,然而,小型島嶼攻防戰的重心並不在小島本身,而在於連接小島的海上交通線,因此補給線容易被切斷或封鎖,亦表示島上駐軍必須能抵抗直至援軍到來,故防衛能力必須強化並顧及各種進攻模式85。
2014年4月10日,海軍執行「衛疆演習」,假想太平島遭佔領,海軍陸戰隊特遣隊實施登島歸復作戰演訓,目的在驗證艦隊與陸戰隊機動作戰、快速部署能力和價值,但卻在演訓過程中發現到許多實際層面的問題需要克服86:
1.陸戰隊配合海巡署演練,於登島作戰時,皆礙於島嶼周邊之防禦設施、安全性、生態保育及水文資料不足,無法運用各種戰術戰法,登陸成效有限,對增援部隊形成障礙。
2.反裝甲火箭,數量不足,價格昂貴,對登陸戰甲車之反制效果仍須再檢視。
3.增援部隊在海上或登島時,其火力之掩護僅限於來自艦船;另礙於戰機油料之補給問題無法應援規復任務,周邊國家因佔盡地利,故我無法獲得海空優勢,因此,敵方有犯意時,我增援部隊前往應援時亦深受威脅。
(三)東沙島無法成為中繼基地
我國在南海實際控制的島嶼僅東沙、太平島及中洲礁,而適宜做為我國至太平島間中繼基地就屬東沙島,雖然東沙島並非居中間位置,但距離太平島仍較臺灣為短,足可供我海、空軍轉場之用。然而,我國為避免激化南海爭端,長期未妥善整備島上防務,以致錯失將東沙整建成臺灣至太平島的中繼基地,使我國兵力投射問題長期未獲解決87。
二、我應有之作為
因此,我海軍於南海區域防守態勢不容樂觀,只要切斷海上交通線,就足以應付島上守軍,以下幾點建議提供做為未來建軍備戰參考:
(一)調整軍事戰略思維
面對南海各國的野心,我遠洋作戰力有未逮,無法掌握太平島之空、海優勢,一旦南沙海域戰事爆發,只能採取「獨力固守」政策。故應先提升南海在國防安全部署的優先程度,加強國軍的兵力投射能力,並調整目前僅以臺海為主的建軍、戰備構想;另尋求同時因應反應小型軍事衝突的能力。在具體作為上平時應積極蒐集南海諸國人文歷史、政策、政經發展、軍事能力及水文、氣象等情資,並對「假想敵」的可能侵略行動,提出各種可能突發之軍事狀況因應措施、剋制對策及研擬相關戰術戰法,納入國軍年度演訓想定演練,在配套措施上則須加強海軍與海巡間行動的相互協調配合、持續建設太平島及進行常態性軍事演習。
(二)提升東沙島、太平島防禦能量
除強化兩島基礎建設外,應逐步提升兩島反登陸及防空作戰能力,守島預置火力建議遠程部分:配置無人機(含攻擊型),做為海域偵搜及遠程防禦;中程防禦部分:加強混砲連(1個105mm榴砲排、1個102迫砲排、1個81迫砲排)、105mm榴牽引砲、102、81迫擊砲、T-75M車載型20機砲,加上原有的武裝,射程可分別由10,000~50公尺,負責近岸水面守備、反登陸及反空降作戰88;近程部分:配置「近程自動化防禦武器系統」或「方陣近迫武器系統」;防空部分:可評估部署防空飛彈系統可以指揮防空飛彈、40快砲等裝備,並將軟殺以及電戰干擾設備裝設在島上構成嚴密的防空火網強化反登陸作戰效能,並以將更是如虎添翼89。
(三)加強東、南沙偵巡強度,強化我海上作戰能力
目前海軍均定期執行南沙運補任務,並結合任務偵巡南沙海域,惟其強度、頻率及範圍仍顯不足,P3-C反潛機正式服役後,應規劃南沙定期巡弋航線,結合海上兵力共同執行偵巡任務,以提升南海應急作戰能量;另外將南海納入常態性操演海域,由海軍常態性的操演經常性的於南海的公海上實施訓練,因此,可仿效飛彈快艇進駐外、離島之模式,派遣中型艦艇於太平島進駐,平時任務即為巡弋南沙島礁,使我海軍於南海存在現象成為常態。
(四)建購新一代兵力與武器
中共自製各式現代化艦艇及戰機的相繼服役,顯示兩岸海、空兵力已嚴重失衡,我國無法有效確保區域安全90。採購新型潛艦及戰機是對南海各聲索國家形成嚇阻的有效方式,尤其是潛艦,可確保海上交通線最好的利器。因此,柴電潛艦軍購案的推行以替換老舊潛艦兵力,已是刻不容緩的重要大事,這可形成相當「有效嚇阻」戰力91。
(五)調整太平島兵力結構,採取混合編組
由於陸戰隊是正規作戰部隊,駐守太平、東沙島有利於嚇阻敵意國家入侵,再者陸戰隊常規訓練原本就包含海島守備任務,目前可以輪調的方式,逐步更換守衛部隊為陸戰隊,若以陸戰隊兵力為主力,再輔以海巡署司法警察身份進行海域執法,方為至當之策92。
(六)建立南海海底觀測系統及水下監聽系統
我國於蘇澳港建立海底觀測系統,但其用途僅觀測海嘯,提供早期預警。目前中共已建立南海海底觀測系統,此一措施除了科學用途外,相信也有軍事用途;而反觀我國在南海水下環境的資料經營是不足的,未來其他國家在南海對我實施海上封鎖,我國因缺乏南海水下環境資料,要如何執行反封鎖及反潛作戰,故建議可在太平、東沙島建立海底觀測及水下監聽系統,一方面可研究南海的水下作戰環境,建立水文資料庫;另一方面可監控往來的潛艦資料並建立我軍的聲紋資料庫。
伍、結語
孫子兵法曰:「無恃其不來,恃吾有以待之;無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也」。有鑑於近年來南洋各國在南海海域迭有糾紛,若太平島遭其他國家強攻,在無空中及海上優勢的情形下,駐島守軍幾乎無勝算,當然避免戰爭爆發是上策,而避免戰爭爆發並不在於示弱,而是在於立足於強力武裝,才能讓有敵意的國家打消攻佔的念頭。
任何衝突的挑起方總是「高估自己、低估對手、錯估形勢」,一些國際強權積極介入南海事務,讓許多南海國家產生有人撐腰的錯覺,我應積極強化南海諸島的軍事能力,以確保我國所屬經濟海域之海洋權益,讓窺覬者不敢輕舉妄動,衛我海疆是海軍官兵責無旁貸的歷史使命,因此,「今天再不做,明天會更後悔」,加強太平、東沙島防務就是要讓「太平、東沙島成為吞不下去的硬骨頭」,建設成我國戍守南海,保障國際航道暢通,維護我領土海疆的「南海第一哨」93。
<參考資料>
1.“ KL May Step Up Security on Spratly Atoll,” The Straits Times, September 27,1991; “KL Developing Resort in Spratly Islands, “ The Straits Times, May 4,1991.
2.“Beijing Has Stationed Warplanes on Paracel Isle, “The Straits Times, March 7,1994,;“China Reiterates Claim to Paracel and Spratly Islands, “The Straits Times, October 18, 1994.
3.“Malaysia to Build Airstrip on Atoll in Disputed Spratly Island,” The Straits Times,September 2, 1991.
4.〈越南為何頻頻在南海問題上秀肌肉〉,《南方日報》,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world/2012-07/02/c_112330770.htm,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5.《中央日報》,兩岸/中評:南海軍事合作兩岸應先行試,http://news.sina.com.tw/article/20130114/8764460.html,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6.《中國日報》,南海情急中越爭議升級,http://news.sina.com,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7.《立法院公報》,第82卷,第73期(1993年12月22日)。
8.〈西沙衛土〉,《現代軍事》,北京(1995年5月)。
9.Allan Shephard, “Maritime Tensions in the South China Sea and the Neighborhood:Some Solutions,”Studies in Conflict and Terrorism, Vol. 17, No. 2(April-June1994).
10.Dong Manh Nguyen. (2005). Settlement of disputes under the 1982 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he Sea The case of the South China Sea dispute. New York: UN-Nippon Foundation. P11. Retrieved February 3, 2007 from http://www.un.org/Depts/los/nippon/unnff_programme_home/fellows_pages/fellows_papers/nguyen_0506_vietnam.pdf.
11.Eric Hyer, ” The South China Sea Disputes: Implications of China’s Earlier Territorial Settlements”, (Pacific Affairs, Vol. 68, No. 1 ,Spring, 1995), Pacific Affairs,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12.Jacobs,“Vietnam’s Navy”.
13.The U.S. Office of Naval Intelligence, “The PLA Navy : New Capabilities and Missions for the 21st Century”, Washington DC, April - nine, 2015, pp.13-19.
14.U.S. Department of Defense, “Military and Security Developments Involving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2014”,Apr,24,2014.
15.天行,「中共經營南海的過程與策略(上)」,《中央日報》,1995年5月17日,版7。
16.天鷹,〈不容忽視的海軍力量—越南海軍觀察〉,《國際展望》,第529期,2005年12月。
17.天鷹,〈由新型船塢登陸艦談中國海軍兩棲作戰的發展〉,《中國海軍》,2007年11月。
18.毛正氣,〈南海的自然資源與爭奪〉,《海軍學術雙月刊》,第46卷,第4期,2012年8月。
19.王志鵬、連弘宜,〈臺灣面對南海衝突之困境、挑戰與機會〉,《第四屆海洋與國防學術研討會論文集》,(桃園市:國防大學,2012年12月)。
20.王冠雄,〈中國大陸南沙填海造陸的意涵及影響〉,《戰略安全研析》,第118期,2015 年2月。
21.王傳友,《海防安全論》,(北京:海洋出版社,2007年1月)。
22.詹氏國防科技資料庫,<http://www.greatman.com.tw/james.htm>,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23.朱清海,《二十一世紀中共海軍戰略之研究-以南海與印度洋之作為為例》(臺北: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碩士在職專班碩士學位論文,2008年6月)。
24.呂昭隆,〈雲峰中程飛彈明年量產部署〉,《中國時報》,2013年3月18日,A4。
25.李志剛,《中共處理南海爭端的可能模式》,國立中山大學大陸研究所碩士論文,2003年1月。
26.李明俊,〈南海諸島的領有問題〉,《現代學術研究專刊》,第6期,1994年5月。
27.李金明,〈南海主權爭端的現狀〉,《南洋問題研究》,第109期,2002年。
28.李貴發,〈臺灣應建構「有效的」國防武力>,《臺北論壇》,<http://140.119.184.164/ view/03.php>,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29.林正義,〈十年來南海島嶼聲索國實際作法〉,《亞太研究論壇》,第19期(2003年3月)。
30.林延輝,〈中國大陸在南沙填海造陸之意圖及其影響〉,《戰略安全研析》,第118期,2015 年2月。
31.洪哲政,〈沱江級艦下水 從漁港出擊!〉,《聯合晚報》,〈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1/8547202.shtml〉,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32.唐啟偉,《從南海聲索國爭端經驗探討我國的南海軍事戰略》,(臺北:國立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戰略與國際事務研究所碩士論文,2012年6月)。
33.孫大千,〈1982年聯合國海洋公約對我國南海島礁主權之影響〉,《國防雜誌》,第21卷,第2期,2006年5月。
34.馬漢著,鎮甲、楊珍譯,《馬漢海軍戰略論》,(臺北:軍事譯粹社,1979年5月)。
35.高永光,〈海峽兩岸在南海問題合作之分析〉,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2010年1月7日。
36.高智陽,〈臺灣多管火箭發展秘辛 工六A到雷霆2000〉,《全球防衛雜誌》,2011年12月。
37.國防部「國防報告書」編纂委員會,《中華民國104年國防報告書》,(臺北:國防部,民國104年10月)。
38.張秀智、蔡志銓,〈我國島嶼作戰之探討:以南沙太平島為例〉,《國防雜誌》,第29卷,第3期,2014年5月。
39.張國城,《東亞海權論》(新北市:遠足文化發行,2013年7月)。
40.張維一,〈南海資源開發與主權維護〉(臺北:財團法人潘氏圖書館,1994年12月)。
41.符駿,《南海四沙群島》,(臺北:世紀書局,1981年1月初版)。
42.陳荔彤,〈南海主權問題及其水域船舶活動安全問題之研究〉(臺北:國立臺灣海洋大學海洋法律)。
43.陳國雄譯,〈「2010 年中國軍力報告」專輯〉,《臺灣安保通訊》,第17期,2010年12月31日。
44.陳暉淵,胡嘉聖,<海軍國艦國造政策之研究—第四代政策評估觀點>,《第十六屆國防管理學術暨實務研討會與國防軍備管理年會》。
45.陳鴻瑜,〈南海諸島之發現、開發與國際衝突〉(臺北市:國立編譯館,1997年11月)。
46.黃國興,〈南海周邊國家海域劃界對我影響之研究〉,《第四屆海洋與國防學術研討會論文集》。
47.奧儒,〈南沙多星連珠打造南海的堅強堡壘〉,《亞太防務雜誌》,2015年4月,頁5-6。
48.楊作洲,《南海風雲-海域及相關問題的探討》,(臺北:正中書局,民國82年7月,初版)。
49.褚漢生,〈從美、菲聯合軍演探討美「中」在南海的戰略競逐〉,《海軍學術雙月刊》,第47卷,第1期,2013年2月1日。
50.趙國材,〈從國際法觀點論海峽兩岸共同合作開發南海油氣資源〉,法學論著。
51.劉千綺,〈兩岸有關南海爭議島嶼主權主張之作為—以國際法中有效統治原則之探討為核心〉,國立清華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碩士論文,2012年6月。
52.劉復國、吳士存主編,《2010年南海地區形勢評估報告》(臺北:政大國關中心,2011年7月)。
53.劉楷嶸,〈南海議題及其對東亞區域整合之影響〉,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碩士班(文化教育組),2012年6月。
54.蔡翼,〈怒海爭油,臺灣在南海問題上豈能「缺席」?〉,《臺北論壇》,2013年6月4,〈http://140.119.184.164/view/67.php〉,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55.蕭曦清,《南沙風雲-南沙群島問題的研判與分析》(臺北:學生書局,2010年1月)。
56.鍾堅,〈中共西沙興建機場對南海的影響〉,《尖端科技》,1993年10月。
57.鍾堅,〈我國南海主權不容置疑〉,《尖端科技》,1993年11月,頁88。
58.藍中華,〈透視大馬海陸空三軍灱‧海域頻遭侵略‧海軍天價購潛水艇護海權〉,《光明日報》,〈http://www.guangming.com.my/node/74255〉,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註1:趙國材,〈從國際法觀點論海峽兩岸共同合作開發南海油氣資源〉,《法學論著》,頁47。
註2:南中國海是世界海圖上共同的稱呼,一般亦可採用「南海」(Nan Hai)的名稱。在歷史上,南海是中國大陸與西方連結的唯一「無阻海」(uninterrupted sea),早在東漢時代(西元25~220)即因與羅馬交通的發達而被確認其名稱至今。參見李明俊,〈南海諸島的領有問題〉,《現代學術研究專刊》,第6期,1994年5月,頁152。
註3:劉千綺,〈兩岸有關南海爭議島嶼主權主張之作為—以國際法中有效統治原則之探討為核心〉,國立清華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碩士論文,2012年6月。
註4:毛正氣,〈南海的自然資源與爭奪〉,《海軍學術雙月刊》,第46卷,第4期,2012年8月1日,頁11。
註5:褚漢生,〈從美、菲聯合軍演探討美「中」在南海的戰略競逐〉,《海軍學術雙月刊》,第47卷,第1期,2013年2月1日,頁6。
註6:陳鴻瑜,〈南海諸島之發現、開發與國際衝突〉(臺北市:國立編譯館,1997年11月),頁2。
註7:林正義,〈十年來南海島嶼聲索國實際作法〉,《亞太研究論壇》,第19期(2003年3月),頁1。
註8:符駿,《南海四沙群島》,(臺北:世紀書局,1981年1月初版),頁83。
註9:〈聯合報〉,1993年3月10日,版4。
註10:陳荔彤,〈南海主權問題及其水域船舶活動安全問題之研究〉(臺北:國立臺灣海洋大學海洋法律研究所,1996年12月),頁8。
註11:陳荔彤,《南海主權問題及其水域船舶活動安全問題之研究》(行政院內政部85年獎助南海專題研究計畫,國立臺灣海洋大學海洋法律研究所,1996年12月31日),頁9。
註12:陳鴻瑜,〈南海諸島之發現、開發與國際衝突〉(臺北市:國立編譯館,1997年11月),頁2。
註13:楊作洲,《南海風雲-海域及相關問題的探討》,(臺北:正中書局,民國82年7月,初版),頁142-143。
註14:陳鴻瑜,〈南海諸島之發現、開發與國際衝突〉(臺北市:國立編譯館,1997年11月),頁72。
註15:Dong Manh Nguyen. (2005). Settlement of disputes under the 1982 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he Sea The case of the South China Sea dispute. New York: UN-Nippon Foundation. P.11. Retrieved February 3, 2007 from http://www.un.org/Depts/los/nippon/unnff_programme_home/fellows_pages/fellows_papers/nguyen_0506_vietnam.pdf
註16:越戰後,蘇聯和美國分據越南之金蘭灣(Cam Ranh Bay)和菲律賓的的蘇比克灣(The Subic Bay),形成兩強在南海地區的核武對峙情勢。
註17:〈越南為何頻頻在南海問題上秀肌肉〉,《南方日報》,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world/2012-07/02/c_112330770.htm,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註18:<美預測中國到2025年將擁有世界最強國防工業>,新浪軍事,http://mil.news.sina.com.cn/2013-04-18/0842722112.html(2015/04/26),檢索日期,2016年1月11日。
註19:馬振崑,〈中共在南海軍事部署之戰略意涵〉,全民國防教育學科中心網站,http://defence.hgsh.hc.edu.tw/announce.php?submenu=3,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註20:高永光,〈海峽兩岸在南海問題合作之分析〉,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2010年1月7日。
註21:張維一,〈南海資源開發與主權維護〉(臺北:財團法人潘氏圖書館,1994年12月),頁25。
註22:蕭曦清,《南沙風雲-南沙群島問題的研判與分析》(臺北:學生書局,2010年1月),頁408。
註23:奧儒,〈南沙多星連珠打造南海的堅強堡壘〉,《亞太防務雜誌》,2015年4月,頁5-6。
註24:林延輝,〈中國大陸在南沙填海造陸之意圖及其影響〉,《戰略安全研析》,第118期,2015年2月,頁55。
註25:洪哲政,〈南沙太平島一代3女兵 都撐不完2年輪調返臺〉,《聯合晚報》,2013年12月4日,〈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1/9163626.shtml〉,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註26:《軍方評估 防空飛彈、軍艦駐太平島》,雅虎新聞,https://tw.news.yahoo.com/軍方評估 防空飛彈、軍艦駐太平島-221031044.html,聯合報,〈宣示主權 立委登太平島慰勞駐軍〉,http://udn.com/宣示主權 立委登太平島慰勞駐軍,聯合報,〈巡東沙 立委:先回東沙再到南沙〉,http://udn.com/巡東沙 立委:先回東沙再到南沙,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註27:高永光,〈海峽兩岸在南海問題合作之分析〉,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2010年1月7日。
註28:王冠雄,〈中國大陸南沙填海造陸的意涵及影響〉,《戰略安全研析》,第118期,2015年2月,頁31。
註29:「2015中國海軍最新實力分析 中國海軍戰力VS美國日本」,名城南京,http://mcnj.com.cn/junshi/201502/27/118.html,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註30:陳國雄譯,〈「2010年中國軍力報告」專輯〉,《臺灣安保通訊》,第17期,2010年12月31日,頁13。
註31:〈中國在海南建核潛基地,威脅南中國海〉,《南方快報》(大陸),http://www.epochtw.com/9/3/28/108662.htm,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註32:《漢和防務評論》,2006年4月,頁22。
註33:〈中共海南潛艦秘密基地曝光〉,大紀元,http://www.epochtimes.com/b5/8/5/2/n2102450.htm,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註34:〈中國海軍航空兵 海南島築地下機庫〉,自由時報電子報,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8/new/dec/20/today-fo5-2.htm,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註35:〈永興島〉,《百度百科》,http://baike.baidu.com/view/28617.htm,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註36:“Beijing Has Stationed Warplanes on Paracel Isle, “The Straits Times, March 7,1994, p.9;“China Reiterates Claim to Paracel and Spratly Islands, “The Straits Times, October 18, 1994, p.11.
註37:鍾堅,〈中共西沙興建機場對南海的影響〉,《尖端科技》,1993年10月,頁83;天行,「中共經營南海的過程與策略(上)」,《中央日報》,1995年5月17日,版7。
註38:<永暑島花3500億賺30兆 大陸造島速度是越南的100倍>,ETtoday 新聞雲,2016年1月11日,<http://www.ettoday.net/news/20160111/628425.htm#ixzz4ZfVWtfOp>,檢索日期:2017年2月24日。
註39:〈永暑礁打造中國南沙群島軍事堡壘〉,中華網,http://military.china.com/zh_cn/critical3/27/20091208/15727349.html,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註40:黃捷瑄,<中共南海建跑道 多國重申立場>,大紀元,2015年4月17日,<http://www.epochtimes.com/b5/15/4/17/n4414238.htm>,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註41:Allan Shephard, “Maritime Tensions in the South China Sea and the Neighborhood:Some Solutions,”Studies in Conflict and Terrorism, Vol. 17, No. 2(April-June1994), p.210.
註42:陳柏廷,〈中共南沙造陸 超越我太平島〉,中時電子報,〈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1021000462 -260108〉,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註43:<4國搶美濟島、中國搶先填海一分鐘搞懂「南沙七島」>,ETtoday 新聞雲,2016年7月12日,<http://www.ettoday.net/news/20160712/730886.htm#ixzz4ZfZfklLI>,檢索日期:2017年2月24日。
註44:Eric Hyer, ” The South China Sea Disputes: Implications of China’s Earlier Territorial Settlements”, (Pacific Affairs, Vol. 68, No. 1 ,Spring, 1995), Pacific Affairs,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pp.34-54。
註45:〈中國控制南海 戰機擬進駐美濟礁〉,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9/new/jul/10/today-p8.htm,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註46:<4國搶美濟島、中國搶先填海 一分鐘搞懂「南沙七島」>,ETtoday 新聞雲,2016年7月12日,<http://www.ettoday.net/news/20160712/730886.htm#ixzz4ZfZfklLI>,檢索日期:2017年2月24日。
註47:奧儒,〈南沙多星連珠打造南海的堅強堡壘〉,《亞太防務雜誌》,2015年4月,頁5-6。
註48:<4國搶美濟島、中國搶先填海 一分鐘搞懂「南沙七島」>,ETtoday 新聞雲,2016年7月12日,<http://www.ettoday.net/news/20160712/730886.htm#ixzz4ZfZfklLI>,檢索日期:2017年2月24日。
註49:天鷹,〈由新型船塢登陸艦談中國海軍兩棲作戰的發展〉,《中國海軍》,2007年11月,頁34。
註50:〈陸成立三沙市 爭南海主權〉,中時電子報,http://news.chinatimes.com/mainland/17180502/132012072400879.html,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註51:〈中央軍委同意組建三沙市警備區 為正師級單位〉,鳳凰網,http://news.ifeng.com/mainland/special/nanhailingtuzhengduan/content-3/detail_2012_07/22/16210089_0.shtml,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註52:〈三沙市揭牌 美憂陸單邊行動挑釁〉,中時電子報,http://news.chinatimes.com/wantdaily/11052101/172012072600224.html,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註53:王傳友,海防安全論,(北京:海洋出版社,2007年1月),頁206。
註54:〈越南對我國南沙群島海域的侵入情況〉,和訊網,http://gumilianmeng.blog.hexun.com/26374981_d.htm l,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註55:環球網,http://www.360doc.com/content/13/0126/11/1630322_262470289.shtml,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註56:毛正氣,<南海的自然資源與爭奪>《海軍學術雙月刊》,第46卷,第4期,2012年8月,頁9。
註57:Jacobs, “Vietnam’s Navy” p.320.
註58:詹家琳,<越南在南海20島礁填海造陸 中國要求立刻停止侵犯>,東森新聞雲,<http://www.ettoday.net/news/20150430/500322.htm>,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註59:〈越南強化南海軍事部署,陰謀逆襲南沙解放軍〉,捷訊網,http://www.jeixun.com/article/201208/21705.html,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註60:〈南海情急中越爭議升級〉,《中國日報》,http://news.sina.com,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註61:stevejiau,〈南海風雲--各國搶建島礁最新動態(25)〉,聯合新聞網,〈http://blog.udn.com/stevejiau/22558284〉,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註62:<美智庫發布最新衛星圖顯示越南在南海填海造陸>,環球網,<http://military.people.com.cn/BIG5/n/2015/0509/c1011-26973737.html>,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註63:「越南6艘基洛級潛艦2016年前交貨威脅大陸航母」,今日新聞網,<http://www .nownews.com/n/2013/04/08/289159/2>,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註64:《中央日報》,兩岸/中評:南海軍事合作兩岸應先行試,http://news.sina.com.tw/article/20130114/8764460.html,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註65:李金明,〈南海主權爭端的現狀〉,《南洋問題研究》,第109期,2002年,頁54-55。
註66:劉楷嶸,〈南海議題及其對東亞區域整合之影響〉,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碩士班(文化教育組),2012年6月,頁20。
註67:〈美國兵力或向南海聚集 縱容菲建海空基地從中漁利〉,新華網,http://news.xinhuanet.com/mil/2015-04/14/c_127687267_2.htm,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註68:〈南海周邊國家軍力盤點〉,《新華網》,http://mil.gmw.cn/2011-09/20/content_2666263.htm,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註69:〈菲律賓海陸空軍備緊急進補 背後靈老美:跟黃岩島無關〉,鉅亨網,<http://news.cts.com.tw/cts/international/201402/201402261384112.html>,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註70:李志剛,《中共處理南海爭端的可能模式》,國立中山大學大陸研究所碩士論文,2003年1月。
註71:黃國興,〈南海周邊國家海域劃界對我影響之研究〉,《第四屆海洋與國防學術研討會論文集》,頁15。
註72:毛正氣,<南海的自然資源與爭奪>,《海軍學術雙月刊》,第46卷,第4期,2012年8月,頁9-10。另見,張秀智、蔡志銓,〈我國島嶼作戰之探討:以南沙太平島為例〉,《國防雜誌》,第29卷,第3期,2014年5月,頁101。
註73:〈馬來西亞在南沙群島的軍事部署〉,鐵血社區,http://bbs.tiexue.net/post2_3464674_1.html,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註74:孫天仁、周戎、陳一、王艷、王躍西、馬俊,〈亞洲國家陷入危險軍備競賽 中國軍力威脅成借口〉,搜狐網,〈2010年3月18日,http://mil.sohu.com/20100318/n270912951.shtml〉,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註75:“Malaysia to Build Airstrip on Atoll in Disputed Spratly Island,” The Straits Times,September 2, 1991, p.3.
註76:“ KL May Step Up Security on Spratly Atoll,” The Straits Times, September 27,1991, p. 22; “KL Developing Resort in Spratly Islands, “ The Straits Times, May 4,1991, p. 2.
註77:〈南海周邊國家軍力盤點〉,新華網,http://mil.gmw.cn/2011-09/20/content_2666263.htm,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註78:〈汶萊南海領土主張和佔領現狀〉,求是理論網,http://big5.qstheory.cn/special/5625/5675/mawlyn/201108/t20110804_99883.htm,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註79:李志剛,《中共處理南海爭端的可能模式》(高雄:國立中山大學大陸研究所碩士學位論文,2003年1月),頁43。
註80:〈南海周邊國家軍力盤點〉,新華網,http://mil.gmw.cn/2011-09/20/content_2666263.htm,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註81:張國城,《東亞海權論》(新北市:遠足文化發行,2013年7月),頁270。
註82:李志剛,《中共處理南海爭端的可能模式》(高雄:國立中山大學大陸研究所碩士學位論文,2003年1月),頁43。
註83:同註14,頁270。
註84:蕭曦清,《南沙風雲》(臺北:臺灣學生書局,2010年1月),頁582。
註85:王志鵬、連弘宜,〈臺灣面對南海衝突之困境、挑戰與機會〉,《第四屆海洋與國防學術研討會論文集》,(桃園市:國防大學,2012年12月),頁13。
註86:盧秀芳,<模擬收復南沙太平島!國軍4/10南海秘密演訓>,中天新聞,<https://www.youtube.com/watch?v =4fb1SNTSQzk>,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註87:馬漢著,鎮甲、楊珍譯,《馬漢海軍戰略論》,(臺北:軍事譯粹社,1979年5月),頁3。
註88:高智陽,〈臺灣多管火箭發展秘辛 工六A到雷霆2000〉,《全球防衛雜誌》,2011年12月,頁109。
註89:蔡翼,<怒海爭油,臺灣在南海問題上豈能「缺席」?>,《臺北論壇》,2013年6月4,<http://140.119.184.164/view/67.php>,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註90:U.S. Department of Defense, “Military and Security Developments Involving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2014”, 2014Apr24, p.77.
註91:呂昭隆,〈雲峰中程飛彈明年量產部署〉,《中國時報》,2013年3月18日,A4。
註92:〈宣示主權,海巡選派陸戰隊員進駐南海〉,聯合新聞網,2011年4月18日,http://udn.com/NEWS/mainpage.shtml.,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註93:<南海諸國若動太平島 等同挑釁陸>,中時電子報,<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0625001053-260309>,檢索日期:2016年1月21日。

公告日期: 2017-10-06

供稿單位: 司令部/督察長室

:::

媒體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