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中國大陸的「薩德」外交博奕策略分析(魏允禮)

中國大陸的「薩德」
外交博奕策略分析
海軍陸戰隊上校 魏允禮
提  要:
2016年7月,搶在南海仲裁案公布之前,南韓政府宣布設置美國所提供的薩德(THAAD)末端高空防禦系統。對於正為東海與南海主權焦頭爛額的中國大陸而言,無疑是外交的重大挫敗與安全的明顯威脅,其嚴重程度甚至超過南海仲裁案。對此,北京立即採取外交反制措施,意圖迫使南韓放棄薩德設置的政策。本文主旨即在分析北京當局的外交反制策略,提供未來兩岸關係發展參考。
關鍵詞:中國大陸、中韓關係、軍事安全、飛彈防禦
壹、前言
2016年7月8日,南韓正式宣布將在首爾東南約200公里的慶尚北道星州部署「末端高空防禦(薩德)系統」(The Terminal High Altitude Area Defense,THAAD),預計將會在2017年開始運作。由於薩德系統所配備的AN/TPY-2型X波段雷達,是目前功能最先進的陸基移動雷達,偵蒐距離為870公里到1500公里,但若偵測物件為正在運作的發動機,偵蒐距離可達到3000公里,監控範圍深入東北亞腹地1,對中國大陸與俄羅斯產生安全威脅。因此消息傳出後引發中國大陸與俄羅斯兩國的不滿,質疑薩德系統在應付北韓飛彈威脅的必要性,並且指控這是美國的險惡陰謀2。
不僅如此,薩德部署朝鮮半島,無異是中國大陸外交的挫敗,因為這讓原本在中美關係間處於「戰略平衡」地位,並逐漸朝有利於中方的南韓,因此事件而大幅轉向美日同盟3。因而為了反制南韓設置薩德系統的決定,北京當局施展各種外交手段,希望首爾政府能「迷途知返」。對此,南韓方面堅持設置該系統純屬防禦目的4,不會與日本分享北韓方面的飛彈情報5,因此不僅不理會大陸的抗議,還敦促北京能夠有效遏制北韓的飛彈挑釁與對朝鮮半島的安全威脅6。東吳大學政治系劉必榮教授認為,薩德系統是軍事,更是一場外交博弈7。不過,劉教授並未言明的是,所謂外交博奕,由於外交活動領域的擴張,並非僅止於傳統意義上的外交管道,除了政治外還涵蓋經濟外交與軍事外交途徑。更重要的是,此一外交博奕具有辯證性質,其主要目的在迫使南韓改變政策,但以不撕破雙方關係為原則,因此此一外交博奕是有其限度的8,而不是無限上綱。
本文主要目的即在於分別從「政治外交」、「經濟外交」與「軍事外交」三種外交途徑策略,分析中國大陸對於南韓的「薩德」所進行的反制,並且以此為基礎審視兩岸關係未來發展中,北京所可能動用的外交策略,俾利及早未雨綢繆,妥為因應。
貳、政治外交
1992年大陸與南韓建交以後,由於首爾採取戰略平衡的外交策略,因此整體而言正朝北京有利的方向發展。南韓決定設置薩德系統,勢必牽動到「中韓朝」及「中美俄」兩個三角關係的走勢,東亞戰略進入高度不確定狀態。中共軍方《解放軍報》表明,美韓不改變心意,隨時重蹈冷戰9。對此,北京發動政治外交以為因應。
一、「中韓朝」小三角政治外交
過去中國大陸拉攏南韓不遺餘力,南韓總統朴槿惠能在中、美之間左右逢源,也被視為是小國外交的典範。2015年9月朴槿惠不顧美、日反對,前往北京參加閱兵。對於部署薩德,青瓦台政府也採取「不要求、不磋商、不決定」立場;原因在於一是北京能幫助南韓對北韓施加影響力,二是大陸是南韓貿易最大夥伴,韓國希望擴大在中國大陸的市場份額。不過,這兩項期待最終成了南韓在外交與經濟上的挫折。
(一)南韓政策轉向
朴槿惠上台後,曾多次表達與北韓逐步建立互信的期望,但卻換來後者一次又一次軍事挑釁,讓朴槿惠根本無從與北韓建立互信,國內要求政府對北韓強硬的民意升高,再加上對於中國大陸處理朝核問題消極態度的不滿,南韓在中國大陸的經濟利益拓展效果也不如預期,因而在北韓4次核試及一連串飛彈試射後改變態度,最後終於點頭引進薩德,並宣示「涉及南韓存亡,毫無爭論餘地」10。誠如淡江大學國際與戰略所教授黃介正指出,設置薩德系統美國已提議多年,但南韓考量到北京感受遲未答應,但北京或因害怕北韓難民潮,也憂心金正恩政權垮台,至今仍無法有效壓制北韓領導人金正恩的失控行為,也因此讓南韓決定設置薩德11。
(二)對南韓抗議、杯葛
儘管南韓政府多次申明,設置薩德系統在對應北韓的飛彈威脅,但中方堅持認為該系統已超出了南韓的國防安全需要,直接威脅中國大陸的戰略安全。因此早在2016年2月,美韓兩國為軍事應對朝鮮發射遠端導彈,決定正式啟動薩德部署議程時12,大陸外交部就曾緊急約見南韓駐中國大陸大使金章洙提出抗議,期望能打消首爾設置薩德系統的念頭,避免為東亞原來情勢投下震撼彈,更衝擊中韓友好外交關係13。
在南韓發出設置薩德系統宣告後,大陸外交部2016年7月8日隨即發出聲明指出,美韓部署薩德反導系統,無助於實現半島無核化目標,不利於維護半島和平穩定,與各方對話協商解決問題的努力背道而馳,「將嚴重損害包括中國大陸在內本地區國家的戰略安全利益和地區戰略平衡。」聲明還強調,中方「強烈敦促美韓停止薩德反導系統部署進程,不要採取導致地區形勢複雜化的行動,不要做損害中國大陸戰略安全利益的事情。」此外,大陸外交部還在發表聲明之後,緊急召見南韓駐北京大使金章洙和美國駐華大使包可士,就兩國決定部署THAAD提出強烈抗議14。接著,在7月中旬的亞歐會議(ASEM)上,大陸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也反常罕見的未會晤朴槿惠,支持部署薩德的南韓京畿道知事南景弼訪問北京,也見不到對等的大陸官員。從上述外交作為可知,北京透過抗議與杯葛的外交手段,意圖讓南韓在薩德系統政策上屈服與讓步。
(三)對北韓拉攏示好
不斷擾亂東北亞安全情勢的北韓,由於是南韓薩德系統所宣稱主要對付目標,因此也將面臨全球最先進、攔截率100%的飛彈系統將會設置在北韓的「後院」15。南韓與美國國防部在聯合聲明指出,部署THAAD是為應對北韓的威脅,因此早在去(2016)年2月平壤發射「光明星4號」地球觀測衛星後,兩國政府就開始討論:「經過磋商後共同決定要部署THAAD,做為確保南韓及其人民安全的防禦措施。」南韓國防部強調,THAAD只會用來對抗來自北韓的威脅。然而,中國大陸的認知卻有所不同。
北京認為,過去為支持安理會制裁北韓,讓兩國關係蒙受損失,如今美韓合作部署薩德,對大陸而言是美韓恩將仇報16。對此,大陸改變對北韓的外交策略,也打破原先支持聯合國制裁北韓核武的立場,轉而藉著與平壤改變外交關係以牽制美國與南韓17。2016年7月11日適逢《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條約》簽訂55周年,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特別致電金正恩表達賀意,就是一個非比尋常的外交訊息。因為根據該約規定,中國大陸與北韓雙方應保證採取所有必要措施,防範外力對締約任一方的侵略18。6位南韓反對黨議員訪問大陸期間,與大陸學者座談後,一名南韓議員對記者透露,中方與會者表示,南韓面臨的最糟糕情況是大陸重新跟北韓結成血盟關係19。薩德是否拉近了北京與平壤關係,值得持續關注。
接著,巴西奧運開幕前,北韓勞動黨中央委員會副委員長崔龍海宣布出席開幕儀式。對此,慶南大學政治外交學教授金根植認為,這意味北韓在外界對其制裁逐漸強化之下,正利用奧運會開展政治活動。更有媒體分析,崔此行目的在重新與大陸恢復接觸,反制美韓部署薩德系統的威脅20。此外,北韓8月3日朝日本海再度發射兩枚飛彈,五天後的聯合國安理會原本要對此發表共同聲明譴責北韓,但由於大陸要求須加上「各相關方應該避免採取任何可能彼此挑釁和升級緊張的行動,不得以應對朝鮮核威脅和導彈計畫為藉口在東北亞部署新反導據點」,將反對薩德與譴責北韓「包裹聲明」,最終討論陷入僵局,未能通過共同聲明21。在在顯示,在「中韓朝」小三角的外交結構上,中國大陸藉著拉攏北韓,牽制南韓的薩德系統政策。
二、「中美俄」大三角外交
國立高雄第一科技大學兼任助理教授陳清泉認為,美國與中國大陸正在西太平洋重開一場冷戰,但規模要比過去的冷戰小得多,主要戰場僅限於亞太地區各國。儘管只是一場「迷你冷戰」,但這場賽局的意義極為重大。因為在地緣政治上,如果中方輸掉這場競賽,將完全被孤立,甚至面臨國家安全與讓渡東海、南海島嶼主權危機的惡夢。反過來說,如果北京能夠擴大在亞太地區的影響力並遏阻乃至削弱美國的擴張,那麼北京將可以再重返全球地緣政治舞台中心22。簡言之,儘管當前美中「迷你冷戰」的規模小得多,但攸關麥金德的「陸權」與史派克曼「邊緣地帶」的最終命運,因此對雙方而言都不可小覷。
(一)美國在南韓設置薩德動機
美國副總統拜登(Joe Biden)2016年6月20日在華盛頓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Center for New American Security)的年會上一場演講中告誡,不要忽略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存在;他說,在亞太地區,無論是在貿易、海事安全、南海問題以及東北亞的核武擴散問題上,美國都應該通過制定規則來發揮領導作用,否則,美國的競爭者們就會迅速填補空白23。因此,國內政治評論家孫昌國指出,美國透過薩德系統的部署,巧妙的計畫達成的三個目標分別是24:建立深入中國大陸內陸的飛彈監測系統,削弱大陸對美戰略威懾力;重新將南韓拉回美日韓聯盟的軌道,離間中韓關係。最後則是刺激北韓,利用北韓可能的反應讓中國大陸騎虎難下,東北亞的和平穩定再度掌握在美國的戰略節奏和控制中。
淡江大學外交與國關係教授陳一新則認為,美國在南韓部署薩德具下列好處25:其一,美國早就想在南韓部署薩德,以更有效地攔截北韓的飛彈,並保護駐紮在南韓的2萬8,500名美軍;其二,在明年底南韓引進薩德系統的同時,首爾也將引進X波段預警雷達,屆時偵測範圍除北韓外,將擴及中、俄部分領土;其三,2014年12月29日,美日韓三國國防官員簽署「韓美日對關於朝核飛彈威脅之情報共用協約」正式生效,目的在讓三國分享對北韓軍事動態、核武與飛彈動態的相關情報;其四,大陸長期利用經貿關係與龐大市場分化美韓與美日關係,現在美國利用日、韓對北韓飛彈與核武的恐懼,一舉打破北京的分化策略,並重建美國為首的東北亞聯盟。大陸外交學院國際關係研究所教授李海東也明言,美國不僅著眼於對北韓的打壓,也著眼於更長時間裡在歐亞大陸東部樹立自己的戰略優勢,把地緣政治競爭的不良意圖,貫穿到對朝鮮半島政策的實踐中26。對此,中國大陸除了「中韓朝」小三角的外交外,也展開在「大三角」的外交作為。
(二)對美勸阻外交
從前述美國設置薩德的利益動機可知,誠如臺灣戰略學會理事長王崑義教授所認為,美韓決定在駐韓美軍基地部署「薩德」系統,勢必影響全球戰略穩定27。此一情勢的發展,對於亟需穩定區域環境的中國大陸而言尤為不利。因此,北京對美方採取勸阻性外交,希望能說服華盛頓打消在南韓設置薩德系統的念頭。2016年4月,習近平在華府就曾當面向歐巴馬表示,「堅決反對」美國在南韓部署薩德反導彈系統,認為此部署會損害中國大陸國家利益,也會損害東亞地區戰略平衡,是「損人不利己」的作法28。
2016年7月1日,習近平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95周年大會上不點名批評美國到處炫耀武力,不是有力量的表現,也嚇唬不了誰。習近平認為,「什麼樣的國際秩序和全球治理體系對世界好、對世界各國人民好,要由各國人民商量,不能由一國家說了算,不能由少數人說了算。」29不過,美韓日三國領袖隨後仍在峰會做成決定,執意要在南韓境內部署「薩德」,並於2017年底完成作業。對此,大陸外長王毅表示,「我們完全有理由質疑背後的真正圖謀」30。
在美韓部署薩德系統、南海仲裁出爐後,大陸外交部門研判,美方正一改過往透過釣魚台、南海巡航等單一議題與大陸短兵相接模式,轉向「遍地開花、多點包圍」的策略,構築從南韓延伸越南的圍堵大陸新島鏈。直屬於大陸外交部的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副院長阮宗澤認為,美國採取的是「遍地開花」,藉由「製造危機」的模式,拉攏對盟友的控制,從南韓部署薩德系統、南海仲裁前後拉攏菲越等國都可見一斑。他甚至不諱言的指出,「美國這次布下『天羅地網』」,大陸國務院參事、中國人民大學國關學院教授時殷弘也認為,美國亞太再平衡正處於「收網」階段,加上日本在東海釣魚台議題上策應,試圖讓中國大陸外交「走不出去」,宛如「甕中之鱉」31。
(三)聯俄抗美
中共在亞洲崛起並快速增強軍力,讓美國感受在亞太地區優勢地位面臨威脅,並擔心中俄建立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推動「金磚五國」經貿金融合作,發展上海六國合作組織並在「亞信會議」提出新亞洲安全觀,倡議「一帶一路」經濟發展規劃藍圖,以及創設「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等措施,已經開始挑戰美國主導的國際政治經濟秩序。對此,美國國防部主管東亞安全的副助理部長鄧志強(Abraham M. Denmark),曾經多次在國會聽證會上強調,中共意圖在亞太建立「新朝貢體系」,並刻意排擠美國;同時,鄧志強曾經在共同主編的《戰略亞洲2014-15》強調,美國必須思考新方法,以維持在亞太領導地位,其中建構「亞洲聯邦防禦網」,則是應對「中國崛起」可行架構,並阻止俄羅斯進一步與中共結盟。
事實上,在近十多年裡,同樣對現行國際政治經濟秩序感到不滿的中俄兩國,雙方在戰略協作夥伴的關係不斷加強,2012年12月20日,俄羅斯總統普丁公開表示,「俄中關係處於非常高的發展水平,政治舞台上的互信和合作水平已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32。2013年3月,習近平在執政後選擇俄羅斯做為首次出訪的國家,與普丁共同簽署了《聯合聲明》,明確宣布,「在涉及對方主權、領土完整、安全等核心利益問題上相互堅定支持」,其語句含義之清楚,共同維護戰後秩序立場之堅定,毋庸贅言33。2016年適逢中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15周年及《戰略協作夥伴關係》20周年,普丁6月25日抵北京展開國是訪問的行前記者會上表示,中俄兩國的互信達到前所未有高度,兩國從「戰略夥伴」步入「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他說,「我們對國際事務所持的觀點,用外交語言來說,非常相似或完全一致。」普丁強調,「俄羅斯和中國大陸目前在國際舞台上進行協作這件事本身就是國際事務中的穩定因素。」34儘管中俄兩國之間仍因歷史糾葛與猜忌而在關係上沒有外表顯現那樣親密,然據統計,普丁與習近平2015年在不同國際場合會面次數達5次之多,兩人於2016年9月還共同出席在杭州舉行的G20峰會,其雙方利害與共的關係之緊密可見一斑。
美韓宣布在南韓部署美國研發的薩德後,已引進一組薩德系統進行實驗性部署的日本表示高度歡迎,中、俄兩國則強烈表示反對。俄羅斯雖然只有少數遠東地區被納入薩德系統的防禦地區,但是俄羅斯外交部還是聲明,為了避免區域緊張局勢加劇,反對美韓部署薩德系統,俄羅斯外交部還呼籲不要做出「考慮不周、後果無法彌補」的決定。在此情況下,習近平6月25日在與普丁進行會談後,發表3份聯合聲明對多項國際議題表達一致立場(中俄聯合聲明重點如表一);最受外界矚目的習普共識是除了反對外部干涉南海主權爭議外,就是反對美國在東北亞部署薩德反飛彈系統。這也是中俄兩國元首首度在南海及反薩德兩項議題共同發聲。
雖然,習普簽署的聯合聲明透出濃厚的「結盟」意味,但雙方在聯合聲明中首先強調:中俄關係不具結盟性質,不針對第三國,兩國發展以合作共贏為核心的「新型國家間關係」35。不過,大陸官媒《新華社》表示,中俄關係發展釋出三大信號:「更深入政治互信和戰略合作、高質量全面合作、推動公正合理國際秩序。」36可見,對於中國大陸而言,在「大三角」外交局勢裡,既然無法勸阻美國設置薩德系統,就只能藉著俄羅斯抗衡華盛頓了37。
參、軍事外交
軍事與政治的延伸,中國大陸無法藉著政治阻止南韓設置薩德系統,接下來就必須藉著軍事外交來加強戰略力量。
一、美國的遏制戰略與大陸解讀
美國網站「We are the Mighty」列舉了4年內可能發生的十場大規模軍事衝突(如表二),北京在10項中占了3項,包括亞太周邊、美國與印度都被點名為可能與中國大陸發生軍事衝突的國家或區域38。
在「中國崛起」與北韓核武導彈威脅增強背景下,美國鼓勵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並要求南韓加入亞太飛彈防禦體系39;同時,美軍規劃在日本、南韓、澳洲增建大型雷達站,以偵察北韓核武導彈和中國大陸太空武器發射部署活動。此外,美國與菲律賓、澳洲兩國分別簽署提升國防合作協議與駐軍協定,執行美軍在亞太地區輪調駐防制度,並規劃把日本與越南納入聯合軍事演習,以鞏固美國主導的防禦網40。
美國「科學家聯盟」(FAS)報告稱,大陸在遼寧等東北地區部署5個彈道飛彈部隊,其裝備的東風飛彈正瞄準關島、沖繩與朝鮮半島南端。其中,吉林、遼寧與山東等地部署的彈道飛彈分別是東風-3(射程3,000公里)、東風-21(射程2,000公里)和東風-15(射程600至900公里),均可搭載核彈頭;就射程來看,打擊對象分別為駐關島美軍、沖繩的駐日美軍、南韓軍隊(與駐韓美軍)。駐關島與沖繩的美軍可在朝鮮半島「發生緊急情況」快速增援,因此大陸屆時擬以東風-3、東風-21切斷美軍進駐南韓的通道,但薩德一部署,恐影響該戰略41。因為薩德的雷達系統未來能全時段監視中國大陸東半部的一舉一動,共軍的任何飛彈行動等同都在美國的精準監視之下,更何況美日韓還有情報分享資訊鏈,這對正處於近海擴張階段的中國大陸,無疑是個重大戰略威脅42。
更有甚者,儘管美韓進行部署薩德反導系統磋商已有多月,但無巧不巧地就選在仲裁案前夕宣布,對中國大陸而言,美國明顯是想同時在南海爭議和朝鮮半島對中國大陸施加壓力。對北京來說,在南韓部署薩德,如同當年蘇聯在美國後院的古巴部署飛彈一樣,當然不會忍氣吞聲43。政大國際事務學院院長李明2016年7月15日在南海座談會上透露,他在北京與大陸戰略專家交換意見時,大陸專家特別指出,雖然大陸周邊情勢複雜,不過當務之急還是應對美國在南韓設置的薩德反導系統44。
二、中國大陸反制薩德的軍事外交策略
為了制衡美、韓具有威脅性的薩德部署行動,中國大陸在軍事能力仍遠遜於華盛頓但卻又遠高於首爾的情況下,採取下列軍事外交作為:
(一)聯俄制衡「亞洲版小北約」
美國與南韓聯手部署薩德反飛彈系統後,大陸官方多次表達反對。《解放軍報》8月4日以〈美韓應懸崖勒馬以免冷戰陰雲重現〉為題稱,部署「薩德」絕不是單純的技術問題,而是不折不扣的戰略問題,攪動了東北亞乃至亞太地區安全局勢,為地區安全埋下多重隱患。北京認為,美國可能接續整合東北亞地區的反飛彈系統,打造亞太「反導之弧」,推進美日韓三邊軍事同盟,打造亞洲版「小北約」,屆時東北亞地區將重新籠罩在冷戰陰雲之下45;對此,中共軍方透過《環球時報》嗆聲說,「抗美援朝時都沒在怕,中國不畏懼美國威脅。」46
由於中俄兩國自韓戰以來兩國之間對於北韓問題大多數處於合作的關係,現在也一致反對域外勢力在東北亞地區加強軍事存在,反對在東北亞地區部署美國新的反飛彈據點。基此,大陸官媒《環球時報》8月12日發表〈日本欲部署薩德,中俄應聯手反制〉社論指出,中俄應在戰略進攻性武器的突防領域開展合作,嘗試開展聯合突破薩德系統的兵棋推演,兩國的戰略核打擊力量也可以接觸,對美國及其盟國的「薩德外交」予以牽制47。《解放軍報》則強調,若美韓執迷不悟,中俄下一步很可能會強力推出反制措施,南韓將成為最大輸家;因為,「歷史和現實告訴美韓,要損害中俄利益,卻要中俄忍氣吞聲是絕不可能的,要損害地區安全,卻不損害自身經濟發展更是不可能的。」48世新大學助理教授王正對此認為,自冷戰至後冷戰時期,「中美俄大三角」的變動一直是全球格局走向的關鍵指標,美國自己將俄羅斯推向中國大陸,造成如今在「中美俄大三角」中,中俄關係已遠遠強過中美和美俄兩對關係。中俄雙方「有實無名」的「戰略協作準盟國」已呼之欲出49。
(二)成本強制戰略
英國「詹氏」(Jane’s)集團研究指出,亞太地區軍費支出成長率已冠全球;2015至2020年間軍購金額更高達5300億美元,並對亞太國家形成嚴重的財政負擔。因此,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國安組顧問曾復生指出,亞太國家雖逐漸發展出細緻平衡的策略,以利在美中戰略競合架構下生存發展,但美中兩國交鋒加劇,亞太國家不僅面臨軍費攀升壓力,更將落入被迫選邊的噩夢焦慮。美國也面臨同樣的困境,因為華盛頓在亞太地區圍堵中共的「聯戰進軍構想」(Joint Operational Access Concept, JOAC)戰略,正面臨中共精心設計的「成本強制戰略」(Cost-imposing Strategy)考驗50。
目前,中共積極利用自身在亞太地緣的優勢,發展針對美國遠征軍戰力的先進武器,包括隱形戰機、潛射洲際核導彈潛艦、反艦導彈與巡弋飛彈、反衛星武器,以及北斗二代衛星定位導航偵察系統等,迫使美軍必須相應投資更多反制武器以維持優勢,但也造成美國亞太軍事戰略規劃,陷入昂貴且成效存疑的軍備競賽,不僅讓美軍在預算大幅刪減壓力下顯得捉襟見肘,更讓亞太盟國友邦對美國信心動搖51。從這趨勢看,北京評估,中美之間的軍事力量將會由於中國大陸的經濟持續強勁發展而此消彼長,最終讓美國及其盟邦因無法負擔軍事競賽成本而屈服。
(三)軍事恫嚇南韓
由於一旦薩德在南韓部署,中國大陸東北、華北、華東等大片腹地便裸露在美軍面前52。同時,薩德系統還可以與日本的神盾飛彈防禦系統聯通,薩德系統再配上可以機動推進部署的神盾防禦系統,美日就可以形成一堵針對中國大陸飛彈的無形之牆53,屆時恐妨礙中國大陸的「反介入/區域拒止」戰略推進,其中包含偵蒐美國航母,並以東風飛彈打擊的方案54。這更是北京所無法忍受的55。南韓慶南大學遠東問題研究所教授李相萬認為,部署薩德是美國為了掌握亞太地區霸權而刺激中俄的決策,其後果可能會觸發擴散性軍事競爭。由於薩德是超越南韓安全需求的武器,並且南韓政府無法介入薩德系統的運作;因此他警告,南韓若魯莽地參與到大國博弈中來,將會成為第一個犧牲者56。
李相萬的憂慮並非杞人憂天,北京不斷透過大陸專家學者與官方媒體宣告,未來一旦中美有事,位於南韓的薩德基地,都將成為共軍優先打擊目標。直屬中國大陸外交部、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副院長阮宗澤強調,當前事態仍有轉圜餘地,南韓要把握機會踩煞車,「不要一條道走到黑,不然中國大陸將採取堅決的、乾脆的、比狠的反制行動。」57《解放軍報》指出,南韓同意美國在其境內部署薩德系統,非但無助於維護自身安全和朝鮮半島和平穩定,反而使南韓淪為美國布局亞太的棋子,並且承受由此帶來的一系列安全風險;「為美火中取栗,南韓燒傷的最終只會是自己!」58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研究員楊希雨則進一步表示,未來可以加強對薩德反導系統的X波段雷達的干擾和監視;加強自身反飛彈能力建設,同時加強戰備,保證能在戰時第一時間打掉美韓前沿反飛彈系統59。《鳳凰軍事》評論員金昊也以「一旦中美有事,韓國薩德基地將被優先打擊」為題,發表評論文章直言,薩德反導系統不只對南韓沒有保護作用,甚至可能危害更大。此外,《鳳凰軍事》8月8日的報導還引述軍事專家王雲飛的話稱,一旦中美有事,在南韓部署的薩德基地、供電廠、補給基地等相關設施,都將成為中國軍隊的優先打擊目標,而這些設施都處於南韓境內,由此給南韓帶來損失和人員傷亡60。
(四)提升戰略威懾能力
中國大陸國務院參事、外交學者時殷弘表示,薩德部署嚴重影響大陸戰略利益,也會刺激東北亞局勢發展,重啟各國軍備競賽,共軍定會強化戰略威懾力量,提升反導系統隱蔽性61。歐洲理事會國際關係亞洲計畫副主任馬蒂約.杜夏特勒(Mathieu Duchamel)也認為,中共軍事力量已成為習近平外交政策中的關鍵因素,雖然北京沒打算和美國展開軍事競賽,但習近平至今的軍事改革實際上就是針對美國的「亞洲再平衡」戰略。因此,中美之間雖然沒有進行軍備競賽,但是不少跡象顯示,中共軍事現代化以核武為重,且針對的目標就是要與美國的亞洲戰略抗衡62。更重要的是,戰略威懾能力的發展,也有助於讓美韓認知到設置薩德系統將徒勞無功,進而考慮放棄此一構想。
根據瑞典斯德哥爾摩和平研究所(SIPRI)2016年6月13日發布年度報告指出,至今(2016)年1月,全球共有15,395枚核彈頭,比2015年減少455枚,其中4,120枚為部署狀態。報告顯示,俄羅斯以擁有7,290枚核彈頭居冠,美國有7,000枚居次,兩國總和占全球核彈頭總數的93%。第三名是法國(300枚),中國大陸則居第四,擁有260枚63;其中「東風系列」飛彈,包括東風-5、東風-5A、東風-5B、東風-31、東風-31A,再加上巨浪-2飛彈,共軍約有200枚左右核彈可以「直攻」美國本土。2016年4月,共軍還進行一次東風-41試射,不僅顯示已接近部署,也意味北京能打到美國的核彈頭數量將增長數倍。種種跡象顯示,未來共軍核反擊力量將會更強大,命中精準度更高,突防能力更強64。
更有甚者,與美國、俄羅斯一樣。北京正在發展10倍音速的DF-ZF高超音速武器。DF-ZF會像其他彈道飛彈那樣呈現出射向太空的彈道,但相似點僅此而已。DF-ZF實際上並不進入地球近地軌道。相反,它俯衝並再次拉起以控制方向、速度和高度,最後能以10倍音速的速度向目標俯衝,被設計用來攔截彈道飛彈的防禦系統很可能無法擊落它。近3年內,中國大陸已對其高超音速武器進行了7次測試,其中6次被認為成功65。
東亞統合研究中心執行長蔡翼指出,未來大陸可以利用高超音速飛行器投送核子彈頭,穿透美國日益嚴密的導彈防禦系統,遂行戰略核打擊66。軍事科學院中美防務關係研究中心主任趙小卓更公開表示,中國大陸必以多種手段予以防範和反制。如可發動電子戰,對薩德實施強烈電子干擾。必要時可使用已7次成功試驗10倍音速的超高音速飛彈,將使包括薩德在內的現有反飛彈系統一夜過時67。
肆、經濟外交
在反制「薩德」系統的經濟外交策略方面,中國大陸由於目前是全球大二大經濟體,除了無法用來對付第一大經濟體的美國,只能在國際經濟重大議題上採取不合作態度之外,對於其他政治打擊與拉攏對象,卻是非常有用的外交工具。
一、有限度經濟懲罰南韓
近年南韓運用北韓金正恩和大陸關係相對冷淡時機,大力搶攻大陸市場,亦與大陸簽署了自由貿易協定,每年雙邊貿易額早已超過2千億美元,多於兩岸貿易金額。而南韓廠商大陸投資亦已有相當程度擴張,連原本由臺商撐起的東莞和昆山,目前已有韓資介入,給臺商帶來相當大的競爭壓力68。美國與南韓聯手部署「薩德」反飛彈系統,已引起中國大陸激烈反彈,不僅演變成東北亞重大戰略對抗危機,也讓大陸經濟制裁南韓勢在必行。
南韓決定設置薩德後,大陸透過部分媒體、機關間接向韓方施壓。中共《解放軍報》表示,薩德入韓嚴重破壞中韓戰略互信,勢必動搖中韓經貿關係發展的基礎,於南韓而言得不償失69。《新華社》8月1日也以「薩德入韓是危害東北亞安全的毒藥」文章直言,部署薩德將嚴重損害南韓與周邊國家政治互信、引起嚴厲經濟反制措施70。《環球時報》8月9日社評則警告,南韓應保持理性,充分理解自身在中美戰略博弈所處位置,不能「魚與熊掌」都要71。所謂魚與熊掌,意味著不能一面拿大陸所提供的經濟好處,另一面卻又在安全方面投入美國陣營,並因此而損害中方的安全。
根據南韓方面評估,大陸制裁南韓的主要手段將是「非關稅貿易障礙」;也就是說,雙方簽有自由貿易協定,大陸不方便提高關稅來對付南韓商品,但仍可用行政卡關手段阻止南韓特定商品進入大陸市場。一旦陸方正式啟動對南韓經濟制裁,那韓製商品就不只車載電池會吃閉門羹,連積體電路、面板、汽車、機械、民生日用品,乃至旅遊、金融等服務商品,被列為制裁對象的可能性都不能排除。而無論制裁的確切幅度如何,南韓廠商在大陸的優勢地位,都會黯然失色72。
值得注意的是,大陸及南韓媒體與網路都盛傳北京對影藝界發出「限韓令」,要「調控」韓流,韓星參與的活動喊停,演出的戲劇、電影、綜藝節目被刪或延播,甚至已有韓星拿不到商業簽證,無法赴陸演出,影響擴及53部戲及池昌旭、李英愛等42位韓星73。例如2016年8月4日大陸接連取消了韓星的演出和歌迷會活動。電視劇演員金宇彬和秀智的北京粉絲會被取消,女子組合Wassup原定8月5日參加江蘇省演出的計畫也宣布泡湯74,造成南韓輿論界的憂慮與嘩然。
儘管至今總體來看韓中兩國仍然正常交流,中方至今未在經貿、通關等領域針對南韓採取報復,中方刪除韓星戲份,韓國歌手在華演唱會被取消等說法也多為謠傳。但是,北京對南韓的經濟外交制裁手段,明顯正逐步加重當中。南韓商人進出大陸的多次簽證開始緊縮75。據《韓國先驅報》報導,南韓免稅店業者也在這波衝擊中首當其衝,去(2016)年中秋節中國旅行社預訂赴韓國樂天免稅店購物的人數比2015年同期下挫20%。中韓關係緊張,韓國娛樂和化妝品相關企業股價連日出現暴跌。另一方面,原本大陸有3千名民眾組團,準備於9月1日赴南韓,觀賞陸韓足球賽,並給大陸隊加油,但此項赴韓觀球活動已告取消;原本預定9月前往南韓的5,000人級企業獎勵旅遊,如今也被取消。這樣的事例,正在增加之中76。
二、經濟拉攏俄羅斯與北韓
遭受西方兩年多的制裁,致使俄羅斯經濟原油價格重跌與盧布貶值,GDP大幅萎縮77。另一方面,習近平為推動「一帶一路」發展規劃,需要和諧國際環境,因此積極強化與俄羅斯的戰略協作互惠關係。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國安組顧問曾復生指出,俄羅斯在2016年5月下旬的「俄羅斯-東協」峰會,曾經表態對南海問題「不持立場」,讓北京當局警覺莫斯科在中美競合架構,將傾向平衡策略。但是,習近平仍以「國是訪問」規格接待普丁,在發表反對薩德系統的聯合宣言同時,簽署了金額高達62億美元高鐵合作案與30項經貿互惠合約78。同樣值得注意的是,中俄兩國不僅加強戰略合作,在邊境貿易也加強交流。位處東北的黑龍江,國境線與俄羅斯接壤2,981公里,中國大陸正打造「中蒙俄經濟走廊」─黑龍江海陸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規劃,藉由鐵路和海運,將中俄經貿串連起來79。
在朝鮮半島方面,在決定設置薩德導致傳出「禁韓令」的同時,中國大陸與北韓的貿易則開始出現回暖的狀況,琿春─羅津─上海航線,在2016年3月聯合國安理會通過制裁北韓案時曾經中斷,不過在南韓決定設置薩德系統之後,該航線悄悄復航。一艘運載1,000噸木材的貨船8月6日從北韓羅津港出發,9日抵達上海港,意味著兩國貿易關係正逐步上升當中80。此外,西方媒體也報導,儘管中國大陸支持聯合國制裁北韓決議案,對平壤進行經濟禁運的經濟制裁政策。然近來北韓被發現出口至中國大陸的鐵與金屬礦的運輸量「數以千噸計」81。這顯示,北京為了要制衡南韓的薩德系統,在惡化雙方關係的同時,必然藉著與北韓經貿關係的回溫做為平衡。
伍、結語
近年來,北韓不斷以試射飛彈的挑釁與對美國盟邦所造成的安全威脅,中國大陸所主導的「六方會談」卻無法約束北韓的軍事冒進行為,北京甚至被認為過於偏袒平壤政權,才導致朝鮮半島的危機加劇。在此安全困境之下,原本在中、美之間扮演戰略平衡者角色,2015年9月甚至不顧華盛頓的抗議前往北京出席反法西斯週年紀年活動的朴槿惠,最終決定接受美國的建議,設置薩德反飛彈系統。
但對中國大陸而言,設置薩德系統已經遠遠超過南韓安全的需求,讓美方主導的亞太版的小北約隱然成形,逼迫中俄朝抱團、朝向回歸冷戰時代尖銳對立的方向發展82。儘管,如本文前面所述,北京採取政治、軍事與經濟外交諸般手段,意圖逼迫南韓放棄薩德系統的設置決策,進而打破此一遏制中國大陸崛起的「小北約」,除了部分政治人物與民間反對意見外,美國、南韓並未因為中國大陸的外交努力而改變政策。大陸要重新掌握東北亞的主導權,妥善解決南韓設置薩德所導致的危機,顯然必須要發展出一套可以控制北韓,拉住南韓並能說服美國的操作方式83。特別是為南北韓都能提供安全保障,並且在軍事上發展足以反制薩德的系統,增加嚇阻美國的新武器或投送載具,以防止第三方攪局;政治上則必須透過多邊協商的模式,創造東北亞朝向永久和平的格局,這將是考驗中國大陸外交的一大難題,也是北京未來的必然抉擇84。

註1:Defense Industry Daily staff, “THAAD: Reach Out and Touch Ballistic Missiles”, Defense Industry Daily, Jul. 27, 2016.
註2:“South Korea should think twice before deploying US THAADs – Chinese FM”, RT, Jul. 25, 2016, https://www.rt.com/news/353178-thaad-beijing-warning-seoul/
註3:Bingxin Li, “Deployment of US THAAD Nuclear Missiles in South Korea Threatens China’s Security”, Global Research, Aug. 4, 2016, http://www.globalresearch.ca/deployment-of-us-thaad-nuclear-missiles-in-south-korea-threatens-chinas-security/5539514
註4:“‘Purely defensive’: Seoul discards China’s concerns over US’ THAAD system”, RT, Aug 8, 2016, https://www.rt.com/news/355016-defensive-thaad-seoul-china/
註5:Kukil Bora, “THAAD In South Korea: Seoul Won’t Share Radar Information On North Korea’s Missile, Nuclear Capabilities With Japan”, The News Week, July 29, 2016 Issues, pp. 41-43.
註6:“South Korea presidential office says China ‘out-of-place’ on THAAD”, Reuters, Aug 7, 2016, http://www.reuters.com/article/us-southkorea-china-thaad-idUSKCN10I0BN
註7:劉必榮,〈薩德背後的外交博弈〉,《中國時報》,2016年8月8日。
註8:Scott Snyder, “China’s Limited Retaliation Options Against The THAAD Deployment In South Korea”, Forbes, Aug 9, 2016, http://www.forbes.com/sites/scottasnyder/2016/8/9/chinas-limited-retaliation-options-against-the-thaad-deployment-in-south-korea/#5d11d5e07a98
註9:陳建瑜,〈若暫緩薩德 冷戰危勢見轉機〉,《旺報》,2016年8月5日。
註10:K.J. Kwon and James Griffiths, “South Korea reveals location of THAAD missile defense system”, CNN, Jul. 13, 2016, http://www.virginiafirst.com/weird-news/south-korea-reveals-location-of-thaad-missile-defense-system
註11:陳君碩,〈憂菲轉向陸 美拉攏臺韓反制〉,《旺報》,2016年7月9日。
註12:Elizabeth Shim, “U.S. missile defense chief in South Korea to discuss THAAD”, UPI, Aug 11, 2016, http://www.upi.com/Top_News/World-News/2016/8/11/US-missile-defense-chief-in-South-Korea-to-discuss-THAAD/6851470927354/
註13:蔡浩祥,〈魚與熊掌 朴槿惠須有所取捨〉,《旺報》,2016年8月10日。
註14:陳柏廷,〈美韓部署高空防衛系統 陸急召兩國大使〉,《中國時報》,2016年7月9日。
註15:Amanda Macias, “North Korea will now have America’s most advanced missile system in its backyard”, Business Insiders, Jul. 9, http://www.businessinsider.com/thaad-missile-defense-south-korea-north-2016
註16:Wu Riqiang, “South Korea’s THAAD risks rising tensions with China”, East Asia Forum, Aug. 6, 2016, http://www.eastasiaforum.org/2016/08/06/south-koreas-thaad-risks-rising-tensions-with-china/ 
註17:OP-ED, “THAAD cripples UN unity on NK nukes”, Global Times, Aug 11, 2016.
註18:主筆室,〈薩德飛彈牽動兩個三角關係〉,《旺報》,2016年8月1日。
註19:陳君碩,〈薩德損中利益 無異背後捅刀〉,《旺報》,2016年8月12日。
註20:徐維遠,〈崔龍海參奧 美韓憂中朝恢復接觸〉,《旺報》,2016年8月2日。
註21:Michelle Nichols, “China’s unease over THAAD thwarts U.N. censure of North Korea missile”, Yahoo News, Aug 10, 2016, https://www.yahoo.com/news/chinas-unease-over-thaad-thwarts-u-n-censure-205458370.html
註22:陳清泉,〈美中迷你冷戰 震央在臺灣〉,《中國時報》,2016年6月7日。
註23:林永富,〈拜登示警 陸隨時填補亞太真空〉,《旺報》,2016年6月22日。
註24:孫昌國,〈反制薩德路漫漫 京應上下而求索〉,《旺報》,2016年8月2日。
註25:陳一新,〈美韓部署薩德 中俄跳腳〉,《中國時報》,2016年7月10日。
註26:陳君碩,〈薩德恐掀新冷戰 中朝重回血盟〉,《旺報》,2016年8月12日。
註27:王崑義,〈薩德系統打破新型大國關係〉,《旺報》,2016年7月11日。
註28:Phillip Schrank, “South Korea, THAAD, and the China Problem”, The Diplomat, May 30, 2016, http://thediplomat.com/2016/5/south-korea-thaad-and-the-china-problem/
註29:中國新聞組,〈建黨95年 習近平:不信邪不怕邪〉,《世界日報》,2016年7月2日。
註30:主筆室,〈部署薩德 朴槿惠的痛苦豪賭〉,《旺報》,2016年8月5日。
註31:陳柏廷、藍孝威,〈美圍堵中國 部署南韓→越南新島鏈〉,《中國時報》,2016年8月4日。
註32:蔡育,〈美戰略制衡 逼迫中俄越走越近〉,《旺報》,2016年6月27日。
註33:馮瑋,〈中俄聯手壓制 日暗自叫苦〉,《旺報》,2016年6月14日。
註34:中國新聞組,〈普亭:中俄晉升「全面戰略夥伴」〉,《世界日報》,2016年6月24日。
註35:潘維庭,〈習普聯合聲明 反外界干涉南海〉,《旺報》,2016年6月27日。
註36:蔡敏姿,〈普亭訪習近平 釋出三信號〉,《經濟日報》,2016年6月27日。
註37:蔡育?,〈中俄聯手抗西方 日本皮繃緊〉,《旺報》,2016年6月26日。
註38:潘維庭,〈4年內恐爆10戰 中美對抗入列」,2016年6月19日。
註39:曾復生,〈美國《亞太海上安全戰略》虛實〉,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2015年9月11日,http://www.npf.org.tw/2/15381
註40:張玉琴,〈『重返亞洲』奏效 亞太諸國爭投美懷抱〉,《世界日報》,2016年5月24日。
註41:SCMP Editorial, “US must ditch deployment of THAAD missile-defence system”,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Jul. 31, 2016, http://www.scmp.com/comment/insight-opinion/article/1997062/us-must-ditch-deployment-thaad-missile-defence-system
註42:Sukjoon Yoon, “THAAD in South Korea: What Does It Really Mean for China?”, The Diplomat, July 12, 2016, http://thediplomat.com/2016/07/thaad-in-south-korea-what-does-it-really-mean-for-china/
註43:李菁羽,〈中美鬥而不破 兩岸何必弄僵〉,《聯合報》,2016年8月5日。
註44:陳君碩,〈李明:陸南北受壓 臺海先求穩〉,《旺報》,2016年7月16日。
註45:陳君碩,〈薩德或促日韓共享軍情 威脅陸〉,《旺報》,2016年8月8日。
註46:楊家鑫,〈陸嗆:抗美援朝時都沒在怕 殲-20部署面向南海〉,《中國時報》,2016年5月31日。
註47:Op-Ed, “China, Russia should join to foil THAAD”, Global Times, Aug 12, 2016.
註48:陳建瑜,〈美韓薩德掀冷戰 軍報促懸崖勒馬〉,《旺報》,2016年8月5日。
註49:王正,〈中美俄日形成戰略四角格局〉,《旺報》,2016年6月23日。
註50:曾復生,〈美國《亞太海上安全戰略》虛實〉,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2015年9月11日,http://www.npf.org.tw/2/15381
註51:曾復生,〈中美交鋒 亞太苦悶〉,《中國時報》,2016年6月8日。
註52:James Griffiths and Joshua Berlinger, “What is THAAD and why are countries upset?”, CNN, Jul. 13, 2016, http://www.localsyr.com/news/what-is-thaad-and-why-are-countries-upset
註53:Bruce E. Bechtol Jr., “Why is THAAD so important?”, The Korean Times, Aug. 9, 2016.
註54:潘維庭,〈薩德削弱東風 探測陸1/3彈道飛彈〉,《旺報》,2016年8月11日。
註55:張國威,〈薩德削弱火箭軍 覆蓋陸東半邊領空〉,《旺報》,2016年7月9日。
註56:林永富,〈韓專家:韓將成大國博弈犧牲者〉,《旺報》,2016年8月1日。
註57:藍孝威、陳柏廷,〈薩德導彈危機陸祭5招反制〉,《中國時報》,2016年8月4日。
註58:林永富,〈陸官媒批薩德入韓 禍害東北亞〉,《旺報》,2016年8月1日。
註59:林永富,〈報復薩德 陸鷹派倡摧毀性打擊〉,《旺報》,2016年8月2日。
註60:陳柏廷,〈美中不合 薩德恐淪打擊目標〉,《中國時報》,2016年7月9日。
註61:蔡浩祥,〈反制薩德 陸恐聯俄、停止制裁北韓〉,《旺報》,2016年8月10日。
註62:徐維遠,〈習近平軍事改革 衝著美國來〉,《旺報》,2016年5月30日。
註63:林瑞益,〈全球核彈頭數量 俄居首陸第4〉,《旺報》,2016年6月15日。
註64:楊俊斌、陳怡君,〈陸260核彈頭 200枚可襲美本土〉,《旺報》,2016年7月10日。
註65:林瑞益,〈陸造高超音速武器 突破飛彈防禦〉,《旺報》,2016年6月24日。
註66:蔡翼,〈大陸加速戰略打擊現代化〉,《旺報》,2016年6月01日。
註67:林瑞益,〈陸地下核武長城 綿延5000公里〉,《旺報》,2015年11月21日。
註68:“China Threatens South Korea Over THAAD Deployment”, The American Interest, Aug11, 2016, http://www.the-american-interest.com/2016/08/11/china-threatens-south-korea-over-thaad-deployment/
註69:林永富,〈陸官媒批薩德入韓 禍害東北亞〉,《旺報》,2016年8月1日。
註70:徐維遠,〈危害東北亞毒藥 陸反對薩德入韓〉,《旺報》,2016年8月3日。
註71:蔡浩祥,〈部署薩德中美博弈 陸籲韓2選1〉,《旺報》,2016年8月10日。
註72:主筆室,〈薩德連累韓經濟 臺願順勢進取?〉,2016年8月8日。
註73:廖慧娟,〈限韓令發威 李英愛等42星遭殃〉,《旺報》,2016年8月6日。
註74:國際中心,〈陸劇封殺韓星 都是「薩德」惹的禍?〉,《聯合報》,2016年8月3日。
註75:Bloomberg News, “China to Assess Using Trade to Hurt South Korea Over Thaad”, Bloomberg, Aug 12, 2016, http://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6-8-12/china-said-to-assess-using-trade-to-hurt-south-korea-over-thaad
註76:陳君碩,〈韓媒控陸 拿所有王牌折磨韓〉,《旺報》,2016年8月7日。
註77:主筆室,〈習普聯合聲明 新冷戰儼然成型〉,《旺報》,2016年6月28日。
註78:曾復生,〈應對普丁 習近平展現大國自信〉,《旺報》,2016年6月27日。
註79:藍孝威,〈薩德導彈『敲邊鼓』黑龍江一帶一路 創中蒙俄新經貿〉,《中國時報》,2016年8月13日。
註80:陳君碩,〈薩德恐掀新冷戰 中朝重回血盟〉,《旺報》,2016年8月12日。
註81:Elizabeth Shim, “Report: North Korea exports of iron ore to China surging”, UPI, Aug. 11, 2016, http://www.upi.com/Top_News/World-News/2016/08/11/Report-North-Korea-exports-of-iron-ore-to-China-surging/3681470932108/?spt=su&or=btn_tw
註82:張國威,〈亞太角力 臺應審慎不站隊〉,《旺報》,2016年8月13日。
註83:Liang Tuang Nah, “China and North Korea’s Missiles”, The Diplomat, July 18, 2016, http://thediplomat.com/2016/07/china-and-north-koreas-missiles/
註84:孫昌國,〈東北亞和平 考驗陸外交〉,《旺報》,2016年8月11日。

公告日期: 2017-06-09

供稿單位: 司令部/督察長室

:::

媒體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