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習近平掌握軍權策略
海軍少校 王佑年
提  要:
習近平在十八大後成為中共第五代領導人,在胡錦濤的「裸退」下迅速完成「三位一體」的接班,在權力的集中上更勝於江澤民與胡錦濤兩位前任領導人。完成接班後的習近平提出「中國夢」的長程國家願景與「強軍夢」的建軍理念,並且在軍隊中大力推動反貪腐及各項改革,透過成立各項改革小組建立起屬於自己的指揮體制,再加上習近平的從軍背景、擁軍經歷等等的優勢條件,讓習近平在軍隊中獲得較高的支持度與更能夠迅速進入軍中,使權力更加集中。
關鍵詞:政治繼承、黨軍關係、軍權掌握、軍隊控制
Abstract
Xi Jin-ping became the fifth-generation, three-in-one national leader at the 18th Party Congress with Hu’s complete retirement. Xi’s concentration of power is higher than the two former leaders Jiang Ze-min and Hu Jin-tao. After taking office, Xi Jin-ping proposed the long-term vision of the China Dream and the dream of a strong military and vigorously promoted the campaign of reform and anti-corruption in the army. Through the setting up of various reform groups, he established his own command structure with his advantage of military background and won a higher degree of support from the army, assimilating into the military quickly and consolidating his grip on power.
Keywords:party-military relations, military power, control of the military
壹、前言
從2002年至2012年之間,中共軍隊歷經多年的文人領導掌軍,在「黨指揮槍」的最高原則下,江澤民與胡錦濤也各自建立屬於自己時代的掌軍模式。習近平上任之後,除了繼承前任領導人的既有體制與職務上所賦予的權力外,同時也必須採取實質上對軍隊控制的作為,才能全面性鞏固領導人的軍事指揮權,而習近平並非由前任領導人指定接班,無法延續前任領導人的威望來治軍,由於習近平為各派系間協商所決定的領導人選,因此在接班初期必須在派系間取得平衡,才能順利坐穩領導人大位,在軍權上的掌握,也勢必面對派系橫生的複雜關係。
貳、習近平軍權掌握歷程
習近平在2013年3月14日的第十二屆全國人大第一次會議上,順利當選中共國家主席和中央軍委主席,自此完成所有領導職務的權力繼承。在完成三位一體(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的接班後,在頭銜上習近平已經成為權力繼承人,在軍中順利從胡錦濤手中接任中央軍委主席,藉由中共權力繼承的模式及擅長的意識形態宣傳,使軍隊從觀念上接受習近平成為新一代領導人,同時在輔由江、胡兩人所制定的軍隊法規,從外在層面要求軍隊服從中央軍委主席的指揮命令,提供習近平控制軍隊的權力來源。
一、政治繼承
中共領導人在鄧小平之後的江、胡兩人均由鄧所指定,然習近平是鄧後唯一沒有具備前任領導人指定的接班人,是在集體領導下派系妥協的結果,無有力後盾,政治繼承上面臨的挑戰更加嚴峻。由於中共最高領導之政治繼承,實際上至今尚未制度化,除了前任領導人的指定外,在移轉的過程必須經過派系的鬥爭與領導精英的較勁,因此在威權體制下領導人更換,往往象徵派系權力的消長1。在江澤民及胡錦濤的接班上,都是經過鄧小平此等的政治強人指定,因此在鄧小平的強勢影響下,掃除了江、胡在接班上的困難,而習近平並無前任領導人的指定,因此要在中共領導菁英中脫穎而出,便必須獲得各方派系的認同,而在中共主要派系之中,可分為以中共高層官員的子女為主的太子黨、以江澤民為首的上海幫及以胡錦濤為首的團派(共青團),因此在領導人的選拔上,必須要獲得三派的妥協同意才有機會出線2。
在十八大前中共的派系爭鬥主要分做兩大團體,第一派由上海幫與太子黨聯手,而第二派則為團派。上海幫與太子黨的代表性人物為江澤民及曾慶紅,團派代表則是當時領導人胡錦濤,上海幫與太子黨所挑選的儲備人選原為薄熙來,而團派則推派由李克強接班人,由於在王立軍事件後薄熙來就此失勢3,也使得上海幫及太子黨遭受政治上的挫敗,轉而支持習近平。而習近平非屬上海幫及團派,因其父為中共元老習仲勛的身分,故普遍被認為與太子黨較有淵源,因其派系色彩較為淡薄,能夠以較中立的立場尋求團派及上海幫的合作關係,反而使習近平成為在三個派系較能接受的人選4。
習近平因為父親習仲勛的關係,在軍隊中被視為「自己人」,在先天上的條件影響下,習近平在一上任就比江澤民、胡錦濤更能讓軍隊接受。加上胡錦濤在十八大後澈底「裸退」,促使習近平順利接掌中央軍委主席,而中央軍事委員會的領導原則是首長制,也使得習近平在中央軍委會的擁有最後裁量權,也提供習近平掌握軍權的根基。
二、意識形態的控制
習近平在胡錦濤之後擔任第五代的集體領導人,在胡錦濤的裸退的之後迅速接任黨、軍、政的三位的最高領導人,被視為江、胡之後首位完全集權的新領導人。習近平在上任後隨即於一趟「復興之路」的參觀展覽中提出復興中華民族的「中國夢」,一個月後又在考察海口艦時提出能打仗、打勝仗的「強軍夢」,做為習近平執政後的主要理念,期望以國家的、集體的夢想,做為新領導執政的集體共識。而在將近2年後習近平延續中國夢的理念,在一次江蘇調研的機會下,提出「四個全面」的概念:「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國、全面從嚴治黨。」此概念被普遍認為是「習理論」,預期將成為習近平的理論體系5。「四個全面」以發展是時代的主題和世界各國的共同追求、改革是社會進步的動力和時代潮流、法治是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保障、從嚴治黨是執政黨加強自身建設的必然要求,做為闡述的主軸,在經濟上更要使社會平衡發展,整合市場經濟與政府控制的力道,在政治上則希望以法律及制度上管理國家,同時也正面看待黨內的問題,希望以嚴格監督的方式,強化黨的紀律與建設,建立自己的個人權威,以「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做為核心目標,其他「三個全面」做為基本途徑、重要保障和政治保障,成為習近平推進改革工程和建設小康社會的決心,而在2016年10月召開的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中後發表的決議文,也確立了以習近平為核心的「習核心」,而其治國理政評述也成為具體意識形態6。
在軍隊中,習近平提出要求建設一支「聽黨指揮、能打勝仗、作風優良」的人民軍隊,其中便將聽黨指揮列為首要任務7。中共每一代領導人對於軍隊都有其要求主軸,在主軸中也會透露出軍隊未來的目標與面臨的現況,而每一代領導人也無不把重心置於「以黨領軍」的前提下,不論軍隊如何轉型或戰場環境如何變化,軍隊在意識上都必須以對黨的忠誠不二為基本條件,在此一條件下謀求轉型與改革。
習近平上任後在軍隊面臨「軍隊非黨化」、「軍隊非政治化」、「軍隊國家化」的論述及意識形態的滲透上,也必須更加束緊軍隊的「黨性」,要毫不動搖堅持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任何時候及任何情況下堅決聽黨的話、跟黨走8。習近平上任後特別要求全軍和武警部隊各級黨委(支部)會議室統一懸掛五代領導人對軍隊的題詞9:
毛澤東:「堅定正確的政治方向,艱苦樸素的工作作風,靈活機動的戰略戰術。」
鄧小平:「為把我軍建設成為一支強大的現代化正規化革命軍隊而奮鬥。」
江澤民:「政治合格、軍事過硬、作風優良、紀律嚴明、保障有力。」
胡錦濤:「忠誠於黨、熱愛人民、報效國家、獻身使命、崇尚榮譽。」
習近平:「努力建設一支聽黨指揮能打勝仗作風優良的人民軍隊。」
一方面從意識形態著手,要求部隊官兵熟記歷任領導人對軍隊要求,以「聽黨指揮」做為其根本要求,強調軍人必須絕對「忠誠」,忠於黨的指揮,要求軍人必須先服從黨的命令的前提下,其次才是實踐為人民、國家犧牲奉獻的目標,因此在共軍軍人的核心觀念中,「忠誠」最核心的價值觀念,視黨的命令是淩駕於一切,然後是人民,其次才是國家,對於黨必須絕對忠誠,並且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另一方便,也藉此驗證黨委在部隊執行政治工作的成果,瞭解黨委對於中央指示的工作執行程度,瞭解黨委在軍隊中的實際運作狀況。習近平因此要求黨委確實發揮基本職能,以推動中央精神的貫徹落實,一方面要推動學習貫徹習近平的重要講話精神,另一方面也要確保中央政令暢通、決策落地生根10。習近平深知未來要掌握軍隊及推行軍隊反腐的工作必須先掌握黨委在軍中的實力,先抓牢黨委對於黨中央的忠誠,才能夠藉由黨委確實控制軍隊。
中共軍隊在面對內部本質上的改變,以及自西方國家傳入「軍隊國家化」的觀念影響,再加上官兵危機意識淺薄,在部隊中普遍存在「走過場」的風氣下,在在影響習近平對於軍隊的掌握11。習近平自掌握軍權後,便積極視察七大軍區、海陸空以及武警部隊,在屢次發表談話中多次提及「以黨領軍」的論述,顯見國家領導人對於軍隊的掌握仍有需多疑慮,同時也一再強調「聽黨指揮、能打勝仗、作風優良」的強軍目標,然自習近平主持第一次中央軍委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領導小組會議後,提到「聽黨指揮」的論述篇幅逐漸減少,而加大幅度的提到提升作戰能力、加速現代化建設及依法治軍的論述,可略知習近平在強軍工作上已逐漸將重點置於「能打勝仗」及「作風優良」的階段,對於軍隊的控制及掌握上已經獲得初步的進展,以思想政治建設做為前提,強化對軍隊的絕對領導,在進一步完成打勝仗、好作風的軍隊改革12。
三、以法治軍手段
(一)軍權掌握的法源依據
中共在毛澤東、鄧小平之後,黨內已無軍界領導強人,第三代領導人江澤民、第四代領導人胡錦濤均和軍隊無直接淵源,對於軍隊的領導必須仰賴許多誘因與組織規範。第三、四代領導人為了抓緊軍權,將重心放在法治的層面上,強調以黨領軍的原則下,逐漸尋求在正式的文件中納入此一原則,確保軍隊在法理上對黨的服從,中共自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後,為了強調了軍隊黨組織建設問題,將「黨的地方和軍隊中的組織」列為一章,這種體例一直被沿用到十一大黨章為止,在第九次修正黨章中提到:「無產階級專政的國家權力機關,共軍,和共產主義青年團、工人、貧下中農、紅衛兵及其他革命群眾組織,都必須接受黨的領導」,首次在黨章內正式列入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加強對軍隊的控制。隨著「依法治國」的理念提出,中共對外宣稱在法理上訴求依照憲法和法律規定,通過各種途徑和形式管理國家事務13,因此在正式條文亦逐漸強調以黨領軍的規則,使其對均軍隊的控制添增合法性以更臻周延。
1.中國共產黨章程:
中國共產黨章自1921年草創,內容規範中共黨的組織、幹部職責、紀律等等工作,其中前六部黨章都是在共產國際指導下修訂,直到1945年的七大黨章因共產國際解散,由中國共產黨獨立自主制訂。黨章草創時期並未登載對軍隊控制相關條文,直至第九次修正時,加入無產階級各項組織均需接受黨的領導,其中特別述明共軍,開始強調以黨領軍之規定;在第十二次修訂時,將總政治部列為中央軍委所屬之組織,負責軍隊中政治工作推展;第十三次修訂將中央軍委會人事權責加入中央委員會管轄;第十四次修訂時,強調堅持黨對共軍和其他人民武裝力量的領導,此後至十八大為止,均維持相同定調14。在江澤民十四大時將黨章內加入黨領導軍隊的條文,又在十五大的政治報告中,提出「依法治國」的基本理念,並且將國家定調為「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如此在本身未具有軍事背景的條件下,仍然能夠憑藉黨章賦予的權利,以「黨章」領導軍隊,再輔以「依法治國」的基本方略,更能穩固未來領導人掌握軍隊的合法性。
2.中共憲法:
為實現江澤民依法治國理念,江澤民在1999年修憲時將此理念列入憲法,強調中共實行依法治國,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在憲法中雖然未直接述明「以黨領軍」的條文,但在序言中提到「中國各族人民將繼續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在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重要思想指引下,堅持……。」在憲法中直接將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列為必要條件;另外在第九十三條中規定:「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領導全國武裝力量。」依照現行中共黨國體制,黨中央軍委會與國家中央軍委會均為「一套人馬,兩塊招牌」的方式編成,因此黨中央可直接透由軍委會控制軍隊,在法理上中共仍可透由國家中央軍委會指揮部隊,依據上述憲法規定,中共「以黨領軍」仍具有合法性15。
自江澤民上任後,便全面推動依法治國理念,強調所有政策都應服膺於法律的規範,塑造領導人公正平等的良好形象。同時也藉由補改法律內容達到所望的目標,使自己的權力合法化,進而支撐本身領導中共的正統性,胡錦濤也順著「江規胡隨」的潮流,持續主張依法治國,強調法治亦是黨建設的重要一環,在十年的任期中推動建設法治政府的目標16,一切以符合憲法與法律規定為前提,也藉由憲法支撐共產黨統治中國大陸的法理性。
(二)習近平法治之路
中共在2014年10月20日召開四中全會,這是首次以法治作為主題的四中全會,將「依法治國」做為會議主軸。習近平上任後在十八大四中全會上也提出依法治國的戰略部署,以「堅持黨的領導、堅持人人平等、堅持依法治國、堅持從實際出發。」做為依法治國的基本理念,仍然以黨的絕對領導為最主要前提,並將「法治」做為治國手段17。同時也要求軍隊扎實推進依法治軍、從嚴治軍,在軍隊中發展依法治軍理論和實踐,構建完善軍事法治體系,從法理上更實際的控制軍隊,要求確保部隊在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堅決聽從黨中央、中央軍委指揮18。
為延續依法治國的執政理念,習近平也要求軍隊推展推進依法治軍及從嚴治軍工作。為了強調依法治國的決心,中共在十八大四中全會頒布《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說明依法治國等同於黨的領導,並且規劃中共將朝向憲法實施和監督制度、完善立法體制、建設法治政府、保障司法公正、最高人民法院設立巡迴法庭、設立跨行政區劃的人民法院和人民檢察院、建立檢察機關提起公益訴訟制度、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等法治制度改革,期許以法治國從實際出發,走出具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道路,而其中也提到在軍隊中改革軍事司法體制機制,完善統一領導的軍事審判、檢察制度,同時加大軍事法規執行力度,堅持從嚴治軍鐵律19。在該決定頒布後,軍中將領也罕見的集中撰文學習該決定,37位大軍區正職以上領導集中在《中國軍法》雜誌中撰文發表依法治軍的理念,以表達對於習近平依法治國理念的效忠20。在2015年2月27日軍隊中便頒發《關於新形勢下深入推進依法治軍從嚴治軍的決定》,要求軍隊健全完善軍事法規制度體系,要落實軍事法規制度的執行,堅持「有法必依、執法必嚴、違法必究」。在現代化正規化建設的同時,仍要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將黨對軍隊領導等同於以法律治理軍隊,也灌輸黨領導軍隊的合法性。
透過法律抓緊對軍隊的控制權,也透過法律說明黨的合法領導,而領導人藉由黨控制法律,在藉由法律約束軍隊,在中共的思維裡,法律與軍隊都成了一種「工具」21。法律這個「工具」,同時也是約束軍隊的利器,在習近平大規模的反腐肅貪下,軍隊中揪出郭伯雄及徐才厚等高階將領,並且以開除黨籍、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等手段予以肅清22,高調地向共軍宣示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也藉由法律的手段加深對軍隊的控制。
2015年3月15日在中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閉幕式上,將習近平提出的「四個全面」被確立為治國理念。「四個全面」是習近平視察江蘇省時首次提出,內容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推進依法治國、全面從嚴治黨。」其中「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是延續胡錦濤於十八大時提出的戰略任務23,「全面深化改革」則是在三中全會提出的重要決定24,而「全面推進依法治國」是四中全會通過的決定。四個全面被定調為習近平治國理念,也說明習近平將「改革」及「法治」做為治國的途徑,同時也是治軍的手段,藉由建造一個「改革」及「法治」下由黨領導下的法治軍隊。
參、習近平掌握軍權戰術
一、軍事背景
習近平與軍隊關聯最早來自其父為習仲勛,習仲勛最早是為陝甘邊區蘇維埃政府主席,在鄧小平執政時期是改革開放的先驅者。習仲勛在甘肅曾組織發動了「兩當兵變」25,時任中國工農紅軍陝甘遊擊隊第五支隊隊委書記,是習仲勛最早的軍隊職位,隨後在1934年11月當選為陝甘邊區蘇維埃政府主席,1936年1月任關中特區蘇維埃政府副主席及黨團書記,此後在陝甘寧邊區任職長達6年時間,先後擔任中共關中分委書記、分區專員、分區保安司令部政治委員、中共陝甘寧邊區委員會執委、西北局黨校校長。直到1945年6月當選為候補中央委員,並於8月擔任中央組織部副部長,其間曾擔任爺台山自衛反擊戰臨時指揮部政治委員取得獲勝26。中共建政後,習仲勛擔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員、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委員、中共中央西北局第二書記、西北軍政委員會副主席(代主席)、西北行政委員會副主席、第一野戰軍暨西北軍區政治委員,主要工作為負責西北方黨、政、軍的全面工作。後因在文化大革命中遭康生誣陷,直至十一屆三中全會後,與鄧小平一同獲得平反,隨即歷任中共廣東省委第二書記、第一書記、廣東省省長、廣州軍區第一政委、黨委第一書記27。
習仲勛在建政前多次領導中共軍隊建立功績,建政後更擔任西北方黨、政、軍的負責人,在中共軍隊內擁有崇高的聲望,也使得習近平在父親的庇蔭下與軍方建立深厚的淵源。由於習仲勳和耿飆在陝甘寧邊區時結識,進而促使習近平在1979年時清華大學畢業,以現役軍人身分分配到中央軍委辦公廳擔任當時的國防部長、政治局委員耿飆的秘書。在習近平3年的秘書工作中參與許多中央的會議及軍隊、地方和外事的工作,也提供習近平建立軍中人脈,同時也更能瞭解軍隊事務28。習近平1996年在福建任職時也曾兼任福建預備役高砲師第一政委,在軍中的相關資歷,以使習近平成為江澤民之後與軍方淵源最深的領導人(如附表)。習近平在從政的過程中,也處處照顧軍方利益,亦曾經當選「全國百名擁軍優屬模範」,有著「擁軍書記」的稱號29。在2010年10月28日習近平成為中央軍委副主席,也使習近平正式進入軍隊領導階層,更能夠掌握軍隊事務,也加深習近平與軍隊的淵源。
二、軍隊反貪腐
對於新上任的習近平來說,最迫切的需要就是樹立自己的政治權威及鞏固權力,而「反腐肅貪」正是能夠達成目標的最佳途徑。習近平在十八大後上任,隨即在政治局會議上提出整頓四風問題30,嚴格懲治腐敗狀況以遏制腐敗現象蔓延,藉由對中央紀律檢查委員的報告中,宣示打擊貪腐的決心31。在軍隊中則由中央軍委印發《中央軍委加強自身作風建設十項規定》,從開會到用車都做了詳細的規定,要求行政接待、浪費都減到合理的範圍,遵守廉潔自律各項規定,並由軍委帶頭做起,以通令全軍遵守,宣示軍委帶頭反對腐敗的決心32。習近平大動作的宣告反貪腐的決心,即是昭告天下習近平準備整頓目前腐敗的問題,同時也藉由反貪腐的動作提高個人聲望,爭取民眾好感。
習近平上任後積極整軍以鞏固政權,最直接的手段就是打擊軍隊的貪腐問題。前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曾任政治局委員、書記處書記、中央軍委副主席,是中共軍隊領導人之一,並且從總政治部主任到軍委副主席,長期主管軍隊人事任免因掌握人事權力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晉升職務提供幫助,直接和通過家人收受賄賂,數額特別巨大,以官職做交易買官賣官,成為習近平軍中打貪的首要對象,也是目前軍中整肅軍官中級別最高的層級33。
徐才厚在掌管人事權的期間,在軍隊亦提拔不少將校,在軍隊中的勢力自是盤根錯節,習近平能夠整肅徐才厚,顯示習近平已經逐漸站穩在軍中的地位。在徐才厚在2015年3月15日因醫治無效在醫院死亡後,軍事檢察院對徐才厚作出不起訴的決定,但軍方仍持續針對徐才厚案件其他涉案人員實施調查,說明不會因對象的位階、退休或因軍中權力而有所停滯,再次表露反腐決心,同時也是對外界質疑的再次回應34。在軍中的反貪腐工作中,官方也確實拿出了成效,根據官方的統計,總計2014年至2015年期間,總共查辦了47名軍級以上高階軍隊幹部,其中二砲副政委張東水上任僅13天(2014年12月29日~2015年1月6日)即遭查辦,顯示在反腐的初期階段,軍中高階將領人事除了習近平主導外,尚有其他影響勢力存在。在習近平鐵腕反貪的作為下,已逐漸穩固在軍中的布局,但張東水的案例中可看出仍有其他勢力主導張東水接任二砲副政委,而張東水在上任前可能已遭調查單位鎖定,因此甫上任即被移送軍檢機關偵辦;另尚有總後勤部副部長劉錚晉升中將3個月(2014年8月至11月)、蘭州軍區副政委范長秘上任半年(2014年7月至12月)、第二砲兵副政委于大清晉任中將半年(2014年7月至12月)、浙江省軍區副政委郭正鋼晉升少將僅40餘天(2015年1月14日至2015年2月)均遭送辦,派系勢力之間的呈現彼此拉拔的狀況。除了已故的徐才厚外,尚包括前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前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總後勤部副部長劉錚等重要軍職,均已經移送司法機關審理35。兩位胡錦濤時期的前任中央軍委副主席皆遭查辦,顯見習近平已透過反腐肅貪的手段,清除前兩任領導人江、胡在軍中的舊有勢力,也讓習近平能夠陸續排入自己的勢力,重整軍隊高層人事任命,全面穩固在軍中的掌握能力。而自2016年起,即鮮少聽聞軍隊高層將領遭查緝之消息,推測軍中反貪腐工作已進入尾聲,多數涉案的將領均已移交司法機關,而現役的將領在習近平的查腐工作下均已「合格」,「習家軍」雛形已逐漸浮現36。
三、人事布局
在十八大中央軍委會的結構內,可分為層峰三、四總部、三首長的組織結構,在其中的階層嚴謹分明,權力分配也是從上而下。在層峰三的部分指的是兩位副主席及一位國防部長等三人,是僅次於主席的三位委員,由於具備軍方的權力,實際的政治待遇可比政治局常委。而四總部指的則是總參謀部、總政治部、總後勤部及總裝備部的首長,負責將軍政、軍令系統落實執行。三首長指的便是海軍、空軍及二砲的司令員,由於中共沒有陸軍司令部的編制,所以七大軍區的地面部隊都由總參謀部指揮37。
在《中共憲法》第九十三條中規定:「中央軍事委員會每屆任期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每屆任期相同」,隨著鄧後的領導人每十年便完成交棒,中央軍委的代際也在十四大之後以每十年一代的方式交接。在十年期間,前五年往往是軍委世代承上啟下的過渡期,也就是說江澤民在位時的十四、十五大中,十四大是江澤民甫獲得權力的過渡期,十五大是江澤民全面掌權的時期,在胡錦濤的十六、十七大也是如此的規則,因此十八大也有如此的安排38。在十八大的中央軍委成員中擔任層峰三的分別是副主席范長龍、許其亮及委員兼國防部長的常萬全,四總部總參謀長房峰輝、總政治部主任張陽、總後勤部部長趙克石及總裝備部部長張又俠;三首長則為空軍司令員馬曉天、海軍司令員吳勝利及第二砲兵司令員魏鳳和三職位。在其中的范長龍、常萬全、趙克石、吳勝利、馬曉天都是1940年末出生的軍委,在十九大時將退出軍委會,而對於新一屆的軍委會成員,習近平更能夠安排自己屬意的人選。
在2015年9月起,習近平於閱兵時公開宣布將裁軍30萬,在2016年1月裡逐步重整四總部及軍委、二砲部隊改為火箭軍、成立戰略支援部隊,在2016年2月1日更是宣布了撤銷七大軍區改設立為五大戰區,大幅度調整傳統共軍體制,也成為習近平人事佈局的契機,藉由削弱四大總部的權力及將領異動的時機,部署自己屬意的將領,更直接掌握軍隊權力39。
肆、習近平掌握軍權之機制建構
共軍是目前世界上最龐大的武裝力量,主要由共軍、人民武裝員警部隊、民兵組成由中央軍委會統一領導,並實施主席負責制。現役部隊由陸軍、海軍、空軍、火箭軍及民兵組成,陸軍現有85萬人包括18個集團軍和部分獨立合成作戰師(旅)、海軍現有23.5萬人,下轄北海、東海和南海3個艦隊、空軍現有39.8萬人,下轄瀋陽、北京、蘭州、濟南、南京、廣州、成都7個軍區空軍和1個空降兵軍,加上武警部隊總計約為230萬兵員40。依據《中共憲法》第九十三條規定:「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領導全國武裝力量。中央軍事委員會由下列人員組成:主席,副主席若干人,委員若干人。中央軍事委員會實行主席負責制。中央軍事委員會每屆任期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每屆任期相同。」41規定由國家中央軍委來領導全國武裝力量,在黨政不分的政體下,國家中央軍委僅是虛設名稱,實際是黨中央的中央軍委會握有實權,國家及中央軍委會成員實際上是「一套人馬,兩塊招牌」。
一、中央軍委會
中央軍委會現設副主席2位,為上將編階,委員通常由國防部長、總參謀長、總政治部主任、總後勤部部長、總裝備部部長、海軍司令員、空軍司令員、火箭軍司令員8人擔任。在軍委會下轄15個職能部門,主要負責「軍令」工作,並執行中央軍委作戰和建軍的戰略決策和各項方針、政策,而在國務院下設立國防部,負責「軍政」工作,國防部實際上僅是對內及國際上的象徵意義,並無實權。由中央軍委會直轄五大戰區、陸軍、海軍、空軍、火箭軍及戰略支援部隊,是中共最主要的武裝力量。
對於中央軍委決定的政策,直接透由各直屬單位的領導人執行,對軍隊實施直接領導。而中央軍委會則隸屬於黨的中央政治局之下,雖然政府組織中亦設有中央軍委會,然而其成員均與黨的中央軍委會相同,名義上看似軍隊是屬於國家組織的一環,實際上仍然由中共直接控制,如此亦使得共軍領導權在體制上完全歸屬於中國共產黨之下。為了能更精準控制軍隊,除了在體制上將中央軍委會列入黨組織中直接管轄,中共更在軍隊中建立「政工制度」,將軍隊領導分做黨委統一領導、黨委集體領導和首長分工負責三個部分,實行民主集中制,其最主要的目的,還是保證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藉由在軍隊中建立了與部隊編制體制相對應的黨委及政工組織體系,形成黨中有軍、軍中有黨的現象,中共的控制範圍滲透至軍隊的各級領導階層42。
二、國家安全委員會
中共在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的說明報告中,提出計畫設立「全面深化改革小組」和「國家安全委員會」(以下簡稱國安委)兩個新型機關43。國安委最早是由江澤民訪問美國時,參訪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後便提出此一概念,直到2013年才由習近平再次提出,經過一年的研究後於2014年1月24日通過設置,國安委的正式名稱是「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從名稱來看是屬於黨裡面的組織而非國家機構,並且直接向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負責,由習近平擔任主席,李克強、張德江任副主席,下設常務委員和委員若干名,主要工作為擔任中共中央關於國家安全工作的決策和議事協調機構,統籌協調涉及國家安全的重大事項和重要工作44。
習近平在國安委第一次會議中定調,國安委設置目的是為因應國家面臨的新安全形勢,所以建立統一的國家安全體制,集中對國家安全工作的指揮體制。習近平所說的國家安全,囊括了政治、國土、軍事、經濟、文化、社會、科技、資訊、生態、資源及核子等11個面向的安全領域,而國安委便是這些領域中溝通協調的頂層平台,是關於國家安全工作的決策和議事協調機構,緊急時將各方面的資源在可以做統一的調配與整合,平時亦能整合各方考量為國家安全發展制定長遠的頂層戰略45。
國安委的成員性質,將決定國安委所管轄的領域,也決定國安委在中共決策機制中的實際影響力。在第一次國安委會議中,並未公開其實際成員,然而從既有成員來看李克強及張德江分別為第二順位級第三順位,李克強擔任國務院總理、張德江擔任人大委員長職務,可看出國安委的層級是集合中共三大權力部門的核心,另外包括李源潮(國家副主席)、范長龍(軍委副主席)、常萬全(國防部部長)、房峰輝(總參謀長)、汪洋(國務院副總理)、馬凱(國務院副總理)、孟建柱(政法委書記)、劉奇葆(中宣部部長)、郭聲琨(公安部部長)、楊潔篪(外事領導小組秘書長)、王滬寧(政研室主任)、王毅(外交部長)、王家瑞(中聯部部長)、耿惠昌(國安部長)、汪永清(政法委秘書長)及王建平(武警司令)等人都是被點名在列的成員人選,成員涵蓋國務院、軍事、外交、國防、商務、公安、國安、臺辦、港澳辦、國新辦、中宣部、中聯部等部門的領導階層46。由習近平擔任主席在組織上主席領導全局,同時亦可將內部治理問題轉化為國安問題,在組織運作時,當主席認為出現對國家(政權)造成的「威脅」時,並可以透過國安委的機制弭平威脅,如此提供習近平更能實際運用權力的平台。
在軍隊方面,國安委也提供軍隊與文人部門協調的管道,軍方由軍委副主席參與國安會,除了在專業領域上可提供意見,另可直接影響文人部門決策,增加軍人參與政治的影響力47。習近平如此重視軍方的動作,也增加軍隊對習近平的好感,在針對國家安全的議題上可以更加獲取軍方的支持,有了軍方的支持,讓習近平政權獲得強力的後盾,形成相互需求的「共生」關係。
三、深化改革領導小組
深化改革領導小組全名為「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以下簡稱深改組),是中共新設立各領域改革的最高機構。在中共十八大三中會的決議下深改組正式成立,並於2014年1月22日召開第一次會議,並且公布設置經濟體制和生態文明體制改革、民主法制領域改革、文化體制改革、社會體制改革、黨的建設制度改革、紀律檢查體制改革6個專項小組,同時也要求各省區市及有關部委亦須儘快建立改革小組或者是改革責任機制,以建立全國統一的改革機關48。
深改組由習近平擔任組長,由李克強、劉雲山、張高麗三位常委擔任副組長,七名政治局常委中有四位常委參與,規格之高是目前中央所有組織內首見的,也顯示小組的權力格外集中。在出席的人員涵蓋國務院、人大、政協及政法系統等部門的副國級領導人,而軍方系統則是由軍委副主席許其亮參加,其中中央政治局委員(總數25人)共14人參與,國務院四位副總理全數參與,一位國務委員(公安部長),一位中央軍委副主席,中央書記處(總數6人)中的5人參與,說明習近平在各領域推動改革的決心49。
在中央深改組設置完成後,軍隊也在2014年3月15日成立「中央軍委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領導小組(以下簡稱中央軍委深改組)」並且召開第一次全體會議。小組由習近平擔小組長,副主席范長龍、許其亮擔任副組長,其餘成員則尚未公開,目前已知由中央軍委兼總後勤部長的趙克石擔任「後勤政策制度和保障力量改革專項小組」組長,副組長初始成員則有總參謀長助理陳勇、總政治部主任助理崔昌軍、總後勤部副部長劉錚(已於2014年11月移送軍法機關偵辦)、總裝備部副部長劉國治,組員總共達60餘人參加50。從該小組人員組成可概略得知,軍隊改革小組由軍委擔任組長,並按照軍委專長業管項目成立小組,副組長則由四大總部相關業管人員組成,且位階一般為副大軍區級,如此在推動改革時始具備足夠的權威及橫向協調溝通的管道。而在2015年11月下旬召開中央軍委改革工作會議中,指出共軍「必須在2020年前在體制改革上取得突破性進展」,建構「軍委→戰區→部隊」的指揮體系,未來共軍的組織架構及權力運作機制勢必歷經變動。
在十八三中全會決定中第十五條「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內容提到的第一條便是「深化軍隊體制編制調整改革」,這是習近平掌握軍隊人事的一大契機。未來在軍隊的改革上,體制的調整是無可避免的,在體制調整的內容中將針對「領導管理體制」及「軍隊規模結構」實施改革,未來共軍將更朝向軍委直接指揮的方向調整,並且逐漸調整改善軍兵種比例,因此可預見的是,共軍未來將有一番人事上的調整與變動,而習近平擔任中央軍委深改組組長,將有權利決定軍隊體制及人事的調整,在這樣的機會下習近平能夠將自己的人馬安排到重要的關鍵職位,同時也能正大光明的調動潛在的反對勢力,在軍隊改革的表象下,進行習近平的人事部署,更加集中自己的軍權。
伍、結語
在派系妥協下接任國家領導人的習近平,在掌權的過程中降低了派系鬥爭的力道,同時在軍方的支持下逐漸鞏固政治地位。習近平身兼中共總書記、中共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深改小組」組長和「國安會」主席五大職務,已經在「制度上」的權力集中。在推動反腐及改革的過程中,逐步地清除當前主要政敵,同時爭取到民眾的支持,儼然已經樹立「實質上」的威權,使得習近平成為在後鄧時期掌權最快的領導人51。在透過軍委總部體制及實行軍委多部門制的變革下,中央軍委的實權更加集中,而將七大軍區改為五大戰區的作法,除了能使原有軍區將領的勢力重新劃分外,更能使軍令權和軍政權分離,中央軍委更能直接指揮部隊。
在上任後大力推動反腐的過程中,也成為習近平清除軍中貪腐勢力,樹立習近平在軍中的權威,在反腐及法治的兩條鞭子驅使下,軍隊服從在習近平的領導之下,特別是在反腐的過程中,徐才厚的倒臺以及郭伯雄之子的偵辦,代表習近平已逐漸清除軍中舊有的勢力山頭,再透過深化改革的部署下,更能夠使習近平的勢力進入軍中關鍵職務,隨著未來十九大的來臨,屆齡的中央軍委必須交棒,將使習近平人馬進入中央軍委的位置,更加確實地掌握軍中實權,也提供習近平在政治方面上強大的後盾。國安委的設立也推動中共國安體系的整合,強化擔任主席的習近平處理危機的能力與資源,一旦出現威脅國家安全(或者習近平政權)的危機,將啟動國安委的制度處理危機,提供中共國家安全及政權鞏固上一到安全屏障。
然而在習近平權力的迅速集中下,終究會觸及其他派系的核心利益,甚至挑戰到前任領導人的政治地位,如此將面臨無法想像的反撲,習近平之所以繁複的設立各種組織,一方面可在短時間內增進政策推行效率,另一面卻也凸顯既有的組織結構無法為他所用,舊有勢力仍然存在龐大的影響力,將會帶給習近平偌大的阻礙,而如何不遭受舊有勢力的反撲,或者對抗勢力反撲的力量,將是習近平未來所需要面對的考驗。

註1:陳華昇,〈習近平「十八大」接班情勢評析〉,《國政評論》,2010年9月21日。http://www.npf.org.tw/print?sid=8144(瀏覽日期:2015年3月17日)
註2:陳德昇主編,《中共「十八大」菁英甄補》(新北市:印刻,2012年9月),頁55-69。
註3:王立軍原任重慶市副市長,後出逃美國大使館檢舉時任重慶市委書記的薄熙來,導致薄熙來遭解除市委書記的職務,並於2013年9月22日因賄賂罪、貪污罪、濫用職權罪判處無期徒刑。
註4:The 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and its Emerging Next-Generation Leaders,” The 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 2012/03/23. At http://www.uscc.gov/Research/chinese-communist-party-and-its-emerging-next-generation-leaders(2015/04/08)
註5:張五岳,〈習近平「四個全面」論述對中共政局發展影響〉,財團法人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2015年3月。http://www.faps.org.tw/Pages/Movie/MovieDetail.aspx?id=18(瀏覽日期:2017年1月30日)
註6:〈歷史的選擇,人民的期待〉,《人民日報》,2017年1月3日,版1。
註7:〈努力建設一支聽黨指揮能打勝仗作風優良的人民軍隊〉,人民網,2013年3月12日。http://cpc.people.com.cn/n/2013/ 0312/c64094-20755159.html(瀏覽日期:2015年3月17日)
註8:〈習近平提出強軍三點要求,堅決聽黨指揮〉,Yahoo新聞,2012年12月12日。https://hk.news.yahoo.com/%E7%BF%92%E8%BF%91%E5%B9%B3%E6%8F%90%E5%87%BA%E5%BC%B7%E8%BB%8D%E4%B8%89%E9%BB%9E%E8%A6%81%E6%B1%82-%E5%A0%85%E6%B1%BA%E8%81%BD%E9%BB%A8%E6%8C%87%E6%8F%AE-121500880.html(瀏覽日期:2015年3月17日)
註9:〈全軍統一懸掛五位領袖題詞指示〉,新華網,2014年3月17日。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mil/2014-03/17/c_126275279.htm(瀏覽日期:2015年3月18日)
註10:〈習近平:黨委辦公廳要確保中央政令暢通〉,財新網,2014年10月11日。http://china.caixin.com/2014-10-11/1007 37346.html(瀏覽日期:2015年3月18日)。
註11:陳津萍,〈習近平主政時期共軍政治工作初探〉,《復興崗學報》,第105期,2014年12月,頁84。
註12:李合亮、高慶濤,〈十八大以來共產黨對意識形態認識的創新與深化〉,《馬克思主義研究》,第193期,2016年7月,頁78-85。
註13:〈中共憲法〉,中國政府網,2004年3月14日。http://www.gov.cn/gongbao/content/2004/content_62714.htm(瀏覽日期:2015年3月9日)
註14:〈中國共產黨歷次黨章的制定及修正簡況(一大至十七大)〉,人民網。http://cpc.people.com.cn/BIG5/64162/64168/64566/65447/6536133.html(瀏覽日期:2015年3月9日)
註15:〈中共憲法〉,中國政府網,http://www.gov.cn/gongbao/content/2004/content_62714.htm(瀏覽日期:2015年3月9日)
註16:白德華,《從「善治」論中國漸進式改革》(臺北市:思行文化,2014年3月),頁66-67。
註17:〈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人民日報》,2014年10月29日,版1。
註18:〈習近平:貫徹全軍政治工作會議精神,扎實推進依法治軍從嚴治軍〉,新華網,2014年12月15日。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4-12/15/c_1113651315.htm(瀏覽日期:2015年4月1日)
註19:〈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人民日報》,2014年10月29日,版1。
註20:邱越,〈37位軍隊高級將領集中撰文學習習近平依法治軍思想〉,人民網,2014年12月12日。http://military.people.com.cn/BIG5/n/2014/1212/c1011-26199156.html(瀏覽日期:2015年4月1日)
註21:〈關於新形勢下深入推進依法治軍從嚴治軍的決定印發〉,《人民日報》,2015年2月27日,版1。
註22:閆嘉琪,〈習近平佈局改革強軍,奪取未來戰爭制勝「鑰匙」〉,人民網,2016年8月10日。http://military.people.com.cn/BIG5/n1/2016/0810/c1011-28625361.html(瀏覽日期:2017年1月25日)
註23:胡錦濤,〈堅定不移沿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前進,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而奮鬥〉,《人民日報》,2012年11月8日,版1。
註24:〈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新華網,2013年11月15日。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 13-11/15/c_118164235.htm(瀏覽日期:2015年4月1日)
註25:「兩當兵變」係由習仲勛於甘肅省兩當縣發起的武裝兵變,習仲勛與李特生等人在國民黨軍備第三旅二團一營潛伏一年多的時間後,於1932年3月發起暴動並編成中國工農紅軍陝甘遊擊隊第五支隊,部隊在北進時遭遇土匪打擊而終告失敗。習仲勳,〈兩當兵變〉,兩當兵變紀念館,2012年10月9日。http://www.ldqy.com.cn/Article/ShowArticle.asp?Ar ticleID=410(瀏覽日期:2015年4月1日)
註26:「爺台山自衛反擊戰」為國共第二次內戰國民黨進攻位於淳化縣和耀縣交界處的爺台山陣地,當時由張宗遜為司令員、習仲勳為政委率領的陝甘寧野戰集團軍負責防守,在3天的戰事下擊退國民黨軍。崔曉民,《習仲勛的故事》(陝西:陝西人民出版社,2009年11月),頁35-41。
註27:〈習仲勳同志生平〉,《人民日報》,2002年5月31日,版4。
註28:〈耿飆:習近平曾給他當秘書〉,《紅廣角》,2010年,第9期,2010年9月,頁53。
註29:何足道,《周永康案江習大對決》(廣州:南風窗,2014年4月),頁67。
註30:四風即是:形式主義、官僚主義、享樂主義和奢靡之風。
註31:〈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研究部署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工作〉,新華網,2014年12月29日。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4-12/29/c_1113818162.htm(瀏覽日期:2015年4月2日)
註32:〈中央軍委印發關於加強自身作風建設十項規定〉,新華網,2012年12月21日。http://news.xinhuanet.com/mil/2012-12/21/c_124131383.htm(瀏覽日期:2015年4月2日)
註33:田桂明,〈依法用權不「任性」〉,《解放軍報》,2015年3月31日,版7。
註34:任旭,〈對徐才厚案件其他涉案人員將繼續依法調查〉,中國軍網,2015年3月26日。http://www.81.cn/xwfyr/2015- 03/26/content_6418109.htm(瀏覽日期:2015年4月3日)
註35:〈軍隊近期查處軍級以上幹部重大案件情況〉,中共國防部,2015年12月10日。http://news.mod.gov.cn/headlines/2015-12/10/content_4632234.htm。(瀏覽日期:2017年1月20日)
註36:由冀,〈習近平鞏固軍權與共軍高階將領貪腐事件之研究〉,《展望與探索》,第13卷,第12期,104年12月,頁72-98。
註37:陳德昇主編,《中共「十八大」菁英甄補:人事、政策與挑戰》,(臺北市:印刻出版公司,2012年9月),頁119-123。
註38:由冀,〈十八大後習近平掌軍執政的前景〉,《遠景基金會季刊》,第14卷,第2期,2013年10月,頁37-40。
註39:林穎佑,〈共軍軍事體制改革的意涵與影響〉,《戰略與評估》,第6卷,第4期,2015年11月,頁23-39。
註40:中共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國防白皮書:中國武裝力量的多樣化運用〉,中共國防部,2013年4月16日。http://www.mod.gov.cn/affair/2013-04/16/content_4442839.htm(瀏覽日期:2015年3月17日)
註41:〈中共憲法〉,《人民網》,2004年3月15日。http://www.people.com.cn/BIG5/shehui/1060/2391834.html(瀏覽日期:2015年4月3日)
註42:黃筱薌,《中共軍隊政治工作研究》(臺北市:政治學校軍事社會科學研究中心,2000年9月),頁69-72。
註43:〈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人民日報》,2013年11月16日,版1。
註44:〈研究決定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設置,審議貫徹執行中央八項規定情況報告〉,《人民日報》,2014 年1月25日,版1。
註45:〈中央設國安委防患未然〉,京華網,2013年11月13日。http://epaper.jinghua.cn/html/2013-11/13/content_39541.htm(瀏覽日期:2015年4月3日)
註46:季北群,〈深改組人事折射國安委,兩大高層料擔重任〉,多維新聞,2014年1月22日。http://china.dwnews.com/news/ 2014-01-22/59382848.html(瀏覽日期:2015年4月3日)
註47:蔡明彥,〈中國成立國安委:體制改革或個人擴權〉,臺灣新社會智庫,2014年3月31日。http://www.taiwansig.tw/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5905&Itemid=117(瀏覽日期:2015年4月6日)
註48:〈把握大局審時度勢統籌兼顧科學實施,堅定不移朝著全面深化改革目標前進〉,《人民日報》,2014年1月23日,版1。
註49:〈中央深改組共有23位領導人,規格前所未有〉,文匯網,2014年1月23日。http://news.wenweipo.com/2014/01/23/IN1401230058.htm(瀏覽日期:2015年4月6日)。
註50:劉偉,〈後勤政策制度和保障力量改革全面啟動〉,《解放軍報》,2014年3月20日,版1。
註51:劉屏,〈歐巴馬評習:快速掌權卻危險〉,中時電子報,2014年12月5日。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 20141205000978-260302(瀏覽日期:2015年4月10日)

公告日期: 2017-04-12

供稿單位: 司令部/督察長室

:::

媒體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