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試探日本人如何在算計下一場戰爭(陳偉寬)

試探日本人如何在算計下一場戰爭
Try to explore how the Japanese in the calculation of the next war
陳偉寬 Chen Wei-Kuan
提  要
一、美、日、澳三國首次在日本境內舉行大規模「奪島」聯合軍演,動員數萬自衛隊員,規模之大堪稱空前;預測中日終難避免可能會爆發戰爭,日本已將中共設定為假想敵。
二、過去日本發動的侵朝戰爭,即為赤裸裸的侵略行為。由於中、朝兩國人民抵抗使其幻想破滅,但卻為日本稱霸描繪了藍圖,為其軍國主義樹立了榜樣。明治維新以後,就有軍國主義分子要繼承豐臣秀吉的遺風,實現他的「藍圖」。 最近日本訂出20至30年對付中共、併吞臺灣的時刻表,統一全亞洲,跟美國平分全球;我等應予重視與高度警覺。日本的軍國意識是否正在抑或已經抬頭、日本人如何在算計下一場戰爭,確值吾等關注。
關鍵詞:奪島、侵朝戰爭、明治維新、軍國意識
Abstract
1.United States, Japan, Australia first held in Japan within the three large-scale "won the island" joint military exercises, mobilizing tens of thousands of self-defense forces, called the unprecedented large-scale; the end of the day the prediction may be difficult to avoid a war, Japan has been China is set as the imaginary enemy.
2.Korean war launched by Japan in the past, is naked aggression. Due to the DPRK people resist it disillusioned, but this was a blueprint for the Japanese to dominate for the later militarism set the example. After the Meiji Restoration, there militarists to inherit the legacy of Hideyoshi, to realize his "blueprint." Japan recently set a 20-30-year deal with the CPC, annexing Taiwan timetable, unified the whole of Asia, with the United States split the global; difficult to obtain funding for this strategic situation, should I wait for attention and vigilance. Awareness of militarism in Japan Are Our have looked, how the Japanese the next war in the calculation, the exact value attention.
Keywords: seize the island, Korean war, the Meiji Restoration, the military state of consciousness

壹、引言
2013年中日兩國分別劃設防空識別區,使原本已繃緊的軍事情勢更形緊張。美、日、澳三國首次在日本境內舉行大規模「奪島」聯合軍演,動員數萬自衛隊員,規模之大堪稱空前。演習模擬的想定應該不只是為了釣魚台爭端,推測應有更大的戰略意圖,就是一旦中美爆發戰爭,如何迅速有效「殲滅」中共的海、空軍力量,「封鎖」中共進出西太洋的通道1。日本是打算肆應下一場戰爭?值得推敲。
2014年是甲午海戰120週年,日本叫囂要讓中共再嘗甲午海戰的敗績,有鑑於中日當前在東海的緊張對峙,雙方劍拔弩張,針鋒相對,迄今看不出緩和的跡象。有日本媒體預測中日終難避免可能會爆發戰爭。日本除已將中共設定為假想敵外,新的防衛計畫提到必要時將對敵人發動「先發制人的攻擊」2。
美國決策博士餘世維曾發表的一篇演講3(如圖一):其中一段話引起中國人震驚:「可憐的傻中國人,還在開日本車,買日本貨,吃日本料理,絲毫不知日本人如何在算計下一場戰爭,要怎麼打中國!」依他判斷,西元2020年以前,這場戰爭可能爆發。這件事情全日本人都記在心上,我們也不要掉以輕心!
個人擔任國防大學戰爭學院主任教官時,日本退休將領年年都會造訪,學術交流會後的餐敘,總有空軍退休將領問起空軍IDF戰機及F-16性能有何不同、部署等十分敏感的問題…,我都以勸喝酒避之或顧左右而言他;據瞭解日本國防部為其退將編了相當可觀的預算,每年都到臺灣、中國大陸及各地方美其名叫考察,事實上就是蒐集情報資料回國作報告。咸知日本跟中國100年打一次仗,19世紀打了一仗-「日清戰爭」,亦稱「甲午戰爭」;20世紀打了一場「日中戰爭」,又稱「八年抗戰」。那麼倘若21世紀如果日本跟中國大陸開火,大概是什麼時候?可能的原因及其影響為何?凡是身為研究戰略者不能、也不該漠視這個問題。故本文謹以日本走向軍國主義,隨時做對華戰爭準備為經,以日本對中國大陸採取之策略為緯;復以軍國主義抬頭將陷東亞於危機及結語為架構加以剖析,俾拋磚引玉,希冀得到重視與討論。
貳、日本走向軍國主義緣起
軍國主義(英語:Militarism),又稱黷武主義,是一種尚武精神,認為軍事力量是國家安全的基礎,並將保證軍事力量視做為社會最重要目標的意識形態4。
所謂軍國主義,是泛指崇尚武力和軍事擴張,將窮兵黷武和侵略擴張做為立國之本,把國家完全置於軍事控制之下,使政治、經濟、文教等國家生活的各個方面,均服務於擴軍備戰,和對外戰爭的思想和政治制度。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夕的德國和日本,都是軍國主義國家的典型。法西斯主義就是在這些國家全面危機時期軍國主義的極端表現5。
探索日本帝國主義是怎樣走向大規模侵略擴張之路的,遭受深重災難的中國人民應給予充分的重視。日本歷代統治者都極力神化天皇,特別是明治維新以來,更是利用教育、神道等形式來宣揚使天皇成為一種信仰,天皇即是國家,由於天皇的統治權和他的神的權威是合而為一的,它就具有使國民服從的力量,從而也驅使國民為侵略戰爭去賣命。假如沒有這種擁有最高權力和神權的天皇的命令和統帥,日本國家和軍隊進行對外戰爭是不可能的6。這就是近代天皇制的確立為對外侵略的軍國主義開闢了道路。
回顧過去日本發動的侵朝戰爭,即為赤裸裸的侵略行為7。其目的一方面是想通過掠奪戰爭來彌補財政收入,穩定國內的統治;另一方面是想建立包括日本、朝鮮、中國、琉球、臺灣、菲律賓、印度在內的封建大帝國。由於中、朝兩國人民抵抗,使其幻想破滅了。但此卻為日本稱霸描繪了「藍圖」,為後來的軍國主義樹立了「榜樣」。明治維新以後,就有軍國主義分子要繼承豐臣秀吉的遺風,實現他的「藍圖」。到18世紀中期,軍國主義做為一種意識形態也反映出來。到19世紀中期,吉田松陰8又把軍國主義思想大大地推進了一步在他的理想中,日本帝國的疆界是北起堪察加,南到臺灣、菲律賓,還要擴展到南洋,西則囊括朝鮮和中國大陸,最後吞併五大洲。從豐臣秀吉到吉田松陰,日本的「大陸政策」得到充分發展。明治天皇即位時發表《天皇御筆信》,宣佈要「繼承列祖列宗的偉業」,「開拓萬里波濤」,「布國威於四方」。明治年間正式確立了五期「大陸政策」,明治以後的歷史正是按這一計畫發展的。明治維新是日本歷史上的重大事件,它提出「文明開化」、「殖產興業」、「富國強兵」之大口號9。這些事件雖已有年代、時日,但卻是仍然不能或忘的。
而今從自由繁榮之弧,到三呼天皇萬歲,再穿上了戰袍爬上了戰車,這就是安倍晉三10繼任日本首相的三部曲,也是安倍換取日本右翼勢力支持的政治資本,從右翼的小泉再到極右翼的安倍他們都在重複著一個事情,那就是為戰爭罪犯招魂,為今後的軍國主義道路鋪路搭橋。景龍提出:「如果說這三部曲是安倍吹響了大日本帝國主義的號角,那麼近年來挑起釣魚島爭端,就是為通向軍國主義打開方便之門」11。這點我們應有所認知與警覺!
參、日本隨時對華戰爭準備
日本跟中國大陸很可能在臺灣回到中國大陸以後,有一場激戰。臺灣回到中國大陸,臺灣海峽就會變成中國大陸的內海:那麼首當其衝的是日本的石油從波斯灣運出來跨過印度洋,穿過馬六甲海峽,經過南中國海,跨臺灣海峽進東海,到日本海-日本叫做『石油生命線』便受到嚴重影響。(如果臺灣回到中國大陸,中國大陸將基隆與高雄封鎖,臺灣海峽就會變成中國大陸的內海,一旦臺灣海峽封鎖起來,日本船運如繞道便會增加其運油成本。)倘若日本的油輪一定要從臺灣海峽經過,其主力艦和驅逐艦就會出動,中共海軍必定出海。如是,磨擦甚至戰爭就難免發生。所以,日本現在統統做了對華戰爭的準備,任何相關事情都要進入長期準備狀態,小心謹慎地在積極準備,日本一直在不停的部署,就是隨時準備做好跟中共打仗的準備。全國都基於這種共識,不僅日本國防部、而是其整個國家都有如是想法。試剖析如后:
一、全國皆兵,全民皆兵
日本是否果真如此?我們從以下三點可看出端倪:
中國大陸河北的石家莊、山西的太原和大同是產煤的地方,而最大的買主是日本!其實日本這個國家是不燒煤的,你有沒有注意到,為什麼日本大量的向中國大陸採購煤炭呢?其實20~30年來日本大量不斷地向中國採購煤炭,回去以後在日本的下關下船,然後統統用水泥把他封起來,封成一個個石方,然後沉在日本內部的內海的海底。聽說現在已經沉下去半個太原,這些煤炭是準備將來跟中國大陸打仗的時候要用的12。此其一。
從人造衛星看下去,整個日本是條綠色的,你我可知道為什麼嗎?因為他們把森林看成重要的資源,在國內砍任何一棵樹,都要經過其政府的許可。可是全日本都用筷子,那怎麼辦?就將中國大陸東北、黑龍江大興安嶺的木材統統向日本出口,從烏蘇里江送下去,在符拉迪沃斯托克(俄語:,英語:Vladivostok)裝船了以後,向日本外銷13。此其二。
還有中國大陸的稀土金屬出口最大的是日本,中國大陸稀土金屬企業的老總沾沾自喜於「廉價國家資源出口創匯多少?」卻不知道日本人將這些稀土原料加工成一種粉末,塗在「等離子彩電」螢幕上14,以昂貴的高價格賣給中國人,日本要壓制中國稀土企業降低價格,不降就停止進口,大陸企業就要破產倒閉發不出工資,而中共國務院稀土辦公室竟沒有任何應對的商業戰略。此其三也。
綜上所述,給吾人何啟示?一個國家要有危機感,就要像日本、以色列隨時可能亡國滅種這樣子,全日本都有這種危機感。所以這個道理在他們骨子裡形成一個國民意識,就是全民動員積極備戰!
二、勤訓苦練隨時準備上戰場
做軍人就是要常常精練苦訓俾保持可用,二次大戰後日本的軍隊雖無用武之地,但隨時準備上戰場打仗;上一次打了波斯灣戰爭,日本就想要參戰,美國總統布希就不予同意;這回日本人又出動了運輸機,支持阿富汗戰爭,但美國改變了一個方針,允許日本做後勤;所以他們的運輸部隊,後勤部隊就統統出動了15。日本實際很想參加前衛部隊,希望美國讓日本參戰以獲得部隊精練與戰爭經驗。所以下次如果世上再有任何戰事發生,日本兵仍希望出兵,來勤練其野戰部隊,事實他們在做打仗的準備,積極地做好跟中國大陸戰爭的打算;中國大陸是亞洲新強國,日本希望是亞洲霸權,這兩個國家非打一仗不可!
三、日本有明顯的軍事擴張跡象
日本國防部已開始與美國、英國及澳洲合作,共同研發軍事科技,並開始銷售武器零件。日本政府指出,允許國內軍火承包商出口,是為了協助它們減少生產成本,但這卻有違日本二戰後的和平路線,還是引發中國大陸、南韓等國的不滿16。
日本最近和其他國家展開一連串的軍事合作17。日本國防部亦核准了國內最大軍事承包商三菱重工(Mitsubishi Heavy Industries Ltd.)一項感測器的出口申請,用來製作美商Raytheon Co.生產的防空飛彈。另外,國防部也核可了由日本、英國共同參與的空對空飛彈研發計畫。此外,日首相安倍晉三以及澳洲總理艾波特(Tony Abbott)甫簽署協議,進行潛水艇的合作開發計畫18。這些都有明顯的軍事擴張跡象,不能不關切!
四、自衛隊實力與民族性兼具強韌
自衛隊(英語譯名:The Japan Self-Defense Force,縮寫JSDF)的目的是維持日本的自我防衛能力,而踏進21世紀後,自衛隊對於海外維和任務的參與愈來愈積極,但除了參與了2002年阿富汗戰爭後的維和任務外,自2004年1月19日開始,派遣「自衛隊伊拉克復興支援群」駐紮於伊拉克薩瑪沃,協助美伊戰爭後的重新興建與安全維護。自衛隊於2008年時所消耗的軍費,已位居在於中、美、法、英、俄及德之後,位居世界第7位19。至2013年,日本海上自衛隊擁有艦艇數量超過150艘,飛機數量超過340架,具有強大的反潛護航作戰和遠洋機動作戰能力,其反潛和掃雷作戰能力居世界前列(如圖二、三)20。同時,日本擁有一支強大的直升機護衛艦隊以及兩棲登陸艦,具備登陸作戰能力21。日本自衛隊的戰艦與潛艇更新換代十分快速,戰艦的平均服役年齡不超過15年。同時採取「一退一進」的手法,以新艦艇置換舊艦艇服役,並將舊艦艇封存,以備戰時使用22。日本多個造船廠擁有製造大型軍艦的能力,年造船能力達1,800萬噸,極為驚人;咸認為日本這個國家好戰的民族性格,遲早要跟中國再打一仗的,因為他們民族性強韌,天生缺少戰略資源與糧食。為了活下去非打不可!
肆、日本對中國大陸採取的博奕策略
對日本國家安全保障局長谷內正太郎與中國大陸國務委員楊潔?會談達成的「四項原則」共識,中日雙方非但存在不同解讀,對共識的效力甚至南轅北轍23。
2015年北京舉辦的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高潮迭起24,過去,美國前總統歐巴馬擬透過「再平衡」政策及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PP-英語:Th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繼續主導亞太秩序。在諸多雙邊會談中,習近平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近期的「習安會」是眾所矚目的重頭戲之一,只是,隔了將近三年,好不容易擠出來的中日領導人見面走過場了,卻很少人會覺得雙邊關係就此融冰。
上一次中日領導人正式會談要回溯到2011年12月26日,當時大陸國家主席胡錦濤在人民大會堂接見來訪的日本首相野田佳彥;2012年同樣是APEC場合,9月9日在俄國海參崴,那時中日間已因日本當局擬將釣魚台島嶼「國有化」鬧得頗不愉快,沒有安排晤談,而野田乘隙在走道與胡錦濤站著對話,胡正告野田,「國有化」是非法的,要充分認識問題的嚴重性,不要誤判情勢。不過,野田仍於兩天後,照計畫進行「國有化」,進一步坐實侵占釣魚台。從此中日領導人會談中斷25。
堅定維護釣島主權的大陸從那時展開反制,公務船艦、飛機常態性進入釣魚臺海域、空域。2012年12月中旬第二次安倍內閣成立,緊抱釣魚台「不存在領土問題」主張,並挾「美日同盟」威勢,與大陸對立。2013年11月23日大陸劃設涵蓋釣魚台的東海防空識別區(ADIZ),12月26日安倍參拜靖國神社,到去年還發生數次大陸軍機與日本航空自衛隊飛機近距離「照面」,國際社會早嗅到火藥味了。
此外,中國大陸發展已經引發日本的焦慮感和抉擇猶豫,促使其認真思考,如何在美中競合互動格局下,靈活找到最有利的戰略位置。對日本而言,「中國崛起」所牽動的結構性挑戰已經開始,而其國家安全戰略最重要課題,就是如何與中國大陸發展建設性合作關係,並在美中競合架構中建立新定位26。
一、日本大肆宣染中共威脅強化軍力
日本在中共海軍艦隊經常經過航道附近的宮古島部署飛彈,以防範中共「入侵離島」,共軍少將張召忠曾批評,日本這是打著「中國威脅」旗號,完善針對中國大陸的軍事部署27。日本媒體報導,日本自衛隊在距離釣魚台僅170公里的沖繩宮古島部署88式地對艦飛彈(如圖四),旨在針對中共海軍艦隊經常在釣魚台附近活動及進出宮古海峽。此外,日本自衛隊並將在九州南端部署最先進的飛彈,並計畫在宮古島、奄美大島、石垣島等3個靠近釣魚台的島嶼建立基地,防範大陸對釣魚台發動武裝攻擊。
中共國防大學教授、海軍少將張召忠的觀點說,「日本非常清楚,中共不會主動登島作戰,但它就是要把針對中共的軍事部署做實。」又指出,從日本88式地對艦飛彈技術上看,能夠封鎖宮古海峽,但宮古海峽就像麻六甲海峽一樣是國際航道,日本沒有權利,也不可能將它封鎖28。
日本道紀忠華智庫首席研究員庚欣則指出,戰略上擴散「中國威脅」論,戰術上渲染「中國危險」論,一邊「抹黑中國」,一邊加強部署,這正是日本對大陸採取的博奕策略29。
二、南海爭議舉行首次聯合海軍演習
日本和菲律賓兩國2015年5月12日在南海接近黃岩島的海域舉行首次聯合海軍演習。這場演習約兩小時,在蘇比克灣附近的菲律賓海域進行,這裡曾是美國海軍的基地。有一艘日本戰艦和一艘菲律賓海軍護衛艦參加演習。大陸方面指日本軍艦出現在南海意味著日本在這一地區的利益上升,可能激怒中共30。
日菲雙方則表示在南海爭議海域附近舉行首次聯合海軍演習,將遵守「海上意外遭遇規範」(CUES),這是日、菲在2015年1月簽署協定的內容之一,協定的宗旨是加強彼此安全合作。雙方在會談中簽署旨在加強日菲防衛關係防衛合作備忘錄,並確認兩國的合作關係。然此舉顯然是為了凸顯在海洋問題和領土問題上,日菲兩國強化合作,並實現情報共用的意圖。
由於菲律賓的海軍實力薄弱,外界解讀菲日舉行聯合軍演的目的不單純,菲律賓用支持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換來日菲合作。對於南海爭議問題,則訴諸《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申請國際仲裁,劍指大陸的意圖相當明顯。
三、中日釣魚台主權爭議不斷
自美國揭示「重返亞洲」政策之後,遏制中共的發展已是其全球戰略的重心。中共因應情勢發展,不斷的發展軍備,部署兵力,布建軍事設施是情理中的反應。而釣魚台的緊張局面,更是西太情勢中的亮點31。
從日本將釣魚台國有化起,大陸與日本之間角力,就一直延燒未曾歇息。諸如閩北的飛彈發射坪、建立東海防空識別區,以至於現今的南麂島的前哨基地的建設等,都是中共沿海軍事防衛部署的一環,亦顯示中共正在大陸沿海打造其軍事據點群。且因情勢的持續緊張,基於完善軍事防務,此類的建設將不會停止。
針對中日釣魚台主權爭議不斷,中共國防大學教授梁芳指出,中方對釣魚臺海域進行常態化巡邏還不夠,下一步應針對日本發展武器裝備32。為了因應海上活動日趨頻繁的中國大陸,日本與那國島居民曾公投贊成在島上部署自衛隊。
梁教授表示,2012年日本內閣決定以20.5億日元買下釣魚台後,大陸也跟著出招,例如宣布東海防空識別區、宣布釣魚台領海基線,同時派艦船24小時巡邏。又認為,中共在維護釣魚台主權方面取得了重大進展,以前只要一進入200浬專屬經濟區內,就會遭日本驅趕,現在共軍經常去釣魚台周邊海域巡邏,「僅僅有這個還不夠」,強調下一步要針對日本發展武器裝備。
咸信日本和南海周邊國家不太一樣,「南海周邊國家都是小國」,其武器裝備非常落後,南海小國所有武器加起來,中共派出南海艦隊收拾綽綽有餘。但是中共在東海面臨強大的對手日本,不只有世界上最先進的武器裝備,還有美日軍事同盟,此地的軍事鬥爭比南海和其他地區更加艱巨。
伍、南海造島所帶來的戰爭隱憂
中國大陸態度:南海自古就屬於中國,填海造島是主權內的事情,外國無權過問33。中共在南沙造島建機場是為了打造南海防空識別區拒敵於國門之外。日本《軍事研究》雜誌1月號刊登中國軍事專家田中三郎的一篇文章,題為《中國在南沙和西沙群島建設海空軍聯合基地》,指出共軍要在南海填海建造8個人工島(如圖五),目的就是打造「不沉的航空母艦」,在其上建設海空軍聯合基地,既威脅美軍澳洲基地,亦切斷太平洋艦隊部部署34。
再者,「是解放軍?還是義和團?-中國的知識份子,難道你們希望戰爭?」一文刊出後,有學者表示,「日本前自衛隊將領誇口一週就能殲滅中共艦隊,根本是吹牛皮。中共現在如果不是軍事力量強大到一定程度,豈敢挑戰美日?」35
但首先,我們必須瞭解,日本的民族性和教育傳統,是不尚吹噓比嗓門誰大的。日本傳統的武士道尤其如此。稍識武士道精髓-劍道的人都知道,日本劍道在下手出擊前,通常沒有花拳繡腿的虛張聲勢,而是靜觀、內斂、屏息、專注,最後在千鈞一髮的情況下,瞬間出手,然後勝負立判。
因之,日本自2010年中共派漁船挑釁日本對釣魚台主權,將一個原本正打算疏遠美國,而在美中兩大之間尋求等距外交的日本,逼回美國懷抱;另方面,日本對中共在釣魚臺海域幾乎無止境的騷擾行為,默默警戒不動聲色的反應,也可以看得出,這正是日本武士道傳統的典型反應-能忍則忍,且日本是道地的海洋國家,親水是其世世代代的民族本性。同時,內斂自強,為真正的交手做好準備。
其次,日本的工業技術在二次大戰前已進世界前沿,二次大戰後迄今,更是突飛猛進,許多領域甚至已獨霸全球,更別說和中共的差距有多大了。而海戰空戰 不比陸戰,海空軍除了需要精良的裝備外,更需要有極端複雜的長期訓練和協同能力的養成。就這方面來說,中共是否是日本對手,戰略研究者自不難判斷。
事實上,就在前年,日本為了因應中共改造烏克蘭廢棄航母建成「遼寧號」所帶來的威脅,迅即以一年半時間,新設計建造一艘號稱直升機母艦的準航母「出雲號」(如圖六)。這還僅是平時而非戰時。試想,以這樣的軍工能力,中共可能輕忽對手?
然而,就在近日,中國大陸媒體進一步發出恫嚇稱,如果美國敢干涉中共在南海的造島行為,中美一戰將不可避免36。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任內實現美中建交的美國前總統卡特,近期就中共在南海的片面行為表示,中共這種作法,遲早將讓中共自己被世界孤立。
陸、軍國主義抬頭 東亞和平將陷入危機
美國戰後在日本駐軍的一個重要目的,就是要防範日本軍國主義復辟,維護戰後建立的和平穩定國際秩序。可惜,現在美國似乎忘記了二戰的教訓,默許和慫恿日本一步步走向窮兵黷武的危險境地。在國際社會隆重紀念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的今天,安倍欲借力美國,讓臭名昭著的「日本皇軍」借屍還魂。全世界愛好和平的人士,應該譴責日本破壞戰後國際秩序,防範其危害亞太地區和平穩定37。
回顧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本戰敗後,在美國主導下頒布和平憲法,同意放棄發動戰爭的權利,僅能行使個別自衛權,只有在遭受武力攻擊時才能反擊。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認為,日本周圍的安保環境愈來愈差,尤其是中共的軍事崛起,加上北韓動輒試射飛彈和核試,使得日本的安全備受威脅,於是決定推動釋憲,行使集體自衛權。
安倍的這項決定醞釀已久,在與中國大陸的釣魚台主權爭議上,安倍採取強硬態度,不惜與中共軍事對陣;同時安倍也積極訴諸國際,親訪美國和歐盟,說明中共挑釁的態度,為集體自衛權的解禁預埋伏筆38。
安倍之所以勇於和中共決裂,背後的支持力量來自美國,美國為了防堵中共崛起,在政治、經濟、軍事、科技上對中國大陸進行全方位的圍堵,甚至雙方進行網路大戰。歐巴馬「亞太再平衡」的戰略目標是中國大陸。日本是美國在亞太地區的最佳棋子,近來,越南、菲律賓相繼挑起與中國大陸的領土主權爭議,正和日本爭釣魚台如 出一轍,背後都有一隻美國的手。安倍趁著國內經濟漸有起色的聲望,意圖在外交上展現強勢作為,並藉著釋憲順勢完成軍隊自主化39。
除了美國對這項政策表示支持外,幾乎所有亞太國家一片罵聲。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回答媒體詢問時說,「我們認為,日本有完全的權利按照他們認定的需要裝備自己。」歐巴馬認可日本的政策調整,美國政府認為這是早晚的問題,因為美國國防預算緊縮,要在亞太地區維持適當的軍力很困難,日本終究會解禁集體自衛權。而中國、南韓受過日本侵略的國家則大加撻伐,認為東亞和平將陷入危機。
柒、結語
近期王高成教授受邀就「「美日防禦合作指針」修訂的意涵與影響」發表專題演講。王教授來談美日防禦合作這個題目非常重要,對我們關係十分密切,也談得很深入。會議中周煥彩將軍:日本訂出20至30年對付中共、併吞臺灣的時刻表,統一全亞洲,跟美國平分全球;另日本戰敗時留在臺灣成為順民者有20萬人,現已增為100萬,值得擔憂,我等應予重視與高度警覺40。日本的軍國意識是否正在抑或已經抬頭、日本人如何在算計下一場戰爭,確值吾等關注。
臺灣因為在二戰後與美國站在同一陣線,即使目前也還向美國軍購以維持軍力,近年兩岸情勢已經和緩,但在中美之間如何維持平衡以獲取國家最大利益考驗著政府的智慧。不過在日本逐漸回復軍國主義這件事上,我國政府必須正視,沒有觀望猶疑的空間。
第四屆「台美日三邊安全對話」研討會正在臺北舉行,日本提出日本版的《臺灣關係法》41,意欲比照美國對臺軍售,同時加強臺日間軍事合作,這樣的戰略構想完全 是針對中國大陸而來,不只與兩岸和平發展的大勢不符,也違背中華民族的精神,更是忘了中國人在二戰期間遭到日本欺凌的慘痛歷史(如圖七)。
在兩岸關係和緩之際,臺灣在中美之間暫時自應採取平衡的策略;但是站在歷史和民族大義的立場,我們不能亦不應容忍日本軍國主義的再興,更不應坐視日本軍事力量的壯大。因為那不僅危及亞太地區的安全,甚亦威脅世界和平的發展。

註1:蔡翼,<中日軍事鬥爭一觸即發>,《亞洲周刊》,第27卷,第48期,2013年12月8日。
註2:蔡翼,<中國反制美日的「組合拳」>,《亞洲周刊》,第28卷,第2期,2014年1月12日。
註3:餘世維生於上海,長在臺灣,是當今中國大陸最受歡迎的培訓師,是目前中國最受歡迎的實戰型管理培訓專家華人最權威、最資深的實戰型培訓專家之一;演說家的風采,戰略家的氣度,學者型的才華。現任上海慧泉企業管理諮詢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美國富頓集團中國總經理。曾服務的客戶有:日本航空、飛利浦、柯達、聯合利華、ABB、三得利、3M、西門子、摩托羅拉、中國電信等國內外著名企業。見http://wiki.mbalib.com/zh-tw/%E4%BD%99%E4% B8%96%E7%BB%B4。
註4:戴季陶,《日本論》,(北京:九州出版社,2005年4月,ISBN?9787801951151.)。
註5:<軍國主義>,維基百科,參見http://zh.wikipedia.org/zh-tw/%E5%86%9B%E5%9B%BD%E4%B8%BB%E4%B9%89,檢索日期:民國104年5月30日。
註6:蕭傳林,<論近代日本軍國主義的形成‘On the Shaping of Japan Militarism on Modern Time’>,參見http://www.doczj.com/doc/4542cbc5d15abe23482f4dda-2.html
註7:豐臣秀吉以武力基本統一日本後,為了轉移內部矛盾,遂於1592年4月發動了對朝鮮的侵略。1592年底,明朝開始派軍赴朝參戰。次年,明將李如松收復平壤和開城,日軍被迫退守慶尚、全羅兩道沿海城市,開始與明朝和談。見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mil/2009-05/31/content_11461992.htm
註8:吉田松陰於其《幽室文庫》中說:「凡英雄豪傑之立事於天下,貽謀於萬世,必先大其志,雄其略,察時勢,審時機,先後緩急,先定之於內,操所張弛,徐應之於外。……為今之計,不若謹疆域,嚴條約,以霸糜二虜。乘間墾蝦夷,收琉球,取朝鮮,拉滿洲,壓支那,臨印度,以張進取之勢,以固退守之基。遂神功之所未遂,果豐國之所未果也。收滿洲逼俄國,並朝鮮窺清國,取南洲襲印度。宜擇三者之中易為者而先為之。此乃天下萬世、代代相承之大業矣。」日本在明治維新後,部分對外政策或有參考吉田松陰所規劃的發展進路。見http://zh.wikipedia.org/zh-tw/%E5%90%89%E7%94%B0%E6%9D%BE%E9%98%B4
註9:蕭傳林,<論近代日本軍國主義的形成‘On the Shaping of Japan Militarism on Modern Time’>,參見http://www.doczj.com/doc/4542cbc5d15abe23482f4dda-2.html
註10:安倍晉三在1982年踏入政壇,曾任自由民主黨幹事長及內閣官房長官,之後在2006年至2007年擔任自由民主黨總裁(第21任)與內閣總理大臣(第90任),是日本首位二戰後出生的首相。
註11:景龍,<安倍的三部曲,拉開日本走向軍國主義的序幕!>,2013年5月6日,參見http://lxsr111.blogchina.com/1545130.html
註12:中國大陸跟日本可能開戰。這時候中共的核潛艇可能封鎖他的太平洋,中共擁有航空母艦,可能出動在日本海,日本主力艦如果跟中共戰艦作戰,就把這個煤炭挖起來燒。
註13:符拉迪沃斯托克市,意為「東方統治者」或是「征服東方」的意思)是俄羅斯濱海邊疆區首府,也是俄羅斯遠東地區最大的城市。原名為「符拉迪沃斯托克」。城市位於俄中朝三國交界之處,三面臨海,擁有優良的天然港灣,地理位置優越,是俄羅斯在太平洋沿岸最重要的港口,也是俄羅斯太平洋艦隊司令部所在地。見http://www.nexoncn.com/read/e1e64202f92a2df1099a2377.html
註14:當向電極上加入電壓,放電空間內的混合氣體便發生等離子體放電現象。氣體等離子體放電產生紫外線,當使用塗有三原色(也稱三基色)螢光粉的螢光屏時,紫外線激發螢光屏,螢光屏發出的光則呈紅、綠、藍三原色。當每一原色單元實現256級灰度後再進行混色,便實現彩色顯示。見http://www.233d.com/fenleixinxi/20120327/13327813983754.shtml
註15:<文章-引起中國人震驚的一篇演講>,參見http://www.worlduc.com/blog2012.aspx?bid=10946512。檢索日期:民國104年5月31日。
註16:<日允軍火出口 引發中、韓不滿>,《臺灣醒報》,2014年7月21日,參見https://tw.news.yahoo.com/%E6%97%A5%E5%85%81%E8%BB%8D%E7%81%AB%E5%87%BA%E5%8F%A3-%E5%BC%95%E7%99%BC% E4%B8%AD-%E9%9F%93%E4%B8%8D%E6%BB%BF-083701269.html
註17:日本對外經援首次擴至軍事領域【中國新聞網】;資助菲律賓升級南沙軍事基地【蘋果論壇】;日將為菲律賓提供10艘巡邏艇【文匯網】;並考慮加入美國共同巡邏南海【中央社】,見https://tw.news.yahoo.com/-030124898.html。2015年5月5日。
註18:<安倍鬆綁、日本跨出口武器第一步 三菱重工躍躍欲試>,見http://www.moneydj.com/KMDJ/News/NewsViewer.aspx?a=6fcfe093-59dc-4886-b493-5a087f2d80bc#ixzz3boKAQ7YG MoneyDJ 財經知識庫。2014年07月21日。
註19:<2008年全球軍費1.4萬億 美國居首中國第二>,星島環球網,2009年6月9日。
註20:鍾魁潤,<揭秘日本海上自衛隊>,南方周末,http://www.infzm.com/content/6025/0,檢索日期:民國104年4月16日。
註21:<中國成為日本最大「假想敵」>,德國之聲中文網,2013年12月11日。見http://www.dw.de/%E4%B8%AD%E5%9B%
            BD%E6%88%90%E4%B8%BA%E6%97%A5%E6%9C%AC%E6%9C%80%E5%A4%A7%E5%81%87%E6%83%B3%E6%
            95%8C/a-17257862。
註22:吳健,<日本雪藏了多少軍力>,南方周末,2012年11月1日。見http://www.infzm.com/content/82497
註23:<中日關係發展困境與展望>,《2015中共年報》(臺北市,中共雜誌社印),頁4-75。
註24:亞洲太平洋經濟合作會議(簡稱亞太經合會;英語: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縮寫:APEC),是亞太區內各地區之間促進經濟成長、合作、貿易、投資的論壇。
註25:李中邦,<APEC與中日關係「習安會」後中日關係能闢新徑?>,《海峽評論》,第288期,2014年12月號,檢索日期:2015年5月31日。
註26:曾復生,<日本面對美中戰略競逐的抉擇>,2012年7月20日。參見http://www.npf.org.tw/printfriendly/11062
註27:分析:<日渲染陸威脅強化軍力>,中央社,2014年6月16日。參見https://tw.news.yahoo.com/%E 5%88%86%E6%9E%
            90-%E6%97%A5%E6%B8%B2%E6%9 F%93%E9%99%B8%E5%A8%81%E8%84%85%E5%BC%B7%E5%8C%96%E8%
            BB%8D%E5%8A%9B-020343668.html。
註28:同註27。
註29:同註24。
註30:林瑞益,<日菲南海聯合軍演 劍指中國>,中時電子報,2015年5月11日,參見https://tw.news.yahoo.com/%E6%97%A5%E8%8F%B2%E5%8D%97%E6%B5%B7%E8%81%AF%E5%90%88%E8%BB%8D%E6%BC%94-%E5%8A%8D%E6%8C%87%E4%B8%AD%E5%9C%8B-215003862--finance.html
註31:傅應川<名家-把握海上絲路戰略新機遇>,參見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50128001042-260310,2015年1月28日。
註32:<大陸學者:對日本要發展武器>,中央社,2015年3月14日,參見https://tw.news.yahoo.com/%E5%A4 %A7%E9%99%B8%E5%AD%B8%E8%80%85-%E5%B0%8D%E6%97%A5%E6% 9C%AC%E8%A6%81%E7%99%BC%E5%B1%95%E6%AD%A6%E5%99%A8-062904243.html。
註33:<中國在南沙造島建機場是為了打造南海防空識別區>,軍事頻道,參見mil.sohu.com/s2014/nanhaihm/index.shtml。
註34:<日媒:大陸在南海造8人工島,部署「轟-6」威脅澳洲美軍>,ETtoday大陸新聞,見http://www.ettoday.net/news/ 20150129/460474.htm#ixzz3c3l1qLn1?。
註35:宋亞伯,<再論南海造島所帶來的戰爭隱憂>,民報,2015年5月30日。參見https://tw.news.yahoo.com/-230016430.html
註36:同註35。
註37:港媒:<日本軍國主義抬頭 美國難辭其咎>,見http://www.CRNTT.com,2015年5月17日。
註38:社論:<日本軍國主義的崛起>,2014年7月3日,參見http://www.merit-times.com.tw/NewsPage.aspx?unid=358125
註39:同註38。
註40:民國104年5月26日於中華戰略學會舉行第384次戰略學術研討會,由理事長王上將主持王高成教授演講上討論會議記錄。
註41:仇佩芬,<強化對臺關係 日倡議「日版臺灣關係法」>,2014年7月1日,參見http://www.storm.mg/article/32973

公告日期: 2017-02-17

供稿單位: 司令部/督察長室

:::

媒體專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