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銅山港海戰人物群像

銅山港海戰人物群像

聯仁艦艦長汪希苓

圖一內容:

民國四十三年余任職瑞安艦副艦長,當時因中美台灣協防,在日本有三艘火力支援艦要移交台灣,余有幸接任聯仁艦首任艦長,四十三年四月五日返國後,便駐防外島。這種軍艦主要的火力配備是火箭發射器,用途在搶灘登陸前,先以火箭清掃海岸陣地,但海軍當時仍把這三艘火力支援艦當作巡邏艦使用。在此之際,台海局勢極為緊張,但大規模得陸戰已經停止,取而代之得是海戰。

汪希苓隨侍先總統蔣公參觀美國航空母艦

圖二內容:

進入銅山港後我們無法掌握敵人的岸砲及艦艇動態,因此空氣是凝結的,令人感到窒息。零三五五時,我們發現七艘中共砲艇,隨後又發現兩艘較大型軍艦停在港內,距離各只有幾百碼。本艦及聯智艦以多管火箭齊發轟擊,將港內砲艇炸成一片火海,敵岸砲預警後要求火力掩護,同時也以火箭還擊,岸砲經本艦及聯智攻擊後,也告沉寂,敵人無法完全掌握局勢,因此倉惶出海的砲艇都一一被殲滅,無法應戰,經回報旗艦後,脫離戰場,完成突襲任務。此次戰役後,余與聯智艦長馮國輔奉頒七等寶鼎勳章,並當選國軍戰鬥英雄,同時獲先總統蔣公召見,實為軍旅生涯最光榮的時刻。汪希苓隨蔣公參觀美國勇往號航空母艦

永康艦帆纜附林雄

圖三內容:

民國四十二年我由中基艦調至永康艦,我在艦上擔任的職務是帆纜上士;當時永康艦幾乎沒有靠過碼頭,一靠港也是補充完物資,就立即啟航執行任務,日子過得很辛苦。銅山港突襲前,我們根本不知道是什麼任務。當天夜裏,黃震白司令率領了五艘艦艇由金門出發,我們看到了兩艘平常很少見的火箭發射艇跟著,到達敵人的外港後,本艦與其他兩艦護衛艦就在港外警戒,兩艘聯字艦則向港內低速前進,沒多久港內形成一片火海,敵岸砲見狀,開始對我們射擊,我們也發砲壓制,使敵人的岸砲無法發揚火力。隨後兩艘聯字艦全速衝出,旗艦接到訊號便下令支隊返航。回到金門後,才知道這次得突擊作戰非常成功,敵艇在倉惶失措下,根本無法應戰,我軍沒有任何損傷,而且擊傷及擊沉九艘艦艇,並摧毀敵岸砲多座,此外,港內的燈塔、岸勤設施也全被轟為平地。事後德安艦的信號兵說,突襲展開時,他們曾聽到敵人港內陸勤人員

先總統蔣公與銅山港突襲英雄合影

圖四內容:

慌張大喊:「敵人發動攻勢,快逃啊!」的通訊。隔天總司令梁序昭上將蒞艦,慰勉我們,同時先總統蔣公也召見了黃司令與兩艘聯字艦的艦長。個人能夠親身參與這次成功的突擊戰役,是軍旅生涯最光榮的一刻。先總統 蔣公與銅山港突襲英雄合影

永泰艦事務下士林永輝

圖五內容:

民國四十三年我在永泰艦當兵,當時我只是個燙衣服的小兵,艦長就是鄒堅中校。民國四零年代初期,國民政府剛撤退台灣,國共雙方仍隔海峡彼此對峙,所以我們在大陸沿岸巡弋時,只要碰到敵艦就開打,一點兒都不客氣。銅山港戰役是一次成功的突襲,當時支隊指揮官是黃震白司令,那次突襲出動了五艘艦艇,德安艦是旗艦,本艦與永康艦是掩護艦,二艘聯字號是攻擊艦,我們從金門出發後,就向古雷頭方向前進,到達銅山港外,德安艦與我們兩艘永字號就在外面待命,兩艘聯字號則向港內前進。等待時,氣氛是非常凝重的,因為我們離岸很近,如果敵人發射岸砲,我們一個都跑不掉,突襲任務也就失敗了。不久之後,銅山港內起火,接著聯字艦回報,敵人快艇多艘馳援,立即集中精神應戰,隨後敵人的岸砲便開始攻擊我們三艘掩護艦,我們也開砲壓制,敵岸砲遭我們壓制,威脅方告解除

銅山港突襲作戰海戰經過

圖六內容:

這時兩艘聯字號從港內衝出與我們會合,並回報港內的敵艦與岸砲設施均被火箭砲摧毀。獲知任務完成,支隊各艦官兵都十分興奮,大夥擁抱勝利的果實編隊返回金門,整備下一次的戰鬥。在那個時代,海軍的任務不是巡弋,就是戰鬥,只有修船時可以得到適當的調適與休息。銅山港戰役後,本艦到菲律賓蘇比克灣裝敵我識別儀,八二三砲戰前又重返金門前線,擔任護航的任務,一直到戰爭結束後我才調至美朋軍艦升了中士。在海軍的生涯我始終在前線,也歷經無數次的生離死別,但是看到今日海軍的戰力蒸蒸日上,我深深覺得以往得奉獻與付出是值得的!我永泰艦泊港整裝待發的歷史鏡頭

檔案下載:

更新日期: 2017-07-12

供稿單位: 海軍系統管理者

:::